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梦双姝最新章节 > 梦双姝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五章 身世(1)
    且遇一直将窃玉送至浩英山脚下,二人才依依不舍的辞别。

    且遇心中有着诸多不舍,但他知道山庄内的事耽误不得,只能陪窃玉多走一程算是一程。

    窃玉看出了他的心事,柔柔地一笑,牵起且遇的衣袖一摇一晃,故意逗趣他道:“容哥哥,看你闷闷不乐,你可是开始想我了?”

    “诶?”且遇被她猜中了心事,不由得面皮一红,有些尴尬地承认,“嗯,不知道连庄主找你何事。万一又是些稀奇古怪的任务,要你跋山涉水,一走就是数月之久,我也不知何时能再见你。”

    窃玉听他这么说,不禁“咯咯”笑起来。好半天,她才止住笑,道:“容哥哥放心,无论有什么事,等我办完了,一定第一时间去竹林找你。日后啊,我会多去陪着你,还有好多琴曲要你弹给我听呢!”

    得了窃玉的许诺,且遇心中宽慰不少。他重重地点点头,道:“我会一直等你。玉儿,你要早点回来。”

    告别了且遇,窃玉一路疾驰,往山上走去。路上她心中在想,也不知自己打算接受且遇情意的事,要如何跟姐姐开口?姐姐对且遇情根深种,此事对她的打击定然不小。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恳求她的谅解了。

    窃玉回到瞒天山庄,便直奔长清殿而去。出乎她的意料,不过一月未见,师父竟比之她离开前憔悴了许多。她华丽精致的脸上布满了倦容和愁思,这与窃玉印象中洒脱随性、泰然自若的师父截然不同!

    见到窃玉回来,连翘朝她摆摆手,示意她上前:“玉儿,你总算回来了。若是再晚一些。恐怕就来不及了!”说着,她对着座椅之后的阴影,仿佛自言自语一般道,“香儿也该过来了,你去看看。”

    阴影晃了晃,带起一丝微风。窃玉知道,那是师父身边最为神秘的影卫离朱。

    窃玉被连翘弄得一头雾水。不禁好奇地问:“师父说。什么来不及了?”

    然而连翘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摇了摇头。

    离朱离开后没过多久,偷香就闻讯赶了过来。看见站在连翘身边的窃玉。偷香眼中不觉就漫上一丝妒意。看来,玉儿比她想象中的情况要好得多。即便是知道了唐不惊的婚讯,都没能令她丧失理智去将那个男人抢回来。难道,是她与且遇……

    窃玉没有发现偷香的异样。只是亲昵地凑过去挽起她的胳膊,道:“姐姐。我回来了。你的腿上怎样了?”

    “已经没有大碍了。”偷香心中虽然不快,但面上依然还是一副亲和的样子,“师父令我潜心修行,对伤势很有帮助。”

    连翘挥挥手。打断了二人的对话,道:“你们姐妹二人先别忙着叙旧了。为师急着将玉儿召唤回来,是有要事要跟你们姐妹说!”

    连翘鲜少有如此严肃的时候。这不禁使得窃玉和偷香都有些紧张。只见连翘站起身,朝着她背后的屏风走过去。偷香和窃玉相互对视了一眼。也随着她走过去。

    连翘平日里坐着的巨大雕花鎏金地平宝座,后面是一幅巨大的翡翠屏风,屏风上所画的正是浩英山的壮美景观。只是,从未有人知道,屏风的后面,究竟是什么。整个山庄,除了他们几个入室的弟子,很少有人能踏足长清殿。而即便能随意进出长清殿的他们,也从没能接近过屏风半步。山庄内的人都知道,千万不要妄自揣度屏风之后的世界。连翘的影卫,据说就隐匿在这屏风之后的阴影里。他们神秘莫测,武功又极其高深,使得旁人根本无法接近这里半步。

    只见连翘走过去,径直绕到了屏风之后。窃玉和偷香随她过去,就见这后面竟是一条深不可测的通道。因为与外界隔离,这里显得有一丝阴冷。窃玉心中不禁有些惧怕,她赶紧跟上连翘的脚步,继续向里走去。

    沿着通道一路向里走去,每隔五步之遥,便燃着两支儿臂粗细的蜡烛,照亮去路。走廊的尽头,是一扇巨大的石门。油一男一女两个黑衣人面无表情地守在那里,如同两座看守石门的雕塑。

    这二人,应该就是传闻中的两大影卫,离朱和陆吾。他们看上去三十几许年纪,目光深邃,神色淡然、静默。许是长年隐在暗处不见阳光,他们的皮肤白得近乎透明,这使窃玉不禁联想到了不久前去世的夜。

    离朱对三人的态度都算恭敬,而陆吾只在见到连翘的时候,微微点头,算是行礼。然后,他催动内力,开启石门,偷香和窃玉终于得见这里隐藏的秘密。

    在她们姐妹心里,长清殿翡翠屏风之后的石门里面,一定是个巨大的宝库,藏匿着世间各类珍宝,或是情报。然而出乎她们意料的是,门后只是一间简单的居室。一张床,一方书案,一座碧纱橱,几把椅子,再无他物。

    此时屋内有三个人,站在木床边上的是连翘的丈夫韩枫羽,坐在床沿上的,是山庄内擅长歧黄之术的蓝津。最后一人则是个女子,且躺在床上,看上去很是虚弱。窃玉和偷香面面相觑,实在不知师父将她们带到此处,所为何事。

    只是连翘并没有立即解决她们的疑惑,她快步走到床边,默默注视着床上躺着的女子,神色是少有的悲哀伤感。那女子身形极其消瘦,呼吸也很微弱,好像得了很重的病,或是受过重伤。最奇怪的是,她面上覆盖着轻纱,让人看不出年纪和容貌。

    连翘走过去,坐在那女子的身边,问道蓝津:“津儿,情况如何了?”

    蓝津的神色有着身为医者特殊的悲悯。他缓缓地摇了摇头:“最多怕只能再撑一个月。”

    连翘闻言,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而更让众人惊讶的是,她美丽的眼眸中竟流出来泪水!这个之于她的弟子们犹如神祇一般坚韧洒脱的女子,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如此脆弱!

    韩枫羽见妻子如此伤心难过,也是心疼无比。他走过去搂住连翘单薄的肩膀,想要给她安慰和力量:“阿翘,事到如今,你要看开一点。”

    连翘默默地哽咽了一会,然后抬手拭去脸上的泪水。她握住那将死的女子之手,用恭敬、珍爱的语气说道:“姐姐,我已经带她们过来看你了,你也看看她们吧!”

    偷香和窃玉同时愣住!原来这个躺在床上行将就木的女子,竟是师父的姐姐。而当她们还未从震惊中缓过神来,连翘的下一句话,更是让她们当场石化!

    连翘转头望着姐妹二人,一字一句道:“香儿,玉儿,你们过来,这是你们的亲生母亲。”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