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梦双姝最新章节 > 梦双姝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一章 爱恋(1)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梦双姝》更多支持!

    自雪松林那一方白茫茫的冰天雪地里回来,京城不知不觉已然迎来了新的春天。因为星隐教多注重修为,轻世俗礼教,窃玉都忘记了自己在千易寒宫中过完了整整一个春节。

    立春时节虽来得悄无声息,但春意已盎然。冰雪逐渐融化,淙淙的溪流自山间流淌。所到之处,绿枝为之抽出嫩芽,鸟兽为之欢呼雀跃。这一场凛冽的寒冬终于远去,生的勃发使失落的人们重又拾起了希望。

    唐不惊送窃玉回来后,便在瞒天山庄小住了一段时日。许是夜对他的影响过于深远,工于心计和利益的他难得地放下了生意。传说,浩英山中住着上古的神明,所以这里才拥有举世难寻的奇观。唐不惊每日都潜心为夜祷告,他从不是什么信徒,此时却无比期望神灵可以听到他的心声,保佑夜能在鬼眼身边留得久一点。

    那一日窃玉正陪在唐不惊身边,看着他手持念珠,虔诚地祷告着。他的神色安静如水,有着凌驾于万物之上的淡然和俊美。他闭着眼睛,睫毛微微地颤抖。薄薄的、形状绝美的嘴唇一开一合,念诵着经文。于是她也在心中默默祈祷,神灵,若你能听到,希望你一定保佑那两个人多相处些时日。人生在世,若是爱的人不在身边了,漫漫余生该是多么可悲和寂寥?

    只是“啪”地一声,唐不惊手里的念珠毫无征兆地断了。浑圆的珠子崩落到地上,清凌凌的声音甚是悦耳,却让两人当场变了脸色。

    窃玉唇间不禁溢出一声惊呼,随即又用手捂住了嘴,只低声道:“难道……”

    “看来师父已经去了。”唐不惊倒比她平静地多。除了夜,也许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她的情况了。那样残败的身体,千疮百孔,能支撑到今日,也许更多地是靠着夜惊人的意念吧。

    窃玉突然觉得悲伤地难以自抑。她好像一下子能体会到鬼眼的心情了。若是,若是哪天面前这个宛若神祇一般的男子永远地离开了她,她该怎么办?

    自幼年时相识开始,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把他当做一种习惯。初次相见,年幼的她由师父牵着,好奇地打量着对面漂亮地不像话的男孩子。小小的她就会想,那是男孩还是女孩?为何他的睫毛比我的还要长,为何他的皮肤看起来比我的还要细腻?

    师父说,不惊年长你两岁,玉儿你需唤一声“不惊哥哥”。虽然小窃玉表面上乖巧听话,但当师父转身与唐家夫妇交谈时,她就设法去捉弄瓷娃娃一般的不惊。山庄内的师兄弟们,好多都在她手上吃过亏。可是这一次情况却不同了。窃玉使出浑身解数,却总不能成功。也不见那漂亮文静的唐不惊用何招数,总能识破她的诡计。自那时起,窃玉就给这个外表美丽、内心狡诈的人冠上了“唐狐狸”的光荣称号。

    童年就这样在打打闹闹、斗智斗勇中过去,唐不惊也常常上山来玩。山庄内的人都笑称他们为青梅竹马,可窃玉从不觉得她与唐不惊两小无猜。后来年岁渐长,他们开始各自学艺,也隔了几年未曾相见。再见面时,他已经是坊间、江湖都颇有名气的贵公子。无论是学识才情、言谈举止、容貌身量,都被誉为冠绝天下。而她被师父秘密训练,被姐姐和师兄们呵护宠爱,明媚艳丽地如同山间精灵。

    时隔经年,窃玉仍记得他学成归来时,到山庄找她。十七岁的唐不惊着一袭茶色的锦缎长袍,黑发以碧玉冠高高束起,眉眼带笑,清俊地如同从画中走出来的一般。他朝她拱手作揖,声音清亮迷人:“不惊见过玉儿妹妹。”

    不知从何时起,他看她的眼神起了变化。不再是看着一个有趣的玩伴,而是将她视若珍宝。窃玉是何等聪慧的女子,她岂会读不懂唐不惊眼中的万般宠溺?只是她习惯了在他面前耀武扬威,任性撒娇,因为他统统都喜欢。她常常忘记顾及他的感受,将他的宠爱当做理所当然,有时连师父她老人家都无奈地摇头。她不自觉地关注着他的消息,也知道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会轻易俘获大片的芳心。每每闻说此事,她都十分不屑。因为心里总觉得,无论他在世间女子眼中多么特别,她永远是他心里最特别的一个。

    若不是这几次出外完成任务,也许这一生她都不会真正明白唐不惊对她的感情,更遑论自己对他的心。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明明已经根植与血脉,深入骨髓,却又那么容易令人忽视。就如同鬼眼与夜,长久的相知相伴,让他们忘记了彼此一直都在身边。所以互相伤害,互相躲避,做着如孩童般幼稚的举止。直到时间所剩无几,才发现自己早已经痛彻心扉。那个人从生命中抽离,是如此的疼痛和鲜血淋漓!

    偷香自北疆回来之后,便大病了一场。那病情来势如此之凶猛,使她彻底倒下,卧床不起。蓝津为她细细地诊脉,本以为只是在千易寒宫的地牢中受了伤,却不料发现她的双膝早先时候被寒气所侵,冻伤极为严重。她从未说过自己膝盖受伤的事,没能及时调理,加之又被囚禁地牢,复又受寒潮之气所蚀。至此,偷香一双膝盖已经脆弱不堪,此生绝不能再受伤。而她的伤势已无法根治,日后每逢阴雨潮冷天气,也会遭受反噬之苦。

    窃玉守在姐姐的床边,衣不解带地照顾了她几日几夜。偷香高烧不退,昏昏沉沉了五六日。待到她醒来之时,姐妹二人皆是面容苍白,形容极其憔悴,各自清减不少。

    这一日,偷香将自己的贴身婢女汉月遣开,独留了窃玉一人在身边。因为膝盖上的伤势较重,她尚不能下床走动。窃玉坐在偷香床边,手中端了一碗刚刚蒸好的燕窝。她舀了一勺汤汁,细细地吹着。抬眼不经意瞥见偷香正支着头看她,便好奇地问道:“姐姐,你可是有话要跟我说?”

    “玉儿……”偷香的声音还有一丝沙哑,但难掩温柔的语气,“姐姐有一事相托,玉儿你一定要帮我。”

    窃玉虽不知偷香要说的是什么事,但还是毫不犹豫地点头。她咯咯地笑着:“姐姐何时与我这么客气了?你且说就是了,玉儿一定尽力帮姐姐办到。”

    只见偷香原本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将她整个人映衬地楚楚动人。她的声音极轻,但字字清晰地扣在窃玉的心上:“玉儿,我想请你去寻容公子,请他来山庄小住几日。我,我很想见见他……”

    “容哥……”窃玉刚要脱口而出“容哥哥”三个字,又慌忙改口,“容公子?”

    偷香低垂着头,那番娇憨的模样着实美丽不可方物:“你我姐妹相依为命,姐姐也不瞒你。自从淮南城中第一次相见,我便对容公子产生了好感。后来我们同去威沂山中寻找雪师傅,历经险阻波折。他救我、护我,我便再也无法自拔了。”

    窃玉听闻偷香吐露出自己对且遇的爱意,心中却恍惚起来。在竹林精舍中,白衣抚琴的男子看着自己时,眼中溢出的情愫仍历历在目。那一日,她因惊觉且遇对她的用情落荒而逃,现在又发现自己的姐姐对且遇情根深种。窃玉不知为何有些心虚,支吾道:“山庄向来避世,突然邀请一位外人过来,怕是师父不允……”

    “玉儿放心。”偷香不知窃玉心中所想,笑道,“师父向来对你我二人宠爱有加。这次我受了伤,她心中有愧,不会拂了我的心愿的。我只需对师父说,想听容公子抚琴,想来她老人家也不会说什么。”

    既然偷香言已至此,窃玉再不能多说什么。或许她私心里也有一丝放不下且遇,她也担心偷香发现且遇对自己的情意。不过自从这次北疆之行,她的心已经被唐不惊霸道地占据,再容不得其他人一丝一毫的位置。若是将且遇请来,看到她与唐不惊一道,也会明白她的心意了吧?姐姐无论才情、相貌、品性,都较她优秀,一定可以很快打动容哥哥的心。于是她扯出一丝笑意,点点头道:“姐姐放心,玉儿立即启程去寻容公子。”

    偷香的脸上漾着幸福的笑容,她发自内心地说道:“玉儿,谢谢你。我,真的很是思念他。”(小说《梦双姝》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