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梦双姝最新章节 > 梦双姝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五章 同门(1)
    “无事,我只是过来坐坐。”鬼眼低沉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显得格外寂寥。他抽出火折子,点燃了桌上烛台里的蜡烛。暖黄的烛火忽明忽灭,应得那张轮廓分明的脸明暗不定,“你躺着就是了,我坐一会就走。光明殿太大了,只我一人,太空旷了些……”

    他的心情好像不太好,好像格外地寂寞、失落,这也许是个博得他信任的好机会。这么想着,窃玉轻声问道:“教主是不是觉得很寂寞,所以一个人住着,才会觉得光明殿太大?”

    “寂寞?”鬼眼重复着这两个字,“也许吧。”

    窃玉拥着厚厚的锦被,思忖着开口:“杜若曾听闻中土有一句诗词,是说‘高处不胜寒’。教主掌握着如此强大的星隐教,管控着北疆这一片偌大的疆土。如此高高在上,也许就会觉得寂寞了吧?”

    “高处不胜寒嘛……”鬼眼低声吟着,“这诗倒说得不错,中土那些文人雅士,的确于诗词方面甚是精通。只不过以前,她还同我一心的时候,我们齐掌本教,倒未觉得如此孤寂。”

    窃玉灵机一动,立刻问道:“她?教主口中的她,可是夜护法?”

    鬼眼叹了口气:“不错,是她。夜与我同样师承如幻师父,我们是同宗的师兄妹。后来我任教主,她便成了护法,协助我掌管教中事物。”

    “那教主同夜护法的感情应是极好的吧?”窃玉试探着问道,“杜若看着,护法在教中地位很高,同教主说话,也很有分量。”

    鬼眼闻言,不再说话,只是凝视着那一点如豆的烛火发呆。窃玉见他并不是有心要自己侍寝,于是便放开了胆子,道:“虽然来教中的时日不多,但是杜若冷眼瞧着,除了教主,整个教中,夜护法的本事是数一数二的。别说是女子,就连男子,也鲜有那般的本事。”

    听闻窃玉这般赞赏夜,鬼眼的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仿佛是自豪一般地道:“那是自然!夜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女子,寻常的庸脂俗粉,如何与她相较?”

    鬼眼果真倾心于夜,看来唐不惊说得没错,窃玉心中思忖着,口中道:“是呀,杜若打心眼里敬佩着护法大人,也很羡慕教主对她如此器重。也不知,什么样的男子,能配得上那么出众的夜护法呢?”

    “哼,没人配得上她!”鬼眼冷冷地回道,他很想说除了我没人配得上夜,但话到了嘴边,却又生生止住。想起那张冰冷清丽的脸,以及那决绝的表情,鬼眼神色逐渐变得淡漠,只道,“况且,她这人根本就是没有心。”

    窃玉知道这二人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很可能是鬼眼像夜表明了自己的心意,不料却被夜无情拒绝。她乖觉地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安静地陪鬼眼坐着。他坐在桌旁,对着烛火继续发呆,想着那个冰雪一般冷酷无情的女子;而她抱膝坐在床上,想着那个神秘莫测,如同沼泽般令人不断下陷、**的男人。

    过了许久,鬼眼突然问道:“你可会抚琴,可会唱曲?”

    窃玉忙道:“会一点点,教主可要听吗?”

    鬼眼点头:“长夜漫漫,着实无聊地紧。你且奏上一曲,给本座解解闷吧。”

    窃玉披了件外衣,取来了琴。这琴是黄杨木制成,一直摆在房间里,相当于摆设装饰之物。窃玉的琴技及不上容且遇和偷香,但自小在姐姐身边耳濡目染,也说得过去。她调了调琴音,暗中想了想,却是奏起了一曲《北方有佳人》。以前姐姐经常弹奏,听得多了,她便能记下了,没先到此时竟派上了用场。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她口中低浅清唱,唱功虽不及楚烟那么专业、华丽,但贵在清亮如泉水涧涧。那歌喉是如此曼妙,悠扬动人,在幽深静谧的夜里听来,更是轻易便拨动脆弱的心弦。她菱唇轻启,复又唱道:“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窃玉一边唱着,一边悄悄注意着鬼眼的神色。果然,当唱到那一句“佳人难再得”时,鬼眼的身子颤了颤,眼神中夹杂着许多窃玉看不懂的东西。他低声吟着:“难再得……岂不就是失去了?”

    窃玉适时地停止了歌唱,琴音也渐渐停息。鬼眼从自己的思绪中缓过神来,看着窃玉,轻轻一笑,赞道:“你的琴弹得不错,歌声更是出色,本座很喜欢。”

    “多谢教主谬赞。”窃玉低眉顺眼,不让鬼眼发现她的小心思。

    二人又这么静坐了一会,鬼眼便起身要离开:“很夜了,你早些歇着吧。本座还有些教务需要处理,先回去了。”

    窃玉恭谨地作揖,送别鬼眼:“教主慢走。也请教主早些歇息,莫累坏了身子。”

    鬼眼闻言,不禁停下脚步,轻声笑了起来。这笑容与之前那些阴郁的冷笑不同,而是发自内心的微笑:“你与冷月她们不同。若换做她们,现下我要离开,她们必会用尽手段留下我,而非恭送我。”

    “杜若窃以为,教主事务繁多,作为内眷当以大局为重,万不能因私心而纠缠教主、烦累教主。”窃玉回答地十分得体,丝毫挑不出不妥之处。

    鬼眼对于她的说辞相当满意,他不禁颔首:“倒是个懂事的人儿,省去本座不少麻烦。你倒是有点意思,日后本座无事,就来你这里坐坐,解解烦闷。”

    “是。”窃玉微微垂着头,随着鬼眼的步伐,将他送至落英阁门口,“杜若恭送教主。”

    鬼眼走后,窃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却终是睡不着了。现如今,所有的事情愈发扑朔迷离起来。鬼眼武功高强,想从他手腕上夺走血珊瑚手串,简直难如登天。再者说,偷香的下落却是没有一点蛛丝马迹。教内的人对于有关“香夫人”的事情,也是讳莫如深,很少提及。然而对于窃玉来说,救出偷香才是头等紧要的大事。虽说今夜她已经揣测到鬼眼与夜有些难以解开的情愫,却探不得准确的消息,轻易无法动手。

    窃玉将这连日来的事情串在一起,只觉得分外繁冗混乱。看似环环相扣,却又完全找不到头绪。不过好在鬼眼今夜前来,并未对她表现有男女之情,反而视她为知己,或是一个倾诉的对象。

    还有一个令她无法安心的因素,就是唐不惊。最近只要一遇到他,好像自己的理智、冷静、智慧,就会统统不见。念及此处,窃玉不仅哀叹一声,把自己蒙进舒适柔软的锦被里,只盼着这一次任务可以快点结束才好!

    之后的几日,鬼眼每天夜里都会到窃玉的“落英阁”中坐坐。有时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有时鬼眼会令窃玉抚琴,更多时候,他们只是安静地坐着,各自想着心事。后来鬼眼来得勤了,二人聊到酣畅淋漓处,鬼眼便就不走了。金穗和稻香为此很是高兴,但只有窃玉知道,鬼眼从未对她表现出丝毫男女之情,晚上留宿也只是在屏风后的软榻上休息。

    然而教中却开始传闻,教主新纳的若夫人恩宠正盛。教主从不进女色,自若夫人出现后,二人竟夜夜欢歌。有多事之人便道,这若夫人一定极擅长房中之术,将教主迷得神魂颠倒;也有人说,若夫人乖巧懂事,令教主心生爱怜。但无论事实如何,若夫人得宠是铁铮铮的事实。大家都揣测着,也许不出几日,她就会被立为教主夫人。所以那些擅阿谀奉承的教众绞尽脑汁接近讨好若夫人,却都被不动声色地挡了回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