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梦双姝最新章节 > 梦双姝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晚来天欲雪

第二十八章 晚来天欲雪

作品:梦双姝 作者:凉小龟龟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祈府准备了十分丰盛的晚宴,为远道而来的唐不惊接风洗尘。

    席间,窃玉见到了传说中与唐不惊有婚约的祁家大小姐祁欲雪。闻道祁家大小姐乃是江南第一美人,实乃真绝色。亲眼见过了,就觉得果真不负盛名。晚宴上,她穿了一件花白色绣梨花雅致广袖裙,臂挽芙蓉色轻纱。一头乌黑的秀发在脑后束着,上面插着一支鎏金环丝墨玉簪。为了映衬衣裳,祁欲雪上了当下极受贵族小姐们推崇的梨花妆。妆容清淡雅致,只用极少的胭脂水粉,而在眉心处则用银粉细细地勾勒出梨花的形状。看得出,她今夜是精心打扮过的。不过这一身衣饰极适合她,更衬得她高雅不俗,就是世家贵族的女眷,也不见得能如此贵气。听闻祁家小姐冰雪聪明,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一不精通,更是位不可多得的才女。

    京城有名动京华、艳压群芳的花魁楚烟,淮南有风华绝世、倾国倾城的才女祁欲雪,这唐不惊的艳福真不是一般人能消受的!这么想着,不知为何,窃玉竟觉得心里有些酸胀。她不自觉地叹了口气,摇摇头,却不料这个小小的动作没能逃得出唐不惊的眼睛。他关切地问道:“玉儿,可是有什么不适?”

    他此话一出,立即引来一桌人的注意,祁家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齐刷刷地看向立在唐不惊身侧的窃玉。这倒也不难理解,一个高贵的公子,竟如此关心一个小丫鬟,可见关系非同小可。窃玉一时难以接受这么多目光的洗礼,俏脸绯红,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没、没什么……”

    还是祁欲雪温婉地笑了笑,对窃玉道:“姑娘可是长途跋涉有些劳累了?若是不舒服的话,府上为各位备好了厢房,姑娘可以先去休息。”

    “真的没有关系。”窃玉立即摆摆手,然后望向唐不惊,“公子不必管我,不要因为我扫了大家的兴致。”

    既然她这么说,唐不惊便放心地点点头,没有就这件事情继续下去。宴席间,觥筹交错,欢声笑语,气氛十分融洽。刚开始,祁玉山与唐不惊都是谈论些生意场或是两家人往来的事情。祁玉山喝了不少酒,开始变得兴奋善谈起来。不惊虽也陪着他喝了很多,却清醒地很。很快,他就将话题引到了他想知道的事情上。

    “伯父,不惊何时能够拜见知府大人呢?不知明天是否合适……”唐不惊端着青花瓷的酒盏,很是期待地问祁玉山。

    “贤侄毋需着急。”祁玉山道,又将杯中的酒饮尽,“明日他决计不在府中。”

    听他这么一说,唐不惊立即做出一副好奇的样子,问:“陈大人明日要出行吗?那可真是不巧,他若是出门,也不知何时归来。那不惊就不知何时才能见到他了。”

    祁玉山见唐不惊一副遗憾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贤侄多虑了!你放心,这致远兄虽然是出门了,但走得不远。最多过个两三日,他就会回来。”

    “原来是这样。”唐不惊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看来伯父与陈大人,当真是相交甚深,对于他的行踪,都是了如指掌。不如伯父多告诉不惊一些陈大人的事情,这样等不惊回到京城,见到那位友人,也可以多给他讲讲陈大人的轶事,讨他几顿酒来吃吃!”

    “好、好、好!”祁玉山抚掌大笑。他显然是喝得有些多了,经不住唐不惊的诱导,就打开了话匣子,“贤侄,你有所不知,若是我将致远兄的‘轶事’告诉你,恐怕你那友人就不会那么崇敬他。”

    唐不惊面上堆满了好奇之色:“哦,有这等事?那不惊可得洗耳恭听了。”

    祁玉山见他如此认真,也就不在卖关子,说道:“外人只道致远兄淡薄名利,不为权势富贵沉-沦,虽位极人臣,却自动辞官,回淮南做起知府。他不喜朝中官场的争斗是真,但却不是为了这个因由回来。他回来,其实是为了一个女人罢了。”

    “一个女人?”虽然平日里没有什么事能令唐不惊动容,但此刻听了祁玉山的话,他也颇为震惊。而窃玉更是被吊足了胃口,直直地瞅着面前的两个人,也顾不上作为一个丫鬟该有的规矩了,只想着万不可漏掉一丝一毫的线索。

    “他确是为了一个女人。”祁玉山缓缓地说道,“致远兄尚未考取功名前,曾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两人的感情极好。听闻那个女子为了赚钱给他进京赶考,吃了许多的苦。但后来也不知怎地,两人却没有走到一起。致远娶了当时一心提拔他的礼部胡侍郎的女儿,也就是他如今的夫人胡氏。而那个女子,也嫁给了一个商人作续弦。两人多年不见,直到致远兄几年前回来,又寻到了她,那女子早也成了个寡-妇。致远兄自那次回京后,就坚持要回淮南。其中波折,自然不是我们这等旁人所能知晓了。不过,致远回乡之后,为百姓做了许多实事,的的确确是个值得敬仰的好官。”

    原来是这样,看来这陈致远隔些时日就要出府,应该就是去这个女子那里了。窃玉心里悄悄盘算着下一步的行动,一旁的祁欲雪却皱起了眉头,挡下了父亲举起的酒杯,不满地开口:“爹,你喝多了,怎地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呵呵呵,”对于女儿的责备,祁玉山丝毫不恼怒,反而乖乖地放下了酒杯,“是,是,爹不喝了。这不是因为不惊来了,爹高兴嘛。”

    说着,他又对唐不惊笑眯眯地说;“我呀,生的那两个儿子不争气,偏偏这唯一的女儿,深得我心!别看欲雪是个女儿家,却比她两个哥哥都聪明懂事。”说着,他压低了声音在唐不惊耳边耳语,像是在暗示什么,“我不似一般人那般迂腐,若是那两个败家子撑不起这家业,也许我会将希望寄托在欲雪身上……”

    唐不惊微笑:“欲雪小姐的确慧绝天人,相信不会辜负伯父的期望。”

    祁玉山点点头:“不过女儿家,终归要嫁人的。若是我有这般想法,就需得给欲雪好好挑一门亲事,为她找一个得力的夫君。到时候夫妻二人齐心协力,将南北的产业融为一体,成就一番大事业。在你们小的时候,我曾将这个想法跟你父亲说过,唐兄也觉得十分不错,贤侄意下如何?”

    他话里的意思,饶是窃玉在一旁都听明白了。祁玉山是想要唐不惊做他的乘龙快婿,然后将自家生意交到祁欲雪手里。待到二人成亲了,这祈家和唐家,便成了一家。南北两大世家一合并,一荣皆荣,更加强大,恐怕再没有谁能轻易撼动分毫!这是何等充满诱-惑的事情?祁欲雪要是嫁入唐家,唐不惊就会坐拥两家的产业。任哪一个胸怀抱负的男子,也经不起这般权势的诱-惑吧?这么想着,窃玉不禁用余光扫了一眼唐不惊,只见他从容依旧,只是微笑着不答话。

    过了许久,当祁玉山都等得快不耐烦了,就见唐不惊缓缓地说道:“是啊,欲雪小姐的婚事的确不能儿戏。伯父尽管放心,回京之后,我会同父亲说及此事,我们也会多多留心,好生观察京中望族的公子。一定帮欲雪小姐择一佳偶,为伯父挑一美婿!”

    今夜的庭院中弥漫着淡淡的薄雾,黑天鹅绒似的夜空中缀着淡淡的弯月。宴席散去后,窃玉久久不能入睡。门外突然响起了箫声,浑然若天成,让人沉醉。她起身,匆匆披了一件外衣,赤脚下床打开房门。月华如水,洒在庭院中,幽幽地泛起一丝凉意。院子里摆着青石的桌椅,褪去一身华服,身着便装的男子背身坐在那里。听到房门打开,紫萧离开唇边,乐声戛然而止——

    “挺好听的,怎么不吹了?”窃玉在他身后,问道。虽然赤脚站在院子里,却仿佛感觉不到丝毫的凉意。

    唐不惊转过身,看见光着脚的少女,不禁眉头一皱。他倏然起身,还未等窃玉反应过来,就一把将她抱起,放到了青石凳上。

    “啊,你!”窃玉惊呼。她不曾料到自诩君子的唐不惊会这么突兀地抱起自己,脸红得像被煮过的虾子。她不满地抗议,“你、你,非礼勿动,你枉称君子!”

    唐不惊也不理她,径自脱下自己的外袍,盖在那一双芊芊玉足上,才道:“那半夜赤着脚跑出房间,可就是淑女了?”

    “你……”窃玉被他反驳地语塞起来,好像跟自己赌气一样撅起嘴,愤愤然道,“反正我说不过你,你是狐狸嘛!”

    “呵……”唐不惊轻笑起来,蹙起的眉头渐渐舒展,仿佛云破日出,美得惊心动魄。

    窃玉不觉竟看得痴了。她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问;“你,今夜为何拒绝祈老爷的一番好意?欲雪小姐生得那样美,又如此聪慧,家大业大,的确是世间难寻。你只装作听不懂祈老爷的话,都没看到他的脸色变得多难看!唉,这次你拒绝,也不知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你,真傻……”

    “傻?”唐不惊闻言,微笑着摇头,“纵然那祈家大小姐有千般好、万般好,但她不在我的心里,对我来说,便一无是处。”

    恐怕今夜又多了一个伤心人儿啊,窃玉心里默哀着。她自然看得出祁欲雪对唐不惊的一片心意。在唐不惊说出那番婉转拒绝的话之后,高贵美丽的大小姐眼里,也泛起了泪花。唉,这是人家自己的事情,她在这里操心作甚?转移话题,窃玉道:“不过今晚多谢你了,师父要的碧玉琉璃簪,八成就在陈致远这个青梅竹马那里。若不是你,我也不可能得到这个如此重要的消息。”

    “这么客气做什么呢?”唐不惊微笑,一双眸子晶亮剔透,像是揉碎了所有光华,“玉儿,只要你需要,我总是在你身边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