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梦双姝最新章节 > 梦双姝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淮南(2)
    数日之后,窃玉一行三人策马来到了淮南。

    虽然已入秋多日,不过江南的天气依旧明媚而潮湿。这里似乎刚刚下过一场雨,润泽的石板反射出青幽的水光,山路旁冒出簇簇绿色的青苔,路边苍翠的松树偶尔撒下一片片密密的阴影,给人些许凉意,跟北方的干燥高爽大不相同。

    窃玉骑着一匹高大的白马,优哉游哉地欣赏着沿途的风景。在路上,窃玉已经听姐姐跟扶疏师兄说过了这次来淮南的任务。淮南知府陈致远原是朝廷重臣,据说二十年前很受圣上的器重,一度官居一品太傅之职,位极人臣。然而不知怎地,十五年前,这陈致远放着太傅不做,偏偏说要回乡做个父母官,便求了皇上将他左迁为淮南知府。起初皇上不同意,但奈何他心意已决,最后皇上无法,只得依了他,让他还乡。这一次师父就是看中了这陈致远府上的一支碧玉琉璃簪,特意让他们混入陈府,将簪子弄出来。方梧师兄已经在半个月之前来到淮南,且成功地混进了府中,打探消息。他们来到淮南,首先要跟方梧会和,然后商榷下一步计划。

    淮南城不愧有“北州咽喉,江南屏障”之美称。虽不及京城奢华,但也热闹、繁盛。进了城,窃玉可就闲不住了,她牵着马,四处好奇地打量着,对所有东西都新鲜且好奇。她面容姣好,笑意盈盈,立刻引来了众人瞩目。窃玉也不怕生,对所有注视她的人送去一个大大的笑脸,惹得偷香和扶疏不住地摇头。

    跟方梧约定的是在城中一家名叫“益香楼”的酒楼见面。三人到的时候,方梧早已等在那里了。甫一见到方梧,窃玉等三人都吃了一惊。素日里那个穿着天青色长袍,文质彬彬,儒雅过人,又充满了书卷气的贵公子,如今却穿着一件洗得半旧的灰色布衫,头发只是用发带束起,去了平日束发的玉帛,颇为朴素,与这间档次不低的酒楼,显得格格不入。

    窃玉没能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指着方梧的灰布衫,道:“四师兄,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行头?山庄里定是没有的吧,你肯定费了不少功夫!”

    方梧苦笑道:“师妹就不要再打趣我了。来了淮南才知道,这陈致远虽为前任太傅,又是这淮南一带的知府,但府中节俭得很。他本人也只是穿着寻常的布衣罢了,倒的确是个受人敬仰的清官。我们山庄里的衣服,不看做工,只那布料,估计都够陈大人做一年的衣服了。此次我混入陈府,正是借着陈大人为他的独女寻一个教书先生的由头。若是我衣着光鲜,又如何能进得去呢?”

    听了方梧的一席话,三人了然地点头。

    这时扶疏又问:“那师兄这段时间可从陈府中探到了那碧玉琉璃簪的消息?”

    方梧再次苦笑。他摇了摇头,叹声道:“我在陈府统共待了有半月左右了,和陈府中的人相处地也还愉快。但无论是我向人打听,还是自己去找寻,都没有任何关于那碧玉簪的蛛丝马迹。况且,我也只是个教书先生,很多地方也是探寻不到的。”

    “那师兄觉得,我们下一步应该作何打算?”偷香问。

    方梧微笑着看了看窃玉,又扭头望向偷香,道:“这碧玉琉璃簪乃是女子的发饰,自然应该在陈府的女眷那里。我只是个教书先生,除了能在书房接触到陈府的尔馨小姐,后院是靠近不得的。这就需要两位师妹,有一位扮成丫鬟,进入府内才行。”

    “原来如此。”窃玉了然地点头,然后看向偷香,道,“姐姐,不如就让我去吧。”

    “这……”偷香犹豫起来。虽说陈府是书香门第,不见得会有什么危险,但她依然放心不下,“玉儿,你的伤才刚刚痊愈,姐姐担心……”

    窃玉急忙摆摆手:“不碍事的。我在唐家养得可好呢,一点问题都没有。姐姐尽管放心就是了!”

    扶疏也在这时开口:“是啊师姐,还是让玉儿去吧,你负责在这城中搜集些情报就好。既然计划已经拟定好了,我们来商榷一下接下来的细节吧。”

    一听完扶疏的话,窃玉一张俏丽的小脸都皱起来了。她扯了扯扶疏的袖子,可怜巴巴地道:“师兄,一定要现在立刻就商定吗?”

    扶疏不解地挑了挑眉:“嗯?师妹……”

    “我饿了!”窃玉睁着水汪汪的眼睛,指了指自己已经瘪了的肚子,“从快到淮南城开始,师兄和姐姐你们便快马加鞭的赶路,也没顾得上解决温饱问题。如今好不容易进了城,见了方梧师兄,你们又要商榷计划,还偏偏选在酒楼里,四周都是饭菜的香气,我,我……”

    三人盯着一脸委屈的窃玉,又听完了她的哭诉,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方梧扬手拭去眼角边笑出来的眼泪,断断续续地道:“哈哈,对、对不起了师妹,是师兄、师兄的疏忽。”说着,他招呼店家前来,“店家,快快给我们上菜,不然我的罪过可大了!”

    这益香楼在淮南城中也颇有名气,做出的菜肴也是美味可口。方梧毕竟在这里待了一段时日,便根据自己所知,点了些益香楼的名菜。看着不断端上来的美食,有红烧熊尾,蜜汁鸡翅,黄焖牛腩等等,窃玉的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她这边尝尝,那边品品,吃得不亦乐乎。偷香则比窃玉淑女得多,拿着筷子不住地给妹妹夹菜,然后笑吟吟地看着她吃掉。姐妹二人的感情,倒真是好得没话说。

    正当四人吃得起劲时,店小二朝他们走了过来。只见那十三四岁的孩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对他们道:“几位客官,本店今日爆满,已经没有多余的席位了。四位坐的桌子是六人份的,如今还有空位。不知可否与那位公子拼桌呢?”

    扶疏爽快地点头应道:“自然是可以的,劳烦小二请那位公子过来坐吧。”

    “小的先谢过各位了。”店小二一见这几人如此好说话,立刻眉开眼笑。他冲着不远处招呼了一下,道,“公子,公子,请来这边坐吧!”

    几人随着店小二挥手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位年轻的公子站在门口处,穿着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温文有礼地跟店小二道谢。那张如同雕刻一般的脸有着清晰分明的轮廓,俊朗白皙的脸庞在日光的映衬下更显得奕奕动人,连那唇边的微笑仿佛也被晕染成阳光的颜色,温暖柔和又恬淡隽永。

    窃玉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都漏掉了半拍,脱口唤道:“容、容公子?”

    漆黑如墨的眸子转过来,待看清那个紫衣的少女,唇边的笑容愈发温暖了起来。容且遇踱到桌旁,笑道:“原来是连姑娘,真是好巧啊。”

    “是啊,真巧!”窃玉也笑起来,明媚又开朗,让人眼前一亮,“前几日我还去竹林寻你了,却不料公子你不在。”

    “近日实在觉得无趣,便出门来游历了。”且遇解释,笑意不减。他的目光从其余三人身上扫过,问道窃玉,“连姑娘,这几位是……”

    窃玉一拍脑袋,跳了起来:“哎呀,你看我的记性,只顾着跟容公子打招呼,忘记介绍了!”说着,她先指了指容且遇,道,“这位是容且遇容公子,就是我的救命恩人,竹林精舍的主人。”

    且遇随着窃玉的介绍而向其他人致敬,就听窃玉继续道:“这是我的四师兄,方梧。这是六师兄,梁扶疏。我们都是师承同一个师父门下,自小一起长大的。”

    方梧与扶疏闻言,起身向且遇抱拳示意,且遇礼数周全地一一回礼。到了介绍偷香的时候,窃玉道:“这位红衣的美人儿,就是我的姐姐,连偷香。之前在竹林的时候,我也曾提起过,公子可还记得?”

    “自然。”且遇点点头,转而冲着偷香抱拳,微微躬身,“容某见过姑娘。”

    然而偷香却丝毫未动,只是直直地盯着且遇,仿佛失了神一般。她一向知书达理,行止有度,那曾这般失礼过?且遇有些不解地望着那个红衣的女子,场面一时颇为尴尬。就连窃玉也觉出了不妥,不禁用手臂碰了碰偷香,小声道:“姐姐,姐姐……”

    “诶?”偷香终于回过神来。她这才惊觉自己刚才的失态,不禁俏脸绯红。偷香垂着头,对着且遇福了福身,“容、容公子,偷香失礼了……”

    且遇从容温和地微笑:“无妨,姑娘切莫自责。”

    偷香红着脸,悄悄仰头望着面前这个完美的男子。刚才他走过来的那一刻,自己竟然忘记了呼吸!偷香向来稳重沉着,甚少有较大的情绪波动,却不知自己也会为了一个男子至此。原来这世间真有这样的人,丰神俊朗,典雅如斯,又干净地似不食人间烟火一般,宛若天神降临。偷香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得极不规律,尤其在且遇看向自己的时候,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让她陌生又不知所措。难道,这就是心动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