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梦双姝最新章节 > 梦双姝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章 姊妹
    长清殿内气势恢宏,一应的摆设陈列也是奢华繁复。地面乃是玉石砌成,接缝处处理得极好,肉眼几乎看不出来。上面铺着柔软的羊绒长毯,从门口一直蜿蜒到大殿尽头。殿内设有十把花梨木雕花座椅,并几张同样样式的方桌,上面均摆着一套白釉茶具。巨大的镂空鹤纹铜鼎之中,飘逸而出丝丝白色青烟,正是燃着的百合香散发出来的,清新而甜美。

    高高的殿堂上摆着一把巨大奢华的蟠龙宝座,铺着柔滑如丝缎的白虎皮,上面半倚半坐着的一个华衣的美妇。她穿着秋香色绣着芍药蜂蝶纹样的长裙,繁复的花纹和样式一看就出自名家之手,巧夺天工。那一头光滑的黑发被盘成了高雅的风寰髻,上面点缀着珠珞、流苏、步摇等饰品。美妇修长白嫩的手指时不时地摆弄着耳畔翡翠凝滴的耳坠,神情慵懒,精致到无可挑剔的面容让人甘愿沉醉其中。此人正是瞒天山庄的庄主,窃玉的师父——连翘。

    而在连翘的身边,端坐着一个同样身着秋香色绣芭蕉福鹿纹长袍的中年男子。他看上去约摸有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岁月的洗礼让他成熟稳重,比之未经世事的毛头小子更添一份独特的男性魅力。那男子的长相十分俊逸,一看便知早年间就是个不可多得的美男子。他低头剥着一颗荔枝,剥好之后又就着自己的手将那莹白的果肉送入连翘口中。连翘一口吞下荔枝,再满含情谊地望一眼那男子,二人相视一笑,好不**快活。这个男人名叫韩枫羽,正是连翘十几年恩爱如昔的丈夫。两人几乎日日都身着同色的衣衫,在窃玉印象中,师父好像解释过,说这叫做夫妻装。

    窃玉随着花珩、扶疏走进大殿,身后还跟着唐不惊主仆五人。前面三人一同上前,双手抱拳对座上的两人请安:“徒儿见过师父,韩叔。”

    唐不惊也学着他们的样子,有模有样地请安:“不惊见过庄主、韩先生。”

    连翘微眯着一双美眸,盯着座下的几人,然后一挥衣袖坐直了身子,笑道:“你们来了,不惊也来了。”

    韩枫羽则是慈爱地看着窃玉,柔声问道:“玉儿回来了,此行还算顺利吧?香儿也回来了,说是刚刚去换了衣服,现在应该也快来了。”

    “姐姐也回来了呀,真是太好了!”窃玉一听韩枫羽的话,立即来了精神。她不时地偏着头向殿外望去,只等着姐姐一会就走进来了。

    果然,不过半盏茶功夫,长清殿门外出现了一个绯红的身影。那是一个年轻的姑娘,十八九岁的样子,样貌十分精致,仔细看看竟是和窃玉有五六分相似。她的身后跟着一个身材高大、伟岸的灰衣男子,那男子一路跟着绯衣的少女,眼神中满是呵护之意。

    这个少女便是窃玉的姐姐——连偷香。偷香比窃玉年长两岁,姐妹二人自小相依为命,感情十分深厚。整个瞒天山庄里,就只窃玉、偷香姐妹二人随庄主姓连。据说这是因为连翘从她们很小的时候就收养了两姐妹,因为家世不明,所以就由连翘为她们二人取了名字。根据姐妹两人的性格不同,连翘分别传授了她们不同的技巧。偷香性子沉稳,主要学习搜集情报、整理线索、提供消息;窃玉比较活泼,所以学的是偷梁换柱、偷天换日、鉴定宝物一类。窃玉长大之后一直很郁闷,为什么自己和姐姐的名字那么“直接”?虽然她们在庄内所学所用,的确跟“偷窃”有关,但哪有人家这样给女孩子取名的?她也曾经很不满地要求连翘为她们改名,但连翘义正言辞地说,名字就是要体现个人的特点和存在价值。于是,此事不了了之。

    偷香和那灰衣男子进了长清殿,然后同窃玉他们一样,先向连翘和韩枫羽请安道:“徒儿偷香、杜咏,见过师父、韩叔。”

    “姐姐!”窃玉兴奋地冲着那绯衣的女子叫了一声,然后走过去拉起她的手,有些撒娇地道:“姐姐可回来了,玉儿都有月余没有见过姐姐了。”说着,她又扭头望着那个灰衣的男子做了个鬼脸,撇嘴道,“一定是大师兄你太耽误事,不然姐姐一定早就可以回山庄了。”

    灰衣的杜咏被窃玉说得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俊朗刚毅的脸庞微微泛红。偷香嗔怪地看了窃玉一眼,笑骂:“哪里关大师兄的事了?是我留恋沿途的景色,缠着大师兄逗留了几日。你呀,总是欺负大师兄老实。”

    杜咏只憨憨地笑着,摆手道:“不打紧的,两位师妹开心就好。”

    窃玉被他的样子逗乐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掩着嘴“咯咯”娇笑着,指着杜咏道:“大师兄真是个呆子!”

    “好了好了,”一直没有做声的连翘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十分慵懒且富有**力。连翘盯着窃玉,问道:“玉儿,这是你第一次出山,任务可完成了?”

    窃玉一拍脑袋,道:“咦,刚刚只顾着跟姐姐和大师兄说话,都把要事给忘了。”说着,她取下腰间别着的一个锦囊,然后走上前去,双手呈给了连翘。韩枫羽替连翘接过来,然后松了松锦囊上的带子,从里面取出“暗夜晨星”。珠子才一被拿出来,便大放异彩,映得偌大的长清殿一片通亮!

    连翘见惯了稀世珍宝,也还是不禁直了直身子,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嘴角向上一挑,满意地道:“不愧是‘明珠之王’,这光亮真是让所有明珠黯然失色。玉儿这次做得很好。才第一次执行任务,便完成得十分出色,不枉为师平日里对你的苦心栽培。”

    “多谢师父夸奖。”窃玉得到了连翘的肯定,顿时心花怒放,只是嘴上还颇为谦虚地道:“玉儿这次只是小小地动了动心思,是那个王员外太容易上当罢了。”

    从进了大殿就一直很乖巧安静的唐不惊适时地说道:“当时不惊也在场,窃玉妹妹做得的确天衣无缝。她在安平镇上买了一颗小商贩仿制的‘暗夜晨星’,然后趁着跟众人讲解之时,偷梁换柱,将真的珠子藏在了随身携带的可以遮住光芒的锦囊中。然后又机灵地一一解答了众人的问题,使所有人深信不疑,实在是妙哉!”

    窃玉回头瞥了他一眼,想说什么,但最后却没有开口。

    连翘冲唐不惊微笑:“不惊这次一定也帮了玉儿的大忙吧。上次你来庄里问玉儿何时出山试炼,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帮她。玉儿,还不谢过你不惊哥哥。”

    “他其实也没做什么……”窃玉不满地小声嘀咕着,但拗不过师父的意思,还是不得不道:“窃玉谢过四公子……”

    唐不惊温文有礼地笑着,冲窃玉摆摆手:“这是不惊应该的。不惊是一心希望窃玉妹妹旗开得胜的。”

    连翘招呼着一直隐在暗处的一个身影,将“暗夜晨星”重新装好了递了过去,嘱咐:“离朱,帮我收好,放到宝物库里。”

    “是。”那被唤作离朱的身影接过锦囊,然后一闪便消失不见了,快得就好像不曾出现过一样。

    连翘回过头,继续对唐不惊露出灿烂的笑容,亲切又宠溺地道:“不惊来一趟也不容易。既然来了,就多住几日,多陪我说说话、聊聊天。”

    唐不惊顺从地冲着连翘一鞠躬,恭敬地道:“那不惊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只是要叨扰庄主几日了。”

    “你这孩子,总是那么客气。”连翘笑着,扭头冲韩枫羽说道,“这些孩子里面,我最中意的就是不惊了。年轻有为不说,还彬彬有礼的,哪里都挑不出不妥来。”

    “是啊,”韩枫羽附和,笑容儒雅、温润,“四公子沉稳淡然、足智多谋,的确是难得一见的人才。”

    唐不惊好似谦恭地垂下了头,但眼睛却不曾离开过窃玉半刻。

    连翘的观察力何其敏锐,不经意间就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她上下打量着唐不惊,突然感慨道:“若是我有一个女儿,一定要让她嫁给不惊这样的男子,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享尽一切荣宠与呵护。玉儿,你觉得师父说的对不对?”

    窃玉没有想到连翘会问她这种问题,但还是立刻脱口道:“玉儿可没觉得嫁给这个男人会有什么好。他那么会做生意,精明得跟狐狸似的。哪天把人给卖了都说不定,师父怎么还能想着将女儿嫁给他呢?再说了,您跟韩叔不是一直要过二人世界,不要孩子的吗?就算你俩想通了,现在就生,那等孩子长大可以嫁人了,唐狐狸早就老成老头子了。”

    她的一番话口无遮拦,惹得殿上的众人都掩嘴偷笑。唐不惊虽然也在笑,但连翘明显觉得他周边的空气顿时冷漠了几分。那样礼貌的笑意根本没有融进他冰冷的眸子里。连翘看着一脸无知无觉的窃玉,再看看将自己的情绪掩藏得很好的唐不惊,无奈地叹了口气,微微摇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