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龙渊成神记最新章节 > 龙渊成神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51章,恐慌
    火狼族内对荧光一族使者亡魂龙渊的到来,恐惧笼罩着整个火狼族内族人惶惶不可终日,一份份关于亡魂索命的谣言铺天盖地弥漫着火狼族每人的心头,面对造成的恐慌火狼王虽然已经下了严令,依然无法阻止事态的扩大与谣言的流传,这让火狼王头疼不已,不得不放弃了**作乐,处理起毫无头绪的这件事情。

    在火狼族外面观察的龙渊见自己的方式奏效,心中欣喜不已,喃喃自语道:“火已经烧起来了,我再给你们煽煽风添把柴,让火着的大一点”。

    昼夜的潜伏在火狼族周围,将自己的一身实力注入木灵珠内,使自己身上没有丝毫的灵力波动,静静地观察着火狼族内的一举一动...

    一轮明月挂在了森林上空,散发着柔和的月光照耀着每一株植物,月黑风高杀人夜时机成熟了,暗思道:“自己要做点什么,让火狼族局势斗转直下,让火狼族人对自己索命一说深信不疑坐实谣言”

    趁着月色龙渊匍匐着缓慢向火狼族地域移动着,“兄弟,那个我有点内急,你先看着点,我很快就来”,听见同类的请求,另一位火狼兵道“火七,你他娘的事情可真多,快去快回啊,否则上面发现了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嘿嘿兄弟放心吧,我很快就来,你先照看着点”。一位看哨的火狼兵可能是因为内急向找个地方放放水,被龙渊盯上了心道:“好久没吃肉了,今天那你打打牙祭犒劳一下我的肚子,”

    正当那名火狼兵正准备放水时,一直在匍匐前进的龙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战天剑割破它的喉咙,只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声响就惨死当场沦为龙渊的美餐。

    扒皮去骨,将不能食用的部位剔除,娴熟的将火狼兵的躯体处理好用战天剑斩成几段,在距离火狼族不远处升起一堆篝火用树枝将切好的狼肉串好,放在篝火上烤起来,炊烟袅袅在森林升起,狼肉的香味弥漫着这片区域,望着被烤至金黄的火狼肉,龙渊口水直流不断地吞咽口水,“原汁原味的火狼肉啊,没有添加任何调料,原生态的食用方法,让人胃口大开忍不住大快朵颐啊”。

    发现从出去就没有回来的火狼兵,火车心中有点不安,眼睛不断向周围看去,一团燃烧着火光映入了它的眼帘,壮起胆子向火光的地方迈着步子小心翼翼的走过去。

    离火光越来越近的时候,只见一位身披血淋淋狼皮的消瘦身影,正在狼吞虎咽着被烤熟的肉,“鬼啊,”火车大叫一声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逃离了现场,“有鬼啊,荧光一族使者的亡魂来索命了,救命啊”一声声急促的求救声响彻夜空,听到喊叫的火狼族人闻浔赶来,火苗谩骂道:“怎么了火车!发生什么事情了,让你如此惊慌成何体统!”

    “长...长老...,火七死了,被荧光一族使者的亡魂杀死了,皮都拔下来了,肉都被烤熟吃了,死的太惨了,尸骨无存啊!”

    “什么?在哪里?有这种事?”听到火车的回答着实将火苗吓得不轻,自己也对荧光一族使者亡魂索命的谣言深信不疑,要不让它相信真的很难,那位人族的少年一年前被大王亲自将丹田击碎,打入死地枫林渊,就算他真的能从死地活着回来也不科学,事情透着诡异啊,这可如何是好?

    “召集几位族内实力处于生死境初期的强者随我前去查看,避免谣传的再次扩张,否则你我担待不起,当时候大王的怒火降临到你我身上,不死也得脱层皮”。

    面对火苗的严声厉喝的话语;周围火狼兵依然无动于衷,它们害怕自己小命不保也会落得像火七一样的下场,想想就让人毛骨悚然,鸡皮疙瘩掉一地,这么不要命的任务,谁敢执行啊,一个不好被亡魂盯上了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

    看着手下的表现,火苗违心的道:“怎么,都他妈的一个个怂了,对得起大王对你们的苦心栽培吗?对得起大王赏赐给你们的血液吗?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别一个个哭丧着脸”。

    “老子还就不信了,我们这么多人还能被一个小小的亡魂吓得半死,虚无缥缈的东西不足畏惧”其实火苗心中害怕的要死,已经将退路计划好了,要是时机不对自己趁机逃跑,让它们替自己死,这样亡魂无暇顾及自己,随之溜之大吉在向火狼王禀报情况,小命既保住了又能得到狼王的赏识。

    随即道“将那小子的亡魂捉住也是大功一件,可以向大王索要赏赐和天地灵材,以及新鲜的血液,这让会让你们的毛发更加通红,更快的进入下个境界,出发吧”。

    “我等遵命!”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可无奈火苗摆出了那么诱人的条件让你无法拒绝,只好抱着侥幸的心理,硬着头皮对执行了。

    “隔!”打了饱嗝的龙渊正舒服的躺在地上,仰望着天空中的一轮明月,柔和的月光洒在少年身上,眉心位置发出了淡淡光芒允吸着照耀在龙渊身上月光,脑海里传递出信息道;“主人这里的月光好充足啊,木儿要从你体内出来了哦,贮存更多的月光,自备粮食,万一我贮存的月光不够,就不能将月光转化为灵力注入主人的身体,也无法维持我自身的需求”。

    龙渊缓缓的说道:“木儿你出来吧!你先吸收月光修复一下你的记忆,希望你能恢复到全盛时期这样就能解开你体内的记忆封印,找寻我需要的答案,我现在不需要你将灵力注入我的身体,长时间处于饱和状态,搞得我都不食人间烟火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谢谢主人!”木灵珠获大赦般感激龙渊道,旋即从龙渊眉心处出来疯狂允吸着来自月亮产生的月光,一点点吸取着发出幽暗的黄色光芒。

    “呦呵,有些狗杂碎来了,诺,这是你们火狼族人的狼皮被我拔了下来,没想到挺暖和的,不错不错”。

    “小子我不管你是人是鬼,都活不过今晚,因为你搞的我族人心惶惶,终日活在你的阴影下,生活作息完全颠覆,今天你必须死”!

    面对火苗恶狠狠的发问,龙渊毫不示弱道:“有本事就来,将囚禁我族的族人放出来,否则今晚我保证各位死在这里,尸体也会被我食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来而不往非礼也!”

    “小子我倒要看看你能奈我族多名生死境中期强者怎么样?”

    龙渊冷笑一声道:“呵呵,就你这蠢狼,我都与你家大王交过手,还怕你这个小小的生死境中期吗?废话少说拿命来...”

    进过大致的细致分析,龙渊大概能凭借星空雷体这种霸道的炼体武技,勉强于生死境中期交手,在往上恐怕自己只能施展战天四式的第二式亮剑式才能越级对抗。

    “喂喂喂!你们几个去对付他,事后我会在大王耳边替你们美言几句,让你们获得更多天地灵材祝你们突破”。火苗指着三位实力处于生死境初期的火狼卫吩咐道。被他点名的三位火狼卫不敢不从,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火苗现在心中害怕的要死,早知道自己就不触这种霉头了,搞的自己心中直发毛,一种不安的感觉在心中弥漫开来。

    三只处于生死境初期的火狼卫精神无比集中,只要有一丝破绽敌人乘虚而入,估计自己已经横尸当场,没有命去拿属于自己的赏赐了。三个人不约而同的将龙渊当成自己最大的敌人,不敢丝毫大意,一个不好就可能落得身殒的下场,这可不是自己的初衷啊。

    灵力如同潮水般从体内喷涌开来,双脚猛的一跺地面裂开,催发武技与三位生死境初期火狼卫硬撼在一起,“砰”!见龙渊的抵抗如此孱弱,三位火狼兵的胆子渐渐地大了起来,放开全身的灵力与龙渊交战在一起。

    “咦?奇怪?这亡魂怎么回事?就这么被生死境初期的火狼兵压制下来了”。火苗喃喃自语,想不通当初自己生死境中期的实力都在他手上吃瘪,现在眼前少年亡魂展现的实力,让自己捉摸不透,可不敢大意啊,稍有不对自己立马调头就跑。

    “哈哈,你们也太小瞧我了吧,只派这些小喽啰就想将我留下吗?也太看不起人了,热身完毕今天你们都得死,一个也逃不了”。

    “今天我要用你们的血祭奠荧光一族死去的亡魂!都把命留下来吧...”

    “明天你们的头颅会高高挂在火狼族宫殿上,这仅仅是讨债开始...”

    “陪你几个玩够了,你们该上路了,用你们皮做一个狼皮大衣应该挺暖和的吧,”

    龙渊手持战天剑,身披血淋淋的狼皮犹如从地狱来的修罗手持屠刀,“咻咻咻”几声撕碎空气的锋利剑气将这些手上都沾染荧光一族鲜血的火狼卫一一斩杀。

    “啊啊啊”!一声惨叫划破夜空月黑风高的夜晚,龙渊仿佛一位杀神将累积在心中的怨恨尽数发泄,火苗呆呆看着龙渊手持一把青色长剑将刚才围攻他的火狼卫尽数斩杀,模样像极了血色修罗,自己原本计划的逃跑路线估计很难按照计划逃离了,只觉得下体一股暖流从大腿处倾泻而下,自己竟被眼前火狼卫惨死的现状吓得尿裤子了,心理最后一道防线也被龙渊无情的打破,面对犹如杀神降临的血色修罗,火苗心中生不出与他一战的勇气,只见它向龙渊求饶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有眼无珠冒犯了大人,还请大人留下小人一条贱命,小人以后当牛做马为大人效犬马之劳,请大人开恩,”狼头不断磕在地上,发出闷沉的声响,从火苗的眼神中,龙渊看到浓浓的恐惧神色,只有在对手极其强横的存在另一方得知自己没有一战之力,又想保住一条性命苟延残喘下去了此一生,才会不断求饶,寻求对手的原谅得到宽恕保住性命。

    看到火苗的前后反差,龙渊心中哭笑不得,自己身体已经到极限了灵力透支,经脉呈现萎靡状态,已经经不起进一步提取经脉里面残存的寒冰雪龙果没被炼化的灵力,只好作罢。

    “想活命可以,替我告诉火狼王十日之后,洗干净脖子等着我将它大卸八块,”

    “是!是!大人交代的事情,小人一定转交给火狼王听,告诉它得罪大人代价,”火苗吓得说话有些语无伦次,双腿直打哆嗦,“那个大人,小人是不是可以走了”?

    龙渊淡淡的道“滚吧!别让我第二次见到你否则难逃一死”。

    火苗立即照做了,连滚带爬的离开,望着火苗惊慌失措的模样,龙渊心中乐来了花,这货也太贪生怕死了,它将自己来索命的谣言会更加深信不疑,火狼族内一定引起轩然大波,到时候火狼王够你喝一壶的。

    体内发出的警报,一下子斩杀三名生死境初期的火狼卫消耗的灵力也太恐怖了吧,仅次于施展亮剑式所需的灵力,归根结底自己的实力还是太弱了,胳膊传来的酸痛感,体内灵力一下子被掏空,后遗症逐渐展现出来,“噗”喉咙一甜从口中咳出一口鲜血来,脸色在此刻也苍白的许多精神萎靡。

    靠战天剑的支撑,一步步摇摇晃晃的离开火狼族区域,寻找隐蔽的地方疗伤修复透支的身体。

    临走之前,用仅存的力气将被斩杀的火狼卫扒皮去骨,尽数装进腰间的乾坤袋内,补充血肉灵气。

    一张张血淋淋的狼皮被扒下,将狼头砍下拔下嘴里的牙齿,一步步远离火狼族地域...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