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龙渊成神记最新章节 > 龙渊成神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4章,特别篇,魔王发迹史

第4章,特别篇,魔王发迹史

作品:龙渊成神记 作者:青丝晨雪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第4章

    当冥神子回来的时候,看到龙阳已经自尽身亡,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将他们以战天族最高葬礼厚葬了吧”,冥神子说道,“长老!属下不知为何要厚葬和我们魔族作对的人呢,为什么不斩下龙阳的首级去魔宫领赏啊”。一名魔甲兵不解的问道,“呵呵,第一我不是魔族的人,第二你哪那么多废话?第三我做事还要你管吗?”冥神子冷笑道:听到冥神子的笑声,那位魔甲兵心里直发毛,“心到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冥界的人吗”?

    其实在冥神子心里挺敬重龙阳的,面对魔族的威逼利诱都依然风轻云淡,为了自己的家族不惜战斗到最后,虽然他已经死了,但是我尊重强者,“报告长老埋葬完毕”。那名被冥神子呵斥的魔甲兵慢慢说道,“行了撤回魔域”。于此同时龙之谷,全谷上下弥漫着即将大战的味道,原来魔象跟踪十一来到龙之谷后,并没有取进一步行动怕打草惊蛇,遗失战机,不可不说魔族六大长老都不是庸人。

    随即千里传音给在魔宫四大天王之一的魔尊,至尊境初期强者,而他的大哥就是现任魔族的族长也是魔之大陆的皇帝——魔王,洪荒古域,魔域,天魔神谭,都在他的统治下没有了当年的繁荣,而他喜好酒色,致使国库空虚,民不聊生、但值得一提的是他是魔之大陆最强大的人,至尊境中期强者,最牛逼的存在!而他的发迹史则是载入了史册。

    一百二十年前,魔域还是魔神子统治,洪荒古域,魔域,天魔神谭,都是比较融洽的,三方来往贸易,交流合作,可以说那是斗灵大陆最强盛的时期,直到十九年后这种安宁于和谐被无情打破。

    魔王出生于魔域近海的地方,随着他的出生,六岁是变表现出强大的修炼天赋拜当时魔族长老魔君为师,十岁时弑母杀父,十二岁屠村,斗灵大陆的各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他都干过,丧心病狂的他还自称魔王,随着魔族的资源因为他是魔君的关门弟子以及他出色表现而随他而倾斜,他也表现出惊人的天赋,六岁成为炼体三段强者,一年以后进入炼体九段,五个月后成为武道境强者,十一年后成为至尊境初期强者,斗灵大陆前人的修炼记录一项项被他打破。

    直到十八岁那天晚上,他的野心再次暴露出来他找到魔君说明来意,魔君意识到当年的雏鹰已经羽翼丰满,表面上对自己恭恭敬敬的,可暗地不知道要使用多少手段来求上位,可悲自己竟然被他的表面所迷惑了一直以来自己都是自以为在掌控之中,万万没想到自己养虎为患,被别人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想到这里魔君做临死反扑,“哈哈老东西,你老啦实力不够看啊,才涅槃境巅峰,徒儿不才前几天刚迈入至尊境,虽然离至尊境初期还很远,但是杀了你简直一如反掌”。魔王奸笑道。

    当初自己被此子所迷惑认为他就是自己寻找的关门弟子,没有想到却是送自己上西天的人,“老东西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的“照顾”要不是你我怎么会杀自己的亲生父母,屠杀村民,干尽所有伤天害理的事情”,魔王咆哮道:“徒儿已经学成你的一切,所以你该上路了,我不会让你痛快的死去,我要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我这些年来深受百毒侵蚀之苦,为的就是亲手杀了你偿还你对我所谓的修炼,至始至终我都是你手中的一颗棋子吧,从拜你为师那天起,我就已经知道自己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老东西要不是我展现出坚毅的性格,以及唯你是从的样子,那么我现在也会和那些被你淘汰的弟子一样被你杀了吧,好了看东西是时候享受享受徒弟对你的孝敬了”。魔王大笑起来,“我隐忍数十载为的就是一统魔域”。

    只见魔王从怀中拿出了一包东西,随后打了开来,一把闪烁着银光带着阴寒之气打造异常别致的小刀,“老东西享受这种生不如死的滋味”,嗖的一声魔王就来到魔君的身后,只听见‘啪啪啪’的几声脆想后,杀猪般惨叫声便与之而来,看着魔君的模样魔王冷声道:“老东西经脉俱断是不是很爽啊,这仅仅只是个开始呢”?

    魔王冷笑道给魔君介绍气这刀的来历。“此刀名为灵力噬魂刃,乃是我根据魔族禁法,噬魂炼器法,一种被魔族是为禁法打造出的兵器,你应该感到荣幸,因为你是第一个知道尝到它滋味的人,据说会吞噬人的的灵力和灵魂并给它的主人提供源源不断的灵力。今天你就是第一个实验者。好好体会这生不如死的滋味吧”!三个时辰后魔君就变成骨瘦如柴的模样,一天后断了生机化为一堆枯骨……魔王的手段残忍至极令人发指。

    三天后魔王就率领自己三个心腹,,魔族族长施压,索取封号,封地以及修炼心法武技,天地灵材。魔神子碍于他的实力,便同意了他的要求,封魔王、魔尊,魔宏,魔敬。为魔族四大天王,赐良田千顷,美女三百,天地灵材一百份,天级武技魔相功法,换去魔族的安宁,然而因为魔神子的忍让,魔王的野心再次膨胀起来,他开始不满足魔神子对自己的赏赐,想自己成为魔族魔域乃至斗灵大陆的统治者,但是害怕魔神子头上的那些顶尖势力发觉,便花了无数的天地灵材于七珠天地灵宝向缥缈宫示好请求庇佑。

    缥缈宫一看魔王这人挺不错挺会办事,便同意了他的请求,吩咐让他挑起六大家族,和战天族之间的战争,魔族坐收渔翁之理。顺便把战天族至宝战天剑弄到手,要是东窗事发,制裁会万一怪罪下来我们来个栽赃嫁祸,就说是六大家族和战天族开战影响的魔族的经济所以魔族才会出来平息这场战争。这样自己就可以安枕无忧了……

    第五章

    三个月后,魔王以不满魔神子的统治为由起兵造反,很快便打到魔宫,魔神子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快起兵造反吧,“魔王你休的猖狂,待老夫取你首级,一正我魔族之威”!忠于魔神子的老臣道。

    “老不死的就你配和我大哥动手?去死吧堂堂涅槃境后期也敢如此猖狂,对付你一招足以”。只见从魔尊手中凝聚了一个光点,随后朝着那位老人抛去,光点没入那人的额头便消失不见,那老臣还没来得及惨叫,就七孔流血身体爆裂开来……

    寂静,刚才还是闹哄哄的魔宫,现在鸦雀无声,因为刚才那一幕太过于震惊,哪怕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魔神子都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那可是涅槃境后期强者啊,被人秒杀了,涅槃境强者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在看看魔尊完全跟没事人一样,一脸云淡风轻见。自己的威慑起作用了,魔尊便知趣的回到了魔王身后,要知道那是自己最强硬的底牌啊,现在恐怕是个修炼者都能把自己拍死吧,因为自己的灵力已经消耗殆尽了,自己的全力一击再加上暗地里吃了魔王给的提供实力大还丹就单单的灵力反噬自己肯定不死也会残废吧,要是他在不是死,自己真的无地自容了,要是穿出去涅槃境初期强者秒杀了涅槃境后期强者有谁信啊?想到这里魔尊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哎!不得不说刚才那种装逼的感觉真好,竟然把魔神子给吓住了,魔神子你这个**!聪明一时糊涂一世啊”!自己虽然暂时性的失去了实力,但是跟着魔王老大混,就是拽啊,还能被老大委以重任,魔尊心里有点飘飘然的小得意。

    魔神子开口打破这种寂静道:“魔王你想干什么”?

    “”呵呵,我想干什么,我想取代你的位置成为魔族新的族长,以及魔域新的王”面对魔神子的质问魔王厚颜无耻说出自己的想法。

    魔神子见魔王如此张狂道:“你有什么资格在我的面前让你的手下杀人,你已经触犯了的规矩了你不知道吗”?

    “规矩这东西实力到了自然要改了它”旋即将一身实力显露无疑。

    “你凭什么发号施令”!

    “魔神子就凭我的拳头比你硬,资格吗?我想我杀了你就是最好的证明吧!”

    见魔王如此不擦自己放在眼里,魔神子气的不轻,旋即道:“魔王你好大的胆子啊,我能感觉出你身上的灵力波动已经进入至尊境初期了,成为斗灵大陆最年轻的至尊境强者,不过你和我比起来差的太远了,因为我的境界比你早晋级十几年在至尊境我比你了解透彻,上次放你一马赏赐给你天地灵材,是因为魔族培养至尊境强者不容易,要付出多少天地灵材才能浇灌出一个呢,我的爱才之心,被你扔风里了,真以为我魔神子好欺负是吧”!随即魔神子将自己一身实力展露无疑,“至尊境初期强者,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面对魔神子的步步紧逼,魔王再也忍不住了淡淡的道“魔神子我一招就可以解决你信不信”。

    “哈哈魔王竟敢口出狂言,带我以的血来祭我死去的大臣”!

    话音刚落魔王大喝一声,我到要看看你如何用我的血祭奠那个老东西魔神子拿命来吧”。

    魔神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到“涮”的一声魔王便来到魔神子身后,双手紧紧掐住魔神子的脖子,威胁道。

    “给你两条路,第一条交出魔之刃和魔域兵符,第二条路就是死,你选哪条路”。“我选择第一条路希望你善待我的家人”。魔神子喘着粗气回答道:

    “哼算你识相,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可不想留下一个至尊境初期的强者与我为敌,既然不能为我所用,我便将你经脉废除,说着一掌对着魔神子丹田处拍去”。魔神子只觉得喉咙一甜,然后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滚吧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了”。魔王对着魔神子冷声说道。

    随后魔王一统魔域,而接下来的时间里又以雷霆手段将那些反对自己的人一一斩杀,一个不留真可谓是心狠手辣!

    而他仍不满足现状,于是以大批天地灵材和武技,买通了六大家族的长老们,怂恿他们帮助自己挑起六大家族和战天族之间的敌意挑起战争!,自己既可以借刀杀人,又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何乐而不为呢。

    随后发生的事情正如魔王所计划的那样顺利进行着,而六大家族和战天族此时正打的难舍难分,如火如荼之中。当双方两败俱伤的时候,魔王带领着魔甲兵挥师天魔神谭,导致存在千年的六大家族只剩其三,而当初被魔族收买的六大家族的长老们,猛然觉醒知道自己一铸下大错,都怪当初自己鬼迷心窍才使事态发展成这样,悔不当初啊纷纷举剑自尽……而此时魔族风卷残云般的将战争平息,一举成为斗灵大陆最强势力,完成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举”!开始了他的邪恶统治。

    此刻龙之谷全然不知危险正在一步步向龙之谷逼近。

    此时的天刚蒙蒙亮,天空中泛起了鱼肚白色。龙崖子起了大早,猛然间发现一个浑身血迹的人倒在了自己家外面,右手里紧紧握一把古朴的剑,左手握住一个袋子,龙崖子定睛一看,“这不是十八影卫的十一吗”!

    想到这里龙崖子心里慢慢的涌上一种不安,随即将自己的灵力输送进十一的体内,随着灵力的注入,十一那原本苍白的脸庞渐渐有了血色,看着十一的脸色有了好转,龙崖子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急忙传令剩下的七影前来共商大事,“魔族怎么会对我们的动静如此的了如指掌”。十二不解的问道,听到十二的疑问龙崖子到:“你问我我怎么清楚怎么回事”!见龙崖子有些怒气,十二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长老息怒属下太过心急了”。龙崖子没有搭理他,轻叹倒:“一切等十一醒了在说吧,那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等,吩咐下去让我们的人加强警戒,以防不测,做好最坏的打算”。

    三个小时后……

    十一从痛苦中睁开惺忪的眼睛,“这是哪里啊,我还活着吗”?看着放在自己旁边的战天剑和木灵珠才放下心来,

    “十一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受些,龙崖子关心道:

    “长老属下无能,中了魔族的奸计”。

    随后将事件的来龙去脉说给了龙崖子,龙崖子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推测,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会发展成下在这样,自己白发人送黑发人,龙崖子不仅老泪纵横,不过自己的儿子和儿媳都没给战天族丢脸,他们的牺牲换回了战天剑和木灵珠,这两件东西可是拯救身在天魔神谭禁地的兄弟姐妹必不可少的关键啊,“魔族你们欺人太甚,想一口吞下我们战天族这块大骨头,也要做好崩牙的准备”!

    龙家就只剩下龙渊这一个后人了,凌家已经不复存在了,渊儿是龙家和凌家结合所诞生的血脉,是龙家振兴和战天族复兴希望,自己就是拼了了老命也要保全儿子的血脉。

    战天族由两大家族组成,分别是龙家,凌家,族长则是两家实力最强的人来担当重任,在一百年前为了保护自己族人逃生而不惜燃烧血脉的族长名为龙玄子是龙崖子的亲哥哥,一生都奉献给战天族,因为沉迷于武学一生未娶,到死也没有留下一儿半女,把自己全部的心血和爱都注入到战天族中,想起大哥临死前对自己说的话,老人久久不能平静...

    龙渊正在熟睡中听到屋外传来断断续续的哭泣声,起床查看,发现龙崖子一个人在偷偷的哭泣。

    “爷爷你怎么哭了啊?是不是渊儿惹爷爷生气龙?”发现龙崖子正在用袖子擦眼泪,龙渊问道:

    “渊儿你醒了啊?没事爷爷没哭就是刚才风沙太大吹进爷爷的眼睛里了”。

    哦,“爷爷你知道爸爸妈妈去哪里了吗?”

    “渊儿乖,你爸爸妈妈有事情去很远的地方办事去了,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陪渊儿”。龙崖子佯装镇定的回答道;

    “渊儿,爷爷有事要出去一下,你不要乱跑知道吗”?嗯,爷爷,渊儿知道了。听到龙崖子的话龙渊应声道。

    龙之谷外围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赫然隐藏着一个帐篷。微弱的灯光让你看不清帐篷里面的情况...

    “情况怎么样啦”。一个沙哑的声音问道:“启禀魔尊,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目前没有发现可疑情况,龙之谷的应该没有发觉”。

    “魔象你做的很好,等灭了战天族余孽,我去魔王面前为你请功,求魔王封你为第五大天王”。“属下多谢魔尊厚爱,以后魔尊要是有用得住属下的地方,尽管开口,属下定当赴汤蹈火,万死不辞”。魔象拍马屁说道。

    “好说,好说,以后你我就以兄弟相称,我年长你几岁为兄长你就为弟吧,可以吗”?

    “哪的话,说这话不就见外了吗,都是自家兄弟”。魔象一脸堆笑的说道,“今晚血洗龙之谷,我给你四百实力在生死境初期的魔甲兵,有什么不妥你尽管提,我丑话说在前头,我在陛下面前立下了军令状,要是此战在得不到战天剑的话你知道后果。你清楚陛下的手段”。魔尊淡淡的对魔象说道。

    听到魔尊的话,魔象惊出了一身冷汗急忙回答说“没有没有,”

    “好了你下去准备吧”。

    “是,属下告退……”。

    回到营房的魔象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要知道现在才进入秋天天气还很热,魔象多半是被吓得,因为魔象清楚的记得那一天,自己无论如何也忘不了那天发生的事,

    一位和自己共事多年的好友因为一次行动失败,再加上这家伙是个死心眼,本来就是给魔王进贡点天地灵材就能摆平的事情,可是这人不知是脑子缺根筋还是短路了,丝毫没有把魔王放在眼里,依然我行我素,这事被魔王手下的特务机构所知道,便告诉了魔王,魔王听后大怒,随即下令将那人处以极刑并且让武道境——涅槃境巅峰的强者观看行刑,然后昭告天下,谁不按自己的意愿行事,这就是下场,而自己看完了行刑的过程,吐的死去活来,整整一年没有吃肉。实在是太悲催了。

    在一间空间不大的小房间里面聚集了十几个人,为首的赫然就是龙崖子,见所有人都到齐龙崖子开口道:

    “相信各位也听说解救行动失败了吧,不怪我们的情报有误,而是错误的低估了敌人的实力,再加上敌人提前混进来,导致我们的行动被敌人所掌握,综合这两点因素,迫使我们准备一百年的复仇计划失败”。

    “值得庆幸的事,我的儿子和儿媳将战天剑和木灵珠给带了回来,而他们却为我族捐躯牺牲了”。

    说道这里所有人的眼角都湿润了。这次的打击不可谓不大,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一个个离自己而去,这种痛心的感觉谁也好受。

    “我们应该化悲愤为力量,呼吁更多的和我们志同道合人参加到我们中来,推倒魔族的邪恶统治,建立起一个热爱和平的斗灵大陆”。

    “长老说得对,我们应该化悲愤为力量,让更多的人了解魔族的黑暗”。龙崖子抬手示意其中的影卫停止,紧接着说“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件事的时候,因为我们所在的区域已经暴露,务必要在明天早上之前转移出去”。

    剩余的影卫说道:“一切听从长老安排吧”。“好!今天晚上就行动”。

    夜幕将临,夜静谧极了。

    “啊!”

    一声凄励惨叫划破宁静的夜晚。只见龙之谷周围火光四起,“兄弟们杀啊,立功的时刻到了,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也不知是谁大喝一声,周围的魔甲兵听这声音都为之一振,精神抖擞。

    龙崖子望着周围的火光,暗叫一声不好,虽然自己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可还是没有料到魔族进会来的如此之快,让自己猝不及防。

    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龙崖子很快的平静下来,随后召集剩下的七影和魔族的魔甲兵与之开战,而受伤的十一则由于伤势过重没有来参战。此时,惨叫声,哭声,喊杀声,响彻龙之谷。“龙崖子束手就擒吧,交出战天剑,我就放了你们全谷的人”。魔象大声道:

    回答魔象的就两个字做梦……

    “我靠,你这个老家伙,还挺不知趣啊,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就别怪我心狠手辣”。说着魔象闯进一间小院子里,十几秒后他手里抓着一个小女孩,“畜生!”

    “坏人你快放开我!龙爷爷快救救我!”

    “龙崖子给你三秒中考虑,用战天剑换去这女孩得命,三、二、一。既然你那么不配合,那么不好意思”

    “啊!”一声惨叫声过后,刚才还在魔象手里挣扎的小女孩老实下来没有龙呼吸……

    “畜生!你这人面兽心的畜生!连孩子也不过放过不得好死”!

    “哈哈,龙崖子你现在唯一能和我讲条件的就是你手中的战天剑,只要你交出战天剑我以我人格担保,放过龙之谷所有人怎么样”

    龙崖子回答道“你做梦!”回答呢他的依然是这三个字。

    “哟哟,你这老家伙还挺沉得住气啊,看来不来点厉害的给你瞧瞧,你还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魔象冷声道。

    “十二你马上带着战天剑和木灵珠去寻找少主,我拖住他们,掩护你们撤退,记住你们就是死也保住渊儿的性命知道吗!这是我最后的命令,随即将手中的战天剑抛给十二”。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运转灵力崔动武技向魔象袭来,魔象此刻正在憧憬着自己将要成为第五位天王,却不知道危险随之到来,魔象只感觉到眼前一黑,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涌而出,便倒飞出去,随即倒地,“我****”。忍不住爆了一个粗口,自己刚才正憧憬着未来呢,被人一掌打回了现实,要不是有魔王赏赐的魔龙甲护身衣,搞不好今天自己就交代在这里了,再看看自己的身体状况,糟糕透了,只感觉五脏六腑都被移位了,身上超过五分之三的经脉被震断,

    这老家伙疯了吗,自己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至于下这么狠的手吗?仔细一想自己就是来杀人放火的啊,难怪会被他这一掌往死里打,打的自己都有点神志不清,精神错乱了。

    龙崖子看到魔象被自己一招打飞,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自己三分之一的灵力都消耗在那一掌上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