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嫡妆最新章节 > 嫡妆最新章节列表 > 139 不甘
    h2>顾安侯爷全当做是卫老太想要一些体面,便也没有拒绝。“那是自然!”

    卫老太嘴角的笑意更加深了,“你们还不快一点表个态,这个是天大的好事,顾安侯府的少爷各个都是出挑的,与你们也都是福分。”

    纵然给卫秦卫音选择的余地,卫老太打心眼里还是希望这门亲事有望,毕竟顾安侯府的地位权贵!

    顾家的两个儿子,顾柳宇优秀的没话说,顾锦喆身子弱是弱了些,但是毕竟是世子,嫁过去就是世子妃了!

    卫老太的担心到是没有太多,两门亲事,说什么也是要成了一门吧,像卫音那般不识好歹的人,还是少有的。

    沈氏暗中向卫秦使了个眼色,示意卫秦上前说话。

    卫秦掩藏住眸子中的得意,也害怕会有什么变数,娇羞的低下头,“一切全凭祖母做主。秦儿并无异议!”

    果然,卫老太也很欣慰的点点头。

    众人将目光都放在一言不发的另一个女主角卫音的身上。

    “音丫头,你呢?”卫老太眼皮儿微抬,心中做好了卫音拒绝的准备,更是想好了要顺势,怎么收拾卫音。

    上一次卫音让自己在整个卫家人的面前丢了面子,她就不信这个劲儿了,在顾安侯府的人的面前,卫音还能毫无避讳?这样想着,卫老太的目光也变得深沉。

    沈氏忍住心中的冷笑,如今的场景,卫老太果然没有让她失望,应与不应,卫音都是两难的处境,不应,以后的名声怕是毁了,再难有人上门来提亲,应了,这辈子,卫音很可能孤独一生。

    不知道万颖见着卫音现在的这个样子,会不会后悔?

    顾安侯夫人自打见着卫音开始,眸子中便闪烁着几分激动和喜悦。卫音的模样同万颖有着八分像,没有之前的那副憨态的样子,反而多了几分陈雅恬静,让顾安侯夫人不由得想起来之前万颖的一颦一笑。

    其实,在顾安侯夫人的心中,便很想要卫音作为自己的儿媳妇,早些年她愧对万颖,想要以后的日子好好的补偿卫音,可是却害怕顾锦喆不愿意。

    毕竟报恩不是出卖感情,还是要顾锦喆点头才可以。

    知道沈氏前来顾安侯府上,她同了顾锦喆说出了这个提议,意外的得了顾锦喆的同意之后,顾安侯夫人的心,便一直是开心着的。

    听说阿音多年的病也痊愈了,若是颖儿知道,该多高兴!

    “祖母……”良久,卫音缓缓的开口说道,“祖母,孙女也愿意听祖母做主。”

    这下,卫老太嘴角的那么淡笑也慢慢的褪去,仿佛听到了一个极大的笑话一般。

    须臾,卫老太才彻底缓过神儿来,心中也顿时清明了。自己这是

    “那我岂不是也应该唤你一声叔叔。”卫音笑吟吟的反问道。

    “阿音。”顾锦喆面色一白。

    “逗你的。”卫音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卫音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但是心中却已经是波澜壮阔,顾锦喆的话,似有意无意的提醒自己。神色色复杂的看着顾锦喆。是自己太小气了。

    自从卫音摘掉“傻子”头衔之后,这还是第一次面对顾锦喆,第一次因为陆许的事情错过了,第二次又是这般的尴尬。

    “我……”卫音犹豫着不知道怎么说,是要交代自己装傻还是将错就错。“我好了。”思索再三,卫音还是没有勇气同顾锦喆说实话。

    或许会引起顾锦喆的反感,或许解释起来顾锦喆会以为自己是怪物。

    “我知道。”顾锦喆漆黑的眸子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温润如玉的说着。

    卫音也觉得自己是在说无用的话,看着顾锦喆一如从前的嘿嘿傻小。“对了,来找我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卫音柳眉柳眉微皱,顾锦喆这般谨慎的人,除非是重大事件,否则不会这么隐蔽的约自己前来。

    “当初我们初见的时候,。”顾锦喆自言自语的说着,“阿音,我多么希望你能一直可以那样快乐。”

    蓦地的收起了身上的思绪,顾锦喆今日的目的,是有重要事情同卫音商量。

    “沈氏去了顾安侯府。”

    卫音眸底一沉,“去顾安侯府?去干什么?”

    顾锦喆突然低声的笑了起来,看着卫音一脸茫然的样子,宠溺的摇摇头,“为了婚事,咱们的婚事,沈氏想要将你许配给我,好给你的妹妹卫秦让地方。”

    卫音一怔,卫铎之前对自己说了一大堆不明所以的话,现在想来都是有原因的,沈氏果然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卫音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了。

    这算是弄巧成拙了?

    见着卫音没有反应,顾锦喆继续说到,“娘亲来问我同不同意的时候,我也是惊讶了好一会儿。”

    “那你同意了嘛?”卫音脱口而出,问了之后却意识到自己这么说很是不妥,好像很猴急的样子,有些害羞的低着头,在顾锦喆看不到的地方,双颊飘上两抹红晕。

    卫音吃瘪的样子让顾锦喆谋子中的笑意更加的深了,“我原本是担忧你的看法,不过现在……我已经知道了。”

    很显然,顾锦喆的语气听起来很好,卫音的反应让顾锦喆很满意。

    “阿音,以后我会好好的护着你的。”顾锦喆说的真挚,卫音害羞的点点头。

    “早些回去吧,免得出来久了,会惹人怀疑,还有……还有注意你身边的人。”顾锦喆微笑的嘱托着卫音,心中更多的是,想快一些回去,告诉娘亲这个决定!

    “你的身体怎么样了?”此次见面,顾锦喆的气色明显好了很多,连咳嗽声都极少的出现。“好多了。”

    “那你也小心一些。”掩藏住心中的暗喜,卫音尽量的绷着笑意的说着。

    也不知道是如何回到自己的房中,卫音尚且还在刚刚的喜悦之中没有出现。

    小心翼翼的将首饰盒中的那枚木簪子那了出来。看着铜镜映出的影子,将木簪换了上去。

    卫音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笑意,心中突然对沈氏也不是那么恨了,最起码,沈氏误打误撞也算是还了自己的心愿!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分离。

    只不过唯一的遗憾是卫秦也要同顾柳宇定亲,以后难免会再有冲突,卫音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有那么一个爱自己的人就够了。

    “小姐回来了?”池白听见卫音房中有动静,便伸个脑袋试探着的问道。

    卫音浅笑着说道,“是啊,回来了,没有人发现吧?”

    池白瞥见了卫音头上的木簪,轻轻的皱了皱眉,“没有。”

    “小姐你这是……”池白指着卫音的木簪,不解的问着,“那么多漂亮的簪子小姐为什么突然将这个拿了出来?”

    直觉告诉池白,卫音的这个动作很不好。

    卫音眼中尽是温柔,“没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很别致,就想换换花样!”

    在卫音的心中,顾锦喆送的什么,都是好的,先前是因为卫欢的原因,卫音心中有些小别扭,但是已经说开了,便重新的将它视为宝贝。

    池白白了一眼簪子,心中无限鄙视,不就是一个普通的破木簪子,灯谜赢回来的东西,会好到哪里去?卫音的首饰哪一件不比这个要好上千万倍。真是不知道卫音的脑子中都是什么想法!

    忍住心中非议,池白心中有些愤怒的说着,“小姐,上次同小姐在花会上见面的那个公子是小姐的旧识嘛?”

    陆许为了卫音牺牲了那么多,卫音却是将别的男人看做宝贝……想到这点,池白的心中便是有很多不痛快。

    卫音微微扬起的嘴角也慢慢的浮了下来,眸光闪烁,嘴中自言自语的说着,“也不知道陆许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卫音不知道如何联系陆许,只能这么等着,等着陆许的伤好,等着陆许来找自己……

    池白符合着的说着,“当时奴婢只是在远处短短的瞥了一眼,当真是被吓得不轻,那位公子竟然就倒在了血泊之中,现在想想还是有些后怕呢!”

    ……

    顾锦喆倒是很雷厉风行,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隔天,顾安侯便派了人,将一式两份的聘礼抬进了卫国公府,足足十八担彩礼,壮观的让许多百姓放下手中的活特意前来卫国公府门外看热闹。

    “这是怎么回事?”从队伍出了顾安侯府开始,便已经有很多人这么问了。

    “你们还不知道吧,这下田兆可要有热闹看了,顾安侯府同卫国公府结亲,还是双喜临门!顾安侯世子,配上卫家大小姐,顾安侯府二少爷,陪卫家卫小姐,姐妹便妯娌,兄弟便连襟!”

    “呦,这可是件少有的大事啊,真是好命!”

    “可是我怎么之前听说的是向卫家大小姐求亲的是顾家二少爷呢!”

    “不是吧,是你听错了这等求亲的大事,怎么可能兄弟同时向一个女子提亲!”

    “哎,要说这个卫家大小姐到到也算是一个传奇,痴傻的时候,竟然能在茶会上拨的头筹,外出遇刺,还能意外的病好,当真是……运气好到没话说。”

    旁边的人听的神乎其乎,“你怎么知道。”

    另一个人抬起脖子,洋洋得意的说着,“那是,我有个远方亲戚是在卫国公家干活的,这些事情自然是熟悉的。”

    “哦。”又是一阵唏嘘,众人恍然大悟。

    同样的,此时的卫国公府也炸开了锅。

    除了卫音事先打好“招呼”的卫勉,还有“策划”的沈氏,其他的人简直都惊掉了下巴。

    昨日还在为大小姐拒婚的事情议论纷纷,只不过睡了一觉的时间,竟然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真是在人们难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沈氏眼睑微抬,气定神闲的抿着茶,在一旁的卫老太的脸色却是青一阵白一阵的。眼神也没有避讳的直直的等着沈氏。

    从顾安侯同顾安侯夫人,还有王氏笑吟吟的站在自家的大堂之中!卫老太的眼皮儿就一直跳个不停,直到顾安侯爷说出了来意之后,卫老太更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是愣神了半刻钟。

    顾安侯爷同顾安侯夫人相视一望,眼中竟是疑惑,不是卫夫人先来顾安侯府提议结亲的这件事吗?为何看卫老太的样子是丝毫不知情!

    这便是沈氏口口声声所说的解决方案?竟然连同自己商量一番都没有,直接便私自做主!卫老太只觉得胸口有一口气正堵着自己,快要窒息!

    当时卫音丝毫没有畏惧的便拒绝了顾家二少爷的提亲,如今又变成了那个病怏怏的世子,又怎么会同意!

    卫老太倒不是很在意卫音的想法,她在意的是整个卫国公府的脸面,眼下顾安侯府的人已经上门了,若是卫音将当时冲撞自己的话再说一次,还拿着皇帝的圣旨……卫老太不敢想象那个场面,该是多么的壮观……或者应该说是多么的惨状!

    难道非要卫音在众人面前,再次拒婚不成,丢脸都丢到外面去了。

    她维护了一辈子的卫国公府的脸面,很可能今日就毁于一旦,成为整个田兆的笑柄!

    沈氏却恍若不知一般,只是自顾自的喝着茶。

    见着卫老太还是没有反应,顾安侯爷又重复了一遍,“大嫂,今日小弟前来,是想要给两个儿子求亲事的。”

    “不知道伯母的意思如何?”

    卫老太心中叫苦不迭,意思如何?顾安侯爷一家,连同聘礼都带上门来,周围的百姓都知道这件事,她能意思如何,她还能意思如何。

    一个是刚刚拒婚的卫音,一个还是在禁足的卫秦,一想到这,卫老太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当初,自己真的该好好的在佛堂之中念经的,就不应该还想着收回卫家的权利,临老临老,还要这般的在晚辈的面前丢面子!

    暗自告诉身边的陈嬷嬷,去将两位小姐请来,卫老太也稍稍的回过神儿来,沉了沉心里的火气,笑着说道,“说起来,同侯爷也好多年不见了,咱们要好好的叙叙旧,先别急,你们先请上座。”

    “来人,还不快给顾安侯爷和夫人们上茶。”

    到底是资历深厚的卫老太,方才怔住也是因为事情过于震惊,毫无防备,但是想清楚了这些事,心中便已经在盘算着该如何的解决这件事。

    于此同时,也悄悄的派人将卫勉叫了回来,如此重要的大事,卫勉这个一家之主不在,怎么可以!

    “大嫂客气了。”

    顾安侯爷笑着说道,接过下人们递来的茶,“是好久不见了,一晃多年如今是为了孩子们的事情又凑在了一起,当真是缘分一来,半点不由人。”

    话锋一转,又回到了亲事上面,将卫老太打算拖延时间的心思给破坏了。

    顾安侯夫人向着卫老太行了个礼,“一晃多年,也未曾来拜见伯母,是侄子们的不是!”

    卫老太摆摆手,“是我这么多年都不曾走动。”脸上的笑意却已经快要僵了!心中想着,“怎么还不来。”

    ……

    “小姐小姐,陈嬷嬷派人来通知,老夫人要您去大堂。”江怡神色慌张的说着。

    因为不知道卫音的心思,更不知道顾安侯府到底是作何打算,所以江怡很是担忧卫音。

    给了江怡一个放心的眼神,卫音心情极好的说着,“快给我来打扮打扮。”

    尽管江怡很疑惑,但是还是照着卫音的吩咐办事。

    此刻的卫音,已经是眉眼间尽显笑意。从顾安侯府中的人踏进了卫国公府的那一刻开始,卫音的心中就已经有了底,此番又是唤自己过去,一定是八九不离十了。

    “要木簪。”高兴之于,卫音不忘记提醒江怡。

    “哦,好。”

    ……

    “你说什么?”卫秦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尽管沈氏事先告诉自己要有心理准备,但是却不曾想竟然是这般的迅速。

    这……人就来了?卫秦想着还要多费一番计谋的,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来了,还来的这么快,真是有些让卫秦飘飘然起来。

    在院子中被禁足了足足三个月,如今也是要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卫秦也算是值得了!

    “老夫人派人来传话,让您去大堂,顾安侯府的人来提亲了!”巧云的语气中也带着激动,卫秦被禁足这么久,巧云的日子也不好过。

    “是老夫人亲自下的命令?”

    “是啊二小姐,是老夫人身边的陈嚒嚒亲自来传的话,不会错的!”巧云也格外开心的说着,“二小姐,一定错不了的,眼下顾安侯爷就在大堂,还有好多些聘礼呢!”

    如此一来,卫秦更加心花怒放起来。突然间的可以出门,卫秦到有些措手不及!

    “我……我的打扮有没有什么问题。”要给众人留下好印象才好。

    “没有没有,二小姐是绝世的美人,怎么打扮都好看。”巧云忙不迭的回答。

    得了巧云的奉承,卫秦的心中更加得意,“那我们快一些。”

    生怕去晚了,顾安侯府中的人会反悔!

    呼吸到外面新鲜空气的感觉真好。一路畅通无阻的来了大堂,路上偶有下人时不时的偷偷看着卫秦。

    卫秦却是一点都不恼,任由大家将目光放在自己的身上,下巴也微微抬起,昂首挺胸。

    “给祖母请安。”

    莫说是卫音,便是连卫秦在卫老太的心中是个不讨喜的地位。

    卫老太重男轻女十分严重,只喜欢孙子,卫秦还形式张扬,也不怪卫老太不喜欢了。

    卫秦连头都没有抬,直接便对着卫老太行了个礼,以示她的孝顺和懂事。

    然而不喜欢是不喜欢,卫老太爱面子,更爱卫国公府的面子,此刻也嘴角带着标志性长辈该有的慈爱的笑容,“秦丫头来了,快快起来。”

    卫秦微微颔首。这才抬起头,将大堂中的人暗自打量了一番,“顾安侯爷有礼。”

    卫秦只是想着顾安侯爷行了却是对着顾安侯夫人和王氏浅笑,是因为王氏的身份到底是个姨娘,称呼起来难免难听一些,若不是顾柳宇的娘亲,卫秦是不会理睬的,然而好事未成,自然要巴结一下王氏了。娘亲说,促成这门亲事,王氏是最大的功臣!

    行完了礼,卫秦便乖巧的站在沈氏的身后,低低的唤了一声,“娘亲”

    将目光放在不远处的卫音身上,卫秦的眸子泛起层层波澜,心中冷笑,马上她卫秦就要嫁给田兆最优秀的男人。而他卫音,嫁的却是个病秧子,她卫秦这么多年,终于有一样是超过卫音的了,此刻怎么能心中不畅快,若不是这么多人在,卫秦真的想放肆的笑了出来。

    卫音却是不同于卫秦,自打进了大堂之后,便一直微微低着头,目光沉静,十指纤纤收拢在大氅之中,笑意如三月春花,恬静自若。

    顾安侯爷见人也来的差不多了,杯盏中的茶水也已经见底,拱手对着卫老太说道,“不知道伯母意下如何?”

    卫老太见着卫音和卫秦的时候,心中便已经放心了不少,淡定的说着,“虽然男婚女嫁父母做主,但是我卫家毕竟不是苛责孩子的人家,眼下音丫头和秦丫头就在这里,我老婆子也想问问她们的意思。”

    “咱们做长辈的也要成人之美不是?”卫老太眸子中闪烁着精光,如此一来,将所有的事情都推脱到两个孩子的身上,既显示卫国公家处事大度,又显得卫老太这个祖母爱护孙辈,当真是一家共享天伦之乐。

    其实卫老太心中打的如意算盘,卫家人也都清楚,不过是想将责任推给卫音卫秦,到时候,丢脸的事情同她撇的干干净净。

    沈氏心里冷笑,若是卫老太知道事情,恐怕万万就不会这么想了。

    卫音扑哧一声的小了出来,之前的不适也烟消云散。竟没有想到顾锦喆这般正经的人,也会说着玩笑。

    “在我心中,一直视她为小妹妹一般看待,同她一起,是担心她一个女孩子家晚上独自一个人会遇到危险!这才答应了要一同出行。”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