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嫡妆最新章节 > 嫡妆最新章节列表 > 132 不满
    h2>

    在众人的争议之下,顾锦喆摒弃所有,只是专心的比试,眼神会不自觉的扫向卫音的方向。

    卫音却是一直恹恹的抬不起兴致。

    “依着顾锦喆气势,相信这场花会不出意外会很快的结束,若是你提不起兴致,那我们先走也是可以的,左右你也出来一天了,该回去了。”

    “恩。”卫音淡淡的点点头。

    顾锦喆无意之间瞥见卫音的位置,见着卫音同陆许离去,眸子中突然多了几分哀伤。面对其他学子的刁难,也应付的更加快速。

    “小姐。”

    眼见着从人群中出来的卫音和陆许的身影,快要急哭的了江怡便是彻底的忍不住了,也不顾着旁边还有其他人,直直的唤了卫音的称呼。

    “小姐您去哪了,江怡还以为您出了什么危险!”

    卫音却是抱歉的一笑,“没什么,事情突然,没有来得及同你们说一声,让你们担心了!”

    “小姐,您没事就好!”

    “池白苜蓿还有陆许公子的随从文石也都分散着在找小姐呢!若是谁先找到小姐,就在天香楼的”

    卫音强扯出一抹微笑,“我有些累了,江怡我先回去了,你找到池白苜蓿将她们带回卫府。”

    交代完这句话,卫音便恹恹的说着,头也不回的向着前方走着。

    陆许双眸深邃看不出表情。

    “陆许,今天谢谢你,你也回去吧!”

    陆许却是默不作声,一直小心翼翼的跟在卫音的身后,良久才幽幽的说着,“等着江怡她们追上你的步子我就离开,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卫音却是没有在理会。

    顾锦喆将云灵芝放在盒子中,对着阿树吩咐着,“你先带着灵芝回去,交给阿依那告诉她先为小姐治疗,我还有一些事情,稍后便回去了。”

    “可是世子您的身体……”阿树有些犹豫,顾锦喆的身子不好,今日又是出来这么久若是没有人在身边看着,顾锦喆便是出了什么事请都没有人知道。

    “放心吧,有了阿依那的调理我的身子已经好了很多了。”顾锦喆淡淡的说着。

    “那……那好吧,世子您小心一些。”

    “锦喆哥哥……”卫欢急匆匆的跟在顾锦喆的身后。

    “三小姐,时间也不早了,你还是早些回去吧。”放在在卫音离去的时候,眸子中的哀伤顾锦喆深深的印在心中。

    有些话,他想要亲自去问一问!

    即便卫欢很不舍,但是确实没有理由再继续跟在顾锦喆的身后了,“好。”

    私心里却是存了心思的,悄悄的跟在顾锦喆的身后,想要看看顾锦喆把阿树支走。到底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

    前面突然出现一个黑影,挡住了卫音前进的路。

    卫音有些迷茫的抬起头,见着顾锦喆正温柔的对自己笑。

    “好巧,你也在这!”

    顾锦喆掩藏住心中的激动,做出一副淡定的样子,缓缓的开口说道。

    卫音先是一怔,顾锦喆怎么会同自己说话,后来想起曾经在猜字谜的时候见到过,该是以为这份情分在的吧。随即收敛住自身的悲伤,强扯出一抹笑意,“是啊好巧。”

    一直跟在卫音身后的陆许也蓦地的出现。气定神闲的说着,“世子,是好巧啊。”

    卫音柳眉紧紧的拧在一起。

    “若是有缘再好好的聚一聚,在下今日还有急事,就先行一步了。”

    不管是顾锦喆,还是陆许,卫音都不想再说话。

    此刻的心思也不知道为何会这般的凌乱。

    顾锦喆面色一紧,将卫音的袖子拉住,“只是一会儿,我有事情想同你说。”

    陆许也突然开口,二人基本上是同一时间,“表弟,我也突然有一件事情没有跟你交代呢!”此时的陆许,已经额头上有棽棽的汗水沁出。

    陆许顾锦喆二人的目光再次相撞,却是针锋相对,杀气尽显。

    顾锦喆却是没有理会陆许,拉着卫音的袖子,想要将卫音带走,可是同时,卫音的另一个袖子也被陆许拉住。

    卫音就这般的在二人的中间。

    在卫音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一变故的时候,顾锦喆和陆许便已经打做一团。

    “都给我住手。”卫音紧紧的闭上双眼,“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阿音。”顾锦喆面色一紧,低声唤着。

    卫音心头一惊,看不出表情。却是暗自挣脱开了陆许的手,选择了顾锦喆。

    “你认出了我。”虽然是疑问,但是卫音却是肯定的语气。

    顾锦喆闷声的说了一声,“恩。”

    “从见着你的第一眼的时候,我便认出来了。”

    卫音自嘲的笑了笑,“我以为你是没有认出来的,看来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了。”

    “我同卫欢……小的时候,我曾经有恩于卫欢……”不知道为什么,顾锦喆的心中总是想要同卫音解释一下卫欢的存在,不然总是心中不踏实。

    卫音睁大的眼睛看着顾锦喆,尽管她知道自己没有立场去生顾锦喆的气,但是却还是止不住的同自己生着闷气,但是却没想到顾锦喆同卫欢竟然还有这么一段纠葛,心中的愁云,顿时也清散了不少!

    这次倒是换成卫音有些局促不安了,双手不停的攥着袖口,“我……”

    陆许双眸带着浓浓的哀伤,眼睁睁的看着卫音挣脱开自己的手选择顾锦喆。“阿音……”

    她终究还是选择了顾锦喆……

    尽管自己是那么的努力。眼皮似乎越来越沉重,陆许觉得累了。

    手臂上的伤口越来越深,点住穴道也止不住鲜血的流出,在地上开出了一朵朵的花儿。扑通一声,陆许竟然就那般直直的跌倒在地上。

    卫音听的心头一惊,猛然的将要说下去的话咽回。急急的跑到陆许的身边,将陆许抱在怀中,“陆许,陆许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刚刚不还是好好的吗?”

    “怎么会这个样子。”

    卫音拼命的摇晃陆许的身子,想要陆许蓦地的睁开眼睛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他在同她开的玩笑。可是陆许却真的似睡着了一般,任凭卫音怎么呼喊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陆许,陆许……”卫音双手颤抖的却笨拙的想要捂住陆许的胳膊伤口之处,可是却怎么也止不住鲜血的流出。

    卫音莫名的眼眶一红,眼泪也似滚滚浪花颗颗落下。“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陆许你这是怎么了?”

    顾锦喆将卫音的反应看在心中,失神落魄的呢喃着,“阿音,初见的时候,我希望你不是傻子该有多好,现在,我却希望你能一如从前那般,最起码,没有忧愁。”

    顾锦喆看着陆许苍白的脸色,又看着跪在地上不知所措的卫音,终究是狠不下心来,想要上前帮帮卫音。

    “少爷,少爷……您怎么了?”阿树急匆匆的跑了上前。

    江怡找到了池白苜蓿,便同阿树快速的追着陆许和卫音,没想到刚刚遇到,却是见着卫音哭着抱着倒在血泊中的陆许,怎么能不急?

    “我们少爷是怎么了?”

    卫音或许是真的被吓到了或许是真的心里难过,呜咽着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儿的摇着头,“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从前遇到困难的时候都是陆许护着卫音,一直以来,卫音都以为陆许是不需要人保护的,可是当陆许真的倒下的时候,卫音才知道,陆许也不是铁打的。

    阿树到底是跟着陆许历练了这么多年,伸手在陆许的鼻子下,“有气!”阿树将陆许快速的背在身上。

    “你要去哪里?”卫音心底一惊,连忙跌撞的起身。

    阿树却是微微侧身,扫了一眼在卫音身后的顾锦喆,幽幽的说着,“虽然我不曾你知道你是因何同我们少爷相识,但是我却知道你是第二个他这般重视花费心思的女人,但是你好像不配!”

    卫音心口一紧,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卫音想要上前追着阿树,若是没有看到陆许平安,卫音是不会放心的,可是却被默然出现的一双手拦住,“看他的样子,该是失血过多造成的,你的身份,不方便出现。去了兴许会添麻烦!”

    刚巧池白江怡苜蓿也即使的赶到,“小姐……”

    看着陆许的身影越来越远,顾锦喆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着,“夜深了,你还是先回去吧。我送你。”

    卫音摇了摇头,“不必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池白却是面目一紧,死死的盯着地上的那滩血迹,神色复杂的看着卫音。

    看出了卫音心情不好,江怡尽管很疑惑只是这么会的功夫,为什么出现这么大的变故,但是还是很识相的闭上了嘴。

    主仆四人就这么悠悠的回去,却是各怀心事。

    而在顾锦喆独自走后,一直躲在后面的卫欢却是缓缓的出来。

    自言自语般的说着,“锦喆哥哥,你那般的着急,只是为了找姐姐嘛?”

    之前,卫欢便觉得卫音看着眼熟,却没有认出。

    “小姐……”江茴欲言又止。

    卫欢眼中先是一阵失望,随即化为一阵戾气,“先回去。”却是跟着卫音保持了一段距离!

    在众人的争议之下,顾锦喆摒弃所有,只是专心的比试,眼神会不自觉的扫向卫音的方向。

    卫音却是一直恹恹的抬不起兴致。

    “依着顾锦喆气势,相信这场花会不出意外会很快的结束,若是你提不起兴致,那我们先走也是可以的,左右你也出来一天了,该回去了。”

    “恩。”卫音淡淡的点点头。

    顾锦喆无意之间瞥见卫音的位置,见着卫音同陆许离去,眸子中突然多了几分哀伤。面对其他学子的刁难,也应付的更加快速。

    “小姐。”

    眼见着从人群中出来的卫音和陆许的身影,快要急哭的了江怡便是彻底的忍不住了,也不顾着旁边还有其他人,直直的唤了卫音的称呼。

    “小姐您去哪了,江怡还以为您出了什么危险!”

    卫音却是抱歉的一笑,“没什么,事情突然,没有来得及同你们说一声,让你们担心了!”

    “小姐,您没事就好!”

    “池白苜蓿还有陆许公子的随从文石也都分散着在找小姐呢!若是谁先找到小姐,就在天香楼的”

    卫音强扯出一抹微笑,“我有些累了,江怡我先回去了,你找到池白苜蓿将她们带回卫府。”

    交代完这句话,卫音便恹恹的说着,头也不回的向着前方走着。

    陆许双眸深邃看不出表情。

    “陆许,今天谢谢你,你也回去吧!”

    陆许却是默不作声,一直小心翼翼的跟在卫音的身后,良久才幽幽的说着,“等着江怡她们追上你的步子我就离开,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卫音却是没有在理会。

    顾锦喆将云灵芝放在盒子中,对着阿树吩咐着,“你先带着灵芝回去,交给阿依那告诉她先为小姐治疗,我还有一些事情,稍后便回去了。”

    “可是世子您的身体……”阿树有些犹豫,顾锦喆的身子不好,今日又是出来这么久若是没有人在身边看着,顾锦喆便是出了什么事请都没有人知道。

    “放心吧,有了阿依那的调理我的身子已经好了很多了。”顾锦喆淡淡的说着。

    “那……那好吧,世子您小心一些。”

    “锦喆哥哥……”卫欢急匆匆的跟在顾锦喆的身后。

    “三小姐,时间也不早了,你还是早些回去吧。”放在在卫音离去的时候,眸子中的哀伤顾锦喆深深的印在心中。

    有些话,他想要亲自去问一问!

    即便卫欢很不舍,但是确实没有理由再继续跟在顾锦喆的身后了,“好。”

    私心里却是存了心思的,悄悄的跟在顾锦喆的身后,想要看看顾锦喆把阿树支走。到底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

    前面突然出现一个黑影,挡住了卫音前进的路。

    卫音有些迷茫的抬起头,见着顾锦喆正温柔的对自己笑。

    “好巧,你也在这!”

    顾锦喆掩藏住心中的激动,做出一副淡定的样子,缓缓的开口说道。

    卫音先是一怔,顾锦喆怎么会同自己说话,后来想起曾经在猜字谜的时候见到过,该是以为这份情分在的吧。随即收敛住自身的悲伤,强扯出一抹笑意,“是啊好巧。”

    一直跟在卫音身后的陆许也蓦地的出现。气定神闲的说着,“世子,是好巧啊。”

    卫音柳眉紧紧的拧在一起。

    “若是有缘再好好的聚一聚,在下今日还有急事,就先行一步了。”

    不管是顾锦喆,还是陆许,卫音都不想再说话。

    此刻的心思也不知道为何会这般的凌乱。

    顾锦喆面色一紧,将卫音的袖子拉住,“只是一会儿,我有事情想同你说。”

    陆许也突然开口,二人基本上是同一时间,“表弟,我也突然有一件事情没有跟你交代呢!”此时的陆许,已经额头上有棽棽的汗水沁出。

    陆许顾锦喆二人的目光再次相撞,却是针锋相对,杀气尽显。

    顾锦喆却是没有理会陆许,拉着卫音的袖子,想要将卫音带走,可是同时,卫音的另一个袖子也被陆许拉住。

    卫音就这般的在二人的中间。

    在卫音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一变故的时候,顾锦喆和陆许便已经打做一团。

    “都给我住手。”卫音紧紧的闭上双眼,“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阿音。”顾锦喆面色一紧,低声唤着。

    卫音心头一惊,看不出表情。却是暗自挣脱开了陆许的手,选择了顾锦喆。

    “你认出了我。”虽然是疑问,但是卫音却是肯定的语气。

    顾锦喆闷声的说了一声,“恩。”

    “从见着你的第一眼的时候,我便认出来了。”

    卫音自嘲的笑了笑,“我以为你是没有认出来的,看来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了。”

    “我同卫欢……小的时候,我曾经有恩于卫欢……”不知道为什么,顾锦喆的心中总是想要同卫音解释一下卫欢的存在,不然总是心中不踏实。

    卫音睁大的眼睛看着顾锦喆,尽管她知道自己没有立场去生顾锦喆的气,但是却还是止不住的同自己生着闷气,但是却没想到顾锦喆同卫欢竟然还有这么一段纠葛,心中的愁云,顿时也清散了不少!

    这次倒是换成卫音有些局促不安了,双手不停的攥着袖口,“我……”

    陆许双眸带着浓浓的哀伤,眼睁睁的看着卫音挣脱开自己的手选择顾锦喆。“阿音……”

    她终究还是选择了顾锦喆……

    尽管自己是那么的努力。眼皮似乎越来越沉重,陆许觉得累了。

    手臂上的伤口越来越深,点住穴道也止不住鲜血的流出,在地上开出了一朵朵的花儿。扑通一声,陆许竟然就那般直直的跌倒在地上。

    卫音听的心头一惊,猛然的将要说下去的话咽回。急急的跑到陆许的身边,将陆许抱在怀中,“陆许,陆许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刚刚不还是好好的吗?”

    “怎么会这个样子。”

    卫音拼命的摇晃陆许的身子,想要陆许蓦地的睁开眼睛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他在同她开的玩笑。可是陆许却真的似睡着了一般,任凭卫音怎么呼喊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陆许,陆许……”卫音双手颤抖的却笨拙的想要捂住陆许的胳膊伤口之处,可是却怎么也止不住鲜血的流出。

    卫音莫名的眼眶一红,眼泪也似滚滚浪花颗颗落下。“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陆许你这是怎么了?”

    顾锦喆将卫音的反应看在心中,失神落魄的呢喃着,“阿音,初见的时候,我希望你不是傻子该有多好,现在,我却希望你能一如从前那般,最起码,没有忧愁。”

    顾锦喆看着陆许苍白的脸色,又看着跪在地上不知所措的卫音,终究是狠不下心来,想要上前帮帮卫音。

    “少爷,少爷……您怎么了?”阿树急匆匆的跑了上前。

    江怡找到了池白苜蓿,便同阿树快速的追着陆许和卫音,没想到刚刚遇到,却是见着卫音哭着抱着倒在血泊中的陆许,怎么能不急?

    “我们少爷是怎么了?”

    卫音或许是真的被吓到了或许是真的心里难过,呜咽着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儿的摇着头,“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从前遇到困难的时候都是陆许护着卫音,一直以来,卫音都以为陆许是不需要人保护的,可是当陆许真的倒下的时候,卫音才知道,陆许也不是铁打的。

    阿树到底是跟着陆许历练了这么多年,伸手在陆许的鼻子下,“有气!”阿树将陆许快速的背在身上。

    “你要去哪里?”卫音心底一惊,连忙跌撞的起身。

    阿树却是微微侧身,扫了一眼在卫音身后的顾锦喆,幽幽的说着,“虽然我不曾你知道你是因何同我们少爷相识,但是我却知道你是第二个他这般重视花费心思的女人,但是你好像不配!”

    卫音心口一紧,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卫音想要上前追着阿树,若是没有看到陆许平安,卫音是不会放心的,可是却被默然出现的一双手拦住,“看他的样子,该是失血过多造成的,你的身份,不方便出现。去了兴许会添麻烦!”

    刚巧池白江怡苜蓿也即使的赶到,“小姐……”

    看着陆许的身影越来越远,顾锦喆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着,“夜深了,你还是先回去吧。我送你。”

    卫音摇了摇头,“不必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池白却是面目一紧,死死的盯着地上的那滩血迹,神色复杂的看着卫音。

    看出了卫音心情不好,江怡尽管很疑惑只是这么会的功夫,为什么出现这么大的变故,但是还是很识相的闭上了嘴。

    主仆四人就这么悠悠的回去,却是各怀心事。

    而在顾锦喆独自走后,一直躲在后面的卫欢却是缓缓的出来。

    自言自语般的说着,“锦喆哥哥,你那般的着急,只是为了找姐姐嘛?”

    之前,卫欢便觉得卫音看着眼熟,却没有认出。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