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嫡妆最新章节 > 嫡妆最新章节列表 > 109 虚张(6k,求订阅)
    “可是……”江柳话还没说完。

    “没有什么可是,江柳,方才来找你走的有些急了,你这有没有茶给我倒一杯。”巧云双眼下意识的转了转。

    人们常说,人在做亏心事的时候,眼神是会不自在的。现在巧云就是这般。

    之前跟卫秦作威作福惯了,但是到底没有伤过人,眼下,巧云的心中也是稍稍有那么一点紧张的。

    但是想想卫秦,若是这件事她办砸了的后果,还是让巧云心硬了起来。

    江柳心不在焉的指了指桌上的茶杯,“就在那里,你自己去倒吧。”

    巧云看着江柳不注意,悄悄的从怀中掏出卫秦早早准备的药粉,倒在茶水之中。

    “巧云……”江柳心中焦虑,不安也越来越多,可是巧云根本就不给江柳说话的机会。

    笑吟吟的拉着江柳的手,“看你急的样子,怕什么,不会有人知道是你做的,来,你也喝一杯茶压抑压惊,以后就是你的好日子了。”

    巧云将下了毒的茶杯硬塞到江柳的手中。可是江柳现在这个情况哪还有心情喝茶,将茶杯又重新的放回在桌上,“巧云,我们还是去看看吧,我总觉得小姐是发现了什么异常的,今天还……”

    巧云立刻板起脸来,“都说了现在即便是你去也做不了什么的,万一你再说错话呢,再连累了别人。”

    被巧云这突然变的嘴脸吓了一跳。

    “让你喝茶等着你就好好的喝茶等着吧,小姐自然是有准备的,用不着你出去。”巧云的脸上暗藏杀气,“江柳,你要知道,现在我们都是一齐的人,稍有一丝不慎可能就会万劫不复的,你可要在心中好好的想着。”

    “这……”江柳也开始有些犹豫了起来,按照今天白天的时候,卫音可能确实是对自己起疑了,还派人看着自己,不许自己出门,眼下卫音出事,下人们都去看望卫音的状况,对自己自然也就没心情管了。

    可能真的是自己多心了。江柳拿起茶杯准备喝下去。

    巧云心中的大石头也落了下来,浮现一丝喜意。

    “不许喝。”

    突然出现的声音使江柳一惊,茶杯也随之跌在桌子上,沁出的茶水将桌布烧灼的刺啦一想。

    巧云的脸色大变。

    柳姨娘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二人的面前。

    江柳基本上傻了一般的看着柳姨娘,又看了看桌子,那是……那是一杯有毒的茶水,又看了看巧云脸上的慌乱,是巧云想要夺了自己的性命!

    看见柳姨娘的那一刻起,巧云更是心中想了无数种可能,见着江柳还在愣神之中,以惊人的速度冲到江柳的面前,想要将那杯毒茶水灌倒江柳的口中。

    若是江柳死了,即便是别人怀疑,可是也没有证据。

    柳姨娘冷哼一声,四周迅速的涌出数不胜数的下人,迅速的将巧云和江柳按下,那杯有毒的茶水,自然是被保存完好的落在了柳姨娘的手中。

    巧云虚张声势的说着,“柳姨娘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大小姐的院子中对下人动用私刑。”

    柳姨娘不慌不忙的说着,“究竟是谁大胆,这个可不是你说了算,还得请老爷定夺的,你是不是大胆,我不敢说,但是我毕竟还是姨娘,你只是个丫鬟,你这个对我说话便是大不敬。

    春桃随着柳姨娘话落,手脚麻利的在巧云的腰间拧了两下,巧云承受不住的嘤咛出来。

    春桃在拧巧云的之前,可是在手中藏了银针,这种法子,在大宅之中见不得人的,可是却也是很多夫人所用的招式,打下去,虽然看不见伤口,但是痛,却是入骨的。收拾不听话的丫鬟,最是常用。

    柳姨娘低低的笑了出来,“江柳啊,你个傻丫头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你这明显是被人利用了,正准备过河拆桥呢。相信不用我说,你也是该知道的吧。”

    众所周知,正常的茶水沁出,桌布并不会有什么反应,可是刚刚巧云递给自己的茶水……巧云还一个劲的催自喝下去……

    江柳惊恐的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巧云看。

    巧云怒斥一声,“江柳,你不要……”可是话还没说完,便被春桃用白布堵住了嘴,只能吱吱呜呜的看着江柳干着急。却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江柳,你一向是个聪明人,你说你好好的伺候大小姐有什么不好,偏偏要冒着风险的去做这个昧了良心的事情。”

    “柳姨娘……”江柳脸色煞白的看着柳姨娘。从方才的惊恐之中反应过来。

    现在的这个状况,即使是傻子都清楚了。

    她同卫秦合谋,坑害卫音的事情被人发现了,不知是被人发现,还被抓了个正着,而指使自己的人也在利用完自己之后想要杀了自己灭口。

    “江柳,现在的情况不用我说,你也该是想明白了,是想死还是想要活命,你心中该是有准备的。”柳姨娘继续敦敦教导着。

    江柳现在可是重要的认证,若是能让江柳恨恨的咬住,哪怕是卫秦,也必然会让卫秦有个灿烈的下场。

    沈氏自然会受牵连的,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动摇江柳的心智,摧毁她心中坚守的城墙,这样才能让江柳指认谋害卫音的幕后主使。

    不然没有证据,想要绊倒沈氏,终究是有些苍白无力。

    “来人,将她们绑了,压倒前院,听候老爷的审理发落,这杯茶也给我看好了,可是证据呢!”

    这样的柳姨娘是陌生的,更让人害怕,柳姨娘从前一直是淡淡的性子,从不与别人相争,如此,一出手,便是让沈氏大伤元气。

    ……

    另一头,江怡也请了大夫,前去给卫音诊治。

    “老爷,大夫来了。”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之后,众人迅速的有眼色的给大夫自动的让出一条路来。

    “你就是大夫,快给我女儿看看到底是怎么了!”

    卫勉连忙站起身,给大夫让了地方,焦急的在一旁观察着卫音的情况,不停的在问着,“到底怎么样啊,为何会流这么多的血不止。”

    大夫不骄不躁的瞪了一眼卫勉,“没见着我正在把脉呢吗,你这么在我耳边吵,让我怎么看病啊。”

    “你……”卫勉护女心切,没想到大夫竟然说出这么几句话来,当时被噎得没话说,随即服软的说着,“是是是,是在下唐突了,您请。”

    没办法,卫音命悬一线,现在大夫就是天,说什么是什么。

    在别人看不到的情况下,这个看似颇似威严的大夫竟然冲着卫音眨眨眼睛,表面上却仍然装模作样的仔细的在卫音的脉搏上听了又听。

    还一个劲的摇着头。

    卫勉的心简直都要跳出来一般。可是被大夫说了一遍,又不敢贸贸然的询问,怕耽误卫音治病,只能这么干担心着。

    江怡走到卫音的身后将卫音半扶起在自己的腿上,小声的在卫音的耳边说着,“春桃刚刚说,柳姨娘已经得手。”

    卫音会意的点点头,一切眼神的交流,一气呵成,谁都没有发现。

    卫音苍白着脸的说着,“大夫,大夫,我究竟是怎么了,还有救嘛?”

    做戏要做全套,毕竟求生的欲望谁都有的,若是在这个时候卫音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就有点太虚假了,能将生死看淡的人,还是在少数的。

    大夫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又狠狠的叹了一口气,“哎。”

    这下不只是卫勉,其他人也都屏住呼吸,等着大夫的答案,卫音的生死,还是很多人在乎的。

    “小姐的脉搏真的很虚弱。”

    卫秦却是心中已经乐开了花,她的秘药七日红,可不是白给的,十几日的功夫,即使是每日少量服用,也应该积攒了不少的。大夫的表情更加确认了卫音的噩耗,卫秦现在恨不得立刻大声的笑出来好好的庆祝一番。

    可是碍于卫勉还在场,只得硬生生的忍住了。

    心中却是在想着巧云这个不争气的丫头,不过是让她解决一下江柳,怎么就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

    心中却是一点都不知道死期将至是什么意思。

    大夫这一番马神,可是足足的掉了在场众人的一个很大的胃口,良久,在大夫的无数次声叹息中,终于缓缓的说着,“小姐并不是突然来的急症,而是中毒!”

    中毒!

    仿佛一个晴天霹雳,迅速的炸开了锅,众人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卫勉的脸色更是黑的不能再黑。“你说什么?阿音她不是得病,竟然是中毒?!?中的什么毒?”

    柳姨娘面不改色的说着,“老爷,妾身将峰哥儿海哥儿刚刚哄下,就听到大小姐的消息,跟春桃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老爷夫人都在大小姐的院子,妾身也本打算进去看看大小姐的状况,可是却刚好看到大小姐的房中有一道人影鬼鬼祟祟的出去。”

    柳姨娘的眼神“不自觉”的看向卫秦。继续说道,“妾身便跟了上去,想要看清楚那人是谁,待妾身走进,才发现竟然是二小姐身边的巧云。”

    眼下卫秦的眼神便已经出卖了她,尽管她竭力的想要自己保持镇定,可是颤抖的身子无疑不是在说她在害怕,她卫秦是在心虚。

    这个情况,柳姨娘本就是有备而来,根本不给沈氏替卫秦辩解掩护的机会,况且,的的确确巧云是被柳姨娘抓了个正着,连巧云想要过河拆桥,准备杀害江柳的毒药都被柳姨娘按下了,在场无数个家仆的眼睛都看见了,任凭沈氏也不能将黑说成白。

    此时,经过大夫的“治疗”,已经恢复了一些的卫音,在江怡的搀扶下,勉勉强强的说道,“江柳,我待你不薄,你为何……为何要这么对我。”可谓是声情并茂。

    “可是……”江柳话还没说完。

    “没有什么可是,江柳,方才来找你走的有些急了,你这有没有茶给我倒一杯。”巧云双眼下意识的转了转。

    人们常说,人在做亏心事的时候,眼神是会不自在的。现在巧云就是这般。

    之前跟卫秦作威作福惯了,但是到底没有伤过人,眼下,巧云的心中也是稍稍有那么一点紧张的。

    但是想想卫秦,若是这件事她办砸了的后果,还是让巧云心硬了起来。

    江柳心不在焉的指了指桌上的茶杯,“就在那里,你自己去倒吧。”

    巧云看着江柳不注意,悄悄的从怀中掏出卫秦早早准备的药粉,倒在茶水之中。

    “巧云……”江柳心中焦虑,不安也越来越多,可是巧云根本就不给江柳说话的机会。

    笑吟吟的拉着江柳的手,“看你急的样子,怕什么,不会有人知道是你做的,来,你也喝一杯茶压抑压惊,以后就是你的好日子了。”

    巧云将下了毒的茶杯硬塞到江柳的手中。可是江柳现在这个情况哪还有心情喝茶,将茶杯又重新的放回在桌上,“巧云,我们还是去看看吧,我总觉得小姐是发现了什么异常的,今天还……”

    巧云立刻板起脸来,“都说了现在即便是你去也做不了什么的,万一你再说错话呢,再连累了别人。”

    被巧云这突然变的嘴脸吓了一跳。

    “让你喝茶等着你就好好的喝茶等着吧,小姐自然是有准备的,用不着你出去。”巧云的脸上暗藏杀气,“江柳,你要知道,现在我们都是一齐的人,稍有一丝不慎可能就会万劫不复的,你可要在心中好好的想着。”

    “这……”江柳也开始有些犹豫了起来,按照今天白天的时候,卫音可能确实是对自己起疑了,还派人看着自己,不许自己出门,眼下卫音出事,下人们都去看望卫音的状况,对自己自然也就没心情管了。

    可能真的是自己多心了。江柳拿起茶杯准备喝下去。

    巧云心中的大石头也落了下来,浮现一丝喜意。

    “不许喝。”

    突然出现的声音使江柳一惊,茶杯也随之跌在桌子上,沁出的茶水将桌布烧灼的刺啦一想。

    巧云的脸色大变。

    柳姨娘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二人的面前。

    江柳基本上傻了一般的看着柳姨娘,又看了看桌子,那是……那是一杯有毒的茶水,又看了看巧云脸上的慌乱,是巧云想要夺了自己的性命!

    看见柳姨娘的那一刻起,巧云更是心中想了无数种可能,见着江柳还在愣神之中,以惊人的速度冲到江柳的面前,想要将那杯毒茶水灌倒江柳的口中。

    若是江柳死了,即便是别人怀疑,可是也没有证据。

    柳姨娘冷哼一声,四周迅速的涌出数不胜数的下人,迅速的将巧云和江柳按下,那杯有毒的茶水,自然是被保存完好的落在了柳姨娘的手中。

    巧云虚张声势的说着,“柳姨娘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大小姐的院子中对下人动用私刑。”

    柳姨娘不慌不忙的说着,“究竟是谁大胆,这个可不是你说了算,还得请老爷定夺的,你是不是大胆,我不敢说,但是我毕竟还是姨娘,你只是个丫鬟,你这个对我说话便是大不敬。

    春桃随着柳姨娘话落,手脚麻利的在巧云的腰间拧了两下,巧云承受不住的嘤咛出来。

    春桃在拧巧云的之前,可是在手中藏了银针,这种法子,在大宅之中见不得人的,可是却也是很多夫人所用的招式,打下去,虽然看不见伤口,但是痛,却是入骨的。收拾不听话的丫鬟,最是常用。

    柳姨娘低低的笑了出来,“江柳啊,你个傻丫头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你这明显是被人利用了,正准备过河拆桥呢。相信不用我说,你也是该知道的吧。”

    众所周知,正常的茶水沁出,桌布并不会有什么反应,可是刚刚巧云递给自己的茶水……巧云还一个劲的催自喝下去……

    江柳惊恐的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巧云看。

    巧云怒斥一声,“江柳,你不要……”可是话还没说完,便被春桃用白布堵住了嘴,只能吱吱呜呜的看着江柳干着急。却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江柳,你一向是个聪明人,你说你好好的伺候大小姐有什么不好,偏偏要冒着风险的去做这个昧了良心的事情。”

    “柳姨娘……”江柳脸色煞白的看着柳姨娘。从方才的惊恐之中反应过来。

    现在的这个状况,即使是傻子都清楚了。

    她同卫秦合谋,坑害卫音的事情被人发现了,不知是被人发现,还被抓了个正着,而指使自己的人也在利用完自己之后想要杀了自己灭口。

    “江柳,现在的情况不用我说,你也该是想明白了,是想死还是想要活命,你心中该是有准备的。”柳姨娘继续敦敦教导着。

    江柳现在可是重要的认证,若是能让江柳恨恨的咬住,哪怕是卫秦,也必然会让卫秦有个灿烈的下场。

    沈氏自然会受牵连的,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动摇江柳的心智,摧毁她心中坚守的城墙,这样才能让江柳指认谋害卫音的幕后主使。

    不然没有证据,想要绊倒沈氏,终究是有些苍白无力。

    “来人,将她们绑了,压倒前院,听候老爷的审理发落,这杯茶也给我看好了,可是证据呢!”

    这样的柳姨娘是陌生的,更让人害怕,柳姨娘从前一直是淡淡的性子,从不与别人相争,如此,一出手,便是让沈氏大伤元气。

    ……

    另一头,江怡也请了大夫,前去给卫音诊治。

    “老爷,大夫来了。”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之后,众人迅速的有眼色的给大夫自动的让出一条路来。

    “你就是大夫,快给我女儿看看到底是怎么了!”

    卫勉连忙站起身,给大夫让了地方,焦急的在一旁观察着卫音的情况,不停的在问着,“到底怎么样啊,为何会流这么多的血不止。”

    大夫不骄不躁的瞪了一眼卫勉,“没见着我正在把脉呢吗,你这么在我耳边吵,让我怎么看病啊。”

    “你……”卫勉护女心切,没想到大夫竟然说出这么几句话来,当时被噎得没话说,随即服软的说着,“是是是,是在下唐突了,您请。”

    没办法,卫音命悬一线,现在大夫就是天,说什么是什么。

    在别人看不到的情况下,这个看似颇似威严的大夫竟然冲着卫音眨眨眼睛,表面上却仍然装模作样的仔细的在卫音的脉搏上听了又听。

    还一个劲的摇着头。

    卫勉的心简直都要跳出来一般。可是被大夫说了一遍,又不敢贸贸然的询问,怕耽误卫音治病,只能这么干担心着。

    江怡走到卫音的身后将卫音半扶起在自己的腿上,小声的在卫音的耳边说着,“春桃刚刚说,柳姨娘已经得手。”

    卫音会意的点点头,一切眼神的交流,一气呵成,谁都没有发现。

    卫音苍白着脸的说着,“大夫,大夫,我究竟是怎么了,还有救嘛?”

    做戏要做全套,毕竟求生的欲望谁都有的,若是在这个时候卫音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就有点太虚假了,能将生死看淡的人,还是在少数的。

    大夫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又狠狠的叹了一口气,“哎。”

    这下不只是卫勉,其他人也都屏住呼吸,等着大夫的答案,卫音的生死,还是很多人在乎的。

    “小姐的脉搏真的很虚弱。”

    卫秦却是心中已经乐开了花,她的秘药七日红,可不是白给的,十几日的功夫,即使是每日少量服用,也应该积攒了不少的。大夫的表情更加确认了卫音的噩耗,卫秦现在恨不得立刻大声的笑出来好好的庆祝一番。

    可是碍于卫勉还在场,只得硬生生的忍住了。

    心中却是在想着巧云这个不争气的丫头,不过是让她解决一下江柳,怎么就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

    心中却是一点都不知道死期将至是什么意思。

    大夫这一番马神,可是足足的掉了在场众人的一个很大的胃口,良久,在大夫的无数次声叹息中,终于缓缓的说着,“小姐并不是突然来的急症,而是中毒!”

    中r1152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