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嫡妆最新章节 > 嫡妆最新章节列表 > 200交心(6000+求订阅)
    江怡慢吞吞的从床上爬起来。【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还以为今天自己是没有起晚的。穿好了衣服,再去看池白和苜蓿两个人的床已经是收拾的好好的,这……

    明明就是已经起床很久的样子啊。难道自己,江怡不敢想,小姐还说带自己去沈府,可是自己却是睡到了这个时间。

    “小姐,小姐……”江怡快的穿好了衣服,收拾好了自己的房间,就急着跑去找卫音,这个时候了,礼物也是没有准备好,还有那些东西不知道小姐该怎么教训她。这样越想江怡也是越急。连着脚下的一块石头也是没有看到,差一点就是摔倒了。

    这个样子还是真的很狼狈。卫音还在房间里吃着早点,听到江怡的声音,有些的疑惑的看了一眼池白。这个丫头刚才不是还在说嘛,怎么这会就又起来了,还真的是很积极嘛!

    看到卫音还在吃早点,江怡也是放下了心,还好没有晚,不然可是没有办法和小姐解释:“小姐。”江怡恭恭敬敬的叫着卫音。卫音并没有看她,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这个样子,江怡还真的是不知道卫音是不是生气了。

    江怡试探的说着:“小姐,我,我昨天并,没有准备礼物……”

    卫音无话,好像她没有准备礼物自己也是差不多猜到了,毕竟这个礼物也是没有想好到底要送什么,单单凭江怡这么一个小丫头又怎么会想到呢。

    卫音放下汤匙,转身而坐看着,看着江怡。卫音这样居高临下的看她,还真是第一次,貌似很久之前,卫音就让她见她的时候不用跪来跪去的,只是今天,自己真的算是犯了错,没忍住又跪了下去。

    卫音扫了一眼江怡,看着她又是这么奴性的跪了下去,自己也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为了给她一个教训,算是为了让她记住不要动不动就这么跪来跪去的。

    卫音嘴角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江怡是看不到的,不过池白和苜蓿都是看到的,这个江怡也真的是老实,这个时候还真的以为小姐是要惩罚她。明明真的是自己自讨苦吃。

    池白没有忍住自己的笑声,江怡抬头有些疑惑的看了一下卫音,可是卫音的表情还是很严肃。小姐还是很生气吧,自己是睡过了,这可是如何是好。不过看小姐的样子不像是气自己起晚了还有没有准备礼物,倒像是自己……

    江怡低头一看,算是明白了,小姐给自己说过了,不要见到她就跪。“小姐。”

    江怡的声音小如蚊鸣。不过卫音也是能听清的。挑眉,低头看着江怡说着:“怎么,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江怡使劲儿的点头。口中也是说着:“江怡知道了,江怡知道了。”

    “起来吧!收拾下。准备随我出去了。”

    这样,江怡毫不马虎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跪的久了,卫音的腿也是有些麻了,池白苜蓿也是在旁边搭了把手,才把江怡从地上扶起来,这个样子,卫音倒是有些心疼。江怡一直跟着自己,之前也是保护着自己,现在。

    “怎么样,还能走吧!”卫音淡淡的问了一句。不能对江怡太好,毕竟是丫鬟。若是太好自己也是得要一碗水端平,不然这个池白苜蓿心里也是有怨言的。

    江怡点头:“能走的。”小姐还是关心她的,今天的事本来也就是没有打算惩罚她的,是她自己太过于慌张也是忘了卫音给她说的话,白白的受了这个罪。

    随手拍了拍衣角的灰尘。看到了卫音手上拿的锦盒,也是知道了这个是卫音准备的礼物,看样子很是珍贵,也是不知道什么东西。江怡倒还是真的有些好奇。好像知道了江怡的想法,卫音一下子又收了起来,不让江怡在看。

    这个可是给沈氏准备的礼物,自己是下了血本的,自己总共才看了几眼,所以嘛,还是不能给别人看。毕竟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卫音笑,眼睛弯弯的像是个月牙。这个样子还是可爱。

    看卫音神神秘秘的样子,江怡自然知道自己是没有那个眼福了,也是堪堪忍住了,不在想那锦盒里面到底是装了什么东西。

    帮着池白苜蓿把餐具收了下去,就跟着卫音一起出了府。在马车上,卫音拿着锦盒又来来回回的看了几遍,这才是放心。沈氏和卫勉结成连理已经是十几二十年。怎么说也是认识一些卫勉的笔记。

    这次自己伪造的卫勉的书信。也是希望这沈氏不要太聪明,直接就看出是假的了。不由,心里也是期盼着沈氏这几日回了沈家也是变笨了几分,这样子就是能好的蒙混过关。

    未有多久,这沈府也是到了,看到卫音的马车,沈府的家丁也是上前询问,得知是卫府的嫡大小姐,这行的目的是来卫家的夫人,这家丁也算是明白了。之前这沈三回来的时候可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可是也没有那个休书。

    这次卫府的嫡大小姐来访,目的也是请夫人回府,家丁也是知道了这沈三就是赌气才回了娘家,这卫家小姐也是奉了父命。

    家丁的笑脸相迎,想着,卫音觉得这个事情也是有戏,沈家人也不是那么的不好说话。自己的女儿负气回家,自己这次来也是带有诚意。

    跟着家丁走进了沈府,这沈府的装潢也是十分的美丽,亭台楼阁样样都是不少的。还有那水缸中的碗莲和金鱼,这些卫府倒都是没有,卫音也是看着稀奇,不由得随意逗弄了几下。

    这江怡看到卫音这个样子,轻轻的咳嗽了几声,卫音也一下子反应过来。

    自己来这里也不是逗鱼的,是有正事要办的,这自己这么没有规矩,倒是影响很不好的,如今的自己是代表着整个卫府的门面。

    走到正厅,卫音已经看到有人坐在那里,其中有一个人还在那里慢慢的喝着茶,这背影倒像是沈苑。走上前,在她的面前叫了一声:“娘亲。”

    这声音,沈苑也是惊讶的回头看了一下,都说这人是卫府的嫡小姐。还以为是卫秦或者是卫欢,没有想到居然是卫音。

    “你,你怎么来了。”

    沈苑惊讶的问着,这卫音的到来实在是太出乎于意料。自己的两个女儿都是算计了她,自己离开了卫府,最高兴的也应该是她卫音,为什么今天倒是想到了来见自己,这还真是让她始料不及。

    “娘亲,阿音是来请您回府的。”

    听卫音说是请自己回府的,更是让沈苑惊讶,这回府是自己负气出走,如今再是回去又是多没有面子,再说那卫勉也不见他来见自己,这是巴不得自己走了,也好和他那个姨娘过着神仙日子。

    这样想着沈苑更是不愿在想,也是不愿在想。既然卫勉不来,让卫音来,显然也是没有心思让自己回去,自己怎么会如了他的意,想都没想的直接拒绝了卫音:“你回去吧,我是不会去。”

    沈苑回答的太过于决绝,卫音也是不惊讶。自己这么来,实在是唐突,毕竟爹爹没有跟着自己来。再说爹爹也是拉不下那张老脸来请她回去。

    “阿音知道,娘亲还是在气头上,可是爹爹自从在娘亲走了以后就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卫音声情并茂的说着。

    这沈苑也是心软,听卫音说这卫勉没有好好吃饭,开口倒是询问起了他的状况:“怎么会没有好好的吃饭呢?他可是你的亲爹,你有没有好好的劝他吃饭啊!”

    一提到卫勉,沈苑的话也就是一下子多了起来。卫音是胸有成竹,这沈苑的反应,她早就是料到的。

    接着又是一副难办的表情,说着:“娘亲我要劝了的,可是爹爹也是不听,整日就是那样了,阿音也是没有办法了,所以现在才来求助于你,不知道娘亲可是有什么好办法!”

    好办法,这倒是有些难倒了沈苑,自己在卫勉的身边倒是没有遇到过是卫勉不好好吃饭的。这还真是有些不好办。看到卫音殷切的看自己的眼神,沈苑也是沉思了起来。这个事情不好办。

    看沈苑的这个样子,卫音大概知道了这个沈苑也是素手无辞,这下子恐怕只要把那锦盒的东西拿出来这个沈苑也是要和自己回卫府,等回去再给沈苑讲讲这个卫府生的事情,她也是会明白自己的想法。

    拿出了藏在袖中已经很久的锦盒,递给了沈苑:“娘亲,这个是爹爹让我给你的。”

    看到卫音手中的锦盒,沈苑有些不明白这个是什么,只是在打开了以后,瞬间明白了。这,这……

    沈苑拿着那信笺,有些说不出话,看着里面的内容,泪水更是蓄满了眼眶。这个实在是太突然,她真的是没有想到。沈苑看完以后,泪水是一滴一滴的往下落,可是在仔细一看以后才现。这并不是卫勉的字,但是看看卫音,沈苑是一下子懂了。

    卫音的字是从小卫勉就一直手把手的教着的,这一次卫勉并没有让卫音来,而是卫音自己来。沈苑心里更是感动的不得了。现在的卫音又如何让自己恨得起来呢?

    “阿音。”沈苑叫了一声卫音,可是想想也是没有话对她说。这个时候自己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比较好。

    卫音看了看沈苑,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更是觉得有戏。“娘亲可是有什么吩咐吗?”

    卫音问着。这沈苑到底还是有些爱面子,也是拉不下那面子说跟着自己回去。

    “娘亲,还请您和阿音一起回家。”卫音再三请求,沈家的人也都是跟着劝起了沈苑。见这么多人都在劝自己,沈苑也就是艰难的点了点头。同意了。

    沈苑这下子点头,卫音高兴的看了一眼江怡。这下子算是办成了事。这个沈苑的心里也是有爹爹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答应了。卫音难掩自己内心的激动。这个是真的太好了。只要这沈苑回了卫府。卫勉也不会太过于伤心,至少在几个夫人之中,沈苑也是还在的,还愿意心甘情愿的跟在她的身边。

    “好呀,娘亲,现在就跟着我走吧。”卫音拉着沈苑得手就急着往外走。这个样子倒是吓坏了江怡还有这沈家的人。

    这不都是说着卫家的嫡大小姐已经恢复了正常,可是今日这么一瞧,好像也是没有好那么透彻。这个样子还真是有些如之前那般痴傻。这年轻人的体力倒是比三四十岁的人的力气要大些。

    沈苑是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挣脱了卫音的手。喘着气说着:“哎,别急啊,我这还要收东西啊!”沈苑说着,卫音才想起来,这沈苑倒是把东西都是拿回了沈家,在卫府已经没有太多的物件。卫音点了点头,又坐回了位置上,等着沈苑去收东西。江怡看卫音又是坐了回来。在耳边私语。

    说了几句,卫音也是笑了起来。刚才自己的那个样子,还真的是么有注意,自己只是想快一点把沈苑接回家,其他的也是没有想那么多,刚刚江怡那么说。自己的那个样子还是像一个山贼然后下山想要强抢民女的样子。

    这样子在沈家人看来,这个卫音倒是率性。这卫音虽然不是沈苑所出,不过今日这个样子看来,卫音倒是十分亲热她。一口一句的娘亲也是叫的亲热,这个样子沈家人也是十分放心沈苑回卫家。

    沈苑也是快。利索的把东西收好了,和家里的人道别,就跟着卫音一起走了。在马车上,卫音也是和她坦白了那亲笔书信的事。

    “我知道,在我仔细看了以后就现那字迹就根本不是卫勉的,只是那时太过于大意没有注意。”

    还是被沈苑现了,不过万幸,这沈苑也是没有拆穿,不然字迹也真的是尴尬了。

    “娘亲,柳姨娘和万姨娘都死了。”卫音沉重的说道。

    柳姨娘还有万姨娘的死,卫音一字一句的都给沈苑讲着,两人的死都是因为自己。但也算是为民除害除了万姨娘,她是不想的,只是那个时候就慢了一步,连同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一起没了。这几日卫勉更是颓废,不愿再理府中的事。

    “我这次请您回去,就是觉得父亲和您都是有权利不要孤独终老的。”

    是啊,孤独终老,沈苑都是想过的,没有那个卫勉,自己也是可以活的好好地只是今日卫音来了,也是打乱她的计划。

    柳氏还有万氏的死自己也是没有听说的只是今日卫音告诉自己,沈苑倒是惊讶了,在卫府也算是的上是个人物的两房妾室,如今都是死掉了。只是那个徐姨娘却是没有听卫音提起过。

    “那徐姨娘呢?”

    “生死未卜。”

    “也算是怪我错怪好人,以为是徐姨娘给我下的毒,我也就用那个手段给她下了毒,结果没想到……”

    卫音这个有仇必报的性格,沈苑也是不陌生,只是这个卫音有时候也是太过于冲动,这个徐姨娘也是真够倒霉的,以前对卫音也就是冷言冷语,谁知这次倒是因为之前的过节,以为是她给卫音下的毒。

    “那毒没有伤害身体吧!”

    卫音摇头。

    “那毒只是让人产生幻听幻觉,伤害身体倒是不至于。我也是请了大夫到府上,帮我看了一看。娘亲也是不必太过于担心。”

    卫音这娘亲也是叫到了沈苑的心坎里去了。这是多久没有人这么的叫自己的娘亲了。想想自己那两个不争气的女儿。难道处处自己都是比别人差吗?

    原本以为那卫欢可以让自己省省心,只是没有想到那卫欢比她那姐姐卫秦更是让人气的咬牙切齿。这未婚先孕的事情也都是敢这样做出来。也不知道之前那素养都是跑到哪里去了。再看看卫音,不仅仅是容貌还是素养,都是一顶一的好。

    “阿音啊,之前我那么对你,你可是恨我?”

    恨?这个真的是谈不上。只不过是小大小闹。卫音觉得自己的生活已经是十分的幸福了,而沈苑也是没有怎么的对不起自己。

    卫音默,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沈苑也是没有说话,摸了摸卫音梳的光亮的头。这个样子也真的是自己没有想到的,一直以为自己这辈子和卫音也算是结下了梁子,只是自己终究是狠不下心,卫音也是乖巧懂事,这算是爱屋及乌吗。

    “小姐,夫人到了。”

    江怡在车外喊着已经是到了卫府,卫音先跳下车,然后又拉着沈苑的手,缓缓的走了下来。

    再一次看着这个卫府又像是回到了自己当初出嫁的时候,现在,自己又是重新回到了这里。门外的家丁看到了卫音还有沈苑行了礼,替她们打开了门。

    问了池白此时卫勉是不是在府中,然后又将沈苑送回了自己的院子,卫音才是觉得自己事情才是真正的办完了。也不知道这个卫勉看到了沈苑回来的表情到底是什么。不过这个时候还在。虽说是耽搁了一点时间,不过离吃饭的时间还早,沈苑也是有一些的时间好好的准备的。想到这,卫音也是心情大好。

    随即吃了几块点心,躺在了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卫勉回来,看到府上的人一扫之前脸上的愁容,脸上倒是多了一点笑容,这还是真的是个稀奇事。这卫府刚刚丧事办完,也不见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卫勉也是不好说什么,也就径直回了书房。

    在去之前,又去沈苑的院子里转了一圈,这怎么会是有水声。卫勉觉得有些疑惑。这沈苑负气出走了以后,自己也是总会在她的院子里来来回回的走那么几趟,只是今日却是有些水声,“哗啦哗啦”的,还是有些好奇。可是又想到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完,卫勉又是转头走掉。

    在屋里洗澡的沈苑,自然是听下人说:“夫人,老爷来了。”

    这自己还是在洗澡,若是这卫勉突然进来,自己也是不好意思的,只不过没一会儿,丫鬟们又说这卫勉走了。

    这走来走去到底是什么意思,沈苑有些不明白了。这自己回来他难道一点都不激动吗?在沈家的时候自己可是听卫音说他是吃不好饭的。可是现在怎么像个没事人。沈苑这个样子倒是有些小女生的脾气。

    “夫人也不用着急,想必老爷是觉得不好意思罢了。”沈苑点头,这个卫勉的确有时候是脸皮薄的,既然不好意思,那就等会吃饭的时候再见吧,至少不会再那么害羞的躲避着不愿见自己了吧。

    还在睡梦之中的卫音,被苜蓿叫醒。这下子卫音的起床气倒是起来一点。这才什么时候苜蓿就叫着自己。

    “干吗啊,我这才睡……”

    肚子“咕”的叫了一声。卫音挠挠头,想起来,好像是没有吃饭呢,这样子倒是有些可爱了。想想现在才什么时候,还以为是大晚上呢,莫名其妙的被苜蓿叫起来呢。

    揉了揉苜蓿略微有些婴儿肥的脸,伸了个懒腰就起床穿鞋,准备着池白把中午的饭菜给端进来。卫音不太喜欢府里厨子炒的菜,自从这池白给卫音漏了两手之后,卫音对池白的手艺也算是欲罢不能了。

    可是坐了一会儿,也不见池白的人影,倒是等来了卫勉。看到卫勉,卫音的心里有些慌张,请沈苑回来,好像没有经过他的同意,难道他已经知道沈苑回来了不成。

    “爹,爹爹。”卫音对着卫勉又是不自然的笑了笑。这也算是做贼心虚吧。不敢看卫勉的眼睛。不知道该怎么给卫勉交代,可是她自己心里也是不愿看卫勉孤独一人。

    “沈氏回来了?”

    额。卫勉居然不知道沈苑回来了,那他怎么会?

    卫音点点头:“对不起爹。”

    卫勉无话。这个时候他的心里是乱的。沈苑回来,这次自己又是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她。这个问题突然变得比朝廷之中的事情还难办。

    卫勉不说话,卫音也是看了看卫勉,见他的脸色也不是那么的难看,可是心里还是忐忑不安,又是弱弱的叫了一声:“爹……”

    这个时候,卫勉也才是回过了神,看了卫音。

    对于卫音还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样子,自己也是不知道怎么面对沈苑,当初是自己气走了她,如今卫音又是请了回来。现在的卫勉是巴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好好的躲藏起来。(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