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嫡妆最新章节 > 嫡妆最新章节列表 > 197行踪(双更合一)
    想到这样,这女子也是大哭了起来,她是裕丰的和亲公主,几时受过这样的委屈。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那日也不过是听闻这田兆王杰晕倒在了宫中,自己想要去凑个热闹一探究竟,可是才刚刚走出了房门,就被人撸到了这里。、这里也应该还是在这皇宫之中。若不是这送饭人的装束,自己也是不敢确定。

    可是已经是过了五六天,这人还是没来,可是已经出了事,这下倒好。恐怕也是要饿死在了这密室之中。

    随意捡起了一块石头,在这里面也是百无聊赖的乱刻画起来。随意的图案,也算是代表了自己的心情吧,无聊的乱画。“咚咚咚!”的脚步声也适时的响起,这倒是让阿依那高兴了起来。这饭终于是送了过来。

    门打开了,阿依那看着站在门外的人,就像是看到了圣母一样,那种眼神,倒是让这送饭的下人,鄙夷的看了她一眼。不过是一个裕丰和亲的公主,如今到头来也还是像一个摇头摆尾的流浪狗一般,希望得到自己的恩惠罢了。

    “喂,今天的东西倒也是便宜你了,我们家大皇子如今也是一个太子了,皇后娘娘怜悯你,所以就将今天这些吃剩了的给你送来。”

    吃剩了的。阿依那看着那宫女手中端着的碗,随意摆放了几个青菜还有几个被咬了一口的点心,阿依那真正的想冲过去打这个宫女几巴掌。

    皇后娘娘的怜悯她是真真的不稀罕,若不是她,自己又怎么会在这个密室里面关了这么久,还有自己的姐姐也是不来救自己,阿依那第一次有一种自己被抛弃了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已经是有多长时间没有感受到了,可是现在……

    那宫女也是没有再看阿依那,重重的将碗放在了地上,嫌弃的吐了一口痰在地上就不在看她,径直的朝外面走去。看着这些饭和菜,阿依那是如果有力气的话,一定是会将这些全部的扣在她的头上,可是她自己已经是饿了四五天,哪里来的力气再去做这样对自己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晚卫音也算是梦到了自己念叨已经的阿依那,自从那次听到苏留轩说是已经畏罪潜逃,她就一直没有认证的睡一个好觉。终于这一次,卫音是实实在在的睡着了,还看到了阿依那,被关在了一个小小的密室里面。

    还有那些令人作呕的角落,与那狗眼看人低的宫女,卫音在这梦里也是已经杀了她千遍万遍,可是在这梦中又怎么可以实现,只是却在口中若有若无的嘟囔了几声阿依那的名字,接着又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听到卫音的梦中话语,江怡也是一下子醒了,好奇的看着卫音,耳朵贴近了她的嘴,希望能够听清楚一点,这卫音到底是在说些什么,可是这个卫音也就像是和江怡作对一般,也是不在说刚才之前说的话。

    ……

    第二日清早,这卫音也是早早的起床,想着昨晚所做的梦,倒也是连连称奇,若真的是皇后下的手,可是田兆王杰的毒又是谁下的呢?这个阿依那也一定是无辜的,可是没有证据又怎么可能去搜查这皇后的寝宫呢?这个苏留轩上次来见自己也是说过要去搜查这个皇后的房里,也是没见他有什么太大的动静。

    “小姐你这又是在想什么呢?这都要吃早饭的时间了,你还在这里神。”卫音开始倒是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四五秒钟,又是没说了什么,只是更加想不明白这个梦里的真实性。

    “江怡你去找苏公子快来,我有事情和她说。”这也算是卫音第一次正式的找苏留轩,若不是这次真的有事情,自己怎么又会去找他,可是这个江怡这次倒是慢吞吞,走两步回三次头,就像是一个要出嫁了的小媳妇的样子,这倒是让让卫音有些好笑了,这个江怡什么时候变成了这各样子,若是以前,江怡定不会做出这个表情,现在的她倒也是实实在在变了不少。

    “快去吧,再看这天都要黑了!”听卫音这样说,也就不再那样,整理了一下,就出去找苏留轩。

    阿依那的样子在卫音的脑海中迟迟不肯散去,卫音也是一直担心着阿依那,这么久了终于又一次在梦中相见,也真正是让人激动的,同时也是有些担心,若真是那样的处境,阿依那定是危在旦夕。

    “小姐,你今天怎么一早就开始心不在焉的啊?”池白端着茶盅进来,看到卫音依旧是江怡走之前的那个样子,也是有些担忧的问了一句。

    “没事,只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罢了。”看着卫音,池白也不好说什么,这昨晚的小姐怎么会睡不好呢?明明每晚都只是小憩片刻也就没有什么事了。可是昨天晚上,卫音是实实在在的睡了一个晚上呢!

    在池白的心里的定义就是现在的卫音心里已经是有了心事,可是自己是丫鬟她是主子,自己又是怎么好问出口呢?也就放下了手中端的东西就带上了门,出去了。看到出来后的池白,苜蓿好奇的问道:“怎么样,怎么样?”

    池白摇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小姐恐怕是有心事了,这江怡去请苏府的苏公子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办法呢!”

    这几晚卫音的情况,苜蓿也是知道的,只是有些好奇这卫音,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当时卫音在梦呓的时候自己也是在旁边的,可是让江怡凑近去听一下,小姐却是怎么也不开口说了,也算是安安稳稳的睡上了一觉。

    这边,江怡到了苏府,给门口的家丁说明自己的来意,可是这家丁给她的答案却是苏公子已经是出门多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问他们苏公子去了哪里也都是瑶瑶头亚真是典型的一问三不知……

    江怡也是奉了自家小姐的命令来找苏留轩,可是今日不巧这苏留轩恰恰出了门去,这也是不碰巧,江怡也不想让自家的小姐失望,就随意找了一个凉快的地儿坐了下来,准备等着这个苏留轩回来。

    ……

    看到江怡坐在了苏府的大门口,这些人也都急了,奈何江怡是个女子也是不方便动手,也是好言相劝,让她不要坐这儿挡路。

    “姑娘,你不能坐在大门口呀,这府理的人也是要进进出出的,你这不是挡路呢?”

    “我不就坐一会嘛,等你们家二公子回来了我就会走的,你们不用管我。”

    这江怡这么说,这些人也是没辙了,不知道这姑娘是不是自己家二公子的熟人家的丫鬟,这还真是赶不得,说久了,也就任由江怡这么坐着。

    本就大清早就出门,自己连饭也没来得及吃,看到街上这些行人手上拿的吃食,江怡肚子也是开始咕咕咕的叫了,忍了一会,可是没有片刻,接头刚出笼的包子香味儿就传到了江怡的鼻子里。这么一闻这个味道,江怡是实在的欲罢不能。

    站起身,拍了拍这身上的灰尘,跑到这包子铺买了一些,这才刚咬上一口,江怡看到有一个马车在苏府停下。这马车江怡也是见过的,这不就是苏留轩苏公子的马车吗?

    拿着包子就一边跑一边喊:“苏公子,苏公子苏公子……”

    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苏留轩回头看了看,就看这江怡拿着包子朝自己跑来。这都快晌午了,江怡怎么在这个地方也不见阿音跟来,还有这江怡的样子像是有急事的样子,莫非是……

    “苏公子,我,我总算是等到你回,回来了。”江怡喘着气说这话,还拍着胸脯,苏留轩给门口站着的小斯一个眼神,转而就端了一杯茶水递到了江怡面前。

    “先喝水,喘喘气,歇好了再说。”

    江怡感激的看了一眼给自己递水的小哥儿,慌忙的喝了一口,觉得自己已经没有那么累,才慢慢的说:“苏公子,我们小姐请你去一趟府上。”

    阿音请自己去府上,这可是新鲜事,那一次不是自己主动去找她,可这一次居然是阿音主动的找自己,这真的事一件稀罕的事情。

    “阿音找我是有什么事,你可知道。”

    江怡摇了摇头,接着又道:“小姐从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就一直是心不在焉的,也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昨晚也是听到小姐一直在梦呓,模模糊糊的好像是在叫一个人的名字,还有……”

    苏留轩越听这个眉头也是越皱越紧。阿音连着几日都未曾睡好过,今日更是心神不宁。

    “好了,我知道了,我这跟着你去阿音那里看看。

    管家,你给大哥还有娘说一声,中午我就不回来吃饭了,还有我的去向也不要告诉他们!”

    “这是自然的,老奴定不会透露半句。”

    跟着江怡回到了卫府,看到了卫音,苏留轩的心也是紧紧的揪了起来。这自己才有几天没有来看他,卫音怎么就成了这副模样了。

    “阿音。”听到是苏留轩的声音,卫音对着他笑了一下,然后看了还在旁边的伺候的苜蓿和池白,也就随便找了个理由将她们两人打了出去。

    “我昨晚梦见阿依那了,她很惨被关在了密室,经常没有饭吃。”

    阿依那,不是已经畏罪潜逃了吗?想来她是裕丰的公主,裕丰的人也不会这么如此的对待她。“她既是裕丰的公主,想来日子也不会那么的难过,一定是你太过于担心她,才会做这样的梦的。”

    “这不是梦,很真实很真实,一定是她快支撑不下去了,才想起给我托梦的,留轩你救救她救救她。”卫音死死的拽着苏留轩的一角,这个样子的卫音他是心疼的,可就算救也是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又说什么救呢?

    “那你知道是在什么地方了?”

    “恩!”卫音点头,“她在皇后宫中,皇后的寝宫里面一定有一个密室,阿依那就被关在那个地方。”

    这样的无稽之谈,苏留轩是真的不愿意相信,可是她是阿音,就算她是胡言乱语,他苏留轩也是一定会当真,一定会照她的意思办。

    卫音充满希冀的眼神一直死死的盯着苏留轩,苏留轩被这个眼神盯得动弹不了,终于点了点头。“你放心,一有机会我就会去皇后的寝宫一探究竟。”

    苏留轩安慰着卫音,探明皇后的寝宫的事情,是需要从长计议的,不能够贸然行动,若是被这个精明的女人抓住了自己的小辫子,想必也是没有那么容易脱身的,想想自己如今到了现在也是没有把帝印交给田兆明兼,皇后已然是对他怀恨在心,若是现在在做出什么让她抓住把柄的事,这样是极其不利于自己的。

    “不可以的,不可以的,阿依那一定是坚持不下去了,你想想田兆王杰,还有整个处于包围之势的边境,只有把阿依那救出来才行的。”

    裕丰人擅长用毒,而那阿依那也是裕丰的皇室贵族,想必,也是一定是知道这田兆王杰是中了什么毒,若是将她救了出来……

    苏留轩甩了甩头,现在的事情是在是急不得,就算知道这个阿依那有可能解田兆王杰的毒,可是她若真如卫音所说在皇后的手中,那么是依然不好做的。

    “阿音,相信我,阿依那要是真的在皇后的手中,我是拼劲全力将她救出来的,可是现在时态的不允许,我是真的不能感情用事,所以阿音,在等等,等等好吗?我一定会找到阿依那的,你放心!”

    看到苏留轩认真的神情,卫音也才是安静平静了下来,又看到这桌子上摆的早点,卫音是一点都没有吃,苏留轩,摸摸了她消瘦的脸颊道:“你怎么不吃早饭呢?你看看你最近都瘦成了什么样子了。”

    卫音自己摸了摸自己脸,心里有些疑问,自己这是瘦了吗?这脸上的肉的确是比之前少了许多。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也就是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

    “我让江怡给你重新做,你多多少少也是吃一点,你可别等我把阿依那救出来了,自己却是有病倒了!”

    苏留轩刮了一下卫音的鼻头,转而又叫江怡把这个没有吃的饭给撤了下去,等会又端新鲜的过来。想到这苏留轩也是急匆匆的赶过来,想来也是什么也没有吃的,江怡倒也是懂事的端了几盘点心进来。(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