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嫡妆最新章节 > 嫡妆最新章节列表 > 194下毒(双更合一)
    苏留轩,6许……

    江怡看到来的人是苏留轩,脸一下子就笑开了花。~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虽然这顾世子负了小姐不过还有这苏府的公子苏留轩。

    “苏公子来了,快,快进来。”

    “这鸡汤肯定有你的份儿。”卫音挑眉有些吃味的看着江怡。

    这才多久,胳膊肘儿就向外拐了。

    江怡不敢多嘴,小碎步踏的飞快,闪到了卫音的身后,不在插在两人之间。

    “你怎么又来了?”

    苏留轩用舌头舔了舔嘴唇,说着,

    “池白苜蓿熬的鸡汤太香了,我在府里闻到了。所以嘛……”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池白,“所以嘛我就寻着这香味来了。”

    “你这鼻子倒是灵,那么远都闻到了。”招了招手让苏留轩跟着进来。也不看他脸上的表情。

    “怎么。又不是一天两天才认识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苏留轩的话从卫音的耳旁悄悄的说了这句话,让卫音的脸从耳根一直红到了脖子。

    这卫勉前脚才离开,这后脚池白和苜蓿就端来鸡汤,虽然这卫音的心结是打开了,可是依旧提不起精神,“你这几日未曾休息好,等喝完汤,也就好好的睡一觉,有些事不必想的太多,明明就不是你的错,只是那个柳姨娘自己害了自己的性命。”

    卫音静静的喝着鸡汤,虽然是已经想通了柳姨娘的事情。可是一想到卫海和卫锋,依旧有些钻起了牛角尖。

    “我只是想起了一些小时候的事情。只不过我感觉和卫海还有卫锋命运很相似而已。”

    苏留轩无奈的笑了笑,转而又替卫音盛了一碗汤,静静的看着卫音喝着鸡汤,就这样看着卫音,苏留轩也是觉得很舒服,倒是希望卫音碗里的鸡汤永远都喝不完。

    “怎么一直看着我?”

    “没有,我只是觉得好看而已。”

    卫音笑笑,这样的话也真的是只有苏留轩的口中才说得出来,想想之前和顾锦喆。

    “顾锦喆……”

    卫音无意识的从口中说出了顾世子的名字,也是让苏留轩的身体一僵,什么时候,开始阿音的口中就没有提到过顾锦喆的名字。可是这样的事。今天莫名其妙的就从阿音的嘴里说了出来,这真的是。

    “阿音,你怎么突然提到顾世子。”卫音摇了摇头,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下意识的说了出来而已,这样的下意识,也是让苏留轩尴尬一笑,若是什么什么时候,不这样,也算是很好的了。

    “时间也不早了,你也好好休息吧。”

    “嗯,对了阿依娜有消息了吗。”

    苏留轩默,

    “还没有,中途倒是被皇后给阻止了,等一有机会我一定还会去看看,皇后的寝宫我一定也会去光顾。”

    “皇后的寝宫,你苏留轩也敢去也真的算是胆子不小,不过你认为这阿依娜与皇后有关?”

    “算是这样吧,明明当天就走,可偏偏等到第二日,这就是一个漏洞。”

    “这是个道理,”卫音眨了眨眼睛,又说到:“若是真于皇后,那田兆王杰的事情指不定就是皇后干的呢?”

    卫音这样疯狂大胆的想法,他苏留轩还真的是没有想过,不过是皇后,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为什么又要这样做,这样子做,她也是捞不到任何好处,等到东窗事的时候。

    “好了,我真的该走了,不过你答应我一定好好休息。”

    “是,是,是,苏公子苏少爷o一定好好休息。”

    得到卫音的回答,苏留轩也才满意放心的离去。

    “小姐。你和……”

    看到卫音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也不说话不吭声,江怡有些担心。刚才自己和池白苜蓿两人为了不打扰她和苏留轩独处,所以才找了一个蹩脚的借口,给他们腾出了空间。

    “小姐。你说句话啊!”池白有些着急,这么久了,她还没有见到过卫音这个样子。

    在她的印象里卫音永远都是快乐的,就算是那件事……

    “我没事,你们都先下去吧。江怡你留下来,我还有事情吩咐你做。”

    “江怡,你去帮我请个大夫来。”

    江怡感到有些为难,这是小姐的心病还没有完全治好吗?

    “小姐,你不是已经?”

    “叫你去你就去。”江怡有些委屈的瘪了瘪嘴,这是小姐第一次对她说话口气重,可是,也许是小姐有什么急事吧。

    “还有。”卫音招了招手,让江怡过来,自己还准备给她说几句悄悄的话。

    “这个事情,也不能……”

    “嗯,我知道怎么做了。”

    卫音让江怡去请大夫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她好奇,到底是不是有什么人在自己的吃食里面加了东西,才会让自己有些时候有一些咋咋呼呼。

    总认为这柳姨娘的魂魄就在这周围围着自己,飘忽不定,这样子,若是有人害自己,也确实可以掩人耳目。

    这大夫,江怡也是跑得快,就将他带到了府上,当江怡把卫音最近这一段时间的吃食端给大夫时,也就开始一一的试毒,还有食物的相生相克。

    看到卫音,江怡其实心里是很想告诉她,之前她出府的时候,她看到了顾家的大少爷顾锦喆和阿树就在离卫府不远的地方,不过看顾锦喆的脸色倒是有些不太好。

    但江怡转念一想。如今这小姐已经是有了苏公子,那顾家大少爷也是已经娶了卫三小姐,已经和小姐没有可能,自己又是瞎操什么心呢,该操心的也是卫三小姐。

    大夫的测试很快就结束,接着又是询问了卫音一些平常的症状还有一些饮食习惯和熏香。

    再说到喝茶和熏香上面的问题时,让大夫也是有了不小的现。

    这蜂蜜往往是不能和小葱一起实用,可偏偏这一段时间,卫音也都是喝的带走蜂蜜的茶水和熏香之中,大夫也是拿了出来,也是细细的研究上了这香薰的材料。

    “妙哉,妙哉。”

    卫音不解,未等开口,这大夫竟解释了起来。

    “居然将葱加入熏香料中,也可真的是杀人于无形之中。”

    卫音也是有些吃惊,这样的害人手段,自己怎么也是想不明白,这样的害人手段还真的是匪夷所思。

    若是这样。还真是让人觉得是有些高明。“那到底是什么人干的。江怡,你知不知道最近有谁动了我们这里面的香薰料还有茶水?”

    江怡也有些迷茫。这样的事,自己还真是没有遇到过,若只是单纯的有人想害自己,现在唯一能想到的也就是卫秦,可是卫秦现在已经是嫁了人,还有卫欢,也更加不可能。

    “江怡,给些银子给这位大夫吧。”

    “是。”

    领了赏的大夫。也算是高高兴兴的出了卫府,可才走没多久,自己却是被另一个公子哥给拦住了。

    “你刚才跟那个姑娘进了卫府,可是卫家的大小姐身体不适?”

    “这这这,那小姐也只不过是中了一些轻微的毒素,并没有什么大碍。”

    “那你可知道这毒对身体有没有什么害处?”

    “只是会让人出现一些幻听或者幻象罢了。”

    听着这个大夫这样说,顾锦喆也是松了一口气,刚才看到江怡急急忙忙的请了一个大夫进卫府,顾锦喆的第一反应就是卫音出了事,不过也好在是一些轻微的不起眼的毒。

    得知了卫音的状况,顾锦喆让阿树赏了一些银子给大夫,也就离开了。

    看着门外,卫音也开始出神,这个害自己的人到底是谁,真正的想不明白,也是想不通。以前有卫秦在,可是如今的她也已经是嫁做人妇,那整个偌大的卫府还有谁与自己过意不去的呢。?

    “爹爹的妾室之中,还有徐姨娘万姨娘,万姨娘是娘亲生前服侍左右的婢女这是不可能。”

    徐姨娘,成了当之无愧的要第一个被怀疑的人,现在卫音能做的就是当做完全不知道这件事一样,然后将计就计,揪出这个藏在背后捅刀子的幕后黑手。

    还有之前的卫秦,自己肯定也是会在找人调查,不会让这种事情就平白无故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生活之中。

    “居然有这种的下毒方法,也还真是新奇,江怡,你可记住了,以后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可不要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就被人给算计了去。”

    江怡点头,记住了卫音给自己说的话,这样的事,她倒是一定会铭记于心,不会在忘掉这样的事。

    这次卫音被下毒的事也是,自己,池白还有苜蓿的失误,这个样子,还真的是心里也是过意不去。

    “小姐,你放心,我一定会记住的,也一定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这次是我的失误了,我现在就将这个熏香还有茶水全部给你换下,你可以放心大胆的饮用了。”

    卫音颔,这样子,虽是没有了危险,可为了引蛇出洞,依旧是需要

    卫音继续是这个样子。

    “不过这个事情不可以声张,若是让别人知道,就是又没有机会抓出这幕后的人了。”

    江怡连着点了几下的头,池白,苜蓿也听闻这件事都靠拢了来。看着卫音也是。

    “这个样子,还真真是越来越有意思,如果不是这个样子。自己还真的是觉得这样也就这样在卫府这样无趣的生活下去。”

    看着卫音,江怡倒是有些看不明白这样子的她,以前的痴傻现在的精明,让江怡每天都是活在了惊喜之中。

    “小姐,那如果就是这样又是该如何处理你和老爷之间,还有徐姨娘之中的间隙?”

    江怡问着卫音,若是卫勉不相信是徐姨娘干的这件事,那么卫音空口无凭,也是真正的会让卫勉对她的印象不好。

    卫音摇头,不愿意告诉江怡自己的想法,若是告诉了江怡那么这个想法也是有更多的破绽,人越多知道的会越多,到时候也是容易打草惊蛇。

    会到苏府的苏留轩也是听说了卫音的这件事,也是堪堪的吓出了一身汗,这才出事多久,就又出现下毒的事情,还记得当初卫秦没有嫁人的时候,这种事情也是出现过的,只是现在的唯一可疑人物也已经不在卫府,还真是想不到有什么人会这样心狠手辣的想去害卫音。

    “文石,你帮我跑一趟卫府,就说是我有事找卫相,还请他到府上一聚。

    我现在也是不方便和卫府里面的人来往,也倒是麻烦你帮我跑这一趟了。”

    苏留轩客气的说道,也还是让文石有些不好意思,他是主,自己是奴,可是即便是这样,苏留轩的客气还是让文石怪有些不好意思的。

    “公子,何必这么客气呢?为您效劳是我的职责,我现在就去卫府就卫相过来府上一叙。”

    苏留轩点头,文石办事情他放心,每次交代他的事情,他也是能够完完全全的替自己办好。

    “那你快去快回。”

    在府上因为卫音的事情还在焦心的卫勉,听到苏留轩邀请自己到苏府谈事情,卫勉收拾了一下自己手中的东西,就跟随着刚才文石坐过来的马车朝着苏府驶去。

    躲在小巷的人,一下子闪了出来,记下了这个马车的样子,又匆匆的向人群中走去。这个人的行踪也倒是没有几个人见到过,卫音派去找卫勉的人,也是晚了一步,得到的消息是苏府的二公子请老爷去府上叙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只是走的时候行色匆匆。

    “小姐,老爷刚才出去了,好像是苏公子的人来请的。”卫音点头,也不知道这个苏留轩找自己的父亲是什么事,有些好奇不过万幸的是,并没有什么事情是值得苏留轩隐瞒的,只要他下次再来找自己,想必也是有机会知道他和爹爹所交谈的内容。

    得知卫勉出去的消息,蒋玉琪也像是逮着机会一样要和卫音见上一面,只是见这个卫音又是怎么会那么的容易,好不容易说通了卫家的家丁,让他去帮自己问一下卫音是否愿意见她,等到守门的出来得到的消息却是拒绝的。

    蒋玉琪又怎么会就这么见不到卫音悻悻的离去,也就开始走到了后院看守人疏于防范的时候翻墙进入。(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