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嫡妆最新章节 > 嫡妆最新章节列表 > 192查探(8000+更新求订阅)

192查探(8000+更新求订阅)

作品:嫡妆 作者:轻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得到大部分重臣支持的田兆明兼,高兴的在自己的寝宫翻腾不已,但他却并没有想到自己今后的路会是让他为今日的做法付出代价。龙|坛|书|网w w w. longtan shuw .com

    “恭喜大皇子。贺喜大皇子。”

    说这话的人,有一副黄鹂般的好嗓音。而那面容也是明艳。让田兆明兼看直了眼。

    “哦。不,应该是贺喜皇上。”

    “皇上万岁万万岁。”

    女子这般一低呼,更是让田兆明兼心中大悦。本以为自己与那储君之位无缘,可是现在确实翻天覆地的变化。

    “哈哈哈,赏,重重有赏。”

    听到田兆明兼要重赏于自己,那女子蒙在薄纱后的嘴微微翘起了弧度。

    “奴婢不求皇上有何赏赐,只希望能够常伴于皇上左右。”

    听着女子娇媚入骨的声音,田兆明兼的身心也跟着荡漾了起来。这样的嗓音。还有这样的身段。只怕是绝世美人一个。

    “抬起头来。让本皇子看看?”

    女子听言,慢慢的抬起了头。

    媚眼如丝,上挑的柳眉还有蒙在红色薄纱的鼻子和小嘴。让田兆明兼急不可耐的揭开了面纱。

    看到了那女子的容貌,田兆明兼更是被她深深俘虏了心房。

    这女子也不是他人,正是苏留轩一直在寻找的阿莲娜,不过这摇身一变,就又变成了宫里的宫人一枚,想必也是其中想要巴结皇后的大臣们的功劳。

    “叫什么名字?”

    田兆明兼轻声问道。这样娇滴滴的美人儿,田兆明兼也是舍不得对她大声说话。

    “奴婢无姓,单有一个莲字。”

    “莲?莲字好,莲字好。”

    “本皇子就封你为莲妃可好?”

    田兆明兼用食指挑着阿莲娜的下巴,看着她的水眸,想要知道她是否愿意。

    “多谢大皇子厚爱。一切仅凭大皇子安排。”

    这般的讨人喜爱,田兆明兼更是等不了,一把抱起了阿莲娜,去了床榻之上。

    “昨日你便支持了田兆明兼,你可曾看到了皇后那得意的嘴脸。”

    “这当然是看到了的,且不说皇后,那卫大人居然像你靠拢。我猜也应该是卫音的功劳吧。”

    提到卫音,顾锦喆也是心中一痛,因为卫欢的设计,让他失去了卫音,这般,现在卫勉的向苏留轩靠拢。

    想那卫勉也是打算将卫音他的宝贝儿下嫁于苏留轩。

    “想必留轩和阿音的喜事也该不远了吧。”

    顾锦喆的强颜欢笑。苏留轩不是看不出来,可他也并没有点出来。若是说出来,两人也定将不会像现在这般平静的说话。

    “喜事还说不上,毕竟我和阿音之间,卫大人是不知情的,我想等到裕丰,漠北,南境东陵的事情平静姑父醒来之后,我再去向卫大人提亲。”

    顾锦喆苦笑。苏留轩的满面春风。还有他也能时时刻刻见着阿音,这也算是幸福的。

    可自己呢,有房不敢睡,有家不敢回,又有谁能明白他的苦楚。若不是当日卫欢给他下药,他又怎么会着了她的道,又让阿音一气之下退了她和顾安侯府的亲事。

    “即是这样,我在此倒是先祝贺留轩能够抱的美人归了。”

    “我这美人,也算是顾世子……”

    苏留轩的话只说了上半截没有说下半截。

    顾锦喆和苏留轩都是聪明人,也都是要面子的人,所以这话苏留轩也算是给了顾锦喆一点情面。

    “时辰不早,明日我们也就可以开始收网了。我现在可真是越来越期待能够在这些人的家里搜出一些东西。这样也能杀鸡儆猴,让那些裕丰的尖细知道我们田兆也不是好欺负的。”

    顾锦喆摇头。这苏留轩又是说笑了。若是能搜出一家。那么之后的便是更难找出了。

    打草惊蛇,这样的做法也算是铤而走险。稍不注意,裕丰人更是会大肆的放毒,这样很快,整个京都的人都会死在裕丰人的手中。

    “那也不能太过招摇,毕竟这其中有多多少少裕丰的奸细,我们都是不知道的,其中还不乏有通敌判国的叛徒。”

    “顾世子这话在理,是留轩莽撞了。”

    “哈哈,阿音,这次爹爹听你的还真是没错,那苏公子并没有保持中立。而是支持皇后还有田兆明兼。”

    卫勉爽朗的笑声从卫音的院门口传来,知道是卫勉。

    江怡也着急的替卫音整理妆容。看到终于阴转晴的卫勉,卫音也是会心一笑。终于也有能够帮到爹爹的地方了。

    “阿音。我的好闺女儿,我的好宝贝儿,爹爹听你的话还真没错。”

    卫勉高兴的差一点就抱住了卫音,可一想到卫音已不是孩童时代,也就堪堪收回了张开的双臂,摸了摸卫音娇嫩的脸庞。

    “苏公子支持了皇后和田兆明兼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之前只是想到这苏贵妃是苏家的人,苏公子定会支持。

    可哪想这苏公子却是支持了皇后,而苏贵妃也并没有难。你说这事值不值得我高兴?”

    听卫勉这般说,卫音也替卫勉高兴。这样的难题终于得解,并且也并没有得罪之中的任何一人,想必苏留轩也是有不小的功劳……

    “那是爹身后的元老大臣也都支持田兆明兼还有皇后咯?”

    卫勉点头。之前那些元老级的大臣就给自己一起商量过。他卫勉支持谁,那么他们也就支持谁。

    好在支持皇后和大皇子田兆明兼都没有人提出意义,这事也就顺理成章。

    “说来也怪的事,是苏公子并没有急着宣布大皇子田兆明兼成为储君,搬去东宫。”

    “那定是那位苏公子有别的打算了。”说完。卫音才反应过来,自己和卫勉还站在院里。

    恍然大悟道:“爹爹,快快随我回屋坐坐,你看我们只图着高兴了,都忘了请爹爹回屋做着了。”

    “你瞧我高兴的,我也就不坐了,等下还有别的事。如今卫铎为去了前线,想来也是我们卫家的荣耀,之前冷落了他,倒是让我的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大哥定会理解爹爹的。”卫音善解人意的说着。

    “但愿如此。”

    卫勉想到之前自己对于卫铎的不闻不问,现在整个卫家却是以他为荣耀,卫勉多多少少为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感到不耻。宠溺的摸了摸卫音的头,看着卫音愈长得像万颖儿的脸庞,好似也回到当年的那个年少的时候,还有他娶沈宛的时候。

    记得当初给沈宛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除了感情,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现在沈宛已经离开了卫府,虽然没有收到他卫勉的休书,可是在那些旁人看来也是如有了下堂妇的别称。

    看到卫勉的这个样子,卫音在心里也是盘算着,尽管沈氏是不喜欢自己的,但是沈宛却也是实实在在照顾了自己十几个年头,在这具身体里面还依旧残留着对于沈宛的感激之情。所以等到这些事情一切都平息了之后,她也定会去到沈府将沈宛请回卫家。

    不为别的,只为了他的父亲,不希望他会孤独终老。

    “时间也是不早了,我该走了,如今是朝廷动荡的时候,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就不要经常跑出去玩了。”

    卫音默,她也是有段时间没有出去闲逛了,之前的花天酒地也是因为苏留轩,可是如今他公务繁忙根本无暇与自己胡闹。卫音的董事让卫勉也十分的欣慰,也许是继承了万颖儿的贤良淑德,才有这般的模样。

    先前的卫欢那般胡闹,可她依旧忍了下去,找顾安候退了婚便罢,也没有让卫府有多么的难做人。卫家的娣小姐有三个,顾安候府也并没有点名要娶哪一个,还好有卫音的董事与乖巧才会有这样的结局。

    “既然爹爹有事,那便先去忙吧,啊音也定会谨记爹爹说的话,不会出府去惹到一些不相干的事。”

    得到卫音的答案,卫勉也是能够放心的去办自己的事。但是这样也是让卫音钻了空子。卫勉只是说不能出府,但是却没有说在府里不能随意走动。这样,让江怡还有池白,苜蓿收好了东西,就一起在这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卫府到处转悠了起来。

    卫府的格局,卫音也是不陌生的,只是在还没有占据这具身体的时候,卫音是怯懦的,是胆小怕事的,从不敢踏出自己所在院子的区域内行事。可是直到有一天……

    “江怡你说,若是我们现在又去看望柳姨娘,你猜她现在在干什么?”

    卫音打趣的问这江怡,可是这柳姨娘的脾气在这卫府之中又是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仗着自己生了两个儿子,就处处和沈氏叫板。如今让她一个小小的婢女是猜测一个姨娘如今在做何事,这不是大不敬的吗?

    江怡死命的摇头。

    “柳姨娘在做何事江怡实在是愚笨,猜不出来,若是小姐好奇,不如……

    不如我们去一探究竟怎么样?”

    江怡的这个说法倒是让卫音来了点兴趣。在这府中也实在是没有消遣的事情,还记得那天柳姨娘的那个表情,卫音想起来实在是想笑。

    卫音点头,就像是一只小鸡仔一样,跟在了江怡的身后,卫音的意思也就是让江怡打头阵,心思单纯又怎么会是卫音的对手,面对这样的卫音,江怡也是只好摇了摇头。本以为小姐能够独当一面了,可是做坏事的时候想到的人居然第一个便是自己。

    江怡扪心自问难道自己真的有那么可怕吗?答案是否定的,江怡的模样也算是和卫音有些相像,只不过卫音那样的气质江怡是永远都学不来的。

    “小姐,难道你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吗?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卫音迷茫的摇了摇头,虽然这样很奇怪,但是却是十分的有意思。想想自己痴傻的那段时间,倒还真是有些怀念,无论做什么事情,她们都会把自己当做智障来对待,并不会有什么的防备。可是如今,防自己犹如防狼一般,尤其是柳姨娘。

    好像是有什么在做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想到这样,卫音也是勾了勾嘴角。若是真的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那还真的是大事一件。

    “好了,我们还是去看看,俗话说捉贼拿赃,捉奸在床,不如去看看这个柳姨娘到底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样一来,江怡,池白还有苜蓿倒是来了兴趣。这柳姨娘爱慕卫勉,也算是爱到了骨子里,若是真的做出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那么她的姨娘也算是坐到了头。

    “那小姐我们还等什么,赶紧去吧,这样说不定有不小的收货呢?”

    ……

    再看苏留轩这边,也算是将计就计了,支持了皇后还有田兆明兼,只是有些结果让苏留轩是万万没有想到的。之前一直和自己对立的大臣一个个对自己的态度也是有所缓和了。可就算如此,苏留轩做的决定也是不可能改变的。

    “顾世子,可是准备好了,这皇城是少不了一场腥风血雨了。”

    “就算是牺牲了自己性命,对于保护田兆的安危,也定当使我们的职责。”

    苏留轩拍了拍顾锦喆的肩膀,也不知道是苏留轩的力气太大还是怎么的,这顾锦喆倒是不停的咳嗽了起来。

    “怎么,这样就承受不了了,刚才是谁说的还想要保家卫国。”

    苏留轩偷笑,顾锦喆也是无奈的摇摇头。他是想要和顾柳宇那样上战场奋勇杀敌,可偏偏上苍给了他这一副羸弱,不堪一击的身躯。

    “若是这般,在这文斗也是可以的,别忘了在田兆的国中还有裕丰的奸细……”

    这点顾锦喆是怎么都不会忘得,如若不是让裕丰的奸细有可乘之机,又怎么会有今日的窘况。这一点苏留轩也是自认为有自己的责任,可是和阿音比起来,阿音或许更是要重要些。

    还有顾锦喆,苏留轩贼溜溜的眼睛也不停的打量着顾锦喆,虽说他是对卫音有愧,可是事实也就摆在了眼前,他顾锦喆娶了卫音的妹妹卫欢为妻。

    ……

    卫音走到了柳姨娘的院子,可是叫了几声也不见人有人答应,卫音也是觉得有些纳闷,难道这柳姨娘还真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卫音让池白悄悄的去看看柳姨娘是否在房间里。

    卫音等了一会,池白回来告诉自己的答案是:“小姐,我刚才看了,柳姨娘的院里没有人,房建里面也没有人。”

    院子里,房间里都没人,这可真是让人不得不开始怀疑了,还记得那天,柳姨娘的腰间塞得银子。“走吧,跟我去捉奸了,或许这次会有一点不小的收货呢。”

    江怡,池白还有苜蓿不明所以,只是愣愣的点了点头。

    三个人都像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逗得卫音大笑,可这笑了两声,卫音也就堪堪止住了自己笑声。这个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这个只能自己亲手抓住,这样这个柳姨娘也算是好日子过到了头。

    卫音还有江怡等三人又轻声轻步的绕到了柳姨娘住的院子的后院,这是离卫府后院最近的地方,还有那个柳氏也不是一个愚蠢的人,定不会大张旗鼓的。想到这样,卫音也更是觉得自己的推测没有错。

    可是在卫音她们还没有走出柳姨娘的院子的后院的时候便听到有人在小声的窃窃私语,这样,卫音更是猫着腰往前走了几步,看清了那两人之后就吩咐江怡去请卫老夫人过来,让她看看她的好儿媳到底是怎么样的人。让江怡去通风报信的时候,卫音也不忘让江怡动作轻些,不要惊动了那两人。

    看到江怡离去的背影,卫音也是觉得自己生了什么的重大现。看着和柳姨娘对立站着的男子,明显不是田兆人的打扮,看那样的装束倒是有些……有些像裕丰。

    是的,没错的确是裕丰人的装扮,这样卫音也更是有些纳闷,这柳姨娘好好的又是怎么与那裕丰人那么的熟悉。若是之前柳姨娘也是与这个裕丰人就是有联系的话,那么这次的事情也是能够很快的迎刃而解。

    只要抓出了谁是奸细,还有谁在替裕丰通风报信,这样,恐怕田兆王杰也会苏醒过来。裕丰人下的毒,那么裕丰人也是有能解开的人。

    许是,好不容易有机会扳倒柳姨娘的机会,江怡的脚力也是有所提高,应该是不想错过这次这种来之不易的机会,江怡也是很快将卫老夫人真正的请来了还有卫勉。卫音是真的很想给江怡竖起一个大拇指,这样的度,也应该是没谁了。

    “老夫人就是那里了,你看小姐就在那里。”

    江怡说给卫老夫人听,卫老夫人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觉得江怡的话是说给白痴听得,她只是年纪大,但是眼睛又不瞎。可即便如此,卫勉也是顺着江怡的手指的方向看了去。这一眼也正是瞄到了卫音在那很没品的蹲坐在了地上,只是让卫勉很好奇的事,卫音为什么要那样,还有为什么一定要把老夫人请来做一个见证人。这样,因着距离太远,卫勉和卫老夫人也只是单单看到了卫音还有跟在卫音身后得池白还有苜蓿。这样更是吊起了卫勉的好奇心。

    “卫音,你怎么在这里蹲着。””

    卫勉话音一落,只是在心里暗叫一声“不好”眼见那人就打算越强而出,可是机智如卫音又怎么可能放过这个难得机会。

    一个健步上前,抓住了那个裕丰男子的一点一角,看到有所行动的卫音还有那个男子,卫勉也是飞身上前,几个回合就止住了那名裕丰的男子。还有那个已经受到惊吓的柳姨娘也是没有想到卫勉在这个时候会过来。

    可她看到卫音的那一刻也算是全部都已经明白了,所有的一切也都是卫音搞的鬼,也一定是那次的原因,让她对自己起了疑心。想到这样,柳姨娘的眼睛狠狠的看着柳姨娘,若是眼神能够杀人,想来这卫音也是已经被柳姨娘杀了千遍万遍。

    这样的柳姨娘,卫勉是没有见到过的,包括卫老夫人。看到卫勉手中抓住的男子,卫老夫人也是再也抑制不了自己心中的愤怒之情,狠狠的一巴掌一下子就打在了柳姨娘的脸上,柳姨娘也是被卫老夫人打的不轻。

    跪坐在了地上,嘴角也流出了血,被打的一边脸也是高高的肿了起来。

    看到柳姨娘这个样子,卫音也是高兴不起来,还有卫勉也是觉得有些心疼,可是看到自己手中抓住的裕丰人,这种不忍心也是被愤怒取代了。

    “来人啊,把柳姨娘带回院里,同时将这个男子关在地牢中。”

    地牢,柳姨娘一下子面如死灰。终于,终于要结束了。这样的日子,她也是在梦中多多少少梦到过得只是这样的情况,没有自己想象中来的那么慢。本以为等田兆灭国,或许才会现自己这个间隙,只是这个日子来的那么快。

    因为卫勉的押解,很快也就回到她自己的院子,卫勉下令,仔仔细细的搜查柳姨娘的房间,任何的死角都不能放过。

    听到风声的苏留轩还有顾锦喆也是很快的赶到了卫府,进了卫府的地牢,准备连夜密审这个裕丰来的探子。

    在顾锦喆看到卫音的那一刻,顾锦喆觉得自己的腿上好像捆了两袋沙一般沉重,看到卫音之后竟是这样挪不开了脚。她瘦了,这是顾锦喆的第一反应,可是因为他和她的身份还有关系,顾锦喆是没有办法上前关心卫音,还有卫勉看自己那样的眼神。顾锦喆只是觉得心中很痛,眼尖的苏留轩看到了顾锦喆这个样子,给卫音使了一个眼色。

    卫音也是明白,也就跟卫勉说明了情况,也就进了柳姨娘的房子和下人们一起搜查着房间里的角角落落。卫音的插手,更是让柳姨娘恨透了卫音,若不是卫音,怎么会有出现这样的事,被现也会推迟。

    看到卫音进入了自己房间的那一刻,柳姨娘也挣脱了,扑向了卫音。

    卫音是没有注意到后面跟着扑过来的柳姨娘,在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柳氏已经逼到了身前,还有右手从上扯下的朱钗。

    在这个时候,卫音也是任命的闭上了眼睛,只是在那一刻,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只见一把剑从柳姨娘的背后一下子穿透了腹部。

    鲜红的血一股一股的从柳姨娘的伤口中流出,有些不可置信的回头看了身后得人,张立张嘴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这样的结局,卫音是不想的,明明只要安分守己就可以保住她的命,可她偏偏要那般,早早的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为,为什么,永远,永远都是只差那么一点……

    明明可以杀掉你,呵呵。”一口血从柳姨娘的口中涌了出来,只是这样,卫音更是不忍心看到这样。

    “你娘该死,你,你也,也该死。还有那个沈,沈氏;

    你们都是该死。”

    说完,柳姨娘睁着她的眼睛,也是不在说话,终于咽下了她心中的不甘的一口气。柳姨娘的死不瞑目也算在卫音的心中有些小小的震撼,可是这样,又能如何这样子只是让卫海卫锋成为了没有娘亲的孩子罢了,向自己这般,寄人篱下。

    待卫音在此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起床活动活动身体,咯吱咯吱想的骨头,让卫音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只不过江怡端着一碗清粥,准备给卫音喂进去的时候,看到卫音已经在外面站着。

    “小姐,小姐你终于醒了,你可真是急死我了。””

    江怡的话让卫音有些不解,这自己不过就是睡了一觉,怎么就是急死她了。”

    “江怡你是怎么了,我不过是睡了一觉吗?”

    卫音的说法让江怡有些哭笑不得,这明明是昏睡了两日,怎么会是睡了一觉。

    “小姐你是怎么了,难道不记得那天的事了吗?”

    “那天的事?”

    那天自己现了柳姨娘和一个裕丰的男子有来往,然后就让江怡去请卫老夫人,可是江怡又硬是把卫勉给请了过来,接着就是顾锦喆还有苏留轩,柳姨娘也是死在了自己的眼前,接着,接着……

    接下来的事,卫音也是一点都不记得了。接下来的事情,江怡也是一五一十的讲给了卫音听,其中也不乏江怡在这之中添油加醋。

    卫音也是听得迷迷糊糊一知半解,可其中的重要点卫音也算听得明明白白。卫勉下令在柳姨娘的房间里搜查之后,搜出了很多年前柳姨娘就与裕丰人私下来信的书信证明,其中也有现在朝中的局势还有大皇子田兆明兼和苏贵妃的儿子田兆博宇的两派之争。

    这其中也不乏指出了一些私下与裕丰人勾结的臣子,有了这份名单苏留轩和顾锦喆办起事情来也就是更加的顺风顺水,好不惬意。

    “顾世子,这一次在卫府的现,还真是,还真是,还真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可是苏留轩也没有说出后面的话。

    “这一次若不是阿音,我们两人还是被裕丰人牵着鼻子走。不过也好在这卫府的贵妾,亚算是得到了裕丰人的信任还有重用,不然这个事情有怎么会就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

    苏留轩也是赞同顾锦喆的话,看着手中拟好的名单,也真的是激动不已,只要将计就计,幕后的的人也就会露出马脚,还有那个失踪的裕丰公主阿莲娜。

    只是他们二人不知道的是,他们苦苦寻找的阿莲娜如今已经是在田兆王杰的宫中等候着他们,只是他们没有现罢了。在他们的思维当中,阿莲娜定是不敢潜入皇宫这般危险的地方。

    “会很快的,还有皇上也是会苏醒过来,我们定是不会让裕丰人得逞。”

    此时还在边关驻守的赵光显,卫铎,顾柳宇还有蒋硕得知了从皇城中传来的消息,更是士气大增,同时也是在加紧的训练这兵马,等待着这战火的一触即。

    皇城之中的危机解除,接着也就是边关,想想裕丰人的狡猾多变擅长用毒,赵光显也就是恨的牙痒痒,若不是担心裕丰人使诈,他定要带着五十万的兵马,踏平裕丰这样的小国。

    还有卫铎面对的漠北大军,虽是受了裕丰人的指使,但是在攻打田兆果的胆量上,因为知道挂帅的是卫铎,也都如惊弓之鸟,能退则退,不再愿与卫铎正面对上。

    对于这样的结果,卫铎是十分的满意的,只要战火一打响,他卫铎是定要灭了漠北,这样也算是杀一杀裕丰的威风。

    ……

    因为柳姨娘的原因,卫勉也算是有了借口请假回家替亡妻守孝三日。这也算是有了适当的理由不再去理会这扰人清幽的重之事。

    虽然这朝中的大半数人也算是支持到了田兆明兼,可是在苏留轩这方,却是实实在在没有打算将田兆的帝印交于到田兆明兼的手上。在卫勉看来这是苏留轩的缓兵之计,可是田兆明兼因为有这皇后的母亲,做这个太子也算是顺理成章。

    但是田兆明兼的为人,朝中的大臣也算是知根知底。

    卫勉不禁又想起了当初卫音对自己说的话,若是不知道支持哪一方,就跟着苏留轩苏公子,这样也不算是得罪人,同时也算是笼络了大部分的人心,同时也是能够得到苏留轩的赏识。这样想想也算是不算是有什么损失。

    “阿音,若是之前我将你领会卫府你就不是之前那般的痴傻,是不是在很多的事情上,也是有更好的见解?”

    卫勉的感慨卫音是听不到的,不过这父女连心,卫勉的怅然若失,卫音也是能够受的道德。这样倒是猛然的打了一个机灵,接着就是喷嚏不断,江怡看到又是苦口婆心的说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是邮不小心感染上了风寒不成?”

    卫音无话,无语看了一下江怡,转身回了房间。(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