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之喜当妈最新章节 > 穿越之喜当妈最新章节列表 > 24.精神力锻炼
    察觉到宁青的到来,夏兴邦也慢慢的收回身边的精神力。“过来。”宁青走近他,也像他一样盘坐在地上。

    “2s级以前的精神力锻炼得怎样吗?”“精神力在身上运行比较听话,外放就不太集中。”宁青在星辰网上看见,精神力总共设有sabcde六个等级,每个等级又有123个阶段,一般正常人都会有2d级以上的精神力。而s级以下的精神力都是不能离开自身大脑的,基本的锻炼也只是打坐冥想什么的。

    等到精神力上了s级,1s级的时候可以从大脑出发到身体各部位,此时的身体的反应性就会大大加强。比如星际时代正常人的反应时间一般都可以达到0.2秒。而1s级的精神力遍布全身的时候,就像直接加速神经反射的时间。身体的敏捷性、反应性都会得到提高。

    而2s级的精神力就可以在身上形成回路,就像小说中的内视一般,一些*上的暗伤,或者是中毒什么的都可以发现,也可以直接用精神力隔绝。就是精神力能运用在自己的身体上。

    3s级的精神力就达到外放的水平,可以如念力一般的使用,能隔空移动外界的东西。具体的表现跟个人的练习方向有关,有各种个性。

    而4s级的描述,网上只流传一句话。“满级的精神力,能感受各种生物的想法,就像听到万物之声一般。”满级的精神力大师几乎都是满级婴儿出身,有各自的家族,有什么秘诀估计也只会留给自己的后人。而网上的4s级的精神力锻炼方法估计也只是挂名。毕竟,如此重要的锻炼方法,一般都是用纸质记录下来,然后用人工刻板保存。

    夏兴邦让宁青用精神力在身上运行了3回。宁青动作非常熟练,也很有个人特色,她是按照一些中医的经脉走向来运行。而星际时代的人都是简单的按照四肢走向,从大脑到指端再回到大脑。当然,部分家族的运行路线也会有自己的特色,但是运行方法也是密不外传。

    而夏兴邦更是没有见过想宁青这种,全身布满运行线路的走法,就连躯干上也有,就像全身被网住了。宁青是从网上一些古籍中找回来的中医经络图。她刚接触这种精神力的运行的时候,就感觉很像练内功一样,但是这些锻炼方法就显得很粗糙。虽然武侠小说什么的基本没有流传下来,但是中医书籍还有啊。

    中医也几乎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一些中医书籍倒是有流传下来,但是了解的人也不多了。当年星际移民时,很多草药种类的都没有带走,没有中药的原料,中医师也是没有用武之地,只有针灸什么的还有一些还在流传,但也是在几个星球上流传。

    加上西医讲究有依有据,跟随科技的发展也达到了断肢再植,“肉白骨”的阶段。像中医还要关乎五行什么的,除了华夏联邦,其余联邦都是发展科技医学的。而中医是依靠耳口相传的经验医学,能一代代的传到今天,估计也是不多。而网上的古籍图书馆也是把很多医书作为文学类的一种,可以公开参阅。

    而宁青正是通过这样,直接就把全身经络图放进副脑中。有些古籍论坛也会有按照经络运行精神力的讨论。但是经络本来就比较繁复,要准确记住,在每一次的运行中都走对,这个就比较难了。更多的人只是当做一个实验看待,能长期坚持下来的,可能只有宁青一个。

    对于地球时代的青年,就是没看过武侠小说,也会看过电视剧。没听说什么九阴真经、九阳神功的,都有自己的内功心法吗?像她这种什么都不会的,只能直接参照中医经络运行,说不定还能练出个简单版的六脉神指之类的。宁青就是一直想着这种白日梦,才坚持下来的。

    当然,效果也是很明显。她运行这么多的经络,但是运行速度却比同级的要快,精神力的恢复速度也快。而他的精神力要分成小束,每一束精神力的走向也不一样,所以对精神力的控制也比一般人要强。

    她还曾经试过运行后从商阳穴(食指端)发出精神力,就像六脉神剑一样。只是,精神束只是比丝线要粗一点,离开身体后的速度更是惨不忍睹。在体内是飞快的运行,但是离开手指后,精神力就像挤奶油一样,缓慢,阻力也大。宁青一直觉得是自己的锻炼方法有问题。

    夏兴邦放出精神力,贴身感受宁青的精神力的走向。感觉这对2s级的精神力的锻炼方法甚至比夏家的更好。宁青就把中医经络图传给他,并仔细说明运行的具体学位还有经络的组成。

    等到宁青讲解完毕后,已经12点了。她正打算回去睡觉,明天继续的时候,夏兴邦发话了。“宁青,你在夏家开心吗?”宁青想了想,“开心啊,有儿子陪我,生活也不用担忧什么。”“那你愿意留下来吗?”

    宁青看着夏兴邦认真的神色,“在小宁长大之前,我不会离开夏家。”说完就会回房间睡觉了。倒是夏兴邦一副了然的表情,上次两人吵架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宁青对于两人的订婚,只是抱着应付的想法,却没有打算成年后和他结婚,留在夏家。

    每当想起宁青那副,你再逼我,我就离开的表情,夏兴邦就不禁头痛。他原来对自己的婚姻也没什么想法,家里是有让他和赵家的赵子云再进一步的计划,他并未排斥。后来,发现自己突然有了子嗣,而孩子的妈也是个容易相处的人,他就打算这样组建一个家庭就算了。

    毕竟,生母的照顾对于孩子的成长会更好一些,更不用说那些大家族中,当家主母对私生子的各种刁难算计。后来,小宁的天赋测试显示出满级婴儿的强悍,而宁青也在不声不响的时候成为满级精神力大师。他更觉得夏家对他们组建小家庭是不会有阻碍,更多的会是期待。只是,夏家和他都没有想到,宁青才是这场婚姻的最大变数。她从未想过留在夏家,估计结婚也是她用以拖延时间准备脱身的敷衍之一。

    夏兴邦想到这也是奇怪,自己的身世,才能几乎是全联邦上有数的。但是宁青却不会垂涎,她是心有所属呢,还是另有打算呢?夏兴邦猜不透她的心思。

    第二天晚上,两人继续精神力锻炼。夏兴邦拿出一些茶具,散布在地上。他盘腿坐在边上,宁青也坐在她身边。

    夏兴邦用精神力“捧起”一个茶杯,再“拿起”茶壶倒水,“放到”宁青的面前。“你看,3s级的精神力外放是可以在日常中锻炼的。”他“拿来”一只小茶匙,放在宁青面前,“你能用精神力拿起它吗?”

    宁青马上把精神力运转至指尖,再外放到茶匙边上,“绑住”长柄。只见茶匙摇摇晃晃的升起来,没一下就掉地上了。夏兴邦没说话,再“拿过”5只小茶匙,让宁青继续“拿起”。而宁青继续从5个指尖发出5根精神束,也能摇摇晃晃的提起所有茶匙。

    夏兴邦示意宁青“放下”,认真的说,“你是太拘泥精神力的形式了。”他伸出右手,让宁青去感受他的精神力波动。“你的精神力在体内运转的时候,是分为很多条,各自运行自己的线路。但是,当你使用的时候,你没有把所有的精神力聚在一起,只是使用其中一束精神力,肯定力量不足。再说,精神力的源头是在大脑,为什么你非要从食指发出。”

    宁青感觉尴尬,难道要我说这是锻炼六脉神剑吗??啊啊,太丢人啦。夏兴邦继续说道,“精神力是无形的存在,当你想抬起一样东西的时候,比如这个小茶匙,你可以把它化作一个碟子,就在茶匙的下方,像这样。”

    只见夏兴邦面前的茶匙平稳的升起,“你把精神力凝聚出来,要会想象精神力的具体化表现。它可以千变万化,当你使用的时候,你就它的具现出来。像你刚刚想要拿起茶匙,就可以把它想做碟子。”

    “像是茶水这种,”夏兴邦指了指宁青面前的茶,此时,一小团茶水自茶杯中飞起来。“你看我的精神力是用什么拿起这些水的?”“是汤匙吧。”宁青看了看飞起的茶水形成的半圆形,不确定的说。“我只是想象了一个小小的圆形瓢,像汤匙的话就不用具现它的长柄,免得浪费精神力。”

    宁青感觉这精神力有点像泥巴一般,你爱捏成什么样就什么样。她把全身的精神力凝聚成一团,大概就像一个排球一样大小。网上有传言,满级的精神力会有人的脑髓一般大。而原书的设定是,一般人的精神力与其大脑的生理结构是相关的,几乎最大的精神力团就是人脑的大小。

    但是,虫族的精神力结晶就是刺激人类的精神力异变的催化剂,可以令精神力得到生长。原书中的女主的精神力最后也是超过满级,在额前头骨的额窦中形成固体的存在。每次使用,精神力就会从眉心发出。宁青当时还吐槽,配上金光,就是二郎神的存在了。

    夏兴邦继续说道,“如果说1s级的锻炼方法是增加精神力的数量,2s级的锻炼方法就是学会精神力的变化,而3s级的就是增加其各方面的力度。一般家族的锻炼方法也是从3s级以上才会有变化,夏家一般是锻炼精神力的力量、锐利、穿透三个方面。”夏兴邦也凝聚出自己的精神力团,比宁青的小一点。“你2s级的变化不是炼的很好,而且一直没有进行3s级的精神力锻炼,所以精神力使用的方面就会显得不足。”

    夏兴邦用精神力把墙角边放着的哑铃“拿”过来了,“放在”宁青面前。“你看,你能不能拿起来。”宁青用精神力化作一个圈,卷在哑铃的横杠上。宁青想着,起来,哑铃摇摇晃晃的升起2、3厘米,不一会就掉下来的。

    宁青又试了两三次,结果也是差不多。夏兴邦也是摇头,“你再感受一下我的做法。”夏兴邦的精神力形成一个半弧形状,刚好托在哑铃的横杠下方,一下子就“托”起来了,轻而易举。

    宁青不禁感觉到挫折了,明明自己才是4s级的满级大师,结果,在精神力的使用上拒让比不上一个3s级的。虽然对方是练习了30几年,自己只是3年,但是一种捧着金饭碗行乞的感觉就是自动浮上心头。学霸什么的真是学渣的各种心酸来源啊~~

    夏兴邦的假期一般是月末的几天,这次的假期只能大概的帮宁青“扫盲”。留下2s级和3s级的锻炼方法,夏兴邦就回到卫星基地了。而宁青又开始了白天上片场,晚上练精神力的充实神火。就连夏胜宁的饭后游戏时间,也会分出一点跟妈妈一起锻炼精神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