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穿越之喜当妈最新章节 > 穿越之喜当妈最新章节列表 > 18.星际的新年
    孙逸阳获得赞助之后,连续跑了1个月,才把方方面面的后勤,游戏开发安排好。等到联系好演员更是接近年底了,他一咬牙,直接把拍摄留到年后去,先休息好再说。另外,可以干脆让游戏策划加班,把游戏所需的画面,还有对话准备好,到时就可以直接演下来,不用反复倒回去追加场景。嗯,让别人加班,自己休息,这真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啊!

    星际时代的春节气氛,反而比地球时代的要热闹。一般联邦法定假期是初一到初六,但是大部分星球都是从年二十八开始就上半天班,让大家可以回家半年货什么。

    大年初一就是鞭炮日,大家都上街放鞭炮,星际的鞭炮大都是一种叫“响豆”的生物种子做的,外形有点像单个的豆荚,呈菱形,鼓起的饱满部位就是能量储存部位。“响豆”受力后只会发出声音,却不会冒烟起火,能量在发声后就用完了。等到重新泡过专门的能量液后晾干,就可以再次使用,属于生物类环保用品。

    鞭炮也是用“响豆”做成一捆捆的摸样,被鞭到地上时,就会发出响亮的“梆梆”的声音。一些大型商场直接就在街上派发小型的鞭炮,由一个或3、4个“响豆”组成,等到晚上再把失去能量的鞭炮捡回来重新注能。

    路上有专门的鞭炮街,像是专门划出一个区域用来玩鞭炮,不仅吸引大量小孩子,还有一些童心未泯的路人。初一就是人们上街互相玩鞭炮的好时光,政府也允许过年期间的路边摆摊,各种自制小食,有些甚至是免费派送的。很多人就约上朋友带上桌椅,就在路上“野餐”聚会,看小孩在鞭炮街“厮杀”。

    初二到初六都是探亲访友的时间,由于星际时代的无纸化深入民心,过年的红包大量减少。大部分人都是在大门设置进门红包,有人经过大门,副脑就会提示收到红包多少个,来自谁谁的信息。派红包的条件是有主人自由选择的,例如“低于15岁”、“未婚”、“低于女主人年龄的离异人士”之类。这就造成大部分小孩最喜欢就是过年的串门,顺便还会暗暗地测试主人家的红包条件。

    宁青在夏家已经是第三次过年,前两年,小宁还没长大,夏兴邦没有假期,而夏家主夫妻则要在家里招待上门的客人,所以宁青都没有去感受过星际的“年味”,一直留在主楼,帮忙接待客人。

    今年,夏兴邦轮到过年放假,恰好夏大哥夏定国也有假期。年三十的团圆饭上,家中除了小弟夏荣军要留守军中,其他人都回来了。家中的气氛好了很多,饭后的水果时间,夏兴邦提起来,“爸妈,我打算明天带宁青和小宁出去玩玩,初二就去红旗星上串串门,玩几天。”

    夏家夫妻没什么意见,过年了,大家的一些小矛盾都会放下。夏奶奶直接就叮嘱夏兴邦,初二要先去其他大家族拜访。由于5大家族的拜访人数比较多,家主夫妇一般是约在初二晚上聚会吃饭,除了继承人,一些小辈也没机会出席。

    此时,平时安静的夏定国却说话了,“明天早点回家吃饭,我会带人回来然你们认识一下。”宁青就吃惊了,过年会带回家介绍的,难道是女朋友?看向夏兴邦,只见他没有吃惊,而夏家夫妇也是一副心中有数的样子。宁青暗想,难道是熟人?

    等到饭后,两人带着小宁去游戏室中玩耍时,宁青就问了,“是晗姐,梁家的梁玉晗。”宁青就瞪大眼了,“玉姐姐?”想到当时订婚宴会上,那个风情万种的御姐,“玉姐姐当时订婚的时候,说是你求她过来招呼我?”宁青有种疑问,“是啊,我跟晗姐比较熟,而她也比较会处理这些事情。”

    “不过好像宴会之后,我就没见过她?过年好像也没有上门拜访?”夏兴邦难得八卦一下,“晗姐前两年申请调到我哥的舰上,咳咳,晗姐是我们这一辈的女中豪杰,大哥是逃不掉的。”宁青不禁佩服起来,像夏大哥这种慢热型的男人,没有缠上几年,估计也很难攻下。尤其是大哥一副扑克脸,完全继承了家主的脸瘫血缘,想到唯一例外的夏家老三,会不会以后也变成这样,宁青就感慨遗传的神奇。

    初一,夏兴邦一家三口吃过早餐,就坐飞车市中区。停在中.央星最大的商贸大街边上,三人下了车,才发现到处人来人往,派鞭炮的、派传单的、路边白摆摊的,加上路上的游人和到处可见的小孩子。宁青感觉有回到地球时代的一些繁华步行街。

    夏兴邦一手牵着夏胜宁,一手拉过看得目不转睛的宁青。而宁青也没什么不自在,或者说宁青根本没时间发现。那个哄哄烈火的炉子上,不停翻转的是年糕??怎么是绿色的,但是好香。后面那锅肯定是饺子,还有那个像人头一样的棉花糖?捻糖人的手艺人居然也有,只是糖人怎么也是绿色??

    看见宁青跟小宁一样,像第一次上街的好奇好吃的眼神,夏兴邦感觉自己是带了2个小孩出门。小宁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的时间外出,一直抱着爸爸,不敢放手。夏兴邦只好单手抱起他,走进鞭炮街,随手接过几个派来的小鞭炮,手把手地教他扔到地上,或者其他路人身上。

    这些过年的游戏,被打中的路人也只是笑笑,或者用鞭炮“回敬”。宁青一直跟在他们左右,也随手扔几个。有些路人是从边上的小摊买的高级鞭炮,受力会有彩色烟雾冒出,吓得夏胜宁一直哇哇大叫。宁青匆忙拉着夏兴邦来到到小摊上。也进了几十个特殊的鞭炮,可惜当回去时,就不见了那个吓人的路人。

    夏兴邦教两人用这些特供货,宁青随手就把高级鞭炮用在身边的路人身上,惹来一堆“报复”,宁青还不停闪躲、投“弹”,逐渐就演变成大乱战。小宁最胆小,有攻击就马上躲在爸爸怀里,等到安全,又在妈妈手上拿几个鞭炮胡乱投放,连宁青都被“误伤”两次。等到手上的鞭炮用完,三人身上是布满一些彩带,会怪叫的闪光豆……

    三人看到各自的狼狈身影都笑开了,快速的离开鞭炮街。夏兴邦一手拉一个,走到路边的一个小食摊上,叫上几个小点,就开始清理身上的“战利品”。小宁吧老爸当做盾牌,身上比较干净,夏兴邦背上上就显得“战绩彪炳”,宁青“拉仇恨”最多,更是受害严重。等到小点上来,夏兴邦还在帮宁青整理头上、背部的“暗器”。

    送点心的老板娘调笑了一下,“小两口中招不少啊,刚刚从鞭炮街下来?”宁青有点不好意思,虽然有了孩子,但是自己和夏兴邦的关系,没有那么亲密。这种复杂的关系也不便向外人说,只有笑笑,而夏兴邦的眼神都带笑了。“老板娘没有去玩?”“这些是年轻人的玩意,我儿子都是和女朋友钻进去了,我和老公就想在边上歇歇,顺便卖点点心。”老板娘说完就去招呼另外的客人了。

    三人吃完点心,就在宁青的“强烈”建议下,开始扫荡各个小食摊位。小食摊位很多是附近居民做的老家特产,很多是宁青完全没见过。看见好吃的或者新奇的,他们就买上两分,尝尝味道。后来,宁青发现自己那一份就是小宁帮上忙也吃不完,就和夏兴邦打商量,3人买一份,这样多吃一些其他品种。夏兴邦也同意。

    于是一路上,由宁青出手买下小食,自己尝一口,喂夏胜宁一口,再吧剩下全喂夏兴邦。夏兴邦一手抱着儿子,另一手也搂住宁青的腰,以防走失。两人兴致勃勃,完全没有注意到彼此的动作有多么亲密。

    尤其是尝到一些怪味食物,两母子都吐出来了,却非要夏兴邦尝一口。夏兴邦避让不了也只有吃了,之后唯有默默避开那些奇异食品,完全不管小宁的“深情呼唤”——“爸爸,那边招牌是烤沐星节虾。”沐星节虾是专业学名,平时俗名是木星蟑螂,就是跟随移民去到沐星的蟑螂变异后代。夏兴邦是直接路过,头也不回。宁青刚好知道这个物种,看见夏兴邦的表现也是笑得大声。

    吃了一路,三人都是疲惫了,找了个饮品摊位坐下了。夏胜宁一坐下,就马上摸摸肚子,“好饱啊。”宁青、夏兴邦都不自觉伸手想帮他揉肚子消食,结果,双手在夏胜宁的小肚子上相会了。宁青终于想起避嫌这个词,看向夏兴邦的眼神也是羞涩闪躲的,正要收回手,夏兴邦却一下子按住,加上小宁自己的手,三只手都放在夏胜宁肚子上了。

    夏兴邦看见三只手重叠,有一种一家三口的温馨冒上心头。看着满足得笑弯双眼的儿子,害羞愉快的宁青,加上自己,就像是一个小家庭了。如果自己和宁青的感情再进一步,会不会就是一家人了,还可以有第二个、第三个小孩出现。嗯,最好再生一个女儿,夏兴邦也开始点胡思乱想了。

    饮品送上来了,宁青趁机说回手,而夏胜宁也被新来的饮品吸引了,只有夏兴邦还在沉思,不时还用冒着绿光的双眼看向宁青。宁青只觉那眼神无比锐利,还带点邪恶,不禁又往外坐一点。回想到刚刚三人分食各种小吃,宁青只觉脸上有点发热了。

    以前学生时代也有很多什么美食节,她经常和几个女生一起去逛,也是一起分食一份。所以,刚刚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么亲密行为,而且,刚刚遇到好吃的,自己还直接从夏兴邦嘴巴上抢回来了。呜呜~~怎么会这样,太丢脸了,今天吃货的本质都露出来了~~

    宁青感觉夏兴邦一直用眼神盯紧自己,更是不自在。还好,喝完饮品,夏兴邦就决定回家了。坐回车上,夏胜宁就要躺在后座,夏兴邦设置好后座的安全睡眠模式,就坐上驾驶位,而宁青坐在副驾。

    宁青刚坐好,耳边就传来夏兴邦的声音,“你刚抢了我的半个鱼面包,”带着点点调笑,拉过宁青下巴,亲上去。而宁青刚在想“鱼面包”是什么,就被夏兴邦的吻吓倒了。夏兴邦只是轻轻一吻,压一下宁青双唇,末了再用舌头舔了一下宁青的上唇。

    宁青一直愣着,完全没反应,而夏兴邦却是笑出来了,“第一次?”宁青马上脸红了,反击道,“当然不是!”夏兴邦却是眼色一沉,“是吗?”又再亲上去了,这次更是大胆地把舌头探进她嘴里,狠狠“**”一番才放手。

    宁青感觉自己有点晕了,脸上好像烧起来了。夏兴邦却是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脸,“你脸红了,要不要我帮你降温?”宁青听出他的不怀好意,直接一个白眼过去,只是加上绯红的脸,感觉就像是抛媚眼一般。夏兴邦心中痒痒的,终于还是放过这个小女人,开车了,而宁青害怕夏兴邦在做出什么,也是乖乖坐在位置上。两人间的气氛夹杂着**,车内一片宁静,三人是满载喜悦而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