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完美弧线最新章节 > 完美弧线最新章节列表 > 章四十八:三根烟
    咖啡室。

    卡比内安坐在软绵的小沙发上,搓着手指,心里有一丝悸动。

    前来马约卡岛的这一路上,他完全没有半点渡假的状态,麻鼠骗他这事就不说了,这次出行的终极目的是什麽?他清楚得很!

    点的哥伦比亚高山咖啡仍没上桌,此时的卡比内根本无半点事情可做,这样下去,心里的悸动就不是一丝了。。。

    是一股。。。

    他停止搓手指,将两手摆腹,尝试着让自己镇静下了。

    两眼在这间咖啡室游走,鼻子先一闻,闻出咖啡室似乎刚刚修葺过的味道,只看室内陈设称不上豪华,算不上简陋,但数类摆具有规有矩地该在哪就在哪,整体陈设的表达很直接简单,任何人在咖啡室门外走过,定能知道这里有咖啡喝。。。

    室内陈设风格过於低调,以致卡比内没理由要在这方面上给出太多的停留。

    两眼游走完,他扭回头,又开始搓起手指来。

    搓了不到五个回合,服务员捧着一个小餐盘,轻步走来。

    “先生!你点的哥伦比亚高山咖啡!”

    服务员边说边将咖啡杯端到卡比内的面前。

    鼻子一缩:“真香~~!”卡比内心念道。

    接着说:“谢谢!”然後服务员礼貌地走开了。

    卡比内用食指扣起咖啡杯,将杯沿送到嘴唇边,一抿!

    还是一句:“真香!”

    咖啡滑入喉咙,满满地香气又从鼻孔里飘了出来。

    他放下咖啡杯,无意地拿起手机,看看有否收到短信或者电话,见手机的屏幕上没有半点动静,他叹出一气,念道:“什麽时候到呀?”

    哈斯先生说是中午到达,可只见一名服务员用粉笔在报餐板上写上:【午餐优惠】之类的内容,想必这时已离中午不远了。

    可哈斯先生没有即将到达的意思。卡比内一人生活多年,必然习惯了苦闷的感觉,不过,此时的他却闷得很慌。

    或说,是卡比内心里无比着急?

    他懂,能否进入法国国家队为国效命,黄昏前必有答案。

    五分钟不过,整个人开始闷得发霉,卡比内有所动作了,他打了一下响指:

    “~啪~”

    服务员明意,乖步走来,微微弯腰,问着:“先生!需要什麽呢?”

    卡比内反问:“嗯~!你们这里有午餐供应吗?”

    服务员答道:“嗯~!是的!先生!不过只是一些糕点小饼之类的食物,主要是用来拌咖啡的。”

    卡比内点头,突道:“那有没有甜甜圈?”

    服务员微笑:“有的!请问你需要吗?”

    卡比内左手扬起,伸出两根手指,说:“我要两件甜甜圈!谢谢!”

    服务员在点餐纸上写了写,後说:“好的!请你稍等!”就走开了。

    【甜甜圈】是安多西至爱的食物,那怪小子预言出卡比内会即将进入法国国家队,而卡比内还真的收到了塞塔齐教练【面试】的通知。

    卡比内之所以硬要点上两件甜甜圈,是因为想借上安多西至爱食物,来给这次【面试】提提运气,顺道给自己打打气。

    卡比内念着:安多西!希望你的预言可以成真!

    远在格拉纳达市的安多西当然不知道此时的卡比内是如此依赖自己的预言。正是中午,恐怕那怪小子这时已在中央广场喂着他的爱鸽【乔尔】吧。。。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中午已过,下午早近。

    卡比内已经啃掉两件甜甜圈,喝了两杯哥伦比亚高山咖啡,可哈斯先生仍然没有到来,更不要说塞塔齐教练了。

    他望望扣在手腕上的手表,急念:“怎麽还没到呢?”

    “欢迎光临!先生!请问几位?”

    卡比内的双眼还没离开手表,站在咖啡室门口的服务员就如此说出。

    “嗯~!我找人!他可能已经到了!”

    门口的顾客说道。

    卡比内也已听到,这名顾客的声音再熟悉不过了。

    来的正是哈斯先生,他走进咖啡室,两眼摆望,走了数步後,拐进死角位,就见着了卡比内:

    “嘿!年轻人!好久不见呀!”哈斯先生先说着。

    卡比内终於等到哈斯先生的到来,心里好不愉快,微笑着说:“你好!哈斯先生!好久不见!”

    哈斯先生穿着一件崭新的短袖衬衫,配上一条淡蓝色牛仔裤,手里还提着一件小小的行李袋,神清气朗地朝卡比内走去。

    一到玻璃小桌子前,放下行李袋,还没坐下就说:“等急了吧?”

    卡比内没说实话:“没有!这里很舒服!坐坐也没事!”

    哈斯先生这才坐下,完後,招来服务员,又指着卡比内,对服务员说:“这小子喝什麽!我就喝什麽!”

    服务员微笑:“好的!请稍等!”

    服务员一走,哈斯先生掏出一包香烟和一个打火机,从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放在唇上,再用拇指滑上火机的轴齿:

    “~~斯~~~”

    烟丝明明灭灭地烧了起来,而烟圈火火?`燃地飘了起来。。。

    到达咖啡室後的第一根香烟,哈斯先生抽得好不陶然。

    卡比内两手挥摆,想扑开飘近自己的烟圈。

    再说:“哈斯先生!你不是说过,只要我进入格拉纳达队的主力阵容後,你就会戒烟吗?”

    哈斯先生吐出烟圈,说:“是的!我说过!可是我改变主意了!”

    卡比内不解:“哦~~?”

    哈斯先生说:“我决定,只要你能协助格拉纳达队取得下个赛季的欧霸联赛入场卷,我就会戒烟!”

    “藉口!”卡比内猛一回道。

    哈斯先生一笑,说:“或许是!不过这个决定有助於你孜孜不倦地去帮助格拉纳达队争取好成绩。”

    “藉口!”卡比内再回道。

    哈斯先生一听,张嘴一笑,嘴中更飘出烟圈。

    哈斯先生要点的东西:哥伦比亚高山咖啡已被服务员端到桌上。

    “谢谢!”哈斯先生轻声而说,嘴中的烟圈仍在。。。

    卡比内似乎有着疑问,说:“哈斯先生!其实我不太明白你为什麽会前来这里,要知道,我一个人会处理这件事的。”

    哈斯先生先抿了一口咖啡,再说:“我是你的经纪人呀!而今天,你很有机会被召入法国国家队,所以我想亲身见证这个时刻!这个答覆满意吗?”

    说完,把短短的烟头放在烟灰缸内,按灭了。

    卡比内顿悟:“嗯!我明白了!”

    哈斯先生再抿了口咖啡,後说:“一会儿见到塞塔齐教练,不用急於表现自己,更不要说自己在过去有多少助攻,多少进球。这样做的话,会让别人觉得你很愚昧。明白吗?”

    卡比内点头,说:“明白!”

    哈斯先生接道:“不用担心,塞塔齐教练问什麽,你就回答什麽吧!”

    “明白!”卡比内的回答越发机械式。

    这时,哈斯先生提起身旁的行李袋,滑开拉链,从里面抽出一瓶香槟,对卡比内说:“看!这是我从埃因霍温带来的!如果你能成功进入法国国家队,我们就把香槟乾了。。。!”

    卡比内顿笑,说:“希望香槟能开得成吧!”

    这话说完,那边,哈斯先生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施施然地点上。

    卡比内见此,心道:看来真的要努力地协助球队取得欧霸联赛入场卷了。

    可卡比内不会想到,哈斯先生一根接着一根地吸烟,只是他异常紧张而已。

    紧张,不是因为哈斯先生惧怕什麽,只是因为卡比内一日还没确定入选国家队,他的心,就会悬挂在半空,不得半秒安定。。。

    随後的三分钟内,卡比内一直托着下巴,他是在等待。

    而哈斯先生静静地吸了不下十五口的香烟,他也是在等待,而且很紧张。。。

    “欢迎光临!先生!请问几位?”站在门口的服务员再次说起。

    门口的顾客说:“我找人!可能他们已经到了!”

    哈斯先生一听,卡比内也一愣,二人相视,同念:来了?

    没错,来的正是法国国家队的主帅-----塞塔齐教练。

    不等塞塔齐教练来到他们身前,卡比内与哈斯先生早早起身,站了起来,准备迎接塞塔齐教练。

    跟随在服务员身後的塞塔齐教练,拐进咖啡室的死角位,立马就见着他们二人。

    塞塔齐教练步前,说:“你们好!让你们久等了!”

    卡比内与哈斯先生齐声而道,可是没说实话:“没有!这里很舒服!坐坐也没事!”

    塞塔齐教练一身简装,神情闲舒,更不带老态。而且眼神灼灼,眉宇舒坦,加上一副齐匀高整的鼻子,来势昂昂。。。

    他坐下了,叫上身旁还没离去的服务员,说:“这两位先生喝什麽!我就喝什麽!谢谢!”

    服务员点头,转身走开。

    塞塔齐教练这才理理身子,说道:“二位!很高兴见着你们!特别是卡比内!我观察你的表现很久了!不错!继续加油!”

    卡比内作出敬畏:“谢谢教练!不过我。。觉得。。。自己还需要加倍努力!”

    听见来话,塞塔齐教练满意地点着头。

    一旁的哈斯先生再接上一个香烟,吐出烟圈,後说:“塞塔齐教练,其实卡比内是我发掘的,所以请你相信我,他是一名你不会想错过的球员!”

    塞塔齐教练一笑,说:“哈斯先生!你说的我明白!我承认卡比内很优秀!而这次决定前来见面,基本上是我的个人意愿,与法国足协无关!”

    哈斯先生弹弹烟灰,说:“哦~?”

    塞塔齐教练说:“其实很简单,就是想亲身与卡比内见一下面。。。!”

    塞塔齐教练的话,卡比内听不明白,这究竟是什麽意思?

    是可以进入国家队?还是就当一次见面而已?

    身旁的哈斯先生又弹弹烟灰,给卡比内使了个眼神,意说:别急!先别慌。。。!

    “咦?这瓶香槟是你们带来的吗?”塞塔齐教练指着桌上的香槟说道。

    哈斯先生吸上一口烟,回道:“是的!这香槟是一会儿用来庆祝的,你也一起喝吧!”

    “哦~~!好呀!谢谢!”塞塔齐教练说道。

    哈斯先生明明让卡比内先别急,可这白痴终於耐不住了,字字问着塞塔齐教练:

    “教练!既然你说已经观察我很久了!不知道。。。你对我在比赛中的表现有什麽评价?”

    塞塔齐教练听着来话,也不意外,回道:“在这个赛季的西甲联赛,你和沙杜吉尔被外间称为未来的巨星,那。。。想知道你和沙杜吉尔的差别吗?”

    “想~~!”卡比内立马一回。

    塞塔齐教练说:“虽然场上的位置不同,但其实你俩的差距并不大。。。”

    卡比内说:“哦~?”

    哈斯先生也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香烟仍在他的指间。。。

    塞塔齐教练接道:“打个比喻吧,你和沙杜吉尔是两只勤劳的蜜蜂。沙杜吉尔不需要飞太远,就能采到花蜜。而你,也可以采到花蜜,不过。。。要飞出很远的地方才能采到。”

    一话完,卡比内呆了,他不敢相信塞塔齐教练会是这样来评价自己和沙杜吉尔,竟槁木死灰起来。

    哈斯先生场面见惯,先不多动,只是按灭了烟头。

    场面中的一切都很别扭,可是塞塔齐教练却说:“好!要说的都说完了!把香槟开了!我们来庆祝!”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