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完美弧线最新章节 > 完美弧线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三十九:一半扫兴,一半欣慰

章三十九:一半扫兴,一半欣慰

作品:完美弧线 作者:带刀刺猬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格拉纳达国际机场,客运楼内。

    满坑满谷的旅客。

    其实哈斯先生的来电并不意外,意外的是来电的目的。而机场客运楼内有一处供旅客们坐息的地方,可卡比内一直没有坐下,他呆木地站着,一直站着。

    他明明是以一副悠哉哉的状态前来机场,准备出去渡假。可一阵莫名的恍惚感传来,将这原本的状态彻底瓦解。

    客运楼内荡荡的旅客们,集杂出难以听清的说嚷声,但这刻的卡比内,却没有耳入到任何声响,血管内是一片的渺无声息。。。

    他还是在站着,各样情绪的转换节奏很是急遽,然後,数杂情绪终於停留在激越的这一块。。。

    二人完话,这才挂线。

    卡比内先是收起手机,又再怔住,更把和哈斯先生的通话内容再细味两次,突然,脸上挂起了笑容。。。

    “叮~~叮~~叮铃”

    这会儿,裤袋子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卡比内料定,这次一定是麻鼠的来电。

    他料对了。。。

    “喂~!我停完车了,你在哪?”

    “嗯~!我在客运楼的左大厅,这里有一排椅子,还有一间书店。”

    “好的,别动,我快到了!”

    “好!等你!”

    卡比内又收起手机,笑容已经在脸上挂不上了。他心里算量着,要怎样的跟麻鼠说出这件事,才能够不扫大家的兴。

    或者这般说吧,这【兴】,是一定会扫的。就只看麻鼠会给什麽反应了。

    三分钟多一点儿後,卡比内一瞄,立马瞄见麻鼠挟着一卷春风,步伐鼓动地向自己走来,恰恰正是一身乐陶陶的渡假前状态。

    二人会合,麻鼠摘下黑色墨镜,说道:“我建议,我俩赶快离开这个范围,因为这里有被球迷包围的危险。”

    卡比内嘶笑:“哼~!我早就被包围了!刚刚才跟三位球迷碰了一着!”

    麻鼠一听,立即戴回黑色墨镜,慌慌地扭着头,观量四周,又说:“呀~!果然危险!我们先躲一躲!走吧!”

    卡比内慢慢回着:“嗯~~!其实。。。。。。我有。。。”

    麻鼠突然截断:“哎呀~!先别说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卡比内愣了愣,回道:“哦哦哦~!好吧。。。!”

    二人低头曲腰,跟做贼似的,快快离开这片范围。

    经麻鼠带路,卡比内被牵到一处叫【特级贵宾候机室】的地方,二人一进贵宾候机室,就找到一处比较暗蔽的地方,然後坐下。麻鼠神经质地望望四周後,又才摘下黑色墨镜,并用右手的两指梳理着自己的头发,自语道:“终於可以舒舒服服地坐一下了!哈~~!”

    卡比内坐在麻鼠的对面,脱下挎在肩上的大背包後,直接就说:“有事一问!”

    麻鼠回:“请说!”

    卡比内接问:“至於这样吗?跟做贼似的!你就这样害怕球迷吗?”

    麻鼠又回:“只要在格拉纳达市范围之外,我就不怕!”

    卡比内又接问:“为什麽呢?对此,我真的不是很明白!”

    麻鼠再回:“白痴!你不知道吗?我们在格拉纳达市,可是【超级球星】呀!”

    卡比内不再接问了,只是对麻鼠竖起了一根中指。。。

    “哈~哈~~!你这个白痴!真有趣~!”麻鼠被卡比内的这一举给逗笑了。

    等麻鼠笑完,卡比内才说:“说真的,究竟有原因吗~~~?”

    麻鼠静得很快,说出一字:“有!”

    卡比内两眼一定:“哦~?”

    待卡比内发完态,麻鼠竟是一脸怏怏,低眉静思。卡比内见此,只好先不追问。

    “两位先生,请问要喝点什麽吗?”

    这时,一位样貌俊美,皮肤凝脂的贵宾室女服务员柔声问到。

    卡比内先给反应,说:“嗯~!一杯咖啡!谢谢!”

    麻鼠微微抬头,道:“跟他一样!谢谢!”

    女服务员微笑点头,礼貌回道:“两杯咖啡!好的!请两位稍等。。。”

    说完就俏步走开。

    卡比内等女服务员一走开,就回望麻鼠,想接着再聊。。。

    “真正的原因,可以迟些再跟你说吗?”卡比内嘴还没张,麻鼠先行说道。

    卡比内听此,说:“没问题!你觉得什麽时候说才合适,就什麽时候跟我说吧,我等你。。。!”

    贵宾室内,飘绕着??的咖啡郁味,配上室内空调呼出的冷气,卡比内感到一阵冷冽。

    咖啡还没奉上,卡比内只好拿起水杯,抿了一口冰水。。。

    他要说话了,说他该说的话,说麻鼠应该要知道的话。

    卡比内发出一丝乾咳,说:“嗯~~~其实刚才在客运楼那边,我有些话还没有说完。”

    麻鼠回神一愣:“哦?是吗?那你继续说吧!”

    卡比内再拿起水杯,又抿了一口冰水,抿得很小心翼翼。

    完後,卡比内接道:“在你去停车场停车的时候,我接到了哈斯先生的电话。”

    麻鼠点着头,示意卡比内继续说下去。

    卡比内说:“哈斯先生说,我可能去不了渡假了。。。”

    “啊~~?什麽~~?”麻鼠的脸色突然红中透青,急急问道。

    这正是卡比内所担心看到的情况,麻鼠越急,他就越发担心。。。

    卡比内拍拍麻鼠的手背,尝试抚抚满头发急的麻鼠。

    之後,再道:“因为【塞塔齐教练】会在四十八小时内亲自与我会面。。。”

    【塞塔齐---50岁,法国人,现为法国国家队当家教头,带军两年,录下在各类国际赛事19胜7和4负,共30场的庸常成绩】

    麻鼠当然听过塞塔齐教练,可他听卡比内这麽一说,还是一脸的惊讶。

    突然,麻鼠扬臂挥拳,一锤朝卡比内打去,打在卡比内的肩膀上。

    并奋声说道:“妈的~~!你怎麽不早说呀?”

    卡比内一愕:“啊~~!真的对不起!看来我不能和你一起去渡假了。。。”

    麻鼠回道:“天哪~~!你真是白痴吗?我的意思是说,你要被召进法国国家队了,这是高兴的事,你这麽不早说呀。。。?

    卡比内仍然愕着,说:“我担心扫了你的兴致,也怕你会不高兴。”

    麻鼠摆着手,说上:“说实话吧,在出外渡假前,突然发生了这类事情,的确有点扫兴,可是入选国家队远远比出外渡假更为重要,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是支持你的!”

    卡比内一听,顿感欣慰,说:“谢谢你的理解,我很感动。既然这次不能跟你出去渡假了,我保证,如果下次有机会,我们再一起去渡假。”

    麻鼠再摆上手,说:“我觉得在这件事的层面上,你不用感到歉意,更不用去保证下次怎样怎样的等等。。。,因为你要记住:【被召入国家队远比渡假重要】,明白吗?”

    卡比内点头,说:“明白!但可以细说下去吗。。。?”

    麻鼠定定气,接道:“因为我是荷兰国家队的边缘人物,虽曾也被召入过,可我。。。只是披过三次荷兰国家队的战衣,我真的很懂:【想为国效力,却又遭拦在门外】的心情。所以。。。塞塔齐教练突然找你,我是真的替你高兴。”

    “~~啪~~”

    麻鼠的话刚完,两人又突然有默契地击了一下掌。

    两掌迸击出声音,在贵宾室内,久荡不灭。。。

    当掌音灭下不久,两杯热浓浓的香纯咖啡被女服务员捧了过来,麻鼠鼻子一缩,说:“嗯~~!好香呀!”

    这位俊美的女服务员轻轻手地搁下咖啡,後说:“请两位慢用!”

    说完再次俏步走开。

    卡比内和麻鼠二人各自抿着咖啡,完後放下咖啡杯,以示接着交谈。

    卡比内先说:“那。。。这次渡假,你只能一个人前去了!”

    麻鼠拍上胸口,说:“哈~~!这个你放心,就算一个人前去渡假,我也会尽情玩乐的!”

    对面这【白痴】的一席话,让卡比内听後轻轻点头,再度感到欣慰。。。

    “~~叮咚叮咚~~~”

    卡比内和麻鼠二人都听见其声。

    麻鼠先道:“白痴!你的手机收到短信了!”

    卡比内扭头望向摆在桌上的手机,回着:“哦~~!知道了!”

    卡比内拿起手机,按下手机内的短信信箱,立即读上:

    【年轻人,我将你的电话号码给了塞塔齐教练,所以他一会儿可能会亲自致电给你,你也不用太紧张,到时候,你只要说你该说的话就行。还有,我刚好有事要办,不能亲自致电给你,只好用短信代替通知你。努力吧!年轻人!】

    卡比内将哈斯先生的短信字字细读,完後长舒一口气。。。

    一旁的麻鼠见此,问着:“怎样?有什麽事?”

    卡比内先张嘴抿上一口咖啡,再回道:“是我经纪人哈斯先生发来的短信,他说塞塔齐教练等一下可能会联络我。”

    麻鼠说“哦?不错呀!这是好事呀!说明你进入法国国家队的事情,十有*将会成事了!”

    卡比内顿了一下,说:“那。。。我先走了!你一个人去渡假,玩得开心点吧!”

    麻鼠右手一挥,说:“别担心我了,你快走吧!回去等塞塔齐教练的电话吧!”

    卡比内最後说:“这次真的很抱歉,如果下次再出去渡假,我一定同行!”

    麻鼠面容一扭,呛道:“哎呀!你的屁话还真多!赶快回去吧!”

    说完,对着卡比内挥手,示作再见之意。

    卡比内说:“好吧!我们训练时再见!我走了。。。”

    说完,卡比内转身扭头就走,步出五步之际。。。

    “~~叮咚叮咚~~~”

    手机又收到了短信。这下,还是麻鼠先道:“白痴!你的手机又收到了短信。”

    卡比内先不回应麻鼠,只是急急地从裤袋子中摸出电话後。。。打开手机信箱一看。

    是一条内容不长的短信,可卡比内却读了很久,引致坐在不远处的麻鼠问道:

    “又什麽事了?啊?怎麽还不快走?”

    卡比内慢慢回过头,一脸浅笑地望着麻鼠。

    这一脸地浅笑,藏着半分【诡谲】。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