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完美弧线最新章节 > 完美弧线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三十六:两个白痴的三天两夜!集结!

章三十六:两个白痴的三天两夜!集结!

作品:完美弧线 作者:带刀刺猬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力保不败,全取三分,结束了一场恶战】

    卡比内献出【梅开二度】

    在圣马梅斯体育馆克敌制胜後。。。

    格拉纳达队以凯旋之师的风态,选择连夜返回格拉纳达市。球队的包机航班降落在格拉纳达国际机场时,已是当地时间:凌晨一时。

    科博尼教练虽是顽梗之人,但也保留着半分练达。他特批:【全队放假三天】,在训练基地散队时,他还反复叮嘱队员们:“年轻人们!好好珍惜这三天的假期!尽情地去玩吧!但不要放肆地喝酒!那对你们没有好处!清楚吗!”

    有假放的心情,跟中了彩券的心情,简直就是不相伯仲。

    球员听此喜讯,个个乐得心里绽放鲜花,满脸舒心。

    卡比内得知有假放,固然高兴。可他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手机上,手机内有两条短信:

    【年轻人,祝贺你梅开二度,为球队取得胜利。你距离欧洲球坛的顶峰,又近了一步,继续加油吧!】

    -----明显的,这是经纪人哈斯先生发的信息。

    【混蛋!踢得不错呀!改天我来格拉纳达,一定请你吃饭!不过,你要负责来回机票哟!哈~~!再联吧!加油!】

    -----这更明显,是苏格兰人威德逊那臭小子。

    卡比内仔细读完短信,咧嘴而笑。这样愉快的状态,不全是因为收到哈斯先生和威德逊祝贺的短信。

    在这里面,夹杂更多的,或许是以一己之力,为球队取胜的欢然。

    “嘿~!在傻笑什麽呢?像个白痴似的!”麻鼠背着大斜包,上前问道。

    卡比内愣完神,沉着回到:“没事!只是高兴而已!”

    麻鼠敬道:“废话!赢球当然高兴!”

    卡比内被麻鼠喷堵得一时答不上话,只好摸着脑勺,一顿傻笑。

    麻鼠再喷道:“你看你,笑起来真像个白痴!哈~~!”

    要拿平时,卡比内遇到这样的玩笑,他一定会以同样的方式回之。可他此刻仍没回话,继续一顿傻笑。

    胜利的喜悦,早已淹没了卡比内其他的情绪。而麻鼠不说,是因为他早就读懂卡比内。

    他接着对卡比内说:“你就像个白痴一样,继续笑吧!别跟人说,你认识我!”

    卡比内听後,使上拳头,就是一记【流星锤】。麻鼠想避不果,膀子硬吃一记。

    两人像个孩童似的,【打闹起来】

    待两人疯完後,麻鼠再道:“已经凌晨了,一会儿,你搭我的车,一起走吧?”

    卡比内立马一句:“好呀!求之不得呀!”

    麻鼠接上:“刚好有一件事我。。。。。。”

    麻鼠的话没完,他停下话来,是因为他斜瞄到一人朝他们走来。

    是科博尼教练。

    身为球队教练,自己的队伍又经过一轮苦战,艰难取胜後。他一脸英发,走路生风,来到卡比内和麻鼠的面前。

    他给话了,但一开始,并不是训话。

    只听他问道:“都散队了,你们两个还不回家吗?”

    麻鼠抢了一句:“嗯~!我们马上就走。教练!你有事吗?”

    科博尼教练点头,短嘘一气,说:“只是想跟你俩简单地聊几句。”

    “好呀!聊什麽?教练!”回话的换成卡比内。

    突然间,科博尼教练面情变得肃穆,先对麻鼠说:“你这家伙,先是忍不住对手的挑衅,跟对方发生冲突。再是没完没了地抗议主裁判,最终吃了一张黄牌。哼~~!你必须要检讨一下,尝试控制自己的情绪。”

    麻鼠愣了半饷,他想不到自己会被科博尼教练喷了一嘴的臭屁。

    球员被教练有理由地训责,这是应该的。麻鼠也明白,况且自己的确鲁莽在先,差点扰乱了球队的比赛节奏。所以,这顿臭屁,他吞了。

    麻鼠脸挂疚坏,回道:“教练,请放心,我一定会注意自己在场上的行为!”

    科博尼教练听到答覆,点点头,短呼一句:“嗯~!”

    最後他将面脸转向卡比内,假意托着下巴,嘴里吱吱发响。

    两秒後,科博尼说道:“我应该怎麽说你呢~~?”

    卡比内咋舌,不敢答话。

    科博尼教练顿了顿,接道:“你在这场比赛中的表现,我会给你打八十分!”

    卡比内错愕,仍是不语。

    科博尼教练竟浅笑一声,接道:“虽然你梅开二度,帮助球队取胜。可我还是看清了你在场上的不足。”

    【这世界上,上亿人都在执着地追求完美,可完美,它真的存在吗?】

    卡比内遗恨,沉默依然。

    科博尼却突然问道:“年轻人,你怎麽想?”

    卡比内两眼愕愕,顿了一秒,才说道:“我的表现的确不足,可我比较看重比赛的结果!”

    “哦~~?”科博尼教练一脸疑容。

    卡比内解释道:“是心态,求胜的心态。只要能赢,其他因素真的可以看轻些。”

    科博尼教练回道:“嗯~!赢了就会这麽说。那万一输了呢?”

    卡比内说:“我不知道,严格来说,我不会写【输】字!”

    “哈~~!”科博尼教练仰头一笑。又问道:“年轻人,你今年几岁?”

    科博尼教练的这招【明知故问】,使得卡比内又是一愣。

    但可以断定,科博尼教练绝对不是在装傻。

    卡比内愣完,回道:“二十岁,教练。”

    科博尼教练噗嗤,良久才说:“难怪!你的话的确有【二十岁】的气势。好了,不聊了,你们快回家吧!”

    被晾在一边的麻鼠随即回道:“知道了,教练。我们现在就走!”

    说完,就扯着卡比内,说:“走吧,我还有事找你商量。”

    这时的科博尼教练早已走开,卡比内这才问着麻鼠:“我有说错什麽吗?”

    麻鼠摊手扁唇,答:“没有呀!”

    卡比内挠着脑勺,眉额皱皱,喃喃道:“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麻鼠发急,说:“哎呀~!你的屁话还真多!走吧!”

    和还留在训练基地的少数队友道别後,麻鼠扯着卡比内,离开了训练基地。

    麻鼠在基地停车场取了座驾,驶到基地门口,载上等待他的卡比内後,挥手换挡,一脚踩足油门,一点三二秒後,跑车已经加速到了60km/h,狂速驶离训练基地,朝卡比内家飙去。

    半途,卡比内给话:“你非要把车开得这麽快吗?”

    麻鼠回道:“现在是凌晨!何况这一偏间小直路,不飙一下车怎行?”

    卡比内摇摇头,说:“去你的!你这是什麽逻辑?”

    麻鼠突然乐不可支,回道:“白痴!你是眼红我有跑车开吧~~!哈~!”

    卡比内又是一拳敬上,捶在麻鼠的膀子上,并说:“你才白痴!这类跑车,我买得起!”

    二人聊话间,跑车渐渐以80km/h的速度在这偏间小直路斩风狂飙。

    车窗外夜色低调,树草莽莽,跑车一路肆行,急掠繁景。

    猛间,一块焊在路边的铁牌子,被疾进的跑车甩过。

    铁牌子刻有几个大字:【慢速!请安全驾驶!】

    车内二人,感受着跑车的极速感,体内的肾上腺飙到极点。

    数分钟後,跑车减速。不是因为麻鼠已经飙够,而是车子快要驶上高速公路了。

    麻鼠身子松了下来,匹然又说:“我刚刚不是说,有事找你商量吗?”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卡比内一悟:“呀!对对对!我都忘了!是什麽事呢?”

    麻鼠鬼笑,说:“我说过,你要是罚不进那粒点球,就要满足我的一个要求!嘻嘻!”

    说完,面情刁滑,并转头望向卡比内。

    卡比内当然记得,就问:“说吧!什麽要求!”

    麻鼠见已得逞,继续鬼笑:“科博尼教练不是给我们放了三天假吗。。。?”

    卡比内答道:“对呀!然後呢?”

    麻鼠答道:“嘻嘻~!跟我一起去渡假吧!”

    卡比内一听,态度徘徊数秒,问道:“三天假期够吗。。。?”

    麻鼠语气真恳,说:“绝对够!”

    “那去哪里呢?”卡比内问道。

    麻鼠没迟疑,说:“马约卡岛!怎样?满意吗?”

    卡比内说:“对朋友,诚信很重要!好吧!我跟你一起去渡假吧!”

    麻鼠右手握着方向盘,左手打起响指:“~啵~~”

    然後在车内大嚷一声:“喔~~~!马约卡岛!我们来了!”

    卡比内下了车,回到住宅楼门口时,时间已是凌晨三时。

    他累,非常需要瘫在家里的软**上,狠狠地来个大觉。

    他转头对坐在车内的麻鼠说:“谢谢呀!”

    麻鼠说:“别说屁话啦!我先告诉你一下,你先回家睡觉吧。大概九个小时後,我会致电给你。”

    卡比内问:“哦~~?”

    麻鼠再解释:“白痴!我也先回家,让我的经纪人帮我们安排一下渡假的细节。我估计,需要九个小时才能办妥,明白吗?”

    卡比内点头,说:“如果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咦~~~?我们是在九个小时後出发吗?”

    坐在跑车内的麻鼠弯着腰,侧着头,对站在车外的卡比内说:“对!一切细节最快也要九个小时才能办妥。”

    卡比内一声:“哦~~~!那好,我先回去睡一会儿。”

    说完转身,可刚走两步,又倒了回去。

    一脸疑惑,问着麻鼠:“那~~~【越位】怎麽办?”

    麻鼠一听,讥笑:“我真服了你!你还为着【越位】着想!放心吧,我会安排【越位】继续住在**物酒店的。”

    卡比内清楚了:“哦~~!好吧!先再见了!”

    二人一别,麻鼠踩上油门,吵耳的引擎声挂尘而起,不消两秒,跑车消失在深暗的街道中。

    卡比内回到家门口,使上钥匙,将大门打开,走进屋内,按下开灯键,又关上了大门。。。

    咦?卡比内察觉到,右脚踩到东西了。

    他低头一看,是一张被摺成四方形的白纸。

    他弯身拾起,舒开白纸,就见着白纸上写着几个大字:【表现不错!我很满意!】

    卡比内看完就喷笑起来。这又是安多西的【恶作剧】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