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欢乐回家
    只觉得满心的欢喜,李清照慢慢将外套穿好了,退出房门,到门口,眼角之处的微笑之意还在。

    李母冲着清照摆摆手道:“行了行了,你快回去吧。明诚还在你房间之中等着你呢”

    李清照点头,忙将房门给掩盖住,随即将双手向自己嘴唇边一举,哈着热气,心里想道:“母亲说的十分有理,清照怎么还胡乱思想呢?以爹爹的为人和实力,他能对朝廷之中的人和事没有一个判断和解决吗?不需要自己在这里徒劳思想,白费力气了。”

    将双眼紧闭,嘴角向上一弯,李清照又是开心地将双手紧握成拳头,在自己胸前举着,心里又想道:“相公说的对,爹爹没有事,没有事。”

    又是嘿嘿笑了一声,李清照一蹦一跳着走了几步,突然脚下一没控制住,心里一惊,想道:“坏了。”

    努力稳住自己,这才让自己站稳,李清照心里想道:“切莫高兴得过头了,若因此摔倒,让人家看到,可是就损了大家闺秀的名头,自然也损了家人的名声。很可能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都会有伤害。”

    一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李清照伸手在肚子上轻轻拍了拍,嘻嘻笑着心里想道:“你知道吗?你外公可是一个大名人,也是一个大坏人,害得你母亲白白担心多日。不过,现在看来,他没有事了,我想,你若知道这个消息,自然也是很高兴,是不是?”

    自己给了自己一个肯定的回答,李清照笑着扶住墙慢慢走去。

    外面大风起来,虽然已是新的一年了,初春应该就到,不过现在冰天雪地,还是一副寒冬景象。

    李清照不时将双手放回袖子中紧紧握着,心里一直在想着“冷”这个字。牙齿紧咬,还是不时哆嗦着。

    快步到了自己的屋子门口,李清照心里想道:“相公想必就在这里了,我去陪他去。”

    抿抿嘴唇。李清照又想起自己与相公卿卿我我,相互吐露真情的场景,真觉得美好。

    慢慢将门开开,李清照探进脑袋向里瞧了瞧,看到屋子里整洁白净。桌椅摆放整齐,茶杯水碗也是摆放得当,心里喜道:“清照嫁出去之后,父母还没忘了我,还叫人来这里收拾屋子。”

    再将脑袋晃悠了晃悠,李清照又向床头看去,正见自己相公就在床上躺着,呼呼大睡,人事不醒。

    李清照看到相公那个样子,便伸出手来将自己嘴捂上。这才发出几声笑来。看到相公那个睡姿,李清照便忍不住要笑上几声。

    慢慢将门开开,只觉得一阵温暖,自门外冰天雪地之处向门内去,自然是感觉到温暖了。李清照伸手将自己身上的外衣给脱下来放到一边挂起来,只觉得浑身好是自在,没有外衣厚重的束缚,就是感觉轻松许多。

    李清照向前走了几步,来到相公身旁,冲着相公的脸上轻轻拍了一下。

    相公却不动弹。

    “嘻嘻”李清照晃动着脑袋笑了一笑。盯着相公看,相公并未反应。

    又是冲着相公的脸上轻轻拍打了一下。

    相公还是没有反应。

    李清照张开嘴唇,露出洁白牙齿,大方地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戏谑道:“我笑相公,相公可否感觉得到?”

    却见相公突然笑了几声,随即口中胡乱说着一些话,没听清楚。

    李清照以为相公醒了过来,忙向后退一步,双手抚在胸口处。盯着相公的脸看。

    却见相公一个背转身,将身子转向里面去了,脸自然也跟着向里去了。

    李清照娇气一下,撅起嘴来盯着相公的身子看,心里想道:“我以为你方才醒了过来,怎么是说梦话?真不知道你又梦到什么了。”

    这时突然看到相公身子一动,李清照又是一惊,站立在原地不动弹。

    赵明诚胡乱一动身子,再起身来,伸手揉着眼睛,还是有些睡眼惺忪地转过头来,见娘子在自己身后,忙笑道:“娘子你在这里?”

    李清照惊讶之后,却也觉得没有什么,想必相公做梦睡醒了吧。

    点点头,李清照道:“怎么,我不在你身后,还在哪里?”

    赵明诚笑道:“是了,明诚只管独霸这张床,没有给娘子留下一个地方来,是明诚的不是了。”

    李清照无奈笑道:“你这个懒惰样子,没给我留下一个地方也是在情理之中。”

    话虽然有些刺耳,可是让李清照微笑着说出来,却觉得一阵轻松。

    赵明诚自然觉得轻松了,盯着娘子看,笑道:“果然不一样。”

    李清照疑问道:“什么不一样?”

    赵明诚道:“娘子回家来看看爹娘,便是心里高兴至极,因此高兴。方才娘子那个样子,都把你内心的高兴心情给暴露出来了。”

    李清照嘻嘻笑着想道:“相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清照回来看爹娘自然高兴,不过这二嘛,爹爹临朝无事,这便是清照心里十分高兴之处。”

    赵明诚又问道:“娘子,明诚说的对吗?”

    李清照回过神来,点头道:“对,对,相公说的对。”

    赵明诚朗声一笑,又揉了揉眼睛,伸出手来示意娘子过来。

    李清照一面看着相公那个发呆样子想笑,一面害羞道:“这是我家,你怎么还要胡闹?”

    赵明诚故意正色道:“什么你家我家,不都是我们家吗?岳父母也不反对明诚这个样子。”

    李清照羞道:“什么样子?”

    赵明诚起身下床来,一把又将娘子腰部搂住了。

    午后冷风瑟瑟,却是晴空万里。

    渐渐日头西移,到了傍晚时分,太阳西落了,众人休息时间也都过去了。

    李清照和赵明诚二人穿戴好了到父母房去,到门口,见父母正端坐等着。

    众人又是进行一番礼节之后,便都坐了下来,相互之间说说家常话。渐渐日头已落了,天空只留下些许明亮。

    李清照携着相公的手,身后又跟着皓月,一同向着李府门口行去。

    李格非在前。李母在后,小晴随在李母身旁,一起去送李清照赵明诚。

    到了门口停下来,李格非拉住赵明诚的手,殷勤说道:“今日女婿随女儿前来看老夫。老夫内心甚感慰藉。”

    赵明诚道:“恩师说的哪里话,明诚来看恩师,自然是合情合理的。恩师是明诚的前辈,别说是今日随娘子过来,就是平日里,明诚一个人也要过来看看的。”

    李格非连连点头,忙与夫人道:“这便是我们的女婿,懂得礼数,会说话。”

    赵明诚微笑点头,与岳父母十分尊敬。

    李清照伸手握住爹爹的手。温柔道:“清照今日走后,又不能与爹爹再多见面了,还望爹爹保重身体。

    年岁大了,便顾着自己就行了,于外事不用太过牵挂与计较。”

    李母内心叹息一声,想道:“女儿还是忘不了爹爹的安危。”

    李格非点头,虽然女儿的话听起来是祝福的话,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不过此刻是自己送女儿的时候,自己也不想胡乱想,因此就随着女儿的话说了。点头道:“爹爹知道,那清照在明诚那里,也要注意身体才是。你腹中胎儿可是最重要的,明诚千盼万盼就盼着这个了。”

    李清照听着爹爹的话。回头看看相公,又将头转了回来,冲着爹爹笑道:“是。”

    又将双手放在母亲的手背之处,李清照道:“母亲在家中也要保重自己身体才是,切莫胡乱想着,让自己苦着累着了。”

    李母下午才好好安慰了女儿。自然知道女儿心中想的是什么了,可是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好说透女儿的心思,因此点头,顺着女儿的话说道:“母亲记住了。”

    说着话,李母伸手在女儿的鼻尖处轻轻刮了一刮,笑道:“母亲自然不会胡乱想了,女儿现在已经是有孕在身之人,因此对于其他一些外面事情更加别乱想了。”

    李清照笑与母亲看了一眼,点头道:“清照记住了。“

    于是李清照转头背对爹娘,向着远处走去,相公紧着着便跟上。

    这个时候,李母忙叫住皓月道:“小姐现在有孕在身,十分可能急躁,情绪起伏不定,若有情况,你需立刻过来与我们相报,记住了吗?”

    李母虽然是命令,却说得十分诚恳,又带着求人之意,让皓月听了便觉得有些不适应,不过皓月内心一快,点头道:“我知道了。老爷夫人不用担心,皓月照顾好小姐。”

    李母点头,冲着皓月笑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多了。”

    皓月随即追赶上小姐赵相公的步伐,和他们一同向前去。

    这次回家,李清照自然是被母亲给说动了,因此一路走回去,心里除了有些许念家之外,却是高兴得很。

    满脸带着笑容,李清照一面走着一面大幅度摆动胳膊,让相公一看,无奈一笑。

    “娘子孝顺得很,时时刻刻都在想念着家人。今日见到父母,她便高兴到这般地步,明诚还是要向着娘子学习。”

    赵明诚一面盯着娘子看,心里一面欢喜想道。

    李清照一面走着,却是一面高兴,只顾着自己心里想,将相公忘记在一旁了,想道:“爹爹在朝廷之中,有晁伯伯张伯伯相护,又与人谦和,一定会没有事的。公公又是朝廷之中的重臣,如今受了皇上的封赏,升了官,我们李赵两家真好。”

    转头一看相公,李清照忍不住伸出拳头来,在相公胸口处拍了一拍,笑道:“相公你看什么呢?”

    赵明诚故意装作正色道:“我可没有娘子那个高兴心情。”

    李清照急道:“怎么,我怎么高兴了?”

    赵明诚将面部表情给放松了下来,这才伸手去搂住娘子,笑道:“你看你那个样子,人家谁看到了,都知道娘子心里的高兴心情啊。”

    李清照低头害羞,心里想道:“相公看到了,相公猜到了。”

    赵明诚伸手在娘子鼻尖处一摸,道:“你鼻子都冻得红了。”

    李清照一转头,道:“不用你管。”

    赵明诚惊喜道:“怎么,娘子倒生起我的气来了?”

    李清照转着头,嘴唇微微上扬,心里想道:“我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生气呢?”

    突然一转过头来,李清照在相公鼻子上也摸了一摸,哈哈笑道:“相公你说,我能生你的气吗?”

    皓月在后面看着,一面觉得自己面部受风寒冷,咬紧嘴唇,却一面还是面带笑容,心里想道:“他们二人谈笑起来,也不分场合,让人家看到了,多么不成样子。”

    虽然觉得有些肉麻难忍,不过皓月看着小姐和赵相公恩爱的样子,倒也是真心替他们高兴。

    三人嘻嘻哈哈,皓月不时也是插话,说上几句,直到回到赵府门前。

    赵明诚伸手一指,指着门口处“赵府”二字,好似很是醉意一般,朗声念道:“赵府。”

    李清照伸手推推相公,道:“这两个字又非生字,你朗声念叨出来,又有什么稀奇的?”

    赵明诚哈哈道:“明诚腹中诗书万卷,头脑之中更加不知贮存了多少书籍,因此看到字就情不自禁地念叨出来了。”

    说着话,赵明诚又是伸手将娘子一抱,更加靠近娘子。

    李清照欢喜道:“家都到了,切莫再说废话,快些回家去,我的双手都冻得红透了。”

    赵明诚忙点头道:“应是如此,应是如此。”

    皓月上前去,在前面带路道:“小姐,赵相公,请这边过来。”

    赵明诚心里此时只想着娘子,真的就好像连家门都不认识了,因此对着皓月连连点头,示意让她带路,自己则和娘子在后面。

    回到赵府之中,皓月带路将小姐和赵相公带到家门口,李清照伸手一推,将房门推开,赵明诚顺势一用力,将自己和娘子一同给推进房间里去。

    皓月只觉得小脸红个不停,也不向里看,而是将门关上,又捂着脸快步走远了。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求收藏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