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欢喜一日
    引逗得娘子十分开心,赵明诚自然也是跟着高兴着,不停地笑着,以致浑身失去控制,向后一栽,险些摔倒在地上。

    李清照身体自然也是跟着相公向后倾倒,不过被相公双手堵住了。她心里一慌,又伸手抓住相公的胳膊,惊道:“相公你没事吧?”

    赵明诚向后一蹬地面,将身子给立住了,心里慌张之意稍减,嘿嘿笑道:“没事没事。”

    随即又是嘿嘿一笑,赵明诚伸手在娘子身上胡乱一抓,引逗得娘子只觉得浑身都是痒痒,身子也不禁胡乱晃动。

    李清照身子虽然娇小,不过一用起力来也是十分凶猛,身子不受她自己控制,而只是因为痒痛而动,便更加增添了一份力气。再加上赵明诚心中只顾着如何引逗娘子,对于娘子这个动作根本没有防备,便是突然被娘子的身体向后一顶,整个人彻底失去了控制,直接向后倾倒而去。

    李清照身子被相公给搂抱着,自然也是跟着相公晃动,二人身子都向后退,心里都是咯噔一下,都想着要摔倒下去了。

    赵明诚将一只手从娘子身上拿开,向后一伸,想着扶住地面以致不使自身摔倒,突然一摸,觉得手摸住了软绵绵的东西,又一用力,便将自己的身体给顶住了,使身体不再向后。

    赵明诚回头一看,见自己摸住了床边,于是头上虚汗一下,心里想道:“还好。”

    李清照身子随着相公的身子也停住了,她忙将双手放到相公的肩膀处,牢牢抓住,忙回头看去。

    赵明诚刚一心宽,却又登时想道:“娘子现在已经有了身孕,我方才险些摔倒,她会不会受影响?”

    立刻伸手将娘子的身子给扭转了过来,二人相互对视。

    赵明诚忙问道:“娘子你怎么样?你有没有事?”

    李清照长呼着气,心里想道:“还好。”

    摇摇头。李清照道:“我没有事。”

    赵明诚站立起身子来,向着娘子身上左右都看看,忙道:“需要找来大夫看看吗?”

    李清照摇头,微笑道:“我没有事。相公你太多虑啦!”

    赵明诚却依然是愁容,盯着娘子的身体左右看看。

    李清照看着相公盯着自己十分关切的模样,心里暖暖道:“还是相公对我好,我有个什么小事他都当作大事来看。”

    看着相公还在盯着自己看,李清照伸手过去将相公的脸给扭动过来盯着自己的脸看。

    李清照微笑着安慰道:“我没有事。你不用担心啦!”

    赵明诚伸手去摸娘子的肚子,疑惑道:“真的没有事吗?”

    两眼之中还带着疑惑的目光,赵明诚盯着娘子看,心里想道:“若娘子有事怎么办?”

    李清照看这样子是软的难行,只好来硬的了。

    于是又娇气一声,李清照在相公的脸上拍了拍,道:“怎么,你连我也不相信了吗?”

    赵明诚看娘子十分认真的模样,又见她眼眸之中还带着娇恨嗔怪,于是心里一松。想道:“娘子说得对,没有什么事,是我太多虑了。”

    心里放松了下来,赵明诚便想着要再逗一下娘子,于是装作很是心急的样子,道:“不行,我得听听看。”

    一面说着,赵明诚一面将头伸过去,将耳朵贴在娘子肚子前,眨眨眼睛。好似很认真的模样。

    李清照虽然还对相公怀疑的举动有些生气,不过她又一想,相公这是关心自己,自己为何要阻拦他?

    看着相公认真的样子。李清照的双眼弯成月牙。

    李清照故意咳嗽一声,问道:“怎么样?有事吗?”

    赵明诚嘻嘻说道:“孩子在叫我了。”

    猛地在娘子肚子上又是伸手一弹,赵明诚嘻嘻哈哈地向后退了一步。

    李清照这才意识到相公在与自己开玩笑,因此急怒之下,指着相公道:“你为何,怎么……”

    她以为相公是真的着急。谁成想相公是与自己开玩笑呢!因此情急之下,她想责怪相公,突然又觉无话可说了。

    赵明诚上来又是一把搂住娘子,将脸贴到她脸上,道:“你若生我的气,我是一百个不答应。你若是想要斥责我,我便是一千个不答应。你若是想打我……”

    李清照娇恨之中还想着笑出来,听相公这么说,便接话道:“你一万个不答应吗?”

    赵明诚摇头道:“不,明诚伸着脖子过来,娘子想如何打便如何打了。横着打,竖着打,还是斜着打?随你的便了。”

    李清照道:“怎么个斜着打法?”

    赵明诚道:“斜着打便是这样打。”

    随即猛然将娘子的身子向后一推,他二人一同栽倒到床上。不过赵明诚用力,将娘子的身子托了起来,让她慢慢向下躺去,而自己等娘子躺下去了他自己也跟着压在娘子身上。

    李清照忙急声道:“别压住,有孕在身,不可胡来。”

    赵明诚嘻嘻笑道:“明诚不会胡来。”

    他将自己的身子挺直了,依靠双手支撑着身体而只将身体贴近娘子。

    赵明诚与娘子似目相对,便是红晕再生颊,也是难挡他二人相互对视的感觉了。

    感觉一到,便是千军万马也难阻挡。此时他二人将屋子里屋子外一切事物都抛却到九霄十霄云外了。

    到了中午,他二人一同去用了饭,与家人团聚了,随即又回房中,一起坐在桌子前,饮着茶水,不时看看帖子,又不时看看门外雪景。

    此时门外大雪慢慢地停了下来,并且有人在院中扫雪了。

    李清照看着门外场景,不时还用力呼吸一下,闻着寒风吹来的新鲜空气,心里不禁是心怡放松,只觉得自身融入了大自然中。

    下午慢慢过去,他二人干脆都不出去用晚饭,待下人来送来,用饭之后又开始欣赏雪景,待天空彻底暗了下来。这才关上门,点了蜡烛,一同来到桌子前面,看向桌上的名人字画。相互又是一看,便开始对那些字画指指点点。

    李清照说这个,赵明诚便说那个。二人总是故意反着来说,不过最后还是将准确说法统一了起来。

    此时天色已经很是晚了,赵明诚便打了一个哈欠。

    李清照看着相公。故意讥讽笑道:“怎么,这才几更天,你便想要睡觉啦?”

    赵明诚捂着嘴含糊不清地说道:“不管几更天,都该睡觉了。”

    李清照低头嘿嘿笑道:“我倒没有真的看到过这样的懒惰之人。”

    赵明诚一愣神,随即笑道:“娘子这话怎么说的?明诚不就是这样一个人吗?算啦,不要再说了,娘子你过来。”

    李清照疑惑道:“我过去做什么?”

    赵明诚眨眨眼睛,小脸弄得粉红粉红的,浑身也跟着发热。

    李清照看着相公小脸发热的样子,又不禁伸手来摸摸自己的脸蛋。一摸也是烫得烧手,再一回头看去,见火盆正在屋子中央放着,心里想道:“外面大雪,天寒地冻,屋子里却是被火盆给暖得有些发热了,难怪我和相公都会脸红。”

    又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蛋,李清照心里想着自己此时脸红的样子,心一胡思乱想,倒真的有一些自夸的空间了。

    赵明诚眨眨双眼。在这热气氤氲的屋子里,又有佳人相陪,这让赵明诚实在觉得难以控制自己,于是他猛然一扯。将自己的外衣给扯开了,随即很是随意地扔到了一旁去。

    李清照一看相公这个样子,立刻一惊,心里也知道了相公接下来要做什么,不过她还是羞红着脸问道:“相公想做什么?”

    赵明诚抿了抿嘴,又看娘子这个模样。随即呵呵一笑,好似醉了酒一样。

    李清照看着相公这个样子,心里想道:“相公的男子野性只怕又有了。他此时看着我,心里还不知要酝酿什么鬼主意呢!”

    不过李清照也喜欢相公这么看她,原因很简单,女为悦己者容,自然也愿意接受悦己者的行为了。

    赵明诚一摇头,心里好似空白了一般,盯着娘子看,只觉得眼前这个女子很是漂亮,于是笑道:“娘子,你过来说话。”

    李清照娇气道:“我过去做什么?你过来说话。”

    赵明诚点点头,心里想道:“好,我这就过去。”

    不过登时他脑子一清醒,心里想道:“这是我的娘子,她此时身体需要休养才是。我若动了粗,她再有什么闪失却不好了。”

    随即赵明诚看着娘子的肚子,无奈一摆手,道:“娘子你需要保重身体才是啊。明诚这就不过去了吧。”

    李清照听罢便羞道:“相公你说什么呢?清照何时要相公你那般下流了?”

    李清照虽然话说得有些不合适,不过她说话时语气和顺,样子也是带着笑容,让赵明诚一听便觉得娘子是在开玩笑。

    既然开玩笑,赵明诚也嘿嘿道:“我怎么下流了?”

    李清照羞道:“你以前。不过不说这个啦!我又没病没灾的,你干什么要让我养着?”

    赵明诚道:“娘子有孕在身,明诚是万般不可碰娘子身子的。”

    李清照羞涩一笑,道:“那你今日早晨对我做了什么?”

    赵明诚心里想道:“对,我做了什么呢?”

    随即“哎呀”一声,赵明诚道:“不好,我又对娘子动粗了吗?”

    李清照笑道:“你自己胡说吧。清照身子好好的,可不用什么休养。”

    赵明诚似信非信地看着娘子,问道:“怎么,娘子你身子还行吗?”

    李清照直接向相公身前走来,一把将相公给抱住了,头便枕在相公肩膀处,温柔道:“你说有事没有?”

    赵明诚心里想道:“哎呀,我真是笨得可以,娘子这么暗示我,我怎么还不明白呢?这就好啦,这就好啦!”

    他心里笑着,嘴上也笑了出来,看着娘子身子缩在自己怀中的样子,便又生了邪意,心里又道:“今晚正是月色朦胧时候。房间里只怕也是一阵朦胧吧。”

    随即一用力,赵明诚再次将娘子的身体给半推半拉着放到了床上。

    屋外雪已停止,却是厚厚几层,将院子给彻底覆盖了。下人们刚刚扫出的道路,又被一层薄薄的雪覆盖了颜面。

    次日清晨,天色朦朦亮时候,李清照悠然醒转,眨了眨眼睛。却见屋子里桌子凳子。她又一伸手,只觉得屋子里一片寂静,突然想到相公就在自己身旁,于是她便将动作做得很轻,唯恐将熟睡之中的相公给吵醒了。

    “已是第二天了吗?”李清照心里自问,同时向着外面看,窗户都关着,只能通过光亮来判断,此时屋子里朦朦胧胧,已经能稍稍看到东西了。她心里想道:“现在想必已经是天亮了吧。”

    刚刚伸出来的手臂便觉得寒冷刺骨,令她不禁又将手给收回到被子中去。

    一转身,她见相公正在熟睡,又看相公那个样子,心里只觉得十分好笑。顺手一伸出来,她又将手臂竖起,手心支撑着自己的脑袋,将自己还有些朦胧的双眼盯着相公看,虽然屋子里还是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可这对于爱夫情深的李清照来说已经足够了。

    相公一会儿吧唧嘴。又一会胡乱动弹一下,李清照看着,忍俊也难忍,一面小声“噗哧”笑着。一面伸出另外一只手来放到嘴边捂着,心里想道:“相公平日里呆傻,在睡觉的时候也是这么可笑。”

    突然赵明诚又将身子向旁边一扭,直接转了过去,背对着李清照。

    李清照一愣,随即又想道:“哼。你这是什么意思?”

    伸手扶住床,她将自己身子支撑起来,身子一起,便好似将被子给掀开了一样,冷气冷风都灌了进来,她被窝之中的热气也尽数散了出去。

    冷得她咬牙抖了一下,却是不在意寒冷,而是偷笑着伸着脖子去看相公的脸,见他还是那个样子,便又慢慢回身躺了下来,忍不住娇气,就在相公身上打了一下,心里道:“都怪你,我都冷得难受。”

    在相公身上打了一下,李清照登时觉得自己做错事了,心里想道:“相公若因此就醒过来可就不好啦!我还想多看看他睡觉的样子呢!”

    果然,相公的身子动弹了一下。

    李清照屏住呼吸,静静地盯着相公看。

    却见相公将身子一扭,又转了回来,却没有醒。

    李清照拍拍自己的胸口,自我安慰道:“相公还没有醒来。”

    心一松,她又微笑着看相公熟睡的样子,此时相公一转身,又将脸对准了她,她尽可以直接盯着他看了。

    一看,只觉得就是一张熟睡的脸嘛,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李清照自己给自己找一个理由,心里想道:“他就这个样子,我为什么要急着看他呢?”

    突然相公又一转身,这次却没有转过去,而是在原地胡乱翻动了好几下,这才又转过去,将背对着李清照。

    李清照心里一急,想道:“你动作怎么这么多?”

    同时她又伸手扶住床,伸着脖子过去,想要看看相公的脸。

    赵明诚又将脸向床上一埋,干脆就是趴在床上了。

    李清照急了,心里想道:“这可是多好的观察机会,怎么就让他给翻身翻下去啦?”

    急忙之下,她又是忍不住在相公肩膀上捶了一下,这次捶打很是用力,连她自己都觉得手疼了。

    心里又是“哎呀”一声,李清照想道:“相公这次应该醒过来了吧?”

    盯着相公看,见他又是转身,嘴里还咧着,伸手在自己肩膀处揉了揉,想必相公是感觉到疼痛了。

    李清照抚唇轻笑,心里想道:“打疼你了,活该,谁让你将脸藏起来的?”

    赵明诚一回身,用手在自己肩膀处轻轻揉了揉,又是随意将手一放,正好落到了娘子的被子上面。

    一面乱动着,赵明诚一面还叽叽喳喳地说些什么,李清照却没听清楚。

    嗤嗤笑了一下,李清照心里想道:“相公又开始说梦话了。”

    不过看着相公放在自己身上的手,李清照心里怪道:“你都不让我看你的脸,又将手放上来做什么?”

    一伸手抓住相公手腕,李清照向着里面一扔。又将相公的手臂给扔了回去,嘴里小声说道:“看你那个臭样子。”

    看相公看得入了神,李清照嘻嘻笑个不停了,又觉得动相公一下子还真的是好玩得很。

    见相公又不动了。她又主动伸手过去,在相公的肚子上拍了一拍,不过隔着被子,拍得也不狠,她就是想看看相公的样子。

    赵明诚并没有动。

    李清照嬉笑一声。又是在相公的脸上摸了一摸,随即立刻缩回手去,等着看相公的反应。

    赵明诚还是没有反应。

    李清照心里道:“相公这是怎么回事?我动他,他为何没有感觉?”

    又想着再去动相公一下,李清照却突然看到一只手冲着自己身体抱了过来。

    相公的胳膊伸过来,牢牢将自己给搂抱住了。

    李清照羞了一下,还以为相公醒过来了,仔细一看,却见相公还是闭着眼睛。

    李清照心里想道:“相公你这是做什么?”

    又听相公口中在说些什么,她凑过去听了听。其他的什么都没听清楚,却好似听到一个“帖子”,她心里道:“相公喜欢名家名帖到了这个地步了吗?怎么睡梦之中还想着那个?”

    她还欲再胡乱想想,却被相公的脸贴了上来,又是仔细一看,见相公还是闭着眼睛,还在梦中。

    李清照冲着相公做了一个鬼脸,小声说道:“你就知道胡乱来。”

    一说“胡乱”一词,她又想起了昨日夜晚相公在自己身旁和自己共度**,一起又是甜言蜜语。不禁**一起,芳心又喜,心里回味着昨日晚上的感觉。

    主动过去一伸嘴,李清照在相公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口中小声说道:“让你再坏笑。”

    只觉相公脑袋一动,又见相公的眼睛慢慢地睁开了,李清照心里一急,浑身燥热,又是小脸顿时红了,想道:“相公要醒了。我若这个样子让相公看到了,成什么样子?”

    她正着急间,却听相公道:“娘子。”

    一咬嘴唇,李清照羞道:“相公你醒了吗?”

    赵明诚嘿嘿道:“醒了,醒了。”

    随即一伸手,将自己的另外一只手伸出被子来,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一个懒腰,又看向娘子,道:“我怎么将你给抱住了?”

    李清照道:“你自己使坏,我又怎么知道?”

    赵明诚将手一松,尴尬道:“对不起,我弄醒娘子了吗?”

    李清照抿抿嘴,又是露着笑容,摇头道:“相公并没有弄醒我,是我自己醒的。”

    赵明诚“哦”了一声,向着屋子里一看,道:“天亮了。娘子你什么时候醒的?”

    李清照道:“我一宿都没睡。”

    赵明诚急道:“怎么不睡呢?睡不着吗?娘子你身子不舒服吗?要不要找来一个大夫看看?”

    话说之时,赵明诚便欲起身去与娘子寻一个大夫。

    李清照伸手止住娘子道:“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没睡吗?”

    赵明诚盯着娘子的脸蛋仔细看了看,又是笑道:“不是,不是。原来娘子又与明诚开玩笑呢!”

    李清照故意装作很是不高兴的样子,将脸一扭,道:“谁又与你开玩笑啦?”

    赵明诚心知娘子的意思,便很不在意地嘿嘿道:“娘子耍性子吗?”

    又一伸手,赵明诚将娘子连人带被子给抱住,将脸凑了过去,道:“明诚也与娘子耍个性子如何?”

    李清照嘿嘿道:“你倒是耍耍看看。”

    赵明诚一伸嘴,却被娘子抢先一步,亲吻了一下。

    赵明诚疑惑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清照笑道:“是你想耍性子了呗!”

    赵明诚道:“娘子你这个样子,却让明诚怎么办呢?算啦,明诚还是再来一下算啦!”

    李清照心里道:“好像你很被动一样。”

    赵明诚向前一伸脖子,李清照顺势向后一躲,嘿嘿欢笑着。(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收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