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欢乐满堂
    赵母一扬袖子,看着儿子道:“怎么,你还不许我随便来这里看看吗?我来此能有什么目地?”

    赵明诚心里暗暗自责道:“我怎么这么不会说话?竟然质问母亲。”

    随即突然一变脸,赵明诚嘿嘿笑道:“母亲说的是,您想什么时候来便什么时候来了。”

    赵母冲着自己儿子一斜视,低声自语道:“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做人做事都没一成,你看看你媳妇,不光精通诗书,行事说话还十分得体。”

    赵明诚本来是想和母亲争辩一番,不过心里想着媳妇现在有孕在身,因此高兴之极,便也不再多言,只是一直点头。

    赵母其实还是在儿媳妇面前说自己儿子两句,也只是讲讲这个习惯罢了,我们从来都是在他人面前说自己孩子如何如何,赵母自然也是这样。不过听儿子一直称“是”,而且儿子连连点头,因此赵母也不再多说,转而看向儿媳,温柔笑道:“今日感觉如何?”

    李清照娇羞地盯着婆婆看,低头又点头道:“感觉还行。”

    赵母点头温柔道:“那就行,那就行。”

    李清照突然抬头,看着婆婆道:“婆婆刚刚进来,身上披的棉袄也沉重,还是快脱下来,好减轻身体负担。”

    说着李清照便要去与婆婆脱外套,此时几个下人忙上前去与夫人脱下外套,李清照这才作罢。

    赵母看着儿媳妇,越发得欢喜了,忙道:“还是儿媳知道疼人。明诚,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

    赵明诚一心想着自己娘子肚子里的孩子如何如何,却将母亲的话全都当作了耳畔微风,根本不加以理睬。只不过自己听到了母亲的话之后,连忙点头称“是”。

    几个下人过来,也将赵明诚身上的棉大衣给脱了下来。

    赵母又看向儿媳,微微笑道:“今日母亲知道你相公要回来,因此过来看看。你们小两口子能有什么状态。谁知道我碰上这么一个呆傻痴货。”

    说着,赵母斜视,看向赵明诚。赵明诚却是低头思忖,不加理睬。

    李清照看婆婆的样子,也知婆婆是刀子嘴豆腐心,因此忙陪笑道:“婆婆说得是。明诚那个样子确实很是呆傻。”

    李清照一面说着一面看向相公,她是看着相公那个思索的样子。只感觉十分可爱,再加上她要顺着婆婆的话说,因此一面说相公“呆傻”,一面笑了出来。

    赵母点头。不过将话题一转,不再说自己的儿子,反而说起了儿媳。她将自己的身体凑近儿媳,到儿媳面前。伸手将儿媳的双手握住,微微笑道:“这几日以来还吃得可以吗?”

    李清照点头道:“可以,自然是可以了。”

    赵母又问:“这几日睡得还香吗?”

    李清照听罢婆婆的话后不禁看向相公去,突然又将自己的眼神给收了回来,忙点头笑道:“香,很香。”

    赵母憋着笑意看着儿媳,摇摇头道:“我看不是,你还是想明诚的吧?”

    李清照一听婆婆的话便又低下头来,微笑抿嘴,却不说话,只是点点头。

    赵母嘿嘿一笑,道:“你什么事情能瞒得过娘?娘什么不知道?”又向后一喊:“明诚,你快过来,清照很是想你呢!”

    赵明诚虽然心里想着孩子如何如何,于外世都没多加注意力,可是一听“清照”二字,他便顿时集中了注意力。

    随即一声“什么?”,赵明诚已经步迈开来,几步过来到了娘子身旁,将自己的头凑了过来,与娘子柔声说道:“怎么,娘子你想我了吗?”

    李清照看着相公,心里想道:“我们两个人方才在屋子里谈笑,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你又何故这样问我。”

    赵母故意咳嗽一声,说道:“当娘的还在这里,你们两个人这是干什么?”

    赵母说话时,瞅瞅自己的儿子,见他目光有神,正盯着儿媳看。儿媳呢?也是正含情脉脉地看着儿子抿嘴微笑,虽然表面上略显轻蔑,可是轻蔑之中还带着深情。

    李清照此时内心里想道:“相公这样问我,教我怎么回答?当着母亲的面我还不好表露对相公的爱意。哎呀,明诚,你看你这个问题问得。”

    赵明诚于母亲的咳嗽声置若罔闻,还是柔情盯着娘子笑着,等着娘子的回答,或许听娘子的柔情话已听得习惯了,赵明诚一见娘子只盯着自己看而不说话,心里便觉得不舒服,总觉得娘子说一句“我想着你”这才算好。

    于是赵明诚又问了一句:“娘子,你想着我吗?”

    一面问着,赵明诚一面十分期待地盯着娘子看。

    一听相公又问了一遍,李清照羞意之中,已难掩自己的激动心情,看着相公那个样子,她的芳心早被相公给俘获了。

    不过还是碍于婆婆,李清照盯着相公看,只是微微点点头,表示自己想着相公,而不说话。

    这已足够了,赵明诚看着娘子的点头动作,心里甜蜜地难以克制,伸出手来在自己双臂之上摸了摸,一边摸一边自语道:“真好。”

    赵母看着自己儿子这个样子,不禁皱眉道:“你怎么跟个傻子似的?”

    赵明诚看母亲,嘻嘻说道:“明诚心里高兴啊。”

    赵母看着儿子这个样子,心里也知道儿子是欢喜过度,因而这样,也不禁低头轻笑了一下。

    随即赵母又转头过来,看着儿媳,关切问道:“你这几日都在屋子里待着吗?”

    李清照微笑与婆婆点头道:“清照得知自己有喜,不敢胡乱走动,生怕动了胎气。这几日一直在屋子里待着呢!”

    赵母拍儿媳的手,很是满意地点头说道:“好,好。”

    此时又听门外有人过来。紧接着便听门外的下人都道:“老爷。”

    赵母听闻,心里想道:“老头子又来了?”

    又听门外下人道:“大夫人,二夫人……”

    赵母心里道:“怎么老大老二也都来了?”

    她心里正想着,便见门口处人头攒动,心里想着来的人一定很多了,便起身来,准备出去看看。

    李清照听了。心里也想道:“公公和大嫂二嫂过来了?”

    她心里还未想完。便听门口爽朗一声“清照啊。”

    是公公的声音。

    李清照起身欲去迎接,却被婆婆轻轻一按,示意她不要起身。

    李清照便看着婆婆。心里想道:“赵家人对我真好。”

    赵明诚却一直盯着媳妇看,对于外面的什么声音压根儿就没听见,对于自己母亲起身的动作更是没有看到。

    李清照看着相公那个痴情模样,心里又喜又急。一面表露着笑意一面推动着相公小声道:“爹爹来了。”

    赵明诚恍若回神,很是不关切地问道:“什么?爹爹来了吗?”

    李清照对相公挤眉弄眼。示意公公已经进了房间里来。赵明诚这才回头去看看,见自己爹爹进来,他便忙道:“爹爹你来了?”

    问话之中,赵明诚显得十分无力。

    人多嘴杂。此时喧闹了起来,赵挺之只看着儿媳,并未对儿子多加注意。因此对他的话也没有听见。

    赵母在儿媳身前,正与自己老头子相互对视。故意冷哼了一声。赵母便道:“今天你怎么有空过来了?”

    赵挺之一摆手,说道:“怎么,只许你来就不许我来吗?”

    赵挺之身后老大老二还有大夫人二夫人都来,与自己母亲齐声问候。赵母摆手示意不用行礼,众人这才作罢。

    赵母微笑,虽然她还对自己丈夫歧视人家李清照心有成见,可是此时家有喜事,丈夫又主动前来,她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盯着自己的丈夫微笑道:“你个死老头子,竟然也学会关心他人了。”

    赵挺之道:“夫人这是什么话?老夫何时怠慢了他人?”

    也不对自己夫人多加理会,赵挺之直接看着自己的儿媳,关切问道:“清照,你今日觉得如何?”

    李清照微微点头,示意自己很好,又说道:“多谢公公关心。”

    赵挺之摇头道:“不用谢,不用谢,我们还说谢谢吗?嘿嘿。”

    见挺之笑得难以合拢嘴,赵母心里暗笑道:“这下子好了,这个老头子也对儿媳没有了偏见,家里人都是太平了。”

    赵明诚还是盯着自己的媳妇看,听着这里人群吵闹,他倒是有些不适应了,心里想道:“平日里我和娘子都是单独待在屋子里,今日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我倒觉得不舒服。”

    老大老二与赵明诚笑语,赵明诚只是以礼回应,并不过多热情。

    赵挺之又和赵母一样,对着儿媳嘘寒问暖,待将自己内心的问题都问了一遍,他这才作罢,客气说道:“清照在府中不可受了一点委屈。”

    赵母看看他,斜睨一下,并不说话。

    尔后老大老二他们又都过来与弟妹问候,行以常礼。李清照微笑回应。

    待众人都将礼节过了一遍了,赵挺之便回身与自己儿子们说这老三媳妇如何的好。说儿媳妇好必然要有对比,因此他便拿赵明诚来做对比。

    赵明诚哪里知道父亲拿他做了对比?他还一心看着自己的娘子,内心想道:“此时若没有旁人,我们二人在这里一起看着雪花飘落,该是何等的浪漫场景。”

    心里这么一想,赵明诚便笑了出来。

    赵挺之说得正起劲,突然看到自己的儿子还露出了笑意,便不禁有些恼怒了,指着明诚道:“你们看你们弟弟那个烂样子,只会嘻嘻哈哈,一点正事也是不干,若再这样下去,只怕朝中没有他的位置了,他拿什么养活人家清照?”

    赵明诚并不知道爹爹在说他,因此依旧自顾自地欢喜。

    赵母见状,忙动了明诚一下。

    赵明诚回神问道:“怎么?”

    赵母道:“你爹爹说你呢!”

    赵明诚一愣神,又问道:“我爹爹说我什么?”

    赵母道:“你爹爹批评你呢!”

    赵挺之对自己这个儿子其实也是恨铁难成钢。他在朝中拼死拼活为自己家人拉关系,自己这个儿子却只是个书呆子,一点也不知道继承自己的官爵位置,在党派方面也是两不相帮。这让赵挺之十分不满,他虽然一直嘴上不说这个原因,其实内心里一直这样想着,因此一说明诚。他便不禁有些愤怒。

    此时又看自己儿子呆呆傻傻。便是借着来看儿媳的事故意说说明诚。

    赵明诚却一点不知道。

    李清照心里急了,忙也与相公道:“爹爹正说你呢!”

    赵明诚又问:“爹爹说什么?”

    赵挺之虽然因自己儿媳有喜而高兴,可是对自己这个儿子也是不满。因此见状,赵挺之便直接过来对着儿子道:“你看你这个样子,清照能靠得住你吗?”

    赵明诚道:“爹爹这是何意?娘子怎么靠不住我?”

    赵挺之道:“你现在是在想着与清照花前月下,是不是?”

    被爹爹说中了心思。赵明诚一红脸,便低头说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爹爹。”

    赵挺之点头道:“我理解你。这个人之常情。可是你别忘了,清照是你的妻人,现如今凡事都需靠你,你不可玩物丧志。荒废学业。”

    赵明诚点头道:“是。”

    赵挺之道:“我还没有说完,在此之后,你要谋习人臣之道。三纲五常。为你日后仕途走向也好有帮助。”

    赵明诚疑惑道:“何为人臣之道?明诚连等朝堂的机会都没有,怎么和君王搞关系?”

    赵挺之道:“荒唐。皇上是你想见就随便见的吗?老夫是说,你要会说话,左右逢源才好。和爹爹这些好友故人都有些来往,让他们帮衬着你。”

    赵明诚道:“让明诚日后做官,和他们一样争相变法吗?”

    赵挺之指着明诚道:“你,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

    赵明诚知道自己猜中了爹爹的意图,于是也不想将话说破,便道:“爹爹说得是,明诚日后与人好言相交便是。”

    其实赵明诚的意思便是不论人家是谁,自己都与人家交往,不光指新党人物。

    赵挺之也不与他争辩了,只觉自己这话说到这里也就算了,不可再过多说了,因此也点头道:“你知道便好了。”

    赵母看着他们二人,心里想道:“父子两个人在这里吵上了吗?”

    赵挺之又微笑道:“清照有喜,今日我们可算是高兴,明诚一回来,家人得以团聚,我们今日中午吃个好饭,大家都过来。”

    老大老二他们看这情况,都拍手欢笑。

    赵母也是点头,不过盯着老头子,她心里想道:“这个老头子,自己在朝中争还不算,怎么还拉上明诚呢?”

    赵母也知挺之那话是什么意思,心想他若想拉明诚到变法一党中去,实在是难。

    赵挺之欢笑着与儿媳李清照道:“清照,你一会慢着些,让明诚扶你过去。”

    赵明诚一听这话,心里高兴,于是忙点头说道:“是啊是啊,明诚定然会的。”

    赵母道:“好了好了,清照身体需静养,我们都出去吧。”

    赵挺之笑笑道:“这样也好,我们都先出去,各回各处。”

    赵母微笑与清照道:“你先在这里休息,明诚回来了,你们二人也应该好好团聚一下。行了,我们先出去了。”

    李清照微笑与婆婆道:“婆婆慢走。”

    赵明诚凑到娘子身旁,与娘子笑道:“一会儿我扶着你过去,好不好?”

    李清照羞道:“这里爹爹母亲还有哥哥嫂嫂都在,不许你无礼。”

    赵明诚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赵母看着赵明诚,无奈一笑,说道:“你这个臭小子,只会这样盯着媳妇看。”

    赵挺之无奈看着明诚,道:“你这个小子,呆子。”

    赵明诚听父亲这么说,便是点头道:“是,是。”

    赵挺之无奈一笑,随即出门去了。

    赵母一面向门外行走着,一面回身与儿媳笑道:“你们一会儿就开,我叫丫鬟来叫你们。”

    李清照微笑与婆婆道:“多谢婆婆提醒,清照会和相公一同过去的。”

    说着话,李清照又向相公看了一眼,心里嘻嘻笑着,还在想着相公如何可爱。

    赵明诚也点头笑道:“我们知道了,一会儿就过去,娘,您先走吧。”

    赵母一怒,问道:“怎么,赶娘出去吗?”

    赵明诚忙摇头说道:“明诚哪里敢?只是顺着娘的话说而已。”

    这时只听门外赵挺之道:“你在这里做什么?人家小两口要打情骂俏,你最好别在这里待着了。”

    赵母向着门外说道:“好了,我这就出去。”

    一面说着,赵母一面向着外面走去,同时还回头来看看儿子儿媳,心里不禁高兴,想道:“这下子真好。我们赵家儿孙满堂了。”

    随即低声一笑,赵母便大步走了出去。

    赵明诚陪笑道:“母亲慢走。”

    同时李清照也微笑说道:“婆婆慢走。”

    赵母出门去,顺便将门轻声一带,顿时门内除了李清照与赵明诚,再无他人。(未完待续)

    ps: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