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目不窥园
    赵明诚听罢娘子的笑语,心里一暖,也是兴奋难忍,不过当着娘子的面自己还不好将自己心中所想给表达出来,因此他努力克制,点头淡淡道:“那是自然的,明诚不会嫌弃娘子的。”

    李清照可是看出了相公的不同,他脸上一层红红的晕颊已经生出,泛着粉色光彩,都还将他脸部周围的肌肤都给照得羞涩了。

    赵明诚与娘子一对视,却是心虚了起来,不禁将脸面向旁边一扭,心里想道:“莫不是我心里所想的让娘子给看出来了吗?”

    虽然心里心虚,可是赵明诚自己知道,自己心中所想是是娘子的笑靥,而且方才娘子的话让自己倍感亲切。因此自己心里欢喜,若让娘子看出了自己心中的欢喜,也没有什么。

    果然,李清照盯着相公的眼睛,一直看下去,嘴角也不禁上扬。此时的李清照已经有些兴奋地将过去的孤独感寂寞感给忘记了,她只管盯着相公看,见相公害羞啊,她便主动起来,眼睛里的大胆目光跟随相公的眼睛游走。

    赵明诚虽然不怕被娘子看破心思,不过毕竟自己还是害羞的,因此他极力躲避娘子的目光。

    终于躲避不开了,赵明诚反而也有些大胆,主动与娘子对视。

    不过主动过后,他立刻又将头转向一旁。

    李清照忍不住笑道:“相公何必躲我?”

    赵明诚故作不知,反问道:“我躲你做什么?”

    李清照将双手一伸,直接触摸相公的脸蛋,同时也紧紧扶住相公的脑袋,让相公转过头来与自己对视。笑道:“你不躲我,却将头转向那边,这是什么道理?”

    赵明诚与娘子一对视,顿时欢喜与芳心还有**都一齐涌上心头来,色迷迷地一眨眼睛,微微笑道:“娘子说的是,明诚不该躲你。明诚只是。只是……”

    他话还未说完。便将自己双臂展开,向着娘子身上搂抱过去,并且用自己脸颊努力蹭着娘子的脖颈。

    李清照被这突如其来的搂抱给吓了一跳。不禁伸手去推相公,一面推一面羞道:“相公你做什么,这大白天的。”

    赵明诚已不管其他的事,将自己双臂放开。回身去将房门关紧了,不放心又开开房门。见门外无人,因此放下心来,再次回到娘子身旁。

    李清照看着相公的做法,心知相公此举之意。虽然觉得相公这样做法十分大胆,却也在内心十分欢喜地顺应了相公的做法。

    果然,赵明诚一回身。又将娘子的身体给搂抱住,再一用力。将她抱起来,顺势向着床边走去,慢慢将娘子放下来,他本身也跟着娘子一同倒在床上。

    李清照娇羞地说道:“头发蓬乱,这样岂不是怠慢了相公你吗?”

    赵明诚却是摇头道:“有什么乱不乱的?明诚不管那个。”

    越说赵明诚便越是有劲,双手将娘子抱得更加紧了。

    李清照干脆一闭眼睛,心里想道:“日盼夜盼,我盼的就是今天。”

    二人在房中待了一个上午,而阿福心知公子,方才来之时公子也与自己说过,今日上午不许他人来打扰他,因此皓月想要去服侍小姐时,却被阿福拦住。

    阿福笑道:“公子与嫂子的好事,你还要去打扰吗?”

    皓月听了,先是一愣,问道:“什么好事?”

    刚一问完,皓月随即明白过来,立刻羞红,心里想道:“赵公子书呆子,却是将**邪心理藏得很深啊。”

    又是无奈,却还又是高兴,皓月干脆将自己的双臂向下一甩,以示气愤,气愤之中却还带着微笑。

    阿福不解道:“有我家公子伺候嫂子,你还着急什么?你真是有个下人的命,一天不伺候你家小姐,你手就痒痒吗?”

    皓月盯向阿福看,突然一伸手,便冲着阿福头上扇了一下,不过这个动作她也没想做完,手到一半却又停了下来。

    阿福见状忙抱头道:“你干什么?”

    皓月道:“一天不打你,我手就痒痒。”

    话一说罢,皓月急中带笑,看着阿福,无计可施,终于将手放下,转身离开了。

    阿福看着皓月,低声嘟囔道:“你就是有一个下人的命。”

    渐渐的天至中午,皓月等得难受,心里想道:“这都半晌了,我若再不过去,怠慢了小姐可就不好了。”

    心里话这么一说,皓月随即便去厨房拿吃的去。不过路上正巧碰到赵夫人,皓月心觉束缚,便低头从一旁想要快速过去。

    赵夫人见了皓月,忙问道:“皓月姑娘。”

    一听赵夫人在叫自己,皓月忙停下脚步,虽然心里拘束,却也不得不停下来,看向赵夫人,点头行礼道:“夫人。”

    赵夫人道:“你这么慌做什么?”

    皓月愣神,随即道:“赵相公回来后,与我家小姐待在房中一个上午了,我想他们或许**,便去拿吃的。”

    赵母点头,道:“你这个丫头倒也是有些好心为你主子好。”

    随即赵母又是笑道:“那好,既然他们在房中,那我这个老婆子再去看看他们去。”

    说罢赵母又一伸手,道:“你前面带路。”

    皓月不敢说其他的,只得低头道:“是。”

    此时皓月总是听出了异样的东西,心里想道:“赵夫人怎么这么说我?”

    其实皓月听赵夫人的话时,并无什么,只是一听“为你主子好”时不免心觉得别扭,自己在小姐身旁也知自己身份,只是小姐对自己以妹妹相称,令自己感觉无限亲切,而此时赵夫人竟然这么说自己,自己总觉得别扭。

    不过再别扭也不能说出来,皓月只得躬身行礼之后。再与赵夫人引路,而不管什么饭食了。

    将赵夫人引到小姐与赵相公门前,皓月停步回身与赵夫人道:“他们就在屋子里,一个上午都没有出来。”

    赵夫人问道:“你一直看着呢吗?”

    皓月点头道:“奴婢一直从远处看着,房门并未打开。”

    赵母点头,淡淡说道:“那好,你下去吧。”

    皓月又是点头称是。不过此时内心里对这个赵夫人总觉得不怎么友好。

    赵母见这个丫鬟下去之后。便抬步过来,到明诚房门之前,停下脚步。心里想道:“这两个人在里面做什么?难道是*之事?那我老婆子可干涉不得。”

    嘀咕了一下,赵母停下步子,不由得想要听听屋子里面什么动静。

    突然听到屋子里面两声大笑,赵母便是向后一步。身子颤抖了一下,心里想道:“这是做什么?”

    又听里面一个男子的声音。是自己儿子赵明诚的,只听他道:“你看这个帖子,字体雄浑,笔锋婉转之处尽是力道。”

    李清照接着便道:“还有这一页。这页之中字体之妙,在于比划绝尽之处,意有又似无……”

    赵母听了他二人的对话。内心淡淡一笑,也是放松下来。想道:“他们原来在房间之中做这样的事情。”

    于是轻轻开了一下门,只听门声吱呀,清脆响动了一下,随即又没有了声音。

    赵母看到门缝之中,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正坐在桌子前低头研究正浓呢!

    她想将脚步迈进去看上一看,说实话,自己的老头子是喜欢字画,可是一到了朝中有事时,他便将字画抛却掉了。自己身在老头子一旁,多少也是愿意看看字画。现如今见自己儿子儿媳在看,而且边看边是有兴趣地谈笑自如,很有风趣的样子。

    赵母再次凝聚了心神去看去听,又听他二人欢喜,又见他二人笑靥如花。

    赵母内心欢喜,想道:“这两个人有趣得很,看一个书画帖子能有那么高兴吗?”

    越发地有兴趣了,赵母又大胆地推了一下门,只听门又是“吱呀”一声,这次门声响动更大了。

    赵母看向里面,见他二人还在相互盯着对方看,笑声反而更加地大了,明诚一下子一下子将桌子上的帖子翻过,儿媳便指着帖子上的字说个不停,口中词语便如滚滚而来似的。

    赵母噘嘴,心里想道:“这两个人怎么回事,我都站在这里半天了他们的也没有理睬我。”

    故意提高了嗓门咳嗽了一下,赵母将眼睛看向别处,还等着自己的儿子听到声音之后与自己问候一声。

    停了一会儿,赵母还听他二人欢笑依旧,再将眼睛看回这里时,赵母看到他二人还在盯着桌子上的帖子看得入神。

    赵母这下子可是真的生气了,将门彻底一推开,整个人大步向里走去,站立到桌子前,停下脚步来,又是一声咳嗽。

    赵明诚不理,却是又一声郎笑道:“娘子你看这个……”

    李清照却是听出了什么异样,抬眼看过来,眼神之中略带着厌烦,待她将目光与婆婆目光一对时,登时心慌,这才发现自己是和婆婆对视。

    是婆婆来啦!

    李清照慌忙低头,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

    赵明诚看着娘子,见她脸色不对劲,便是疑惑道:“娘子你这是做什么?”

    赵母在桌子上一拍,道:“因为我来了。”

    赵明诚这才抬眼一看,见自己母亲过来,慌忙起身道:“母亲怎么来了?”

    一面说着,赵明诚一面起身去搬来椅子放到自己母亲身后。

    赵母道:“你这小子脸色变得够快的。”

    赵明诚疑惑问道:“母亲这么问是何意啊?”

    赵母道:“你装什么糊涂?娶了媳妇忘了娘吗?我还活着呢!”

    赵明诚听母亲这么说话,心里不禁咯噔一声,凑上前去,微笑问道:“母亲您这说的哪里的话?”

    赵母僵硬的脸上露出一丝愤怒,不过再看他二人,见自己儿媳可爱地脸上也有了乌云,又见自己儿子尴尬微笑,内心火气突然消失了。想道:“他们两个人也真是的。”

    原本还生气,只因他二人不理睬自己,现在看他二人的样子,赵母心头火气一消,忍不住笑了出来。

    李清照本来一直是冷汗侵体,此时见婆婆笑了,她也放松下来。

    赵明诚看母亲的样子。心里想道:“母亲不生气了。这样好了。”

    于是又凑上前去,赵明诚与母亲笑道:“母亲不生气了吗?”

    赵母疑惑道:“你怎么知道我生气了?”

    赵明诚摆弄出一幅无辜的样子,看着母亲道:“母亲方才那个样子。不是生气又是什么?”

    赵母终于释然,大笑一声,道:“你们两个人,我都进来半天了。你们却不知道。”

    二人一听便都觉惊讶不已,赵明诚盯着娘子。道:“什么?母亲来了半天了吗?”

    李清照哪里还敢说什么,只得低头不语,以示自己不知。

    赵母看看他二人,淡淡一抿嘴。说道:“你们二人别说废话了。我方才来这里半天了,还以为你们二人,那个。过着你们的二人生活呢,我也不便打扰。”

    赵明诚起身笑道:“我们这过的就是我们的二人生活啊。”

    李清照看婆婆满脸羞红。心里想道:“我和明诚今日早上都没出去,想必婆婆以为我们在欢爱呢!”

    赵明诚又转头过来与娘子道:“娘子你说是吗?我们一直在过着我们的二人生活,是吗?”

    李清照正想到“欢爱”一词,内心娇羞,又听相公这么说,便红着脸道:“哪里的事!”

    说罢李清照也低下头来。

    赵母看出儿媳的意思,不禁暗笑,只因自己想着自己的母亲身份,这才极力克制,没有笑出声音来。

    赵明诚疑惑道:“娘子你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看着娘子底下头去,话也不说,赵明诚心中着急了。

    李清照无奈,抬头与相公道:“哪里的事,我很好。”

    赵明诚还是不解其意,正欲再问上一问,却听母亲道:“好了好了,你们二人就是过你们的二人生活,这我可管不着。”

    赵明诚低头想想,胡乱应付道:“哦。”

    赵母道:“那你们研究这个研究得这么兴奋,竟然连我进来都不知道吗?”

    赵明诚惊讶,忙摇头道:“这个明诚确实不知。要是知道母亲过来,我们二人一定诚惶诚恐,顶礼膜拜,给您安排……”

    赵母摆手道:“行了行了,不要满口胡言。”

    赵明诚嘿嘿一笑,娇气试探问道:“那母亲今日过来是有何事啊?”

    赵母道:“我没有什么事,我就是来看看,我这个儿子忘记吃饭了没有。”

    说罢赵母又看看儿媳妇,正色之中又露出了笑容来。

    李清照无奈,忙与婆婆笑脸相对。

    赵母道:“你们二人呐,看得可是真用心,目不窥园呐。我在这里等着看着,你们二人都没察觉,我进来了,你们竟然还没察觉。我都到了你们面前了,你们还没察觉。”

    赵明诚摸摸自己的脑袋,微笑着说道:“母亲说笑了。”

    赵母说着话,又是冲着帖子瞟了几眼,心里想道:“这个帖子也算好,算好,不过与我收藏的还有些差距啊。”

    点点头,赵母一脸的欣喜。

    赵明诚盯着母亲看,问道:“母亲在看什么?”

    赵母道:“没有,你们二人看你们的吧。待会儿会有人送来饭吃。”

    赵明诚又是嘿嘿一声,笑与母亲道:“母亲关心我们。明诚这就先谢过啦!”

    说着话,赵明诚便向母亲身上蹭了蹭,赵母一起身,将胳膊一抽,让儿子扑了一个空,道:“行了,当着你媳妇的面,怎么还像一个孩子?”

    说了一声,赵母便抽身向外走。

    李清照忙上前柔声道:“恭送婆婆。”

    赵明诚过来,还是一蹦一跳的。

    赵母回身,与自己儿子笑道:“你看你媳妇有礼,再看看你,成天这样,像什么样子。”

    赵明诚低头道:“是,是。”

    李清照也低头,却不说话了。

    赵母与儿媳妇道:“清照行礼大方得体,很是有修养。”

    李清照低头道:“是,是。”

    赵明诚也跟着道:“是,是。”

    赵母看向明诚道:“我又没说你,你是什么?”

    赵明诚还道:“是,是。”

    赵母无奈,将头一转便大步走了出去。

    赵明诚看门口母亲大步走了出去,心里稍安,与自己的娘子道:“母亲何时过来的?”

    李清照摇头道:“这个清照不知道。”

    赵明诚转头,自言自语道:“方才确实太过用心了,并未意识到母亲到来。”

    李清照柔情盯着相公看,目不转睛。

    赵明诚一抬头,看着娘子道:“娘子看我做什么?”

    李清照忍着忍着终于忍不住,喷笑道:“相公这个样子很是无辜。”

    赵明诚道:“什么无辜?”

    李清照向门外看看,见门外无人,于是再回头来向着相公耳朵上用力一揪,立刻又放下手来,看着相公的样子笑道:“无辜的可爱,不是吗?”

    赵明诚知道娘子在逗他,便一伸手,搂抱住娘子的腰道:“帖子并未看完,我们接着看去。”

    李清照突然又被相公给‘抱住了,娇气一下,心里想道:“相公一会儿呆傻,一会儿又深情,真的很难捉摸啊。”(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收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