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相思一梦
    readx;    这日傍晚,李清照只听着耳边有人喊她。

    “小姐,小姐。”

    李清照慢慢将眼睛睁开了,正见皓月妹妹正在自己的脸前。

    李清照眨眨眼睛,双眼只觉得很迷糊,于是伸手来,在自己的眼前轻轻擦了擦,只听皓月妹妹道:“小姐睡醒了?”

    李清照道:“现在几时了?”

    皓月转身指着桌子道:“现在已经酉时了,小姐,该用饭了。皓月将饭菜端了过来,见房门紧闭,皓月就做主推开门进来了,正见小姐在这里睡觉,因此不敢打扰。又等了一会儿,渐渐天色昏暗了,因此这才不得不将小姐您给叫醒了。”

    “哦!”李清照伸手摸摸自己的头,有些迷糊地说道:“今日睡得沉,真的没什么意思了。”

    皓月左看右看,看着小姐一脸虚汗的紧张样子,忙盯着小姐问道:“小姐,你怎么了?难道又是做什么噩梦了吗?”

    李清照听了不禁怒道:“何故又说又字?”

    皓月见小姐有些不高兴了,于是缩起脖子来,可是自己话已出口,又不得不说,因此只得乖乖说道:“小姐前些日子还未嫁进来时,不也曾经是这样吗?那一晚上小姐洗澡时还,还与皓月嬉笑玩闹呢!只是,只是姿势有些不雅罢了,怎么,小姐你忘,忘啦?”

    皓月到最后的声音越说越低了,试探着小姐的脾气,按她的判断,小姐不会生气,可是自己一看到小姐那个严肃样子便不禁提了精神,因此试探性地问上一问。

    而且皓月所说的那晚洗澡之事就是前不久的事情,李清照在皓月妹妹面前赤身露体,因此皓月说出来结结巴巴,一来羞涩,虽然不是自己的身体暴露,可毕竟这种样子难以说出口来。二来她也不知小姐脾气。

    李清照听了皓月的话,就如她所说,瞪着眼睛抬头想了想,于是又点点头道:“妹妹说得有理。那一夜我出去之后,浑身脏乱回来,随即妹妹给我弄了洗澡水是吗?”

    皓月听小姐的话便知小姐已经想起来了,因此微微点点头。

    知道自己说小姐裸露身体这一件事有可能更加令小姐发怒,可是小姐都问了话。自己也只好点头。

    皓月睁大了水灵灵的眼睛盯着小姐看,不知小姐为何要发怒,因此谨慎小心。

    李清照“哦”一声,随即意识到自己方才有些失态,因此立刻满脸歉意,冲着皓月道:“妹妹方才可是被我给惊到了吗?”

    皓月一看小姐满脸的歉意,立刻将心放了下来,也松气笑道:“没有没有,皓月请小姐用饭了。”

    李清照点头道:“哦!”

    满脸的歉意与羞意,更加些许恨意。李清照低沉着脑袋慢慢下床穿鞋,很是无神地走了过去。

    皓月随着小姐侍在一旁,看着小姐走过去坐下来。

    李清照神情恍惚,不知眼前都是什么,望着空处,心也不知在哪里飞腾着。

    皓月看着小姐的样子,心里疑惑,便又问道:“小姐,你怎么了?为何还不动筷子?”

    李清照被皓月一问,随意的心也稍微收了收。忙转头看向妹妹说道:“没,没什么。”

    皓月将心一松,于是又关切着小姐问道:“小姐在思念谁呢?”

    李清照一转头看皓月,羞着问道:“妹妹怎么知道我在思念?”

    皓月抿嘴一笑。道:“小姐面部红润,显然很是思念春情啦!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说完话,皓月偷笑了一下,虽然偷笑,却还是喜气洋洋。很是欢喜。

    李清照一看皓月的样子,不生气反而很是感觉甜蜜,抿嘴一转头,轻声道:“妹妹在取笑我。”

    皓月一看小姐的样子,再听小姐的声音,知道了小姐已经不生自己的气了,因此心里便喜道:“原来小姐是真的思念赵相公了,怪不得今日一天都闷闷不乐的。”

    这么一想,皓月倒也不故意挑逗小姐了,反而觉得小姐是个痴情的人,心里对小姐的仰慕又多了几分。

    说小姐以前痴情,皓月自己是相信的,只是现在小姐已经嫁为赵相公的妻了,再痴情也没什么必要,反正赵相公已经是她的男人,谁也抢不走的。

    正是因为这个,皓月才觉得,小姐还痴情,实在不易。

    李清照本来就等着皓月妹妹再多说一句,挑逗她以后,让她也欢喜欢喜。谁成想皓月妹妹竟然闭嘴不说了,因此李清照便有些不愿意了,想要回头来质问妹妹为何不再问她问题了。

    哪怕是只问相公的情况而不挑逗自己也行啊!

    可是,李清照停住了,心里想道:“自己思念丈夫,妹妹再提及丈夫,再挑逗自己,也终究是白费。丈夫还是不在家中!

    将脸一沉,李清照转回身子来,又是强颜笑与妹妹道:“多谢妹妹啦,饭菜在这里放着就行,妹妹回去休息吧,我只想一个人安静一下。”

    皓月脸一紧,忙问道:“小姐怎么不用皓月在这里陪着啦?”

    再看小姐愁容,皓月心里也多少知道了小姐的意思,于是心里想道:“我还是不便插手小姐的事情,小姐相思与否,也是她自己的事,我一个丫鬟如何也解决不了的。”

    李清照笑道:“我只想一个人在这里。”

    因此皓月也不与小姐争辩了,只是低头道:“那小姐就在这里吧,皓月这就走了。”

    慢慢退出去,将门带上,皓月心里想道:“小姐太过忧愁了,怎么赵相公走了不到一天,她便成了这个样子?”

    李清照在房间之中,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心里也没有一点饥饿感觉,反而觉得独自一人吃饭,还是不好,因此便回到床上坐着,眼睛盯着一处,心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等了一会儿,李清照叫来一个下人。将饭菜撤了,自己一个人待在屋子里,继续发呆。

    天色晚了,李清照躺在床上。眼睛望着空处,心里混乱。

    再一转头,她看向相公所躺的位置,那里空荡荡的,没有人。

    没有人!

    李清照又抬头看看墙上那个喜字。看的时间久了,只觉得眼前迷离,模模糊糊,眼睛也是困乏得难忍,睁睁合合。

    梦乡进入,李清照带着微笑,将眼睛闭得劳实。

    夜色清冷,李清照与相公正坐在亭中,相互对坐,柔情在心。

    两个人互相看着。带着微笑,慢慢都举起来酒杯。

    李清照想要说话,却听相公先说了一句话,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我与娘子再饮上一杯。”

    李清照停顿片刻,又笑道:“相公你就在我面前吗?”

    说着话,李清照还瞪着眼睛盯着相公,见他就在自己的面前,含笑与自己相对,样子十分真切。不可能有假的。

    可是她还是想确定一下,因为在她自己内心之中,相公好似已经出了家门。

    赵明诚点点头,道:“当然了。明诚在这里,娘子还不信吗?你看,这里是何处?”

    李清照疑问道:“何处?”

    赵明诚道:“娘子不觉得有些冷吗?”

    李清照点头道:“这里确实有些冷了。”

    话说完,李清照转头向周围看去,见百花正斗艳,而且百花之下。是一片虚无缥缈。

    李清照惊讶一声,再抬头看看天上,圆月正当头,而且是那么大,真令自己难以置信。

    李清照想问一下,突然觉得自己身旁有个人在抚摸自己,因此转头,却见相公已经到了自己的身后,嘴唇微微触及自己的脸庞,弄得自己敏感一动,浑身都颤动了一下。

    只听相公说道:“娘子你高兴吗?”

    李清照伸手去摸摸相公的脑袋,感觉真实,心里欢喜道:“真的是相公吗?”

    被相公抚摸着,李清照忍不住就也伸手将相公的脖子搂住,二人眼睛近在毫厘之处,鼻尖触碰,嘴唇微张。

    赵明诚道:“这里怎么样,娘子?”

    李清照摇摇头,道:“这里……”

    赵明诚打断娘子的话道:“今夜娘子还能跑了吗?”

    李清照一听相公的话,便是浑身再次颤抖,而且鸡皮疙瘩起来,却不觉得厌烦,反而很是喜欢听相公的话。

    赵明诚道:“娘子的脸都红了,怎么,害羞了吗?”

    问着话,赵明诚便将嘴伸过去,却在娘子红润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李清照想要躲开,却还是没能躲开,而且整个人已经在相公的怀抱之中,如何也是躲不开的了。

    被相公亲了一下,李清照心里反而更加高兴,再也不觉得忧愁了,只是盯着相公坏笑的脸,柔声斥责道:“相公何时也变成这般模样了?”

    赵明诚感觉很是无所谓道:“娘子不是等着明诚吗?明诚今日就来陪你啦!明诚心里一直牵挂着娘子,你可知道,一天没见,明诚愁成什么样子了吗?”

    李清照看着相公的脸,只见隐隐确有皱纹,因此关切道:“相公受苦了。”

    赵明诚摇头道:“受什么苦?只要娘子在明诚眼前就好啦!”

    说着话,赵明诚便再一伸手,一只手搂住娘子脖颈,一只手搂住娘子腿,将娘子正个人都抱了起来,抱到了亭子边上,随即将娘子放了下来。

    李清照依相公的动作,被相公放了下来,整个人已经欢喜难忍了。

    赵明诚将娘子放下,从背后搂抱住娘子的腰,二人凭栏而望。

    李清照回头看看相公,见他正在远望,于是也回过头去冲着远处望了望,只见远处繁星就与亭同高处,而且云彩透明,透明却又若隐若现,让人看了便知那里是朵云彩,却又不敢确定。

    李清照心里道:“是梦!”

    只听相公说道:“娘子,这里你还喜欢吗?”

    李清照突然觉得自己的脖颈处温热了一下,随即自脖颈处向全身而散的刺激使她意乱情迷,已不再想其他的了。

    只听相公又吟诵道:“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娘子,但愿人长久,千里都共婵娟啊。我们二人相距又不远,如何不能婵娟呢?”

    李清照眼睛有些发烫,也不时地睁开又闭上,身体一阵阵地颤抖,下意识道:“是,是,我们自然能够婵娟。我们能天天一起,不是吗?”

    只听相公道:“人人道,柳腰身。娘子……”

    李清照听着听着,便觉自己的身体上有两只手在胡乱游动着,身体被一阵阵地刺激,她内心也一阵阵地迷乱。

    娇嗔地说一声:“坏!”之后李清照伸手来向后摸去,摸到了相公的身上,随即猛地一转身,正与相公相对!

    只听相公坏笑道:“娘子是说明诚的坏吗?”

    李清照点点头,却又摇摇头,说道:“非相公太坏,而是相公坏之极也……”

    最后一个“也”字拖长了声音,李清照也忍不住要坏笑了起来。

    赵明诚道:“娘子是说明诚的坏吗?”

    轻声一说,赵明诚伸手猛地在娘子腰间一抓。

    李清照浑身被刺激了一下,身体忍不住地抽动着,朗声大笑道:“坏,痒痒死了!”

    赵明诚道:“娘子还说吗?”

    李清照内心喜悦已到了极点,心里想道:“我若摇头,他会怎样?我若点头,他又会怎样?”

    刚想着自己要回答什么,却又突然感觉到自己腰间一阵痒痒,难忍浑身的抽动而大笑起来,李清照道:“相公你在做什么?”

    只听相公说道:“明诚当然是在想娘子了,还能想谁呢?”

    李清照冲着相公的肩膀上捶了一下,道:“清照不是问你想什么,而是问你……啊哈哈~”

    又被相公给挠了一下,李清照干脆笑得难以再说话了。

    只听相公又问道:“娘子,你想明诚吗?”

    李清照点头,闭着眼睛,心里感受着美,同时微微开口说道:“想,怎么不想?清照思念相公已经致极了。”

    相公又道:“那好,明诚就在这里,我们是否再一次媾和欢乐呢?”

    李清照娇羞摇头道:“相公你说什么呢,这里大庭广众的,如何行那种**事呢?”

    相公却不听她的话,而是将脸凑了过来,与李清照道:“娘子,你感觉如何?”

    李清照只觉得浑身发热,难以忍受要宽衣了。(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求收藏!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