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九章 坐论高谈
    readx;    张汝舟拿出怀中轻扇也冲着自己扇了两扇,随即笑道:“那是自然,嫂子是什么样的人物?在朝中感与皇上相互高谈阔论的人。虽为女儿身,却也是巾帼人物,低看不得啊。”

    陆德夫道:“那赵兄在朝堂之上也有风采啊,我们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左右听闻,也好歹知道一些,如今圣上英明治天下,广纳贤才,因此德夫身边的一些人通过上朝面圣,都多少听闻了赵兄的神采啊。”

    张汝舟道:“哦?陆兄周围的人都上过朝堂吗?”

    陆德夫一合扇子,道:“那是自然的了,德夫周围数人都去了,心高气傲,不想再多打拼,只想通过面圣的机会谋个职位,也好大显身手。嘿嘿,只可惜,他们都没能让皇上挑中啊。童大人还尚在朝中,替皇上分忧,却将我那几个朋友给涮下来了。”

    赵明诚疑惑道:“童大人还在朝中吗?”

    陆德夫低头沉吟,又抬头道:“皇上舍不得他走啊。”

    李清照向一旁看去,虽然眼睛盯着旁边的桌子,心却已经飞到了远处,她一听陆兄说到童大人,登时内心便有了火气,又听到陆兄说童大人没有被惩罚,心里更不是滋味了,真没想到会是这样。

    她内心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要再去与皇上辩理,可是突然想到,自己算是一个什么?不过是个朝廷官员的子女罢了,如何能去与皇上争辩?圣颜无常,若因此触动圣怒,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况且朝廷关系复杂,自己如何能告倒那个童公公呢?

    再次看向相公,眼看着相公就在自己的面前,自己能与相公相互谈笑,这是多么大的幸事?自己还想什么童公公?还是算了吧!

    沉默片刻,李清照又露出微笑来。

    赵明诚却不这么想了,他一听陆兄说那个童公公没有被皇上惩罚。因此一拍桌子,怒道:“王法在此,他童贯怎么不伏法呢?”

    陆德夫耸耸肩膀道:“我哪里知道?想必真的是皇上舍不得他。那个蔡小姐临走之时我还见过她呢,当时我正对她有气。因此也将这个事情说与她听,还冲她大发雷霆,质问她为什么。”

    赵明诚道:“怎么?陆兄见过蔡小姐吗?”

    李清照一听这三个字,立刻神经提起,盯着相公看。

    陆德夫道:“那也是前几日的事情了。我当时见了她,便质问她,问她为何那个童贯还在朝中。哪里想到她很是生气。”

    赵明诚道:“她生什么气?”

    陆德夫道:“她还疑惑呢,那个蔡京已出京城了,而那个童贯却还在朝中,因此蔡小姐当然感觉不平了。只是她也没有办法,因此这事情就没有下文了。”

    赵明诚气道:“真是可恶,那个童贯竟然不受惩罚。”

    张汝舟道:“不受就不受吧,我们在这里谈笑风生,这不是很好吗?管那些作什么?”

    陆德夫道:“那个童贯没有欺负你家人。你自然不觉得什么了,德夫当时被他的人给绑到刑部时,受的罪可大了,况且嫂子家人被他给折腾惨了。我们都恨他。”

    张汝舟道:“恨他管什么用?你能惩罚他吗?若不能惩罚他,不如不去恨他。”

    赵明诚道:“那不行,我爹娘都被他折腾,我可咽不下气。”

    李清照柔声问道:“爹娘?公公婆婆可不是受童贯的害啊?”

    赵明诚一转头,冲着娘子嘿嘿一笑,道:“我不是说岳父母吗?”

    李清照听罢,随即满脸泛红道:“原来是这样啊。”

    说着话便低下头来。李清照心里美滋滋的。

    陆德夫道:“不管怎么说,人家童大人在朝中依然风采,并无什么改变。”

    赵明诚虽然还是有些不忍,却也没有什么办法。因此只得低头叹气。

    李清照笑道:“我们都已恢复身份,爹爹也都恢复官位,还较什么劲?他童贯在朝也好,不在朝也罢,都与我们无关了。”

    陆德夫道:“嫂子脾气好,要我陆德夫说……”

    张汝舟轻蔑微笑。随即道:“好了好了,今日我们来此可是谈高兴事的,算什么旧账呐?陆兄,我说嫂子的酒量可是很好,不去会会嫂子,你可就失去一个绝好机会了。”

    李清照忙道:“酒吗?我们有,喝就喝,清照愿意奉陪。”

    赵明诚道:“我还困呢,喝什么酒?”

    张汝舟道:“哎呦,赵兄昨晚很久才入睡吗?看来赵兄此时心里一定很是高兴了,喝些小酒,岂不是更加痛快吗?”

    陆德夫听他们岔开话题,自己再说也是索然无味了,因此也跟着张兄道:“就是就是,赵兄还是和我们一起喝上几杯吧。”

    说着话,陆德夫心里想道:“张兄说得对,今日不能扫了大家的兴致。我就不要提那些旧事了。”

    赵明诚听两个兄弟劝自己,因此也点头笑道:“这样也好,我也去陪娘子喝上几杯去。”

    张汝舟指着赵明诚道:“赵兄的心里话终于说了出来,娘子娘子的,叫得好生亲热。”

    李清照虽然有些难以适应,毕竟在大庭广众之下与相公这么相互称呼,的确有些肉麻,可是自己一看到相公那个样子,再听相公称呼自己为“娘子”,这般亲密,自己又如何能抵挡?登时被相公的甜蜜语言捕获了,于是忙点头笑道:“那更好了,清照还想与相公再多喝几杯。”

    张汝舟故作厉色道:“什么?将我们两个人给忘记了吗?”

    说着话,张汝舟指指自己又指指陆德夫,看看赵兄与嫂子,也转转头看看陆德夫,示意自己有些不乐意了。

    陆德夫轻轻一笑,也跟着说道:“正是正是,嫂子可千万别忘记我们两个兄弟啊,我们还要等着和嫂子喝个痛快呢!”

    李清照甜蜜笑着,冲着陆兄道:“这个好说好说。”

    张汝舟道:“我们今日前来,也要和赵大人。赵夫人他们二位长辈见个面才是,来了就只和赵兄在这里谈天说地,却将二位长辈给忘记了,这不是大大的失礼吗?”

    陆德夫听了张兄的话。随意点点头,道:“有理。”

    赵明诚道:“我爹娘吗?哎呀,他们二人随便了。爹爹刚出去了,要和我娘行礼,倒也可以。”

    张汝舟道:“如此那正好。去和老夫人拜上一拜,也算不失礼节。”

    陆德夫看看众人,点头道:“那就去呗。”

    赵明诚看看娘子,道:“娘子意下如何?”

    李清照笑道:“张兄识得礼节,知道这来往礼数,如此最好了,娘见了我们一定很高兴。”

    赵明诚点头笑道:“好,好,我们去见娘去。”

    张汝舟道:“赵兄还问什么?嫂子孝顺体贴,自然会同意的。你看你还问。”

    赵明诚憨厚笑道:“那是明诚多余了。”

    四人起身来,出了房屋,便向着赵母房中慢步而行,赵明诚道:“阿福,你先带领我两位兄弟和夫人一起过去,我收拾一下就过来。”

    阿福点头道:“听公子的。”

    张汝舟道:“赵兄做什么去?”

    李清照也不明其意,却是陪笑道:“想必相公有什么琐碎之事,让他去吧。”

    陆德夫摆手道:“管他做什么?他爱做什么做什么,别睡觉就行。”

    赵明诚笑道:“明诚哪里会放着朋友不管去睡大觉?”

    几人大笑几声,随即都随着阿福的指引过去了。

    赵明诚停留在门口。见几个人都走远了,这才回到屋子里,将柜子门轻轻打开,向里看看。却是看到新衣服新被子新枕头。

    他心里奇怪,想道:“那个枕头哪里去了?”

    这时却听背后有人道:“公子。”

    赵明诚仓促回头道:“啊?”却见皓月姑娘正在自己的身后,他松了一口气,手抚着胸口道:“皓月姑娘,你在这里做什么?”

    皓月低头,将自己的两颊弄得鼓鼓的。随即将眼珠子向上一转,眼睛盯着公子道:“公子在找什么?”

    赵明诚道:“我在找,找,这个不能与你说了。”

    皓月从背后拿出一个东西来,正是那个殷红的枕头,道:“公子是在找这个?”

    赵明诚脸登时红透了,一把抢过来枕头,将脸转向一旁,放低了声音道:“怎么在你那里?”

    皓月道:“若不是皓月我手快,只怕那两位公子要看到了。”

    赵明诚随即陪笑道:“如此那多谢皓月妹妹了。”

    皓月微笑道:“公子别给我说好话,我可只听我家小姐的话,不听你这个风流货的。”

    赵明诚长大嘴巴惊讶道:“啊?”

    皓月笑毕,随即问道:“公子是否要皓月将这个枕头处理了?”

    赵明诚心里想道:“反正也让皓月知道了,羞又怎样?干脆大方一些罢了。”

    于是赵明诚强装正色道:“那你听小姐的安排吧,切记,不可让他人看到,不可乱扔了。”

    话一说完,赵明诚慌忙跑出门外去。

    皓月停留在原地,心里嘀咕道:“只可惜我还未及世事,只觉得看到这个很是害羞,却不知道这是什么啊。”

    赵明诚一路脸红着跑到了母亲住处的房门之前,见门洞开,而且听到里面有谈笑声音,他心里想道:“人都到了,看来我要赶紧进去才是,免得母亲又责怪我失礼了。”

    正准备再迈步,赵明诚心里想道:“这样不好。”

    将手放到头上一抹,抹下来好些汗水,因此赵明诚新浪又想:“我还是等一等再进去吧。”

    门口下人看到公子站在门口,心里都疑惑,想道:“公子在这里干什么呢?”

    等自己头上的汗水落得差不多了,赵明诚这才正正衣服,拍拍身上的土,又故意咳嗽了一声,面带微笑转身到房门口。

    赵母一看到儿子过来,忙道:“你去做什么去了?亏得人家两位朋友来看你来了,你这么做太过失礼了。”

    陆德夫摆手道:“伯母说哪里话,一点也不失礼。”

    张汝舟指着赵明诚道:“伯母说得对啊,你小子哪里去了?怎么现在才来?快坐下。”

    赵明诚忙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与众人一笑。

    赵母道:“你方才去了哪里?”

    赵明诚一愣神,想了想,道:“那个,我的肚子不舒服,方才耽误了一会儿,我这不马上过来了吗?”

    赵母无奈闭眼一笑,随即说道:“你呀,关键时刻丢了人。”

    李清照看着相公的样子,见他脸上还微微泛着红,心里猜道:“相公莫不是又去找那个枕头了吗?”

    心里一想,李清照也不禁脸红了起来,低头忙伸手稍稍遮挡。

    赵母看到儿媳这个样子,忙问道:“清照你怎么了?”

    李清照一抬头,尴尬想道:“我能怎么了?”

    再次看看相公,李清照看到相公那个傻呆呆的样子,不禁抿嘴笑了出来,情知婆婆就在这里,却也忍不住笑了。

    赵母看看儿媳,顺着她的眼神看向儿子,随即心里猜道:“夫唱妇随,明诚不舒服,儿媳也不舒服了。”

    摇头轻轻一笑,赵母也没太在意,又转头问张汝舟道:“张公子说,明诚在太学府还过得好吗?”

    张汝舟点头道:“好,那自然是好了,我们二人今日,是代表了太学同窗来这里的,一来拜访夫人,二来看看赵兄和嫂子。”

    赵母仰头笑道:“夸赞我也太过了,老身哪里有才德,让你们这些后生来看我。”

    陆德夫道:“夫人客气了,我们今日来,看看夫人也是应该的。”

    赵母摆手道:“客气了,只要你们和我儿子一起学好便好了,我这一个老婆子还跟着凑什么热闹?”

    赵明诚道:“娘,人家来看您,您怎么这么说?”

    李清照冲相公一挤弄眼睛,又笑道:“婆婆今日看到我们这些后生,是高兴极了,因而出口这么说的。”

    赵母微笑道:“还是儿媳会说话,哪里像我那个笨蛋儿子?”

    赵明诚笑道:“是笨蛋,是笨蛋。”

    张汝舟道:“我们今日来看夫人,便祝夫人身体安康了。待会儿我们一起去饮酒助兴如何?”

    陆德夫一愣神,心里想道:“有个长辈在这里,我们很别扭的。”

    赵母微笑摆手道:“我都一把年纪了,不与你们凑热闹了,你们尽管畅饮。”

    张汝舟道:“夫人看我们盛情邀请,您就去喝两杯如何?”

    赵母摆手道:“不喝了,你们后生的事,我就不掺和了,你们只管喝个痛快就行了。”

    赵明诚道:“那好,我们就走吧。”

    李清照道:“婆婆请去吧。我们都等着您啦!”(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求收藏!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