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一章 相公娘子
    上一章:第二百章 喜成

    李清照看着喜字,内心喜悦之情尽数化为脸上的神采,一颦一蹙美态毕露。糖hua.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娇嫩之中,更含芳心窃意。

    看着那个“喜”字,李清照将手提起,一手轻轻拽住手绢一个尖处,另外一只手便是攥住手绢本身,拽平一小片,正好将她的嘴唇遮住。

    皓月在李清照身后,看着小姐来回挪步的犹豫样子,又看着小姐遮遮掩掩的害羞动作,内心不禁欢喜道:“小姐的如意郎君在此,她也害羞得不成样子了。”

    心里欢喜还不算好,皓月越发感觉自己脸上笑意愈发得强烈了,突然一个没忍住,皓月向前倾斜身子,整个人都笑出声音来。

    李清照本来就在心里慌慌张张的,这时突然听背后有人笑,因此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地回头去看,见皓月正是笑得不成样子了。

    自己本来以为是他人在笑,让他人看到自己这个害羞模样,岂不是更加羞了吗

    可是当李清照发觉是皓月在笑时,浑身紧张之意都化作了娇嗔怒目,她冲着皓月道:“原来是妹妹在笑,你可吓死我了。”

    皓月边笑边道:“姐姐方才与妹妹说话,现在姐姐身后有人一笑,你还猜不出来是妹妹在笑吗怎么好似很是惊讶的样子。”

    李清照一结巴,说道:“那是因为”

    皓月指着小姐故意挑逗道:“因为什么因为小姐心里一直都想着赵公子对不对尽管皓月与小姐说话了,可是小姐心里还是在想着赵公子,故而方才身后有笑声,小姐并未第一时间想到皓月,是不是”

    一边问着,皓月一边缩着脖子看着小姐,眼睛时不时还上下动动,可爱至极,又是娇坏至极。

    李清照说不出什么话来,因为她内心的想法正被皓月妹妹说得准确。

    不过李清照也并无太大的抵触之意。虽然皓月妹妹将自己的心意给说了出来,让自己害羞难堪,可是她又觉得,皓月妹妹这一番话。也将自己的心声给说了出来。因此思来想去,李清照倒还有些喜欢听皓月妹妹将自己的心事给说出来。

    皓月看着小姐,见她羞羞笑笑,笑中带羞,羞中含笑。因此在心里想道:“小姐听我这么说,反而很是高兴的样子。\网 w .aixs”

    突然听背后有人道:“皓月,你在这里做什么”

    突然又听一声客气道:“小姐,我家公子正在房中等着你呢”

    李清照看到阿福从皓月背后快步走了过来,一面擦着汗水一面与自己说道。

    李清照很想点头说“是”,却还是害羞至极,直接将头转向一旁,与皓月道:“妹妹与阿福去寻住处吧。”

    皓月一听这话便登时明白了小姐的意思,想必小姐让自己支走阿福,而小姐她自己进屋去见赵公子吧。

    因此忙“啊”一声。皓月道:“对啊,阿福,我家小姐嫁到你们赵家来,那我皓月也就过来了,你打算让我住在哪里啊”

    阿福道:“这个早就安排好了,皓月姑娘,这边来吧。<>糖hua.<>”

    皓月冲着小姐柔声道:“小姐石榴裙之下,已经有了一个赵公子了。妹妹希望小姐幸福啊”

    她话一完,便是偷笑一声,忙顺着阿福的手指方向快步跑去。

    李清照一急。想要开口说话,却见皓月妹妹已跑得远了,因此娇气地看着妹妹的身影,撅着嘴道:“妹妹你真会欺负人。”

    阿福见状。忙跟着皓月过去了。

    李清照一个人待在门口,心里想道:“妹妹说得没错,我李清照今日实现了愿望,日后一定要幸福啊”

    偷偷笑了一声,李清照慢步向前走去,一面走着一面晃悠着身子。不知不觉又将手绢放到了嘴唇边上,抬脚走上台阶,进得走廊之中,又慢慢走了几步,终于来到门前。

    李清照心里想道:“这就是清照日后生活的场所吗”

    看着这门,李清照内心突然之间感慨万千,想着前些日子自己还想着与明诚再无相见之日了,却不曾想过明诚自己会找上门来,而且还为自己的家人带来了希望。

    一上朝堂,顿时情况变了,幸得蔡小姐帮助,自己和明诚这才完好归来,而且家人又都被释放了,恢复官位了。

    一想到这里,李清照内心欢喜便暴露出来,直接轻轻一笑,笑声却好似是从口中憋了半天终于喷发出来一样。

    突然只听门内道:“是娘子吗”

    李清照一颤抖身子,心里想道:“这是谁在叫是在叫我吗”

    紧接着又听一声:“娘子。”

    李清照心里想道:“我与明诚今日刚刚成亲,他怎么会这么叫我呢难道是别人吗可是,别人又怎么会在这里”

    李清照突然浑身一热,只觉得若明诚就在屋中,可是又想,那自己应该推门进去吗

    将自己的手伸了出来,就要推门,可是刚一伸手,却又是浑身一颤,羞意与畏惧之意并存,突然让她又将手给收了回去。

    近乡情更怯,想必近郎也是如此,难怪自己心里还有一点胆怯。

    李清照心里不禁埋怨自己道:“自己整天都念叨着要去见明诚,见不到自己心里就想他,如今真的要长相厮守了,怎么还胆怯起来了

    于是努力鼓动自己,再凭借着微微醉意,李清照猛然一推开门,此时脑子里一片空白。

    低头看着地上,李清照眼皮微微一动,还等着里面的人再说一句话。

    可是,里面的人并没有再说话。

    李清照难忍内心好奇与紧张,随即慢慢抬头去看,将目光一点一点地移了上去,只见双脚正在地上,后脚跟着地,前脚在地上拍打着,再一向上看去,只见新郎官的衣衫。

    李清照颤抖一下,手中的手绢直接掉落了下来,今日亲事只有自己和明诚。这新郎官不是明诚又是谁呢

    一想到明诚,李清照内心便忍不住地颤抖,果真是明诚,可是。他为何叫“娘子”

    废话,自己今日与他成亲,他不叫自己娘子又叫什么

    可是,自己和明诚还未商量,他怎么就这么叫自己

    李清照再一想着。那个“娘子”便又在她内心响起,李清照难忍浑身的颤抖,嘴唇也跟着抖了一下。

    再向上一看,明诚双手正在两边腿上放着,而他的手也在不断地颤抖着。

    李清照不禁抿嘴,心里想道:“这个书呆子,原来也是紧张。”

    再次慢慢向上看时,只见明诚的嘴唇,在蜡烛火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红润。这时李清照内心已经没有了紧张感,她只觉得,此时只有赵公子在,自己心里的拘束感已经消失不见了。

    于是壮大了胆子,李清照再次抬头向上看,只见明诚双眸神情,也正看着自己。

    李清照突然感觉满脸发烫,忍不住向后看去。

    却听明诚说道:“娘子。”

    李清照心里不知从哪里来的一阵羞恨之意,立刻回驳道:“你叫谁呢”

    赵明诚一愣神,随即又说道:“我在叫你啊。”

    李清照柔声之中。却稍带厉色,道:“你怎么这么称呼我却不称呼我为李小姐了”

    其实她这话完全是废话,人家已经将你娶到府上,你自然是人家的娘子了。李清照内心也知道。更加不反对了。只是一来她听“娘子”二字听得新鲜,也是害羞,二来她就想故意挑逗一下明诚。

    赵明诚立即一瞠目,心里一惊,想道:“难不成娘子她生我的气了吗怎么我这么叫她好像很是反对”

    于是赵明诚一脸的难堪,道:“这个。只因你已嫁给了我,我还不能这么叫你吗”

    李清照听赵公子略带愧疚的语气,心里暗暗笑了起来,也更加的从容,没有了方才的紧张感了。慢慢将脸转了过来,李清照道:“当然可以了。”

    虽然这么说,可是李清照还是厉声正色,一点没有放松感。

    赵明诚看了李小姐的脸色,心里想道:“娘子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到底是允许我叫她娘子还是不允许啊”

    想了想,赵明诚再次看到娘子的脸上正色正气,完全没有半点轻松感,心里又想:“难不成是我有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吗她为何这么不高兴呢”

    一皱眉头,赵明诚不知该如何说了,于是干脆站了起来,一伸手,冲着娘子道:“娘子,明诚可有哪里对不住你的地方吗”

    李清照看着明诚一脸忧愁的样子,忍不住向前倾斜身子直接笑了出来,心里想道:“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明诚你怎么也不好好想想”

    赵明诚看着娘子的笑容,内心的紧张感立刻便消失了,松了一口气,想道:“原来娘子是在与我开玩笑呢”

    于是眉头一开,赵明诚也跟着笑了起来。

    李清照盯着明诚看,抿嘴说道:“你笑什么”

    赵明诚反问道:“你又笑什么”

    李清照道:“我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她这么说,是说明诚你不知道我方才的意思,是因为你就身在其中吧

    赵明诚听罢,笑了笑道:“正是,正是,明诚身在其中,不知娘子,啊,李小姐方才的意思。”

    李清照又一噘嘴,问道:“你怎么不叫我娘子了”

    话一问出,李清照顿时羞红了脸色,忙向一旁看去。

    赵明诚先是一愣,随即又憨笑起来,心里想道:“果然是李小姐在与明诚开玩笑呢”

    李清照羞红了脸,忙问道:“那你方才又笑什么”

    赵明诚忧愁之意已消失,自然是显露出男人本心,一见娘子这般妆容,他内心痒痛难耐,以致浑身哆嗦,只因佳人容颜蒙蔽,不得自控啊。

    想了想,赵明诚便是挑逗道:“我笑娘子一枝红艳,又笑娘子娇媚无力,再笑娘子回眸百媚,更笑自己,嘿嘿,自己毫无颜色了。”

    李清照噗哧笑道:“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你又不是女的,还要和我争一争吗有颜色又怎样没有颜色又怎样”

    赵明诚道:“没有颜色,和李小姐不敢相比啊。”

    李清照笑道:“你这算哪门子夸赞别人呐拿你自己和我比。”

    赵明诚道:“这个,明诚哪里敢和娘子比美呢只是,只是”

    李清照道:“只是什么”

    赵明诚道:“只是明诚在此憋得太厉害了。”

    一话完毕,赵明诚便忍不住直接几步过去,瞬间到了娘子面前。

    李清照虽然还有些情怯,可是一看到明诚过来,内心不禁产生一种火热感,只觉浑身汗水瞬间出来,将自己衣衫都给侵湿透了。

    赵明诚过来,先是与娘子对视了一眼,随即犹豫一下,又立刻一伸手,直接将娘子的手给拉住了,道:“娘子,你怎么在外面这么久”

    李清照神经紧张,盯着明诚的双眼,老老实实地说道:“那么多客人,需得与人尽了礼数才算完。我又和母亲说了一些话,这才过来。”

    赵明诚心里想道:“娘子酒量好,这样也是应该的。”

    李清照心里想道:“明诚他真的露出了男人本心了。”

    看着明诚对自己垂涎模样,李清照内心又羞又喜,于是也与他甜蜜相视。

    赵明诚道:“娘子喝得尽兴吗”

    李清照看着明诚,微微点头,柔情道:“今夜醉酒,能与明诚相会,简直就是大美事啊。”

    赵明诚定住了眼睛,问道:“你叫我什么”

    李清照想了想,于是慢慢道:“相公。”

    赵明诚激动万分,直接在原地动弹了两下,盯着娘子的脸,道:“娘子,你叫我什么”

    李清照看着相公的激动样子,忍不住也跳了一下,道:“相公。”

    赵明诚欢笑一下,立刻又停住了,向着门外看了看,再一回身,与娘子小声说道:“我们进去说吧。”

    于是一拉,赵明诚将娘子给拉进屋来,随即把门给带上了。

    李清照道:“相公关门做什么”

    其实她知道,自己与相公二人今夜已成夫妻,自然关门睡觉了,只是害羞,故而多此一问。

    赵明诚一关门,道:“看画啊。”

    李清照一愣神,心里想道:“看什么画”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收藏xh211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