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六章 绝望
    “赵公子,你快告诉我,方才是怎么一回事?清照与你分忧啊,赵公子。”李清照瞧着赵公子一脸的茫然与怅惘,心里很是焦急,直接说着话便哭了出来。

    四下胡乱张望了一番,赵明诚却是突然发笑,笑中带着愁,带着苦,再笑两声,突然变成了哭意。

    “我到底该怎么办?家父遭此灾祸,我这个做儿子的难辞其咎。”赵明诚一边拍打着自己的身体一边四下乱看,又是嘴中说着丧气话。

    此处没有了别人,皓月也敢出口说话了,看着赵公子疯疯癫癫的模样,皓月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左手一扶自己的鼻尖处,突然一酸,紧接着便是眼眶湿润。

    她双手向前伸去,意欲安慰赵公子,可是转念想到自己身份低微,便又收回手去,却是说道:“赵公子,我家小姐在这里,你有什么话可以与她说上一说,也好心里痛快些!”

    李清照也道:“是啊,有什么话就与清照说,清照在这里呢!”

    赵明诚昏昏沉沉地双眼无神,慢慢将目光放在李小姐身上,有气无力地说道:“李小姐。”

    李清照看着他瘦骨憔悴的模样,心中便是酸意横生,眼泪再一次奔涌而出,点头道:“清照就在这里呢!”

    赵明诚将头一摆,任由自己的脑袋乱晃,然后唉声叹气道:“做人做到我这一点,还有什么用处?”

    李清照心里想道:“赵公子就要说出来自己的心理话了,我需要耐心听上一听才是。”

    于是李清照收了啜泣的声音,故意憋着气。难受之时再一口将气吐出,又换了一口气。这样不至于让自己发出啜泣之声,免得让赵公子听了心乱。

    片刻之后。赵明诚又轻声说道:“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因我才有的劫难呐!”

    李清照虽然知道赵公子八成是有了十分重大的困难事,皇上怕是要将罪于赵家了。可是为了听赵公子接着说下去,自己也好顺着赵公子的意思向下问话道:“你不是说你们没有事情的吗?怎么还会这样?”

    赵明诚摇头道:“不,李小姐,我是盲目天真,以为官场之事便如我心中所想的一般。

    可是,我错了。今日傍晚时分,蔡家派来人。手持圣上玉旨,说来好心为我们看门守夜。哼,其实就是蔡家想看住我们,给我们一个下马威看看。”

    话说到此处,赵明诚双眼湿润,却还带着恨意,好似很是仇视蔡家的人,想要与之极端共亡一般。

    可是他突然双眼眶一垂,很是无力地将自己的眼睛遮住了大半个。

    接着他又说道:“人家这样对我赵家。那全部都是因为我。”

    李清照虽然知道情势严重,自己一人也无法帮忙了,可是心里还是想要说上一句宽慰的话,便是故意疑惑道:“今日我还见陆公子将蔡小姐给气走了。怎么可能一转眼就有了如此大的变化?”

    赵明诚却是冷笑两声,道:“这事情不怨陆兄,他帮了我。这事情都怨我自己。圣上已经下旨说要蔡家的家丁来为我赵家守府。那便说明,圣上心里已经将我们赵家的人当作罪犯了。他今晚能派人来看住我们。明天就有可能来抄家断族。到那时候,纵然我们再有道理。只怕也是虚恍无用,徒劳白费了。”

    李清照看向空处,心里想着赵公子说的那样,却又突然不敢再想下去了。

    皓月又问道:“那方才蔡小姐来找你又是为了什么?”

    赵明诚冷“哼”一声,道:“她来看我的笑话。她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与我说着蔡大人如何在朝中状告我的父亲的,一边说着一边还很是得意,飘飘然将自己的胳膊举起来,显得十分高兴。

    我听了只道不信,后来看到门口的守卫,这才相信了她的话。她将我叫出来,我那时已经是浑身不由自己了,心中空洞,不知所措。自己真的为家父带来如此大的一场祸患。

    我随她出了府门,她在我府门口与那门卫说了一声,又丢了一些赏银,故意给我看,给我瞧,想激起我心中的愤怒。

    明诚虽然书生一个,可被人如此侮辱,却也是忍不住了。

    出府之后,我与她义正言辞,她却置之一旁,不多想问。

    她与我道,蔡大人已与圣上说了,赵大人家中有一位浪荡公子,不学无术,整日拈花惹草,实在有失朝廷脸面。哼,她说的那个浪荡公子,便是赵德甫,赵明诚了。”

    话一说到这里,他故意将自己的名字喊得十分响亮,好似在发泄不满,却又表现得十分无奈。

    李清照听着,心里便起来一阵阵的怒火,想道:“蔡大人怎么这样诬陷好人呢?想必贪污一事,也是捕风捉影的事,即便有事,也是空穴来风罢了,添油加醋,成为罪名。”

    赵明诚喊了两声,便又说道:“她说,蔡大人念我们昔日对朝廷有恩,还不想将事情做绝,可是,我需要做一件事情。”

    李清照赶忙问道:“什么事情?”

    赵明诚道:“那就是让我娶一位乡下女子为妻,终身不得纳妾,那妻需是黄脸婆子才好。若我做到这一点,她便让蔡大人在圣上面前美言几句,处罚我们时候留些情面。若我不这样做,哼哼,她便让蔡大人在皇上面前说尽我的坏话,让我们赵家一世不得翻身。”

    “哼哼”了两声,赵明诚显得十分无力。

    李清照此时怒不可遏,言道:“大宋王法在,天子也在,哪里容得她这么作恶兴风?”

    赵明诚道:“我也以为是这样,可是现实却不是这样。”

    李清照心里想道:“封建专制,皇帝老儿说了算。这算什么?还是现代民主了好!”

    皓月也道:“难道我们就别无他法了吗?”

    赵明诚道:“有。”

    李清照登时眼睛一亮,道:“什么办法?”

    赵明诚苦笑道:“我娶一个黄脸婆子。她高兴了,就没有事了。”

    李清照和皓月一听。都觉得十分荒唐。

    赵明诚自我笑谑了一番,神情不定。

    他将头转向李小姐,又道:“李小姐,你看我都成了这般模样,你还来寻我做什么?”

    李清照一听他这番话顿时大怒,心中又是着急又是生气,他明明将自己视若知己,却还问这种无情无义的话。

    于是李清照将脸一沉,故意反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是说也不配来找你吗?”

    赵明诚忙摇头道:“明诚哪敢那么说?只是今日不同往日。我已没有了荣华富贵的身躯,你来找我,有损无益。这样让他人看到了,万一牵连了你,却不是我又增添了一项罪过吗?”

    李清照听他的话,眼泪奔腾翻滚着涌出来许多,心里一急,便又说道:“你只顾你自己吗?你增添了一项罪过,那我呢?若真有了事情。你应该为我着想才是,怎么还念叨着你的名声?”

    赵明诚听着李小姐的话十分有理,忙点头道:“是,李小姐说得对。”

    李清照本来就没有与他较真的意思。只是一时兴起,想着自己能留下来与他共进共退而已,故而说了那样的话。

    赵明诚现在心里柔软。耳朵也柔软,听什么就是什么。因此忙与李小姐道歉。

    李清照听赵公子与自己道歉了,心里便稍稍平静。道:“赵公子,清照就在你的身边,你还有我呢!”

    赵明诚却又恢复了方才无神无主的样子,浑身一晃动,苦笑道:“有你?有你我只会拖累你罢了。”

    李清照急道:“你怎么又这么说?世情薄,人情恶。现在你正是需要人安慰的时候,我怎么能弃你而去?”

    赵明诚心里本就对自己抛弃李小姐一事很是愧疚,现在听她这么说,更加羞愧,因此故意气道:“大丈夫男子汉,我需要人安慰吗?你算什么?你是哪里的?你为何还来找我?”

    李清照听他连说三个“你”字,字字都将仇恨压在了嘴唇上,好似与自己有这万般的仇恨一样,因此一时之间心里的怒火气愤之意尽数发泄了出来,一没忍住,伸出手来一巴掌便打了过去。

    赵明诚突然挨了一巴掌,脑袋好似清醒了许多,也不晃悠身子了,呆呆地定在那里,眼睛看着李小姐,目光之中却露出了柔情。

    李清照打完,却如同方梦才醒,看着自己的手掌,又看着赵公子,长大了嘴巴,却是啜泣着已不成声。

    心里恐惧,李清照想道:“我怎么能这么做,赵公子已经是忧愁万分了,现在我再这样一做,他不是雪上加霜吗?他会怎么看我?我是什么人?”

    因此李清照忙想着要道歉,便口吃着说道:“赵公子,我,你,你疼吗?”

    赵明诚看着她,却露出一丝笑容来,摇摇头道:“我不疼,李小姐,你把我打醒了。”

    李清照双眼一亮,道:“你醒了?你是说你不再意志消沉了吗?”

    赵明诚却又摇摇头,道:“事情已成定局,我意志消沉不消沉已经没有关系了。”

    李清照忙道:“有关系的,有关系的。你只要想着自保,就一定能够……”

    “我怎么能自保?”赵明诚突然反问道,“家父成为这个样子,我如何能自保?”

    随后将头一晃,赵明诚又是苦笑道:“我上太学府,人人敬仰的学墅,抚摸好的地方。我进去时满腔热情,以为自己要光宗耀祖了,他日在朝为官,也做个忠臣。我好字画,到时候再研究多时,留个著作名垂青史。多好?”

    他说这话时,满脸露着憧憬之意。

    可是突然脸色又是一沉,他又说道:“我上了多年的学塾,孔孟之道也知道不少,在他人面前言语凿凿,很是有理。可是呢?有用吗?苦读十年书,现在却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住,我还要落得个娶黄脸婆的下场,我的书都读到哪里去了?”

    越说越难自控,赵明诚终于忍不住,用力地拍打着自己的大腿,以示愤怒。

    李清照看着,已经是泪不成行了,滚滚的泪水犹如倾泻而下的暴雨般将自己的衣领湿润个透。

    “赵公子,你别说了。”李清照伸手去抓赵公子的胳膊,想制止他。

    二人肌肤贴近,这次赵明诚倒是不觉得害羞了,心里只是一味地痛恨。

    李清照用力按住他,他渐渐平静下来,却是流着泪道:“李小姐,其实方才你来时候,她就已经将她的要求与我说了。那时我心中愤怒,却突然看到了你,于是我心里一下子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只想着与你相见时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可是,现在再想想,我却又是觉得,将你的容貌放在我的心中,才是最好,我不能连累了你,因此我不要再见你了。我心中想着你就是了。”

    话一说完,赵明诚便将李小姐的胳膊挣脱开来,意欲回府。

    李清照哽咽数次,见赵公子这样失望怅然,便又道:“你方才不是醒了吗?”

    赵明诚点头道:“我是醒了,我知道,自己应该竭尽自己绵薄之力,为家人做点什么了,我该是娶个乡下姑娘,与她一同隐居山林,终了一生了。这样也好让家父家母有个好的退路。”

    李清照气道:“蔡女的话你也相信吗?”

    赵明诚道:“不相信又能如何?门卫就是例子,家父生死,全系我一人身上,我该如何做呢?”

    李清照听着赵公子的话,心里痛恨伤心,已经是到了极致了。

    自己为何要面对这般情况?

    让自己抓狂无奈,心灵倍痛,却是毫无办法。

    赵明诚又道:“蔡女现在怒火正旺,她想害我,也便想害你了。李小姐,告诉恩师,让他多加注意吧。”

    皓月一时性急,便想开口,却见这样的场面,于是又将嘴闭上了,只在心中暗暗说道:“看她敢来找我们的麻烦。”

    李清照看着赵公子十分真切的样子,心里又想:“赵公子说得是,一旦发难,家父该何去何从呢?”

    于是突然之间,李清照觉得自己心里又多了一副担子。

    赵明诚也不等李小姐再开口了,便转身走了数步之远,却突然大声道:“李小姐,千万注意了。”

    他本来喊话,却是喊声之中带着沧桑感觉。

    赵明诚喊完话后,心里兀自责备自己道:“家父家母因为我受了难,现在李小姐也需要注意了,万一也受了难,那我赵明诚,就真的成为了十恶不赦的罪人了。蔡小姐,你的如意算盘打得真好,你赢了我。你伤我伤得够深了,满意了吗?”

    摇晃着身子,赵明诚又是神情恍惚地向府门前走去了。(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