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九章 难定(三)
    87_87821暂时停了一下脚步,李清照向后看看,见张公子已经跟了上来,便是感觉心里一甜,低头偷偷笑了笑,便又转过头去,朝着屋子里喊了一声:“爹爹,母亲,清照回来了。”

    说着,李清照推门进去了。

    张汝舟其实已经看出了李清照方才的低头动作,自然也看出了她那害羞的一笑。

    于是张汝舟更加有信心了,也是轻声笑笑,将扇子拿在手中,跟着走进了李清照父母的房间之中。

    皓月与小晴守候在门外。

    李清照看到正在桌子前互相谈论的爹娘,便是眼圈一红,差点就落下泪来。

    突然之间,看到爹爹与母亲这么晚了还不歇息,李清照便有些柔肠欲断。

    为了自己的婚姻事,父母多次提醒自己,多次因此而操劳万分,而且父亲又是自己心仪之人父亲的敌手。

    自己竟然宁愿相信那个薄情的人也不愿意相信父亲。

    现在父亲正坐在自己的身前。

    而那薄情的人怕是已经花天酒地去了吧。

    自己竟然这么蠢!

    李清照看着爹爹母亲,不禁哽咽一声,便上前迈步去,正到爹爹与母亲身前。

    李格非瞧女儿回来,却是眼圈红肿,难道没有成功吗?

    李格非脸一沉,便又看李清照身后,见张汝舟笑意盈盈地走了进来。

    李格非心里奇怪,怎么自己的女儿泪眼纵横,张汝舟却是笑着走过来呢?

    李格非也不好当着自己女儿的面去直接问张汝舟,因此忙将目光转向女儿李清照。

    此时李母也站起身来,看着李清照。

    李格非十分关切地问道:“清照,你,你怎么了?”

    还故意装作不知道,李格非接着又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李清照红着眼圈,笑着“噗哧”一声,道:“不是爹爹让我来的吗?”

    李母道:“是啊,我们叫清照来的。”

    李格非一拍脑门,道:“哦,我给忘了,年岁大了,脑子就不够用了。”

    然后李格非自嘲着笑了笑。

    李清照笑道:“我刚从府外回来,这就来找爹爹母亲了。

    李格非向一旁看了看。

    李母问道:“出去这么久啊?”

    李清照笑道:“却是没有白去。”

    李格非故作不在意,道:“哦。”

    李清照笑道:“多亏了这位张公子,清照才能会心转意,再也不想那个薄情的男子了。”

    “你真的不想他了吗?”此时李格非却又本性暴露,十分关切地问道。

    李清照与张汝舟看了不禁笑出了声。

    李母拍了李格非一下,道:“女儿在这里,人家张公子也在这里,你还装什么?”

    李格非低头沉吟片刻,被人家给拆穿了自己,李格非显然还有些害羞。

    李清照与张汝舟又是笑出了声音。

    李清照与父母道:“清照已经摆脱了那个人,从此再不想他念他,再不与他相见。”

    李母笑道:“这十分得好了。”

    李清照突然一转身,用手指一指张汝舟,笑着孩子气似的道:“全拜这位张公子所赐。”

    张汝舟一愣,随即便又说道:“哦,这个,汝舟只是略微帮了一个小忙而已,说是我帮忙的,那倒谈不上。”

    李格非十分满意地看着张汝舟,冲他点点头。

    李清照道:“今日清照去赏心亭上,巧遇赵公子了。”

    “什么?”李格非与李母几乎是同时问出来这句话来。

    李清照便把今晚自己去亭上的事一一都与父母说了。不过李清照却只是客观讲述,而自己落泪什么的情节李清照则是略微带过。

    李格非听罢便有些惊讶,道:“难道还有这么巧的事情?”

    李清照冰冷着脸,点点头。

    李母道:“那小女你岂不是又受那负心汉的伤害了?”

    李清照不说话。

    李格非忙道:“你没有听小女说吗?那薄情的人都把手帕还给咱们清照了,那清照能好受了吗?”

    李清照却一转头,噘嘴道:“不过我已经将那手帕又转送给张公子了。”

    “啊?”李格非有点没有反应过来,怎么自己的贴身之物送人送得这么快?

    不过李格非立刻就微笑,看着张汝舟,笑道:“这下好了,送给张公子,正好正好。”

    李母忙道:“好什么,将已经送人的东西再送给人家,这算怎么回事?”

    李清照听母亲的话,倒也觉得有些不好,忙低头去,有些害羞,不敢去看张公子。

    张汝舟忙道:“这个没有什么,李小姐能将手帕赠与汝舟,汝舟其实已经十分得感激了。”

    李母忙道:“哎呀,今晚小女能够将过往看淡,那不全是张公子的功劳?张公子你又何必过谦呢?”

    李清照道:“全是张公子的功劳。”

    张汝舟听着便觉得自己现在被她李家人都看得这么重,正好提出自己的要求,而且看李清照的样子也拿自己当作自己人了。自己与李清照的关系越来越近,现在正是机会。”

    张汝舟微微一笑,一手捉住自己的扇子,一手又捉住另外一只手,行礼道:“看来李小姐此时已经完全好了,既然如此,汝舟便向恩师交差了,汝舟将恩师交给汝舟的任务完成了。”

    李格非忙上前几步,笑着搀扶张汝舟,道:“张公子快快起来,你可是我李家的恩人啊,这么行礼做什么?”

    张汝舟道:“接到恩师交给汝舟的任务,汝舟怕自己才能不及,不能说服李小姐。而现在汝舟能够完成恩师交给的任务,便是汝舟最为满意的结果了。现在能够给恩师交差了,汝舟内心大为畅快。”

    李清照此时有些芳心萌动,不禁柔声问道:“怎么,若是没有父亲的指导,你就不劝我了吗?”

    “劝,怎么不劝?”张汝舟立刻说道:“你我互为挚友,这事情本是汝舟的份内之事。汝舟见李小姐伤心,那不论什么事,是定然会上前劝上一劝的。就算汝舟嘴笨,那也要尽我所能,劝劝小姐的。”

    李清照听了便用手抚鼻子,向前一挺身,笑出声音来。

    此时李清照已经将张公子当作知己,当作更深关系的知己了。

    因此在知己面前,不必再多拘礼了。

    李格非瞧着小女那般高兴的样子,再看看张公子,两眼盯着小女直勾勾地发愣,李格非不禁暗自欣喜。

    李格非用手一捋胡须,在心里想道:“现在张公子帮了小女一个大忙,小女定然万分感激张公子,而张公子又喜欢小女。这便甚好了。”

    李格非看看小女,便又想道:“现在汝舟这个孩子能够将清照亲自送回来,而且来与我报他完成了任务,嗯,有始有终,这个孩子十分得好。我看不如趁此机会提他二人的事。”

    因此李格非看看张汝舟,却又想道:“这话让我说出来,未免显得我太心急了。”

    可是确实是自己想要撮合这件事情。

    李格非想想,便对张汝舟微微一笑,轻拍张汝舟的肩膀,道:“你看小女如何?”

    张汝舟一愣神,便立刻想道:“这下子好了,李格非主动向我提及他的女儿了。这不是在暗示我吗?看来我想得太多了,我娶他女儿,并非高攀,并非痴人说梦。我张汝舟实在是太幸运了,碰上这么个好时候。”

    因此张汝舟忙道:“李小姐的优点汝舟说了很多遍了,这已并非什么奇怪惊人的事情了。我想日后一提及诗词,那众人便要想到李小姐了。”

    李格非点头道:“嗯,不错不错。”

    李清照惊讶,虽然这次张公子依然在说自己的好话,可是李清照却有了警觉,好似顿时有了防备一般,李清照内心不住的惊慌。

    她知道,自己与张公子走得有些近了,今日更是险些逾越男女之嫌。

    这要是在现代,没有什么,男女碰碰还叫事吗?

    可这是在宋代啊,自己身为名门闺女,那可是生得金枝玉叶,与男子胡乱玩耍嬉戏已经是没有了规矩,现在自己又要,又要……

    李清照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要来。

    这时李格非又问道:“我小女不敢与王嫱褒姒相比,却也生得俊俏妍丽。在汴京城里也算得上是个美人了吧。多少个书生梦寐思念,但求与小女相见一面,却难以满足心愿啊。”

    张汝舟知道,这是李格非在进一步提醒自己。

    张汝舟看看李格非,二人眼珠子一转,张汝舟便立刻下定了主意。

    哆嗦着嘴唇,张汝舟道:“恩师。”

    说着,张汝舟便抱拳对李格非行礼。

    李格非知道张汝舟这孩子已经领会了自己的意思,于是将手向后一背,道:“说。”

    张汝舟道:“汝舟向来对李小姐有意,今日有幸,当着恩师与伯母的面,汝舟想说,汝舟十分爱慕李小姐,还请恩师准许。”

    李清照听到张汝舟的话,便又想起今日张汝舟追上自己,与自己说出来这话。

    果然,李清照内心的担忧得到了证明。

    此时她内心十分的混乱,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是答应张公子,还是……

    李清照一时脑子乱了,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李格非点头道:“你有此意,恩师甚为欣慰,不过恩师只是以父母之命来要求小女,若要圆满,你还需征得小女同意才行啊。”

    张汝舟便将脸一转,看着李清照,行礼道:“汝舟妄自求得良缘,还望小姐同意。”

    李清照背对着张汝舟,此时内心胡乱一通,虽然自己平时与张公子相互谈论,有说有笑,甚至还会互相玩闹。

    可是,自己真的对张公子有意思吗?

    此时刚刚从过往的悲痛之中走出来,李清照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