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八十六章 聚离朝夕间

第四百八十六章 聚离朝夕间

作品:才女清照 作者:相思梦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既然说了要走,那便一定要走的。

    陆德夫听云儿的话,心里此时便开始了幻想,日后出去闯荡,还不知道要去向何方去呢!

    不过陆德夫内心还是觉得以自己之力,总也有人赏识自己的,自己习武之人,总也比常人要好得多。边关如今战事吃紧,自己如何不能得到一个好的位置?

    蔡女内心欢喜悠然,自从自己跟随相公,鲜闻相公听从自己的话,多数都是相公说一,自己从不说二的。今日相公听了自己的话,稍微有些惊讶的同时,蔡女还是欢喜不已。

    李清照内心突然一沉,还很是舍不得,感觉陆兄弟和云儿妹妹刚刚到来,这怎么还没有多大功夫,就要离开了?

    赵明诚脸色一沉,便伸手来,抓住陆兄弟的袖子,与陆兄弟愁眉道:“怎么,陆兄弟你真的要走吗?”

    陆德夫看看赵兄,也是舍不得,泪珠登时下来,不过还是摇摇头,道:“赵兄,德夫也是舍不得你,只是我和云儿二人被逼迫至此,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赵兄,德夫没有能够在这里陪着你,先行致歉了。”

    李清照虽然万分不舍,不过也明白人家二人的苦心,当即凝神聚色,认真说道:“陆兄弟何必致歉呢?我们夫妻二人自然也是想着能与陆兄弟和云儿妹妹一起,无奈现实如此,你们二人不得不离开。”

    赵明诚咬咬牙,随即说道:“正是正是。德夫兄弟,你走吧,明诚会想念你的。”

    话语说罢。赵明诚便转着脑袋,浑身乱动起来,一面乱动一面说道:“你们二人准备收拾什么?明诚来帮助你们。”

    蔡女摇头道:“赵兄你不要这样,我们二人……”

    停顿片刻,蔡女心里道:“我们一家刚刚落脚,现在怎么能够说走就走呢?”

    一想到自己现在就要走了,蔡女多少还是有些舍不得。话说到一半处,泪水奔腾而出,难以自已。

    陆德夫看云儿伤心成这个样子。伸出袖子替云儿擦拭泪水,道:“云儿你哭什么?”

    蔡女内心怅然,随即叹息道:“唉,这马上说要走了。云儿多少还舍不得。”

    陆德夫将云儿揽入怀中。轻轻拍打着云儿的肩膀,与云儿道:“那你说吧,德夫全听你的。只要不回京城,我们二人去哪里都行啊。”

    蔡女叹息道:“我还记得我们二人当初在青州城内时,相互之间谁人都不服谁人。再到后来相互赏识,种种过往,历历在目。云儿仿佛还能够看到,看到你我二人之前的影子。”

    陆德夫一面听着云儿的话。一面啜泣着回忆起来,微笑道:“是吗?德夫和云儿我们二人在这里。确实挺快乐的。”

    蔡女含着眼泪微笑道:“嘿嘿,可是不论怎么说,我们二人还是要走了。出了这里,再到别的地方,就再没人认识我们了。”

    赵明诚摇头道:“蔡小姐可是蔡大人的爱女,谁人不知啊?你们二人不论走到哪里,那都会惹人注意的。让哪个州县,哪个知州通判给你二人帮助,岂不是容易得很吗?”

    蔡女和陆德夫二人闻言,登时都是摇头。

    蔡女道:“不能让人家知道我们。”

    陆德夫跟着点头道:“对,不能让人家知道我们。倘若我们因此受了人家的帮助,那不还是受了蔡大人的官位名气的帮助吗?我陆德夫在京城就已经受足了蔡大人的帮助了,我不愿意再这样。”

    蔡女道:“对,不过除了这个,云儿不想再让爹爹知道我的住处,倘若爹爹再有什么话要传给我。到时候我再父夫难以兼顾,不还是这个样子吗?”

    李清照点头道:“对,就怕蔡大人再改了主意,让云儿妹妹你回京城去。”

    蔡女点头道:“正是,我们二人就隐姓埋名,反正人家也不认识我们二人。”

    陆德夫点头道:“就是,就听云儿的话。”

    李清照道:“你们可有马车吗?怎么出城去?”

    赵明诚登时道:“要不然我去安排吧。”

    蔡女摇头道:“云儿有我自己的亲信,我们自己偷偷摸摸地走,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更不要让那个姓张的公子知道。从今以后,就没有人知道我们的所在了。”

    话语至此,蔡女含泪轻叹,语气低沉,满含幽怨。

    陆德夫咬牙道:“是德夫让云儿受罪了。”

    蔡女摇头道:“我们就要走了,这些话就不要再说。倘若云儿当真责备你,也就不会跟随你一同去了。”

    李清照虽然不舍,还是含泪露出一个微笑来,道:“现在就动身吗?”

    蔡女道:“当然,现在就动身离去。”

    陆德夫道:“我现在就去收拾东西去。”

    蔡女当即出门去,将自己的亲信喊了过来,又与相公一同收拾了东西,来到门外。

    李清照和相公二人站立在马车之前,都看着她二人收拾好东西,将行李放上马车去,双手微微颤抖着。

    蔡女和相公来到马车之前,与赵兄和嫂子面对面。蔡女伸手将嫂子的双手给紧紧握住,与嫂子似目相对,停了半晌,二人都是泪水欲滴,眼圈已红,却突然都笑了出来。

    李清照还真有些脸红,将脸转到一旁,随即认真道:“云儿妹妹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蔡女啜泣一声,道:“云儿还想着等过两天了,我再去你那里,找你说笑呢,却没成想,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你我姐妹情同手足,今日又要分开了,云儿倒还真不知道要说什么。”

    李清照强颜微笑道:“还能说什么呢?你我二人情分在这里呢,就算不说话。清照也能明白你的意思了。”

    赵明诚认真道:“桃花潭水,也深不及情谊之重。明诚还想着与陆兄弟每日赏月饮酒呢!只可惜……”

    一连说了好几个“只可惜”,随即赵明诚又是叹息几声。道:“真没想到,我们现在就要分开了。”

    陆德夫内心憋着气,要自己闯荡事业,因此此时内心倒也并非全都是不舍之情,听了赵兄的话,随即抱拳相别,道:“赵兄。德夫和云儿,我们二人就在此与你们拜别了。”

    蔡女道:“我们二人在外面落了脚了,就会回来找你们的。”

    李清照道:“好。好,事不宜迟,你们赶紧上车去吧”

    蔡女与相公二人一面后退,一面还不舍地看着赵兄和嫂子。

    蔡女和陆德夫二人上了马车。却都从一旁的小口处探出脑袋来。挥手与赵兄和嫂子拜别。

    马车动了起来,慢慢远去,李清照和相公二人远远看着马车,一面快步过去追马车,一面挥手与他二人拜别。

    马车渐远,后来没了影子,李清照和相公二人这才慢慢放下手来,相互一视。又是落下泪来。

    李清照道:“嘿嘿,哈哈。本来还与我们二人在一块儿的故人,终究还是走了。”

    赵明诚道:“算了算了,陆兄弟走了,就走了吧。我们夫妻二人在这里,就够了。只要我们二人一起,不再分开,其他的事情,我们不管了。”

    李清照满意微笑,钻入相公怀中,点头道:“对,相公说得对,只要我们二人在一起,就什么都不管了。”

    话刚说罢,李清照突然抬起头来,与相公正色道:“不行,张兄弟还在我们家中,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呢!”

    赵明诚道:“是了,明诚方才只顾着与陆兄弟和蔡小姐拜别,倒忘记了张兄弟了。”

    李清照道:“我们二人离开家这么长时间,不知道他现在所在何处,我们得回家里去看看去。”

    赵明诚点头道:“娘子说得是。”

    二人急忙回家去,一进家门,就听门口下人道:“赵公子,嫂夫人,张公子让小的与你们带话,说他不辞而别,实在对不住。不过他有急事,非要走不可。”

    李清照与相公又是相互一视,内心寻思着,果然,张兄弟果然还是走了。

    不过这会儿陆兄弟和蔡小姐想必已经离开青州多时了,也走远了,就算张兄弟想要追上他二人,那也是不行了。

    赵明诚舒了一口气,与娘子道:“算了算了,张兄弟终究还是不想与我一同饮酒了。他走,就让他走好了。”

    话语凄凉,说到这里,赵明诚满心怨气。

    李清照与相公道:“算了,陆兄弟和云儿妹妹此时已经走远了,张兄弟就算是想追,只怕也追不上了。”

    赵明诚叹息一声,道:“好,既然这样,那我们二人进家去吧。”

    二人回到房中,却听皓月过来道:“老夫人找小姐和赵相公找了一个上午了,也不知道你们二人去了哪里。现在正在房中等着你们呢!”

    二人还没坐下,就又匆忙赶向赵母的房间,一到门前,二人见赵母李母都在。

    赵母见他二人,原本无神的双眼登时亮了起来,伸手与他二人道:“你们二人进来说话。”

    二人进门,都冲着赵母李母行了一礼,这才坐下来。

    赵明诚道:“不知道母亲将我们二人叫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赵母道:“当然有事情了,昨日那个张公子过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今日清晨我叫你们二人,却听皓月姑娘说你们出去了。”

    李清照点点头。

    李母道:“你们二人去了哪里?”

    李清照道:“我们二人去送陆兄弟和云儿妹妹去了。”

    李母惊讶道:“哦?怎么回事?”

    赵明诚将方才的一切都说了一遍。

    听罢之后赵母叹息道:“原来因为这样。唉,算了算了,人家要走,我们也拦不住啊。”

    话语之间,颇含不舍之意。

    赵明诚道:“我们二人与人家交往甚切,自然舍不得了。怎么我听母亲的意思,也很是对人家舍不得啊?”

    赵母点头道:“母亲自然对人家舍不得了,母亲虽然上了年纪,却也知道和友人来往。陆公子是一个真心交友之人,我和李夫人也挺喜欢他的。他走了,我们又少了一个朋友,岂不是可叹吗?”

    李母道:“是啊。方才那个张公子也远走了。”

    李清照道:“这个我们已经知道了。”

    赵母道:“看来这个张公子果然心术不正,怎么昨日过来了,今日就匆匆离去,连声招呼也不打。这让我们如何过意得去啊?待客不周啊。”

    赵明诚也颇含不舍之意,闻言内心黯然,心里想道:“昨夜还是三个兄弟齐聚青州了,怎么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就三人各在一处了?张兄弟他有事情,想必是不会再回来了。唉,转瞬之间,又是我明诚一个人了。”

    越想越伤心,赵明诚叹息两声,竟然又是落下泪来。

    不过还好,自己和娘子还在一起,不论自己家道如何,二人都还是在一起的。

    心想如此,赵明诚内心又稍安。

    赵母道:“算了,他们全都走了才好呢,他们走了,只留下我们,清静。”

    赵明诚道:“我想随娘子回房去。”

    心里想着方才与陆兄弟分别的场面,赵明诚又忍不住啜泣,内心悲伤至极。

    赵母刚要开口,突然就听阿福来报道:“夫人,张公子又回来了。”

    赵明诚闻言,登时起来,欢喜着拍手,道:“张兄弟现在在哪里?”

    阿福向外一指,道:“他现在就在门外候着呢!”

    赵明诚摆动着手,道:“快将他请进来说话。”

    阿福准备转身,却听赵母道:“先等一等。”

    李母道:“怎么了?”

    赵母道:“不太正常。他怎么又回来了?多半还是想找人家蔡小姐的。”

    李清照舒了一口气,道:“不论怎样,反正云儿妹妹已经走远了,张兄弟是找不回来了。”

    赵母点头道:“嗯,对,就先让张公子进来说话,我们看看他要干什么。”

    赵明诚心里道:“这个好,张兄弟没有走,明诚就和他喝酒去。”

    阿福正准备转身,就听赵明诚道:“阿福你不要去,让明诚去亲自见张兄弟去。”

    阿福还没有反应过来,赵明诚一个跳将起来,直接冲出了房门去。

    赵母指着明诚道:“瞧这个明诚,这个时候还是这么积极,一到做官上任,他倒后退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