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七十二章 随意春芳歇(三)

第四百七十二章 随意春芳歇(三)

作品:才女清照 作者:相思梦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李清照道:“那还是现在就过去,免得再过些时候,天都晌午了,相公肯定要”

    她想说“没了面子”,可是话到嘴边还是收了回去。卍  小說網``.

    赵母很是不在乎,轻轻摆手道:“这倒没有什么,明诚就这个毛病,老身也是习惯了他这样。不过也好,现在就过去,免得他再睡,让人家看到了,丢我们赵家的人。”

    李清照轻轻抚唇,“噗哧”一声,险些失态,婆婆口中“丢人”,倒正让李清照幻想着相公睡觉的样子。

    赵母道:“这封书信可是一个好兆头。歇儿马上就要回来,这是天大的好事啊。我不相信明诚这个孩子能够无动于衷。”

    李清照道:“是,就听婆婆的话。”

    说着,自婆婆身上起来,站直了身子,还在盯着书信上的内容看。

    赵母手扶膝盖,慢慢起身来,吃力站稳,嘴角咧了一下,心想:“清照怎么也不扶我一下”

    不过看清照读着书信美滋滋的,赵母心又道:“好,我突然又有了一个大孙子。清照也是为人之母,高兴着就把我给忘记了,这也正常,很是正常。”

    释然欣然,赵母哆嗦着向前走了一步,还是有些晃悠。李清照突然嘿嘿两声笑出,却无意之间看到婆婆咧着嘴,这才想起婆婆来,登时哑然失色,伸手去搀扶住婆婆,与婆婆道:“婆婆慢着些走,切莫慌张。”

    赵母低声哼了一下,道:“你还记得我啊”

    李清照满脸红晕,不敢说话了。

    赵母笑道:“行了,我并没有责备你的意思,干什么要这样紧张为人母本就应该这样。我老婆子一大把年纪了,没什么的。”

    李清照以为婆婆责备自己不管她了,现在又听闻婆婆这样说话,内心稍稍释然了,温柔道:“婆婆慢着些走。我们去见相公去。”

    赵母应了一声,正准备走,突然又停了下来,问道:“哎歇儿。这个名字是谁人给起的”

    李清照道:“自然是相公了。”

    赵母惊讶,转面去看清照,微皱眉头,道:“什么明诚他能够起名字吗”

    李清照失声笑道:“婆婆切莫以为相公他什么都不会,相公可是什么都会的。这个名字就起得比较好。”

    赵母道:“瞧你那个美美的样子。毕竟你是明诚的夫人,还是你向着明诚说话。”

    李清照又是飞红了脸颊,转面羞涩道:“怎么会”

    赵母道:“这个歇儿是什么意思”

    李清照道:“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卐 八§一卐小說卍網、、、.`、.相公取名为歇,字始之。”

    赵母低声又吟诵了一遍这诗,稍微想了片刻,点头道:“嗯,始之,这个名字好,起得好。先歇再始。厚积薄,积蓄力量。”

    李清照肯定道:“这名字正是相公的本意。相公也是这么与清照说的。”

    赵母笑道:“好,这个名字好。老身昨日也没去问你母亲,今日就问你来了。人上了年纪,脑子不中用了。我也没问她。”

    李清照道:“婆婆为何这样说自己婆婆还正值年华之际,身子硬朗得很呢”

    赵母摆手道:“行了,我也不去多问了,我们赶快去找你相公去。”

    李清照道:“清照扶着婆婆慢着些走。”

    二人慢行,转过廊道,穿过庭院。来到赵明诚房前,李清照道:“婆婆您”

    一句话没说出口,李清照的小脸又是飞红了。赵母瞧清照的面庞,也猜出了清照的意思。便轻声道:“你先进去看看去。”

    李清照突然欢喜,答应了一声,慢慢将双手放开,与婆婆道:“婆婆先在这里待一会儿,待清照进去以后将相公叫醒。”

    赵母果然没有猜错,原来清照就是怕自己瞧见相公那个样子从而丢丑。

    李清照又与婆婆轻轻笑了笑。微微点了点头,这就忙转身一推开房门进去,稍稍将房门掩上,却又没有完全关上,以免对婆婆不敬。

    李清照一进房门,见相公在床上依然闭眼沉睡,不过睡觉的姿势稍有变化罢了。

    内心着急,还有些无奈,李清照心里想道:“倘若相公这个样子让婆婆看到了,还不知道要如何说相公呢”

    快步向前,李清照伸手去推了推相公,凑到相公耳旁道:“快起来。”

    赵明诚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面庞,却丝毫无动于衷。

    李清照又急又气,瞧相公这个样子,又好气又好笑,不过自己忍着笑容伸手又去推了推相公,与相公说道:“快起来,已到正午了。”

    赵明诚依然没有理睬娘子,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反而责备道:“别说了”

    再往后面赵明诚还是在张口,不过李清照听不清楚相公说的是什么。

    李清照不禁回头去看了看,见身后房门依然那个样子,门外婆婆也没有动静,想必婆婆还在等待,这下自己才放了心,又再回头来,伸手去推了推相公,瞧相公不动,凑到相公耳旁去,轻声与他说道:“相公,歇儿来看你来了。小№說網、`.、”

    赵明诚又是将头一转,叽里咕噜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李清照瞧相公的样子,好似根本没有动静,心里着急道:“这可怎么办”

    突然赵明诚睁开双眼来,向前一瞧,道:“什么歇儿在哪里”

    李清照又是惊讶又是欢喜,相公还是醒过来了,露出笑容来,却满嘴埋怨的口气道:“你醒过来了”

    赵明诚眨了眨眼睛,又伸手揉了揉眼睛,道:“歇儿在哪里”

    睁眼去瞧娘子,赵明诚道:“歇儿在哪里你说,他回来了吗”

    李清照并未说话,赵明诚转眼去看,瞅瞅娘子身旁,又伸脖子去瞅瞅娘子身后。

    赵明诚道:“你是骗我的吗歇儿在哪里”

    李清照闭口不答,想着相公能有什么反应。

    赵明诚叹息道:“是了,歇儿丢了这么久。怎么可能一下子找回来娘子你也是,叫我起来也就罢了,为何还要编造出来这样一个谎言来哄我”

    李清照道:“我是哄你的吗”

    赵明诚唉声叹气道:“怎么不是了你想让我起床,我起来就是了。是不是母亲又在说我什么了说我这么大个人了。什么也不会干,只知道躺在床上睡大觉。”

    李清照想将歇儿的事情告诉相公,却忍住了,想着慢慢给相公说出来。因此只是微微点头道:“是啊,婆婆就在门外。你快起来,我去将婆婆搀扶进来。”

    赵明诚摆摆手,示意娘子快些出去。

    李清照出门之后,见婆婆和母亲正站立着,二人凑近,低声言语,不知道在说什么。

    李母瞧见清照,道:“明诚他起来了吗”

    李清照没答话,赵母抢话道:“行了,管他起来没有。我们进去看看去。没起来那是他自己丢人,丢一次人也就记住了。”

    李清照急忙说道:“起来了,相公已经起床了。我们再等一等”

    李清照正要说话,感觉身后出来一个人,回身一看,险些吓了一跳,相公已经身着正装站立在众人面前了。

    赵明诚又打了一个哈欠,面无表情与众人说道:“都来了进来说话吧。”

    赵母道:“明诚你还没睡醒吗”

    赵明诚低头,轻声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赵母道:“你怎么一点也不高兴”

    赵明诚道:“又不过年过节,我为何要高兴不哦。我知道了,高兴。”

    李清照道:“你高兴什么”

    赵明诚道:“当然是6兄弟的事了。6兄弟能迎娇妻归来,和他团聚,这是天大的喜事。难道不是吗”

    李清照忍不住想笑。看看自己手中的书信,点头道:“是。”

    赵明诚顺着娘子的眼光低头去看,这才现了娘子手中的书信,与娘子道:“哎娘子你手中拿的是什么”

    李清照道:“说你是呆子,你还不乐意,这么半天。怎么才现”

    赵明诚挠挠头道:“我,这个你手中拿的是什么”

    赵母与李母一同道:“是书信。”

    赵母道:“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赵明诚听闻这一句话,突然浑身一颤,道:“母亲怎么突然想起来要说这样一句话了”

    赵母道:“你不想念歇儿吗”

    赵明诚更是一愣,母亲为何这样问

    不过赵明诚也没多想,只是点头道:“我想,当然想了。不过”

    突然面色变红了,赵明诚道:“母亲怎么知道歇儿的”

    赵母道:“我怎么知道明诚,你骗母亲好苦。你让你爹临终之前也不知道我们的歇儿还在世上。”

    赵明诚看看周围的人,心里猜测道:“想必岳母和娘子将歇儿这事告诉母亲了。”

    赵母道:“明诚,老身平日里瞧你那个样子,很是诚实,还没想到你能将这个事给隐瞒到这样一个地步呢”

    赵明诚听母亲责备自己的话也听得多了,渐渐便没有了感觉,只是点头,呆滞道:“是,我不隐瞒,那就是欺君之罪,我哪里吃罪得起呢”

    赵母冷笑道:“瞧你这个样子,看来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李清照听婆婆这话,怎么有点生气的意味,忙帮相公道:“婆婆,我们都并非有意要隐瞒的。只不过”

    赵母伸手,示意清照不要说了,却与清照微笑着点头道:“我明白。我就是故意这么说给明诚听的。”

    赵明诚又是打了一个哈欠,不耐烦地与母亲道:“算了,随你怎么说我,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赵母摇头道:“怎么能够没有事呢”

    李清照急道:“相公,我手中的书信你就不想看看吗”

    赵明诚道:“哦,对了,你手中还有书信呢这个,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母亲既然已经知道了歇儿的事,那就知道了吧。我们现在都不在京城,这个欺君之罪也落不到我们的头上。”

    赵母道:“你们瞧明诚那个糊涂样子听他的话都是前言不搭后语的。”

    李母与明诚笑道:“我们为何要过来不就是来说歇儿的事吗”

    赵明诚这才恍然有悟,突然定睛看向娘子手中的书信,与娘子道:“怎么,这是歇儿写给我们的吗”

    李清照与相公大笑道:“正是,你怎么才明白过来”

    赵明诚的脸色顿时变了样子,大喜过望,伸手去拽住娘子,直接将娘子揽入怀中,从她手中一把夺过书信来,道:“快让我看看。”

    李清照道:“相公不要慌张,你怎么这个样子。”

    赵明诚将书信展开,自读到尾,越读浑身越哆嗦,待读完书信以后,已经是热泪盈眶,满面春光了。

    双手一哆嗦,手中的书信都掉落了,赵明诚将娘子放开,忙躬身去将书信捡起来,与娘子道:“歇儿他现在在何处”

    李清照道:“歇儿他还在人家那里。”

    赵明诚道:“他现在是什么样子过得好吗”

    李清照欣慰笑道:“他当然过得好,不过我们都没有见过他。”

    赵明诚道:“那他现在在何处人家那里是哪里我们现在就去找他去。”

    李清照道:“这书信是人家送来的。不过昨日夜里人家瞧我们都不在这里,因此送完书信以后就走了。”

    赵明诚突然没了颜色,面容黯淡,与娘子道:“怎么会是这样他他怎么不等一等我们”

    李清照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人家现在已经不在我们这里了”

    赵母突然打断了清照的话,与清照道:“错,人家昨夜被我挽留住了,现在就在客房中歇息呢”

    李清照浑身一颤,都有些不相信,看向婆婆,与婆婆道:“在不婆婆说人家已经走了”

    赵母微笑道:“你们二人隐瞒了我这么久,我也要欺骗你们一下。”

    李清照哆嗦着嘴唇,与母亲道:“那母亲您”

    李母摆手道:“我也是刚刚才过来的。”

    李清照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方才婆婆在欺骗自己。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