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四十九章 笑安然
    赵明诚结巴道:“我只想要……”

    蔡女虽然不知道他二人具体是怎么回事,却也心知自己现在要他二人和好才行。因此也在旁边开始鼓动着,冲着赵兄努嘴,示意他有什么话就快点说出来。

    赵明诚自然是有话要说,也想着要与娘子说一声歉意的故,不过这话到嘴边就是说不出来。自己本来还想着让娘子依顺自己,没成想当着人家蔡小姐的面将自己臭骂一顿,这下子彻底撕破了脸,自己没有后路,只好向娘子请和了。

    李清照瞪眼看了相公一下,又将头转向一旁,悠然欣然,一大方面是因为自己家人不大可能再受到什么惩罚了,自己当然高兴。另外一方面,自己就是要好好听一听相公如何与自己说话。

    能如何说?赵明诚停顿片刻,扭扭捏捏,终于还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来。

    蔡女都看不下去了,与赵兄直言道:“赵兄你一向为人豪爽,今日怎么吞吞吐吐,说不出来一句整话呢?”

    话一面说,蔡女一面向着赵兄这边过来,凑到赵兄身旁来,与赵兄低声道:“你到底怎么惹恼了嫂子?”

    赵明诚顿了顿,随即摇头,好似自己并不知情。

    蔡女与赵兄急道:“你需快些致歉。不可再儿戏了,否则将嫂子惹恼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赵明诚想了想,虽然红着脸,可是想通了也没有什么的,因此与娘子主动道:“我……对你不起。”

    李清照故作正色道:“你怎么样对我不起了?我倒是不知道,你说说来看。”

    赵明诚道:“明诚不知道皇上并不想惩治我们,还故作大方,收拾东西,这几日来与娘子你……你也没有一个好脸色看。”

    李清照满意抿嘴,还不罢休,慢悠悠道:“既然如此,那你想怎么道歉。总不能随便说说吧。空口说白话,这谁也能行。”

    赵明诚本就是一个不好说话的人,此时听闻娘子这么说,自己登时倒有些着急了。自己本身能开口说话便已经很是不容易了,还想让自己怎么样?”

    蔡女左瞧瞧,右看看,心里想着反正自己也将这个消息传达到了,也是应该走了。自己在这里,反倒让人家有些尴尬,当即说道:“云儿家里有事,我先走了。”

    李清照正要客气,便见云儿妹妹冲着自己摆手,一面摆手一面说道:“我要走了,要走了。”

    蔡女转眼便没有了人影。这倒让李清照也觉得不自在了,此时这里只有自己和相公两个人,自己瞧瞧相公,相公瞧瞧自己。二人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李清照停了一会儿,心里想道:“算了,你这个人也说不出来一个一二三来,我先不听你说了。”

    于是转身便要走,突然听闻相公在自己背后将自己叫住了:“娘子,你……你去哪里?”

    李清照道:“我要去向婆婆禀报去,无心再与你在这里废话了。”

    话一出口,李清照暗暗笑了笑,这下子可让相公再也不好受了。

    赵明诚还待伸手要留娘子,手一伸出。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一点脾气也都没有了。

    李清照停顿片刻,以为相公还要与自己说什么话,谁知道相公居然一声不吭了。等了等,也等不来话,李清照内心想道:“算了,反正相公也不说话,我就等回来了再与他说。”

    心里又暗笑了几声,李清照迈着大步直接远去了。

    赵明诚还在娘子背后看着娘子。盯着她远去的背影,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心里想道:“该死,我这个笨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李清照将这个消息告诉婆婆以后,瞧着婆婆欢喜的样子,自己内心自然也跟着高兴。婆婆与自己唠叨了几句,自己方才抽身退回。

    待回到自己房门之前,李清照故意停下了脚步,等着听房间里面的动静,可是等了半晌,也终究没有等到里面有什么人声,心下奇怪,暗暗寻思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相公没有在房间之中吗?”

    正在这时,皓月过来,与小姐微笑示意,又将嘴唇凑到小姐耳旁,与小姐轻声说道:“小姐,赵相公独自一个人在房间之中,不知道干什么。”

    李清照微笑问道:“他是坐着吗?”

    皓月点头笑道:“嗯,是,赵相公坐在床上,一个人盯着空处,真不知道在干什么。”

    李清照噗哧笑出,与皓月道:“相公他在思考重要的事情,妹妹不许瞎猜。”

    皓月正色道:“赵相公想什么?”

    李清照道:“他在想的东西是阳春白雪,岂是你能过问的?”

    皓月登时领会小姐的意思,忙摇头说道:“算了算了,那我就不问了。”

    李清照高兴道:“知道就好。”

    于是伸手去捂了捂嘴唇,李清照正色看向前方,来到门边,故意咳嗽了一下,随即朗声笑着进门去,一眼便见相公正坐在床上,忙将目光移开。

    赵明诚见娘子进门来,原本迷茫的眼神登时变得有了神,于是起身来与娘子微笑,却又犹犹豫豫,说不出话来。

    李清照虽然没有正视相公,余光也扫到了相公的面庞,瞧他那个样子,更加大笑起来。

    赵明诚结巴道:“娘子你……为何发笑?”

    李清照面不改色,依然正色,不过好似很随意说道:“没什么,婆婆听闻这件事情很是高兴。”

    赵明诚道:“什么事情?”

    李清照摇头,也不与相公说话,只顾着自己大笑。

    赵明诚心里暗暗失落怅然,自己平日里也不对谁人躬身讨好,今日对娘子讨好,却吃了一个闭门羹。娘子居然不理睬自己,真是又羞又恼,寻思半晌,赵明诚冷哼一声,便即坐了下来,将头歪向一旁,也不说话了。

    李清照听闻相公的冷哼声。心里笑道:“相公还生气了,我倒要瞧瞧他能气成什么样子。”

    于是李清照依然不理睬相公。

    赵明诚坐在床上,独自沉思了片刻,也是没有什么话说。心里想道:“能说的我都说了,该说的我也说了,你到底还想让我怎么样?母亲她不理解我,连你也不理解我。算了,这个世界上我也没有亲人了。”

    内心黯然至极。赵明诚无奈之下,垂首叹息。

    李清照这时故作糊涂道:“谁人的叹息声?”

    赵明诚冷哼,道:“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李清照闻言又是大笑,这次倒并非高兴,反而有些嘲笑的意味,与相公道:“相公你平日最不喜欢什么家国大事,怎么还要这么说?我不知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赵明诚道:“明诚想要寻找几个知己罢了。”

    李清照瞪眼道:“几个?”

    赵明诚叹息道:“算了,现在一个都没有。”

    李清照停了一停,遂又问道:“不知道你心中的知己算做什么样的人?是否是一直能够帮着你,理解你啊?”

    赵明诚道:“当然是了。她不理解我,那又算作什么知己?明诚算是看出来了,人怀各心,绝非知己。”

    李清照笑道:“人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原本常事,为何非要和你一样才行?”

    赵明诚道:“算了,和我不一样也算了。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李清照又苦笑道:“你这个样子,让人家无法亲近你了。”

    赵明诚摇头道:“那就不要亲近了,明诚本来一个人挺好的。”

    皓月就在门口侍立。听闻赵相公这样的话,想道:“赵相公并非想什么阳春白雪的事,反倒有些小肚鸡肠,让人笑话。”

    李清照本来就想着让相公先让步。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自己也好讨好他,却不成想给谈崩了,内心也是意乱,暗暗寻思道:“这可怎么办,我本来是要说相公的好。却不想和相公对峙上了。”

    不过这个心情都是比较而言的,李清照自然也是如此,自己内心也有些不高兴,可是瞧着相公,更加愁眉苦脸,自己倒也舒坦了许多,以为自己比相公要强。

    如此一来,又是两日过去,二人还是相互低头不见抬头见,可是就是不说话。虽然平静,却总是觉得别扭。

    这日傍晚,李清照抬脚刚要出门,就听皓月远处道:“小姐,快去大堂去。”

    李清照道:“什么事情这么慌张呢?”

    皓月道:“皇上下旨了。”

    李清照也在慌乱之中回头与相公说道:“相公,皇上下旨了。”

    话一说罢,李清照就觉得有些尴尬,自己和相公本来就是都不开口的,怎么今日自己倒是先张嘴了?

    不过事情紧急,自己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赶紧转头就向大堂去了。

    李清照行路较慢,让相公抢先一步来到大堂之上。一来到大堂,李清照便见一个公公正正色站立,手持圣旨。

    赵母与李清照与赵明诚道:“你们两个人来了,快点过来。”

    李清照与相公二人都跪下了。

    那公公见人已到齐了,便将圣旨打开,朗声言道:“朕与你们赵家有着一万个相信,视你们都是忠臣家属。可是国有国法,赵大人虽然身为忠臣,却是也有重大过失,不惩治不能平大臣的心。今日朕就痛心下旨,让你们再回青州安居。算做是对你们的小小惩罚,待惩罚之后,你们赵家三兄弟再回朝复任……”

    这一消息,登时让赵家上下的人都懵了,皇上这个意思,是要赶自己走啊?

    李清照好似还不相信,陆兄弟也来说过,云儿妹妹也来说过。怎么说来说去,都不管用?自己还在主观臆断,以为皇上不会赶自己走,可是……

    赵母忙接旨谢恩,待人家都走了,这才慢慢起身来,仿佛还是不信。

    赵明诚摇头道:“这不可能的。”

    李清照也道:“云儿妹妹不是说了,德夫兄弟亲自去见皇上了吗?怎么不管用吗?”

    赵母摇头道:“哎,我说呢,天下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一个书生去见皇上就能将事情给颠倒过来,果然呐!果然……

    清照……”

    李清照闻言,忙道:“哎,我在这里呢!”

    赵母指着清照无奈笑道:“你啊,哼哼,你还是太年轻了。老身也被你给带进去了,真以为事情就是这个样子。唉,却不是。皇上身旁有那么多人,那么多大臣旧臣,都是久经朝事的,能让皇上听陆公子的吗?”

    李清照也是愧疚道:“是了,是清照天真了。真就以为德夫兄弟的话能打动皇上。”

    老大道:“我们既然做不成官了,那回老家去也好。能避避风头呢,那个姓蔡的大人他也找不到我们了。”

    赵母点头道:“是啊,这样也好,老身早就有了这个准备了。清照,你不必自责,连陆公子和蔡小姐都被骗了,你被骗了也很正常。”

    李清照还道:“可是德夫兄弟与皇上说了实话啊。”

    赵母道:“皇上当然相信他了,只是皇上后来又改主意了吧。”

    李清照看着婆婆,见婆婆伸出一只手指来,随即坚定道:“是蔡大人。一定是蔡大人,在皇上耳旁吹风,还有那个童大人,以及他们的门人,皇上终究年轻,不能自己做判断,因此着了他们的道儿啊。”

    赵明诚不平道:“就是,爹爹过世,能有什么过错?我们这些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更加不知道有什么过错了。皇上这样下旨让我们回去,确实不公平。”

    赵母却微笑道:“有什么不公平的?老身倒觉得挺公平的。你小子不是整天嚷嚷着要回老家去吗?”

    赵明诚结巴道:“我那个……那是因为想着……我不想做官。”

    赵母微笑道:“那不是正好吗?你不做官,正好回老家去。我们也都回去,过几日消停日子。待风头过去,老大老二,你们终究还是会被召集进京的。”

    老大老二二人都对母亲微笑示意。

    赵母安然笑道:“算了,就这样吧。我们这就去收拾东西去,回老家去,也别在这里待着了。老爷不在了,我们还占着这么大的地方,让别人看了,碍眼。”(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