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四十八章 痴心断
    虽然相公还埋怨自己,李清照内心别扭了片刻,终究忍不住还是要替相公说好话,与婆婆微笑道:“婆婆您又何必和相公过意不去?相公他这个人就是一根筋,您说多了也白说。”

    这话正说到赵母的心坎儿里去了,赵母连连点头道:“嗯,是,明诚他这个人油盐不进,死脑筋。”

    李清照与婆婆道:“那婆婆也不必多理会。倘若相公能回心转意,不用婆婆说,他自己就知道应该怎么做了。为今之计,清照还以为,我们要好好想想对策。若蔡大人真的有心要害我们,我们应该怎么办?”

    赵母听闻后面色灰暗,愁眉紧锁,心神不宁。沉思了半晌,方才摇头说道:“倘若蔡大人真的不放过我们,我们也没有办法。能去求皇上吗?”

    一句话说到这里,赵母又抬头去看看身旁的清照,目光之中带着颇丰希望。李清照还有些犹豫,这是怎么,难道要自己去见皇上吗?

    赵母紧接着又说道:“老身知道,这么大一家子,光让清照你一个人出力,实在是有些为难你了。”

    李清照道:“不为难,清照如今就是赵家的人。能替赵家人分忧,这是清照莫大的幸事。只是……我能行吗?”

    赵母叹息道:“死马当作活马医,谁知道呢?不必说那个了,反正现在也没有人找我们的麻烦,我们大可不必多想其他的。等他们真的找我们的麻烦了,我们再商议对策。”

    一面说着,赵母一面起身来,又是叹息道:“哎呀,老爷去了,家里的房梁还塌不下来。清照你是一个能人,老身就算无能,也要顶住半边天的。”

    李清照内心还是飘飘然,真不知道自己会让婆婆如此器重,搀扶着婆婆。与婆婆说道:“婆婆说的哪里话,大哥二哥他们都是能人。婆婆的阅历丰富,定然会帮助我们渡过难关的。”

    赵母微笑道:“但愿如此吧。”

    李清照搀扶着婆婆到了门口处,赵母停下来。唤来一个丫鬟,又与清照道:“你就不要再送了,回屋去吧。”

    同时,赵母斜睨明诚,与清照低声道:“他还需要你多多帮忙啊。”

    李清照回眼看看相公。又转过头来与婆婆点头道:“是。”

    待婆婆走了以后,李清照突然觉得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呆呆站立在门口处,双手紧握着,若有所思,其实也没想什么,只是感觉突然尴尬了起来。

    赵明诚看看娘子,看她一眼,内心就多一分喜欢,再看她一眼。内心又多了一分安全。

    李清照仿佛也察觉到了相公在看自己,将头斜过来,虽然注视着一旁,却也可以看到相公。

    赵明诚看到娘子的眼睛,就疯也似的将目光转移开,内心兀自不平。

    李清照心里暗笑,相公那个样子自己早就看到了,表面装作十分生气的样子,其实还不是喜欢自己?

    如此想来,李清照内心倒真挺美的。伸手互相紧握着,站在原地微微扭动着身子,又转头看向门外。

    赵明诚自觉无趣,本来收拾东西就是自己要和娘子对着干。现在也觉得没有了意思,干脆将包裹向床上一丢,自己也起身来到床上去躺着,闭上了眼睛。

    二人虽然都还没有开口,也都没有互相主动说话,却还过得有条理。谁也不管谁,谁也不问谁。

    一日过去,又一日过去,倒还真就清清静静,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二人的顾虑都打消了,都以为他们不会被赶出去。

    李清照心里暗想道:“看来德夫兄弟这次也是被他人给坑了一回,结果过来与我们说。我们也险些方寸大乱。”

    心情稍稍好了起来,李清照也出门去了,待在屋子里,也没有人与自己说说话,整日闲着要闷死了。

    这日清晨,李清照正在院中闲走,正遇门外过来的云儿妹妹,登时心情大好,在离她很远处便喊道:“蔡小姐,多日不见,你还好吗?”

    蔡女远远听到,寻声看来,见嫂子走了过来,便与嫂子微笑道:“多日不见,嫂子怎么连称呼都改了,这下子可疏远了你我的距离了。”

    李清照失声笑道:“清照就盘算着你要过来,因此就在这里等候了。”

    蔡女知道嫂子在开自己的玩笑,便也笑道:“你我关系生分了不少,怎么还说在这里等着我?”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着说着便相互走到了一起来,蔡女大方,伸手便去将嫂子的手给握住了,与嫂子道:“嫂子怎么知道我要来?”

    李清照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我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蔡女故意笑道:“哦?依嫂子之见,云儿今日过来是来干什么来了?”

    李清照这下子可被问住了,当即摇头尴尬笑道:“我哪里知道。”

    蔡女含笑不语,只是静待瞧着嫂子,一双水灵灵的眸子正对准了嫂子,好似要看嫂子出丑,却又好似在关心嫂子。

    李清照方才与相公生着闷气,内心十分不高兴,此时见云儿妹妹过来,登时开心了万分,现在自己低头忖度了半晌,也不知道云儿妹妹所来何意,再瞧瞧云儿妹妹,见她正睁大了双眸盯着自己看。这若是平时,自己早就羞不知语了,哪里还敢与人家对视。可是这是云儿妹妹,是自己的好友,更好似至亲,因此自己答不上来,倒是大方,也盯着云儿妹妹看,与她摇摇头道:“妹妹的心思清照哪里知道。清照现在正烦着呢!”

    将话一说,李清照好歹也转移话题,不让自己稍有尴尬。

    蔡女本是笑语盈盈,此时将笑容一收,忙关切问道:“嫂子你和赵兄整日在一起,难道话不高兴吗?哪里会有什么烦心事?瞧你这个样子,倒也不像是因为赵大人。”

    李清照登时脸红,蔡女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便忙摇头说道:“哦,不。是云儿说错话了。赵大人逝世,云儿也曾打听了,还过来瞧过一趟,知道嫂子因为这个事情伤心至极。”

    李清照正色道:“那你过来。到底有什么事情?你快说说吧。”

    蔡女与嫂子微笑道:“云儿与你说出来,你都不相信。”

    李清照终于忍耐不住,与云儿妹妹撒娇道:“我怎么不相信了?你在这里吞吞吐吐地就是不说,倒是将清照的心都勾了出来。”

    蔡女盯着嫂子盯了半晌,终于说道:“嫂子你可知道。相公那个蠢货,居然去见皇上去了。”

    李清照闻言便惊住了,好似感觉自己听错了,忙又问道:“什么?”

    蔡女与嫂子说道:“嫂子你不知道,云儿都不相信,相公本来闲着无事生闷气,突然听闻到什么消息,居然直接去找皇上理论去了。”

    李清照听闻此言,方才相信,不过还是摇头。自己都没有胆量敢去主动见皇上,他怎么就敢呢?

    蔡女点头道:“是啊,云儿也不相信,不过云儿瞧相公很是气喘吁吁地回来,后来又听爹爹说相公这个人去皇上面前捣乱,我这方才相信了。”

    李清照听到了兴头上,便接着问道:“德夫兄弟这个样子,那蔡大人他不惩罚德夫兄弟吗?”

    蔡女闻言,又是生气,又是欢喜。还真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了,无奈半晌,终于说道:“其实云儿也有过这样的担心,只是相公他与皇上说话了。皇上认相公为知己,因此保着相公,谁人又敢胡来?况且云儿还是爹爹的女儿,爹爹也不好对相公下手。”

    说着这样的话,蔡女居然摇晃起身子来,样子十分欣然。

    李清照瞧着云儿妹妹十分美滋滋的样子。便也受其感染,也是抚唇轻笑了起来,倒好似回到了少女时候,行事矜持,接着与云儿妹妹道:“听妹妹这个意思,德夫兄弟现在没有事情了?”

    蔡女点头道:“当然没有事情了,不但没有事情,他还在屋子里面睡大觉呢!其实他一开始就想要过来与嫂子和赵兄说这事情。可是云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相公居然很是淡然。得知云儿要来这里与嫂子说这事情,他倒开始睡大觉了。”

    李清照明白德夫兄弟这样的做法,当即点头,表明会意,说道:“他呀,这是在得瑟。”

    突然只听闻远处有人叹息道:“哎呀,只是苦了蔡大人了。”

    二人闻言就转头去看,见赵明诚慢慢过来,盯着她二人。

    李清照内心又觉得有些别扭,因此摇头看向一旁去。

    蔡女与赵兄道:“赵兄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说到此处,蔡女也阴沉下脸来。

    赵明诚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气,便是直说道:“明诚以为,德夫兄弟老是这样,就是对蔡大人不敬。哎呀,几家欢乐几家愁,我们倒是高兴了,可是蔡大人呢?”

    蔡女听闻这话,好似在被啪啪打脸,登时颜色无光,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将头低下来,阴沉不语。

    李清照心里着急,相公怎么这么不会说话?云儿妹妹过来报消息,这是对我们的好,相公他怎么还这么说人家?照他这么说,好似云儿妹妹在故意害蔡大人了?自己女儿与自己亲爹作对,这样的人便是不孝顺了。

    赵明诚一时意气,说这话时也没多想,只是盯着蔡小姐看,感觉自己说的是实话,自己可是一个诚实的人。

    蔡女羞了半晌,终于露出一个笑容来,与赵兄笑道:“爹爹位高权重,这样做,碍不着他的。”

    李清照虽然与相公不说话,可是此时也忍受不住了,自己要将话说出来,方才痛快,便指着相公责备道:“相公你瞧你这话说的,又将云儿妹妹当作什么人了?”

    赵明诚正色道:“当成什么?我把她当成好朋友才这么说的。怎么娘子你要怪我?明诚还道你和我是同心的呢,现在瞧来,真是差之极矣!”

    李清照焦急之下,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

    蔡女瞧他二人,知道他二人有些不和,自己虽然还感觉奇怪,可是也没多想,当下在心里暗暗想道:“想必赵兄他是无心之言,并没有伤害我的意思。”

    可是嫂子她明白啊,自己也总觉得别扭,好像自己在和相公合伙与爹爹作对似的。

    赵明诚道:“不把我们撵回去,我们又在这里做什么?”

    可是转念想了想,赵明诚又接着说道:“这样也好。大哥二哥都在京城中做官,也算是孝顺爹爹了。明诚嘛,实在是没有这个当官的料,我就先回乡去,找一个能陪着我吟诗赏画的人去。如此逍遥快活一辈子,岂不是痛快吗?”

    李清照听闻这样的话,终于忍不住,就与相公哭泣道:“你好厉害。你瞧我不顺眼了是不是?人家好心来与你说好事,你却这样贬低人家。相公你说话时候就不能动动脑子吗?好,你回乡下去算了,留我一个人在这里算了。”

    赵明诚只道自己方才说的是气话,其实蔡小姐说这样的事情,自己也觉得高兴,自己说那样的话,不过是想气一气娘子罢了,却没成想娘子倒是对自己责备成这个样子,自己登时慌了主意。没有了娘子,自己还要做什么?

    蔡女与嫂子道:“嫂子这话不必要说,其实赵兄他不是这个意思,他就是嘴笨罢了。嫂子你不必因此而过于伤心了。”

    赵明诚慌了手脚,瞧着娘子这个样子,心里没了主意,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蔡女与赵兄道:“赵兄你愣着干什么,还不说两句好话吗?”

    赵明诚挠了挠头,随即苦着脸道:“那个,这个……我不想回去了……我只想……我只想……”

    一连说了好几个“我只想”,到底想什么,他就是说不出口来。

    李清照哪里有相公那样的小肚鸡肠,自己说那样的话,也只不过是气气他罢了,听他这话,那是对自己低了头,当即也没有气了,盯着他看,看了半晌,终于哧声笑出,与相公道:“你说,你想什么?”

    赵明诚道:“我只想……哦,不……我不想回乡去了,我只想在这里。”

    李清照道:“那你想在这里做什么?”(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