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四十三章 令又改
    赵母又是哭泣道:“老爷,你听到了吗?”

    伸手掩面,哭泣了半晌,浑身抽动,赵母难以自已。过了半晌,大媳二媳方才将婆婆搀扶起来。

    李清照在心里暗暗窃喜道:“皇上能够开恩,将相公他们放回来,公公在天之灵,也算能有慰藉了。”

    过了半日,却还不见赵明诚他们能够回来,李清照一面哭泣,一面在心里担心,不知道相公何时才能够回来,只能在心里自我安慰道:“皇上要放相公回来,既然说了话,那便必然会放的,我不能太过急躁了。”

    渐渐已是傍晚了,却还不见相公回来,李清照终于等不及了,转面看向母亲,问母亲道:“母亲你说,相公他怎么还不回来?”

    李母摇头道:“这事情皇上说了算,老身又哪里知道?”

    李清照转面独自着急,双手拍了又拍,内心实在等不及了,不自禁便开始胡乱猜想起来,想道:“难道皇上只是随便说说吗?话一说罢,便将之抛却到脑后去了?”

    正在此时,只听的远处有两个熟悉的声音,李清照惊喜起身,转面寻声看去,她知道这声音是皓月和姝娈的,慌忙过去,模模糊糊,没有瞧见什么<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灯笼亮光之下,李清照向前走了几步,这才看到她二人的身影,顿时大喜,忙快步过去,正与她二人碰面。

    李清照道:“你们二人是怎么回来的?”

    皓月与小姐道:“我们二人被蔡大人给放回来了。”

    李清照忙伸手去在皓月和姝娈二人的身上摸了又摸,一面摸一面问道:“你们二人哪里有事?他们将你们怎么样了?”

    问着问着,李清照就哭泣了出来,自她二人没有回来时,自己担心不已。不知道她这两个瘦弱丫鬟会让人家怎么惩罚,现在她们回来了,自己当然要赶忙看看。

    姝娈摇头道:“我们二人没有事情……那个……嫂夫人,我们听闻老爷他……他过世了?”

    李清照停住手,无奈点头。

    姝娈登时大哭起来,道:“果然,方才我们进门时。见门口人身着白衣。还不敢相信,黑灯瞎火的,以为会是其他事情。却没想到果然老爷去了。”

    皓月道:“小姐。蔡大人将我们放回来,是想让我们给赵家捎一句话,说我们日后再不要乱来了。”

    李清照道:“无稽之谈。我们什么时候乱来了?”

    气愤问罢,李清照又忙伸手去摸了摸姝娈的脸庞。手触摸之处,还挺润滑的。想必没有伤害,自己却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们是怎么回来的?他们将你们怎么样了?”

    皓月摇头道:“我们都没有事情,只是陆公子他……”

    李清照问道:“陆公子他怎么了?”

    姝娈道:“陆公子他让蔡大人给关了起来,还被……被教训了一顿。”

    李清照道:“怎么教训的?”

    姝娈摇头道:“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我们只知道陆公子吃了不少苦头。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了。”

    李清照停顿片刻,还是轻轻一点头,随即又问道:“那你们到底怎么样?他们有没有难为你们?”

    皓月道:“没有。那日小姐被蔡小姐救了出去。我们都很高兴。只是我们二人体弱脚步慢,因此没有跑快一些。被蔡府的人给抓了起来。随即蔡大人将我们二人关了起来,也没多管。后来我们也知道,蔡小姐在蔡大人面前替我们多多说了几句好话,因此我们才能够没事。今日傍晚之时,蔡大人派人过来,说让放我们回来。还说日后我们不要再乱来了。”

    姝娈道:“蔡大人就是让我们把这一句话给带回来。”

    李清照还不放心,又问道:“那么,他们真的没有为难你们吗?”

    姝娈摇头道:“没有<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他们只是将我们关了起来,一日三餐都没有落下。”

    李清照高兴笑道:“好,你们没有事情就好。”

    说着话,李清照伸手过去,一把将她二人给搂在怀中,眼泪又是出来,将旧渍掩盖住。闭上眼睛,满是欢喜之意。

    随后皓月姝娈二人也都换上了白衣,众人都在灵堂之前,悲痛一片。

    一日已过,却还不见相公回来,李清照内心真的有些害怕,难道皇上真的就是只说一说而已吗?皇上说了要相公他们回来,他们就一定能够回来的,怎么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回来?

    李母将头凑到清照耳旁,与清照小声说道:“明诚还没回来,想必有问题啊。”

    李清照看看母亲,更加相信了自己的想法,难道相公又……

    眼看相公回来无望,李清照内心绝望了,他不回来,家里就只靠婆婆和自己这个女人吗?

    过了半日,已至中午了,众人用了午饭,还不见明诚他们回来,都是内心着急,相互看看,实在都忍不住,李清照来到婆婆身旁,与婆婆小声问道:“相公没有回来,婆婆您看……”

    赵母沉吟了片刻,也没有主意,皇上说了要让儿子们回来,自己只能等着,总不能直接去找皇上说理吧?

    随意摆摆手,赵母与清照说道:“你先回去,老身也没有办法。皇上还说了让老爷的亲友都来,可是到了现在,我们连一个人也没有见到。”

    李清照内心着急,嘴上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点头说了一声:“唉。”

    又过半晌,突然听闻门外又有人喊道:“皇上驾到。”

    李清照内心正是没有主意的时候,这个时候听闻皇上驾到,好似感觉到了希望,忙惊喜转身去看,匆忙跪倒下来。

    赵母内心欢喜,想道:“皇上又来了。”

    宋徽宗匆匆走过来。自语道:“哎呀,真的是气死朕了。实在气死朕了!”

    赵母低眼看皇上走近,忙又将头低了下来,叩首道:“不知皇上驾到,还请赎罪。”

    宋徽宗摆手,一副不屑的样子,道:“行了行了。免了免了。”

    赵母又说道:“皇上今日又来。使寒舍蓬荜生辉……”

    宋徽宗打断道:“行了,朕今日过来就是为了看看这里的情况。在皇宫之中整天听他们那一些人唠叨,朕都烦死了。”

    赵母心里想道:“皇上这话说的。难道只是过来躲个清净吗?”

    宋徽宗转身看了看,愤怒道:“喂,那些人都哪里去了?”

    赵母道:“还恕老身愚钝,不知皇上的意思。”

    宋徽宗道:“哎呀。朕说的就是那些赵大人的亲友呢?朕昨日都让人去请了,怎么。没有人来吗?”

    赵母道:“我们都不知道,没有人来过<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宋徽宗道:“放肆,混帐。朕的话他们都不听了,简直反了天了。”

    李清照看着皇上的衣衫。不敢抬头去看,心里却想着让皇上注意自己。

    果然,宋徽宗看向李清照。与她说道:“李小姐不必跪着了,起来吧。你们也都起来吧。”

    李清照这才慢慢将头抬了起来。与皇上对视了一眼,又忙将头低下去。

    宋徽宗道:“行了,李小姐为何如此害怕朕?”

    李清照道:“皇上龙颜,岂是常人能够随便看的?”

    宋徽宗急道:“他们都这么奉承朕,怎么李小姐你也拜托不了这个俗气呢?朕拿你当作朋友,你休要见外了,快起来。”

    李清照道:“是。”

    慢慢站起身来,李清照还是低眼,不敢与皇上正视。

    宋徽宗道:“李小姐,你看着朕。朕有话与你说。”

    李清照慢慢抬头,正与皇上面对面,心里着急,自己昨日怎么就有勇气问皇上,今日怎么就不敢了呢?

    宋徽宗道:“喂,朕问问你,你觉得朕这个人怎么样?”

    李清照道:“皇上是天下至尊,万人敬仰,莫敢不从。”

    宋徽宗道:“不对不对,朕要真有这个本事,他们那些大臣也就不敢在朕耳朵边上唠叨了。朕想听你的真话,李小姐,朕可拿你当作朋友,你休要骗我。”

    李清照不解,不知皇上为何要这样说话,可是自己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皇上既然问什么,自己就回答什么吧,因此想了想,又接着说道:“皇上关爱人民,又有鸿鹄大志。清照发自内心佩服皇上。”

    宋徽宗道:“哎,对,这个鸿鹄之志怎么说?”

    李清照道:“就是收复失土,抵御蛮人。”

    宋徽宗道:“朕心里面这么想的,可是那些大臣整日在朕耳边这个那个,一开始说的好听,什么朕的志气堪比列祖列宗。简直胡扯,到了后来,光是朝廷的事情就能够让朕头疼。”

    话到此处,宋徽宗好似有了话题,一伸手,诉苦道:“喂,李小姐,你看一看,朕让他们来,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来,还整日在朕耳旁说什么大人小人的。还说赵大人是小人,不能怜惜……”

    赵母闻言,内心十分不高兴,怎么那些大臣这么说老爷,可是赵母也在内心里面暗暗想道:“皇上如今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怎么不能自己判断吗?”

    伸手掩面,宋徽宗仿佛有着满心的苦楚,随即又问道:“李小姐,你说,朕应该怎么办?”

    李清照想了想,随即又说道:“皇上,清照以为,皇上按照自己想的去做就行了。”

    其实李清照也在暗暗提醒皇上,皇上说过要让相公回来的,现在可不能食言呐<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宋徽宗点头道:“嗯,李小姐说的有道理,朕就按照自己想的去办。”

    赵母看看皇上这个样子,简直没有一点威严模样,还好似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总是向着向他人诉苦。

    宋徽宗道:“李小姐,朕以为,赵大人是朕身旁的忠臣,因此他去了,朕十分痛心,也不管他人怎么说了。”

    李清照点点头,不敢多说话,看看皇上,又将头低下来。

    宋徽宗道:“朕今日过来,就是为了要你这一句话的。好了,既然李小姐都这么说了,朕就这么做了。来人!”

    几个人忙过来。

    宋徽宗与他们说道:“你们都过来,传朕的口谕,将赵大人的亲友都叫来,倘若不来,罢官免职,从此再不录用。”

    那几个下人点头,领了命令,就远去了。

    宋徽宗突然舒了一口气,与李小姐点头道:“朕今日真的很高兴,有了李小姐这一句话,真舒心了很多啊。”

    李清照心里着急道:“难道皇上说了半天,就是为了说这个吗?相公呢?皇上说了要让相公回来的,怎么相公到了现在还不回来?”

    可是自己也不能直接相问,李清照面色有些不对了,看着皇上,内心想着,如何能让皇上明白自己的意思。

    宋徽宗看着李小姐,很是奇怪,忙问道:“李小姐,你还有什么心事吗?”

    李清照也没有多想,就直接回答道:“哦,清照想念相公了。”

    此话一出,李清照登时就有些后悔了,自己怎么能够将这话给说出来了?

    宋徽宗一听,方才明白,不过尴尬说道:“这个,明诚他回不来了。”

    李清照更是惊讶,又忙问道:“为什么?”

    宋徽宗道:“朕不能放他们回来。”

    李清照眉头紧锁,想要说话,却又忍住没说。皇上明明说了要放他们回来,难道还要食言不成?

    宋徽宗看出李小姐的面色难看,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便说道:“哦,那个,李小姐,你可千万不要怪朕,并非朕不想让他们回来,实在是朕无法自己做主啊。”

    李清照道:“如此一来,想必皇上内心有很多苦楚了。”

    宋徽宗道:“可不是吗?朕方才都说了,朕真的是烦死了。”

    李清照心里想道:“有什么苦楚?难道皇上还在为了什么事情而心烦吗?”

    宋徽宗接着说道:“就是因为这个事情,那些大臣一直在朕的耳朵旁边唠叨。实在让朕内心烦躁不停。这可怎么办?”

    李清照试探着说道:“皇上,依照自己的想法来做就可以了,不是吗?”

    宋徽宗听了这话,就是高兴,点头说道:“嗯,说得对。”(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