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四十章 大限至(二)

第四百四十章 大限至(二)

作品:才女清照 作者:相思梦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赵挺之转眼看看赵母,很是轻蔑的样子,随后又叹息,道:“行,老夫保重身体。”

    赵母也不理睬老爷的眼神,只是俯下身子与老爷盖了盖被子,又说道:“老爷如今这个样子不能下床,就先养好身体。”

    赵挺之急道:“老夫的孩子怎么办?他们初至官场,就被抓了起来。他们哪里能够……咳咳……哪里能够承受那种苦楚呢?”

    赵母定了定神,却是无奈道:“那又有什么办法?皇上下旨抓走的,我们谁人敢说话?”

    赵挺之摇头叹息道:“老夫纵横官场,怎么就落到这般田地了呢?龙游浅水,落魄如此,却又奈何?”

    李清照哭泣道:“公公奈何如此失意?事情或许并非如此,相公与两位哥哥都并未贪钱,皇上明察秋毫,定然会查出来,还他们清白的。”

    赵挺之摇头道:“清照你想得简单,既然皇上能抓起来明诚他们,就定然能治他们的罪。”

    李清照其实也是万般担心,只是自己瞧公公失意模样,实在是难看,因此自己一转身份,倒成了劝人的人。一听闻公公这话,李清照更是担心了,鼻子酸后,浑身一颤,又是无力瘫软,幸亏母亲将自己紧紧揽入怀中,自己才不至摔倒。

    赵挺之与清照无力笑了笑,嘴唇干瘪,已无常人光彩,笑一笑后更是难看了。用力抬起手来,赵挺之与清照摆摆手,随即又轻声道:“哎呀,清照你是身在闺中,不知朝廷事。老夫让你去求情,实在是老夫的一个过失。清照,你幸苦了。”

    李清照不明公公何意,只是听闻公公这样说话,自己便忙摇头道:“清照是赵家的人,自然应该为了赵家而出一份浅薄力量。”

    赵挺之又是轻轻笑道:“哼哼。清照你可并非出了一个浅薄力量。你能够初入蔡府,已是不错了。老夫与蔡大人恩怨已深,说恩吧,当初一同变法。也倒有一些。可是呢,现在全都是怨了。”

    赵母伸手抚唇,却还是哭泣出声音来,看着老夫这个样子,实在是难受不行。本来头脑又是疼痛,可是赵母心里一直存一个念头,老爷现在身体不行,自己不能再有事情了。因此强撑着身体,又被两个儿媳搀扶,赵母这才得以站稳,其实此时内心已经有些不清楚了。

    赵挺之只顾自己叹息,也并未关注周围人,慢慢摇摇头,随即又是轻声说道:“难呐。难呐!”

    大媳与公公道:“公公不要再说了。我们可都依仗您呢!公公身体不好,我们便都没了主心骨了。”

    赵挺之又是叹息道:“唉,现在就算老夫没事,也是于事无补了。老夫根本无力与蔡大人抗衡嘛!”

    李清照道:“那我们与蔡大人和睦,不就行了吗?日后行事,处处低头就行了。公公已不再做官,我们正好不闻朝政,这样不好吗?”

    赵挺之仰面定了神,好似沉游幻想,点头道:“好。好,当然好了。可是事情能是如此吗?”

    李清照道:“只好试一试了。”

    李母猛拍清照的肩膀,怒视清照,人家赵大人都没有办法。你一个媳妇逞什么能?

    李清照只是思念相公心切,方才一时出口,也没多想,被母亲拍了一下,这才回神,想了一想。才觉得自己说话过了。可是话已出口,自己又哪里再收回呢?

    赵挺之想了想,随即说道:“是吗?老夫还能再试一试吗?”

    可是突然脸红,赵挺之又猛地一拍床面,咳嗽了一声,随即道:“老夫怎么能够与蔡大人低头呢?老夫可不能让他小瞧了。”

    李清照忙点头道:“是,公公想怎样,就要怎样吧,只是公公切莫再生气了。”

    二媳与清照急道:“清照不要如此狂言,事情要真的这么容易,就不用如此难受了。”

    李母与清照互相看了看。李母心里又暗暗寻思道:“叫你再逞能。”

    赵挺之想了一想,说道:“老夫不能生气,老夫还得保重身体才好。”

    李清照道:“是,公公身体好了以后,想必好运会自然来呢!”

    大媳二媳都点头道:“是。”

    大媳又道:“说不准到时候皇上会查出实情来,相公会回来呢!”

    二媳点头道:“是啊。公公现在就担心不停,倘若相公真的回来了,到时候公公再落下什么病根,岂不是不好吗?”

    赵母心里暗暗痛苦道:“老爷身子如此虚弱,都成了这个样子了,还谈什么到时候?”

    一想起方才大夫的话,赵母悲痛欲绝,更是浑身无力,就此瘫软在两个儿媳妇怀中了。

    赵挺之摇头道:“不行,老夫还是需要再想想办法,只是我的身体不可再虚弱下去了。”

    深深呼吸,赵挺之慢慢将眼睛闭上,抬起手来摆摆,示意众人退下。

    李母见状,忙伸手扶着清照的肩膀转身就出门去,李清照还待挣扎,却被母亲强行搀扶了出去。

    一出门去,李母又将清照扶着到一旁去远离人群,凑到她耳旁与她轻声道:“清照你添什么乱?人家都愁成那个样子了,你还胡乱说话。”

    李清照哭泣道:“清照只想救回相公,并不想别的。”

    李母与清照道:“以后说话还需注意一些,不要胡乱说话,倘若方才赵大人突然有事,你脱得了干系吗?”

    李清照登时被母亲问得哑口,只得着急,半晌之后,方才又说道:“可是清照……”

    李母伸手捂住清照的嘴,左右看看,指了指清照,与她瞪了一眼,摇摇头,这才将她搀扶回去。

    众人又待了半日,渐渐无事,也都各自散了去。次日清晨,李清照和母亲都在房屋当中坐着,出去也不是。在屋子里待着也不是。二人站起来又坐下,坐下又站起来,横竖不舒服。

    李清照左右思忖,终于耐不住性子。将身子一转,坐到床头来,伸手将枕头拿起,抱在怀中,与母亲急道:“我们现在又该怎么办?”

    李母转头道:“现在还没有消息。你着什么急?”

    李清照低头看看枕头,又转面看看床头,回想起自己与相公缠绵柔意之时,该是何等欢乐。可是现在,床头冰凉,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坐着,孤单得很。

    李母转头,正见清照呆呆走神,本想叫她一声,可是又转念道:“算了。清照多日都是愁苦,现在走神,正好分心。我也不必多加理会了。”

    过了半晌,突然门外人声嘈杂了起来,李母心里想道:“不好。”

    一想到自己听闻大夫与赵夫人说的赵大人大限将至,李母就浑身哆嗦,难不成赵大人此时已经……

    李母不敢多想,接着回头,却见清照已经到了自己身旁,正向外看。

    李母还未发话。李清照倒先问道:“母亲,门外为何有嘈杂声音?”

    李母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李清照盯住母亲看,李母正奇怪,又听女儿问道:“难道公公他……”

    话未出口。李清照一个转身,奔出房门去。

    李母伸手去拉,也没拉住清照,心里想道:“不好。”

    生怕清照再去说什么话,李母忙跟了上去。

    李清照来到公公房前,见人头攒动。想必又有事情了,又听闻门中呜呜咽咽,一想就没有好事情。

    李清照拨开人群,奔进房中,见大媳正哭泣。

    大媳见清照,忙道:“公公方才说他浑身无力,就此转头闭眼,再没醒来。”

    李清照“啊?”了一声,浑身向后倒去,幸被母亲过来扶住了。

    李清照指着公公道:“难道公公他……”

    大媳摇头道:“公公如何,我也不知道。方才妹妹去请大夫去了,现在还没来。”

    说罢话后,大媳又是呜咽声起,哭个不停。

    突然听闻道:“哭什么?”

    李清照与大媳都是吓了一跳,都看向床去,见公公慢慢将头转了过来。

    赵挺之将眼睛睁开,看看大媳,与她轻声说道:“你呀你,那么没出息。老夫并没有事,你哭什么?”

    大媳又是惊讶又是欢喜,登时笑了出来,与公公道:“公公没有事情了。”

    赵挺之仰面停顿了一下,轻声叫道:“清照。”

    李清照点头道:“哎,清照就在这里呢!”

    赵挺之转面去看她,轻声说道:“低头行事,为保家人。你说对吗?”

    李清照也没多想,就点了点头。

    赵挺之接着说道:“老夫想了一夜,是否应该与蔡大人服个软。想来想去,终究还是没有主意。不过方才老夫倒是想通了,你说我们现在还有什么呢?”

    李清照刚张开嘴巴,就要说话,突然想到昨日母亲与自己说的话了,因此又闭上嘴。

    赵挺之叹息道:“老夫忙活了一辈子,到现在弄成这个样子。我后悔啊,当初多少人被我踩在脚下,可是现在呢,我又剩下什么?”

    李清照看看母亲,还是不说话。

    赵挺之道:“什么也没剩下。哼哼,我倒成了一个废人。”

    李清照这才忙说道:“公公切莫说这样的丧气话。我们都听公公的,想要让公公来主持大局。”

    赵挺之叹息道:“是。老夫儿子还没回来,我还得等他们。唉,老夫想通了,不就是与蔡大人求情吗?不就是认错吗?我认了,只要能让我的孩子们回来,让我怎么样都行啊。”

    李清照心里突然欢喜,暗暗想道:“既然如此,相公岂不是能回家来了吗?还有皓月姝娈二人。”

    突然又想起她二人来,李清照又慌张,不知她二人现在如何了。

    赵挺之又道:“老夫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也不盼别的,就盼我的孩子们能好好的……咳咳,就行了。好了好了,什么都不想了,老夫认输了。”

    就在此时,赵母与二媳进门来。赵母一见老爷还醒着,突然欢喜笑了出来,道:“老爷没事吧?”

    二媳将大夫请进来,却被赵挺之斥责道:“你叫他来做什么?老夫没有事情。”

    二媳又忙让大夫出了门,赵挺之伸手指着门口,道:“快将房门关上,谁人都不要进来。”

    二媳点头称是,将房门关上,又凑了过来。

    赵挺之见夫人又是欢喜又是哭泣的,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样子,就忍不住笑道:“夫人究竟是伤心还是高兴呢?”

    赵母道:“老身看到老爷没事,心里就高兴。”

    可是赵母早早便知,老爷他身体不行,大限将至,因此难过至极,方才进门来看,见老爷又没有事情,自己这才放心,又笑了出来。可是笑归笑,自己还是担心老爷的身体,因此又有笑又有哭。

    赵挺之摆手道:“夫人这是什么话?高兴你怎么还哭泣呢?”

    赵母摇头道:“老爷就不要再说老身了。老爷身体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赵挺之摆手道:“没有不舒服的地方,老夫身体好得很呢!方才老夫在想,要去向蔡大人求情,以保我的三个儿子都能够回家来。”

    赵母道:“老爷要去蔡府?”

    赵挺之道:“现在看来,老夫不去是不行了。老夫身体成了这个样子,想要再入朝那是不可能了。想要与蔡大人针锋相对更是不可能。如此一来,倒不如认个错的好,免得再招致祸患。”

    赵母点头道:“好,老爷说什么,我们就听什么。我们都听老爷的话。”

    赵挺之道:“好,你们扶我起来,更衣洗漱,让老夫亲自去蔡府。”

    赵母登时将眼睛瞪大了,与老爷说道:“老爷都成了这个样子,如此起床呢?”

    赵挺之道:“老夫不去不行。我要去蔡府上,向人家赔罪去。”

    赵母摇头道:“老爷现在这样,还是不要下床的好,待好一些了再去行吗?”

    赵挺之气愤道:“老夫说了要去,就一定要去的,你哪里有那么多话?老夫主意已定,你们都不要多嘴了。”

    赵母还想再说,却被老爷瞪大的眼睛给唬住了,因此想了想,便与老爷点头道:“是。”(未完待续。)</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