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二十八章 独到处(一)

第四百二十八章 独到处(一)

作品:才女清照 作者:相思梦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赵明诚忙道:“没事没事,汝舟兄弟快过来。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张汝舟一皱眉头,疑惑道:“明诚兄为何如此发问呢?”

    赵明诚道:“这几日来张兄可是少见了,今日过来,明诚有些惊讶而已。”

    张汝舟登时觉得浑身不自在,忙伸手指着赵明诚,尴尬看看李清照,与李清照道:“这个,嫂子,你看赵兄这话说的,汝舟没有事情,就不能过来看看吗?”

    李清照淡淡笑道:“张兄言重了,相公他这个人心直口快,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其实相公他想说的是与张兄多日不见,因此今日突然看到了,不免有些惊喜了。张兄快过来坐下说话。”

    张汝舟看着李清照,与李清照笑道:“哈哈,嫂子会说话,这话说得好。”

    李清照伸手一指旁边,道:“张兄过来坐下。”

    张汝舟微笑道:“好,好,汝舟就坐在嫂子身旁,听闻嫂子的琴声,也是一种享受啊。”

    赵明诚本无与张兄作对之意,此时听闻他这么说话,内心实在觉得难受别扭,暗暗寻思道:“娘子思念恩师过甚,因此才弹奏曲子以自聊罢了。张兄居然说这是享受。”

    心里如此一想,赵明诚只觉得难受,看着张兄,便与张兄说道:“张兄不要胡说,娘子她正伤心呢!”

    张汝舟看看赵明诚的样子,转了转眼珠子,随即摇头,忙阴沉下脸来,与赵明诚道:“赵兄,是汝舟的错了。汝舟不知道嫂子心事。”

    转面再一看李清照,张汝舟又见李清照满脸泪渍,便肯定了李清照是为什么难受,又与李清照道:“嫂子,汝舟知道。恩师仙逝,嫂子定然沉浸在痛苦之中了。汝舟方才,确实是说错话了。我不应该,不应该……”

    话没说完。张汝舟也是皱眉歪嘴,哭泣了起来。

    李清照忙道:“张兄不要哭泣,清照并没有责备你的意思。”

    原本还想着去劝慰张兄,可是李清照听闻了张兄的“仙逝”二字,登时内心一痛。忍不住又是哭泣了出来。

    赵明诚忙过去,双手扶住娘子的肩膀,与娘子说道:“娘子本来高兴,为何又是哭泣了起来?”

    张汝舟心里想道:“果然是因为这事情。”一变脸色,张汝舟又是阴沉着脸哭泣道:“都是汝舟的错,汝舟过来,又提嫂子内心伤处事了。”

    李清照擦拭眼角泪水,与张兄说道:“没有事的,不与张兄相关,是清照内心太过悲伤了。”

    赵明诚道:“与张兄无关。张兄请坐下说话。”

    张汝舟看着他二人,点点头说道:“好。”

    待坐下来之后,张汝舟低头,竟不知道要说什么,心里想道:“我来这里本来还是想祝贺一下赵大人,祝贺他又将旧臣排挤了一下。无奈没有寻到赵大人,却来到这里。我是闲来无事啊。”

    李清照与张兄道:“张兄今日过来,我们是主,你是客。我们应当好好招待你。”

    又转过头来,李清照与相公道:“相公。我们一同回房去吧?”

    赵明诚与娘子微笑道:“好,娘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张汝舟摇头道:“这就不用了,汝舟今日就是过来看看,不用这么正式。”

    李清照微笑道:“怎么不用呢?张兄多日不来。今日过来,我们自然要好好招待你。”

    赵明诚看着张兄的样子,心里想道:“张兄不会真的是有什么事情吧?”

    李清照与相公道:“我们快去准备。”

    赵明诚没有理会娘子,依然看着张兄,与张兄说道:“张兄不会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吧?”

    张汝舟忙道:“什么?怎么会呢?汝舟并未有什么事情。”

    赵明诚道:“明诚瞧着张兄的样子好似不自然,怎么。张兄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来,我们听着呢!”

    李清照听闻相公的分析,内心又是打了一个冷颤,暗暗寻思道:“爹爹刚刚去世,这对于清照来说已经是一件十分大的坏事了。还有什么坏事?”

    确实心存痛意,李清照看看相公,内心更加悲痛,想道:“难道还有什么坏事吗?”

    张汝舟忙道:“不,不,汝舟今日就是过来看看,并没有什么坏事要说。”

    李清照认真了起来,忙问道:“那汝舟兄弟过来为何是小心翼翼的,不直接过来与我们见面?”

    张汝舟心里想道:“汝舟本来是来找赵大人的,无奈赵大人没在,因此才过来的。”

    此时又听闻皓月过来道:“张公子。”

    李清照道:“皓月妹妹过来做什么?”

    皓月道:“老爷回来了。听说张公子想要见他,便让皓月过来与张公子说,说老爷就在房中等着他呢!”

    张汝舟突然一瞪眼睛,忙问道:“怎么,赵大人他回来了?”

    赵明诚道:“哦,张兄是来见爹爹的。爹爹就在房中呢!你去见他吧。”

    李清照转头瞪了瞪相公,心里想道:“哪里有你这么待客的?”

    赵明诚感觉自己说的话不对,不过还是在心里想道:“明诚就是觉得娘子此时正是伤心时候,明诚要安慰娘子,不想与他人说话。”

    张汝舟尴尬道:“汝舟其实也是要过来看看赵兄和嫂子的。”

    李清照与张兄微笑道:“没有关系。我们一同去公公房间如何?”

    张汝舟这样一听,这才觉得舒服,暗暗想道:“这样好了,汝舟也不必尴尬。”

    三人一同去了赵挺之房间之中,赵明诚先在前方行走,首先进门,一进门来,正见爹爹坐在椅子上,外衣还没有脱。

    赵挺之与明诚一对视,伸手道:“明诚过来了?张公子在什么地方?”

    赵明诚转身正准备说,却见张汝舟已经蹦了一步,进到房间当中来。

    张汝舟与赵大人微笑道:“赵大人,汝舟今日过来。特地拜访。”

    李清照听言,心里想道:“果然如此,张兄是来见公公的。”

    赵挺之还显得挺兴奋,与张公子说道:“张公子今日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吗?”

    张汝舟过去经常过来拜访,赵挺之对张汝舟也挺喜欢。礼多人不怪,赵挺之见他,自然还美滋滋的。

    张汝舟道:“汝舟今日过来拜访,其实。那个,并没有什么事情。”

    赵挺之笑道:“没有什么事情,也过来坐下。老夫很是喜欢你这个孩子。”

    张汝舟内心暗暗欢喜,又过来坐下,与赵大人躬手行礼道:“赵大人这几日可过得好吗?”

    赵挺之摆手道:“过得不怎么样。皇上重用我们,老夫这个处理的事情也多了,这几日身体也有些许疲惫。”

    张汝舟道:“赵大人为国事而操劳,实在是勤奋呐!”

    赵挺之摆手道:“勤奋什么?老夫做我应该做的事情罢了,并未有什么勤奋。不过老夫在朝廷里还是遇上了一些困难的。”

    赵明诚忙道:“怎么,爹爹都已经是丞相了。还有什么困难呢?”

    赵挺之对自己这个书呆子儿子原本就有些讨厌,此时自己与人家张公子正说得起劲,却不知道自己儿子插话,不禁内心有些生气,便与明诚道:“你不要说话。”

    赵明诚气愤道:“明诚关心爹爹,怎么让爹爹反而训斥了一顿?”

    张汝舟忙摆手道:“赵大人是心里着急呢!赵兄你不要放在心上。”

    赵挺之道:“哎呀,张公子,你不必理会他。其实老夫内心啊,这几日都是不平静的。”

    张汝舟道:“如何不平静了?皇上可是重用赵大人您了。大人日后在朝廷的位置还需要上升。”

    赵挺之笑道:“我都身为丞相了,还怎么上升?”

    张汝舟道:“皇上如今正是年少气盛的时候。都需要赵大人多多帮助,才可把持朝政啊。”

    赵挺之微笑道:“张公子可真会说话。可是老夫如今却不是这个样子了。我都已经快与变法一派决裂了。”

    张汝舟忙问道:“这话怎么说的?”

    赵挺之道:“哎呀,就是老夫对李大人的看法。李大人前些日子驾鹤西去,倒是解脱了。可是老夫却越来越难受了。”

    张汝舟内心想道:“赵大人这话什么意思?”

    赵挺之也没理会其他人。接着自己说道:“哎呀,老夫听闻李大人西去,内心也挺伤心的。今日清照也在,老夫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李清照忙与公公点头道:“是。”

    赵挺之接着说道:“自那日起,老夫就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了,李大人抑郁而终。老夫也有责任呐!”

    张汝舟笑道:“赵大人说笑了,李恩师仙逝,又与赵大人有什么关系?”

    赵挺之道:“老夫一直与李大人对着干,你说有没有关系?”

    张汝舟不知如何回答了,看着赵大人,心里想道:“你们有没有关系,又与汝舟何干?”

    赵挺之与张公子苦笑了一下,随即又说道:“哎呀,老夫觉得,老夫和李大人同为青州人,又同朝为官,不过是政见不同,何以闹成这个样子?老夫心里多少悔恨呐!因此在朝廷之中瞧着新旧人对立,怎么也不高兴。如今老夫与蔡大人也并未有之前的关系了。我们二人开始有了分歧。”

    张汝舟低头转了转眼珠子,又一抬眼,问道:“哦?什么分歧?”

    赵挺之道:“蔡大人一直想着要与旧臣对着干,老夫就是没有那么狠了。因此二人出现了分歧。再者,各人有各人的看法,我们二人在一块儿,难免有其他分歧。因此,老夫倒觉得,我与蔡大人也有些……”

    赵挺之低头,不说话了。

    张汝舟心里想道:“这是怎么回事?汝舟怎么没有注意到这个?真是大意啊。”

    赵挺之道:“老夫并未想着要与蔡大人有什么不快之事,可是蔡大人却一直坚持要与苏家兄弟他们对着干,老夫并不想如此,哎呀……”

    说到此处,赵挺之满脸难看,焦虑万分,又是拍了拍桌子,随即摇头道:“这可怎么办呢?”

    张汝舟尴尬笑道:“赵大人宅心仁厚,对其他人心存和蔼。这是好事。”

    赵挺之摇头道:“什么好事,老夫都快与蔡大人闹绷了。哼哼,今日我也是够生气的,因此这么早就回来了。”

    赵明诚忙问道:“什么?爹爹你生什么气?又遇上什么不快的事情了?”

    赵挺之指着明诚道:“你闭嘴,老夫不要你说话。”

    李清照轻轻动了动相公的胳膊,与他示意不要多说话了。

    赵挺之又是低下头来,突然淡淡一笑,说道:“老夫今日本来就生气,因此方才与张公子说的那些,还请张公子见谅啊。”

    张汝舟忙摇头道:“赵大人这说的哪里话?汝舟怎么会有意见呢?汝舟听闻赵大人肺腑之言,实在是莫大的荣幸啊。”

    不过张汝舟又是暗自寻思道:“这么说来,赵大人和蔡大人都闹绷了,那汝舟今日就应该去看看蔡大人才是。怎么过来看赵大人来了?”

    赵挺之道:“算了,痛心的事情就不要说了,老夫现在正是难受的时候,因此说了一些你们年轻人不应该听到的话。算了,张公子,你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听到吧。”

    张汝舟道:“哎,汝舟愿意做这个倾听人,既然赵大人有什么不快的事情,与汝舟说一说,内心不就不痛了吗?”

    赵挺之想了想,随即发笑,说道:“还真是,张公子是让老夫内心好受了许多啊。”

    张汝舟笑道:“承蒙赵大人抬爱,汝舟才能听闻赵大人内心的伤痛事的。”

    赵挺之微笑道:“好了,老夫也不伤心了。张公子,你可是帮了老夫一个大忙啊。”

    张汝舟道:“汝舟其实以为,赵大人可以改变想法,以在朝廷当中立足。”

    赵挺之忙道:“哦?什么?张公子还有什么建议吗?”

    张汝舟忙摇头道:“建议倒是谈不上,汝舟有几句知心的话要与赵大人说啊。”

    赵挺之忙高兴道:“好,张公子有什么话说?快快讲来。”(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