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二十六章 空悔恨
    赵母登时一瞪眼睛,心里仿佛有什么话要说,可是停顿了片刻,却又没说,尴尬笑了笑。

    赵明诚与母亲道:“恩师仙逝,明诚和娘子岳母都是万万没有想到的。前几日恩师还与我们微笑,这才转眼之间,已经是阴阳两隔了。明诚内心甚是悲痛,就在这里待着,陪着娘子一块儿在这里,照顾岳母一段时间吧。母亲,还请您的同意。”

    赵母没有说话,李母瞧瞧赵母的样子,也知道她心里所想,便是叹息一声,与明诚道:“明诚,你怎么这么不懂事?老爷已去,老身伤心是伤心,可是却还没有到了不能自己照顾自己的地步,你又怎么能这么想?想去哪里便去哪里吗?你父母都在家中,还需要你的照顾呢!”

    赵明诚道:“大哥二哥比明诚要会照顾人,我在家里也是空闲。”

    李清照心里想着要陪着母亲,可是这话又不能明说,因此只是伏在母亲怀中,呆呆看着众人,也不说话。

    李母道:“明诚,老爷丧事已经办完了,皇上也亲自过来看了看。这是老身莫大的荣幸了,自今往后,老身自己照顾自己就是了。你带着清照回你家里去吧。”

    赵明诚还待摇头,却见岳母瞪着自己。

    李母道:“明诚,你这个孩子怎么还是犹如小孩子一般?你母亲过来看看老身,这就够了。亲家惦记着我呢!”

    赵母忙道:“老身得知亲家公仙逝,内心实在难受。真不敢相信,短短几日不见,就成了这个样子。老爷他更是伤心,今日老身就过来,一来代老爷对亲家母宽慰一番,二来也聊表老身的伤痛之心。”

    李母轻笑道:“亲家母能有如此关切之心,老身甚感慰藉。在这里先谢过了。”

    赵母叹息道:“亲家母客气了。记得去年皇上大摆宴席之时,我们一同与皇上敬酒。那个时候,老爷和亲家公还都是欢声笑语的。那个场面老身到现在都还没有忘记。谁又知道。这一转眼之间,就成了这个样子。”

    李母道:“老爷他身体本就不好,年前一直是带病在家,并未过多上朝去。谁又知道。他竟然就这么撒手去了。”

    言及此处,李母忍不住,又是一阵痛哭。李清照忙安慰道:“母亲切莫再哭泣了。这样伤了身子,很是不好。”

    李母忍住泪水,接着又说道:“唉。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老爷临终之前,好好说了说我们。哼哼,这个老头子平常也没有太多的话。”

    赵母道:“亲家公表面上话语不多,其实他是很关心你们的。”

    赵明诚道:“恩师通晓古今,更是教人有方。这个爱护夫人女儿,自然是差不了了。只可惜,恩师为何不能长命百岁呢?”

    四下看看,赵明诚又是叹息道:“当初恩师教导我们的样子,明诚仍然记得。”

    赵母道:“李大人潜心教导后人。老身也是知道的。不过这个……嘿嘿……”

    赵母尴尬笑笑,随即又说道:“这个,他们男人之间的事情总是琢磨不透的。人家还惦记着官位,不论如何,只要看法不一致。总要争个高低的。老身曾也劝过老爷。同朝为官,何必争来争去的呢?老爷却说身在朝中,身不由己啊。”

    李母哭泣着,却是在此时摇摇头道:“不,老身并未有责备亲家公的意思。他们如何,那是他们的事情。老爷已经驾鹤西去。就不用再争了。我们做母亲的,就要教导好这些孩子算了。现在明诚已入仕途,日后他们夫妻二人在你们家里,还需要亲家母多多照看。”

    赵母道:“这个是自然了。”

    李母点头道:“好。”

    慢慢将头低下来。看向怀中的清照,李母与清照道:“清照,今日你就回去吧。”

    李清照抬头看母亲,依然有恋恋不舍之意,却瞧着母亲一脸的坦然。李清照心里又寻思道:“清照和相公在这里待得也够了。若再不回去,也是说不过去。”

    不过瞧着母亲那个样子。自己实在是有些舍不得。思虑再三,李清照决定,还是走吧。终于看着母亲和点点头,李清照轻声与母亲道:“那母亲要照顾好自己,待有空了,清照再回来看望母亲。”

    李母欣然笑道:“这个自然好了。”

    赵母赵明诚李清照三人又与李母说了一会儿,方才慢慢起身,出了李家的门。

    慢慢回赵家的路上,好似一切漫长,李清照虽然脚下慢行,心里却不知道在想什么,依然仿佛游丝,心在家中。

    待回到赵家门口,李清照脚下突然一痛,随即“哎呦”一声,又觉得自己胳膊被人抓紧,自己方才没有摔倒。

    自神游之中回神过来,李清照方才看到相公搀扶着自己。

    赵明诚与娘子道:“娘子慢着些行。小心脚下。”

    李清照也没顾上脚痛,只是轻轻点头道:“是。”

    回到家中,李清照坐到床上去,眼睛盯着空处,内心还没回来。

    赵明诚看着娘子这个样子,心里知道娘子还是沉浸在失去父亲的痛苦之中,内心难受,自然可以理解了。

    伸了伸手,赵明诚就要去将娘子揽入怀中。

    可是手指稍稍一动,手又停了下来,赵明诚想了一想,还是算了吧,自己不要去打扰娘子了。

    不多时,门口响动,赵明诚向外一看,正见爹爹进来,随后母亲也跟着进来。

    赵明诚忙道:“爹娘,你们来了?”

    赵挺之点头道:“嗯。”

    赵明诚忙回头去看娘子,见娘子还是若有所思,没有回神,便过去碰了碰娘子的胳膊,轻声叫道:“娘子,爹娘过来了。”

    李清照这才回神,道:“什么?”

    赵挺之忙摆手道:“明诚,不要惊了清照。老夫就是过来看看。”

    赵明诚道:“娘子她还是沉浸在悲痛之中,难以醒过来。”

    李清照这才见了公公婆婆,忙起身来。就要行礼。

    赵母忙上前将清照搀扶住,与清照道:“清照你现在身子不舒服,不必跪倒了。”

    赵挺之道:“清照你快坐下来。”

    言语之中,多了几分慈祥温和。赵挺之看着清照。与她温柔道:“你身子不舒服,快坐下来。”

    李清照看着公公诚恳模样,也就坐了下来。

    赵明诚道:“爹爹,明诚实在是难受,因此就在恩师家中待了多时。还望父亲切莫怪罪。”

    赵挺之冲着明诚急道:“你应该称呼李大人为岳父。”

    赵明诚点头道:“是,是,岳父。”

    赵挺之道:“唉,真是世事无常。老李怎么就突然之间不在了呢?”

    李清照和相公二人相互一视,均觉奇怪。赵明诚心里寻思着,爹爹平日里对恩师可是待着仇恨心理的,怎么今日突然就好似拿恩师当作兄弟了呢?

    李清照也是不解,心里想道:“家父与公公向来不和,如今公公怎么就与爹爹如此亲近了呢?”

    赵挺之看看明诚和清照,也猜测到了他们的意思。便是轻轻一笑,与他二人道:“怎么,你们以为老夫方才说的话奇怪吗?”

    赵明诚忙摇头道:“不奇怪,不奇怪。”

    赵挺之摆手笑道:“你们的疑惑都写在脸上了,怎么不奇怪?”

    赵明诚和娘子二人互相一看,均是羞愧。

    赵挺之随即慢慢坐下来,与夫人道:“夫人,你也坐下来。”

    赵母说了一声“哎”,随即坐到清照一旁,还在安慰清照道:“没有事的。”

    李清照看看婆婆。啜泣了一声。

    赵挺之叹息道:“唉,虽然老夫和李大人相互争执不下,却也是一同侍奉君王的人,说恨意。老夫是真有。凭什么他就能说动皇上,让老夫难堪?”

    李清照和相公二人又互相看了看,面色阴沉,却都知道,爹爹这样说话,定然还有话说。

    赵挺之左右摇晃了一下脑袋。随即又是轻声哼了一哼,自谑一笑,道:“哎呀,不过老夫也没少让他难堪。哼哼,争来争去,倒是将老李给争没了。”

    赵明诚道:“爹爹也为岳父的离去而伤心吗?”

    赵挺之点头,尴尬道:“清照可能都不信,老夫一听闻李大人离去了,先是不相信。直到老夫真的肯定了,李大人离去,老夫方才相信了。”

    李清照忙道:“清照相信公公的话。”

    赵挺之点头道:“嗯,这就好,这就好。其实啊,老夫对李大人也并未有什么偏见,仇恨那更是谈不上了。倘若真的有仇恨,老夫怎么能让你们夫妻二人成了呢?”

    一转面看向门外,赵挺之满脸沧桑,随即又转回头来,看向三人,与三人道:“其实,老夫就是身不由己罢了。身在变法派这边,如何不对他们下手?

    哼哼,其实老夫也是有着自己的私心呢!老夫每次对李大人下手,都是先挺高兴。可是后来呢?将李大人挤兑走了,老夫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空虚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的时候还挺想他的,哼哼,真是贱脾气。”

    赵母道:“那你还多次挤兑人家。”

    赵挺之道:“老夫哪里能不那样做?我是丞相,是要主张变法的。他李格非老和我作对,我又能够怎么样?”

    本来还想着和夫人争上一争,可是又想了想,赵挺之却又停了下来,随即又叹息道:“唉,现在说那些又有什么用处?人都没了。老夫倒还挺是想念有李大人的时候。我们两个人争论一番,这日子也过得挺好。”

    赵明诚道:“家父对恩师向来是不接受的,如今恩师走了,爹爹也不高兴了。”

    赵挺之道:“嗯,是了。你说为什么?我也说不出来。唉……”

    赵挺之又是一声叹息,随即又说道:“老夫究竟这是怎么了?”

    赵母道:“那老爷你还对李大人心存戒心吗?”

    赵挺之道:“有,又没有。李大人与老夫也是同乡。老夫和李大人又在皇上面前争执了一辈子了。现在终于停止了。”

    赵母点头道:“怪不得当老爷相信李大人已去时,竟然落下泪来。”

    赵挺之道:“老夫哪里知道,李大人居然这么快就走了?真是世事无常。现在没了李大人,老夫还和谁人争呢?哼哼,争来争去,都是没有用的。老夫就消停了。”

    说到此处,赵挺之慢慢将头抬起来,看向上,慢慢将眼睛闭上,又是深呼吸了一口,随即又低下头来,眨了眨眼睛,与他们道:“老夫之前倒是讨厌李大人,现在却又有些想念李大人了。唉,我后悔啊,后悔在他临终之前,没能与他好好说几句好话。人一生,图个什么?”

    李清照看着公公认真的模样,心里便知道公公是真心言论。李清照内心欣然想道:“公公对爹爹,也算心怀好意了。”

    赵挺之道:“清照,李大人去世之后,老夫没能去看看,实在也是老夫后悔之处。可是你要了解,老夫身为新派人物,不能去啊。”

    李清照点头道:“公公所言,清照明白。”

    赵挺之点头道:“好,你明白就好。唉,这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哼哼,这下倒好,老夫的一个对头没了,我也在朝中没什么意思了。老夫真是后悔啊,当初李大人被贬斥回青州之时,我怎么还要落井下石呢?还要捏造休书,将清照给休了。现在想想,那真做得不对。”

    突然转过面来,赵挺之与清照道:“清照,你能原谅老夫吗?”

    李清照瞧公公的真诚模样,自然是受其感动了,因此看着公公,摇头道:“清照从未怪罪过公公。不论过去怎样,现在清照还和相公在一起呢!清照已经满足了。”

    赵挺之点头道:“嗯,好,好儿媳。你不怪老夫,老夫就满足了。现在说什么,李大人也没了。清照家人失去了依靠了。从此以后,老夫要将清照另眼看待,明诚拿你当作宝贝,我们全家人更是拿你当作宝贝。清照,你不用怕,你爹爹没了,还有你相公,你公公婆婆,你哥哥嫂子。我们一家人都拿你当作宝贝。”

    说到此处,赵挺之落下泪来。

    赵母看着,心里叹息道:“人家在时,你与人家争。人家没了,你又开始后悔了。老爷你又是图什么?”

    赵挺之道:“算了,如今事情已经成了这个样子。清照你也就节哀算了。老夫今日过来,就是为了来看看你,安慰你一下的。”

    李清照道:“公公惦记着清照,清照记在心里了。”

    赵母道:“算了,让人家孩子在家里待一会儿,我们出去吧。”(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