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一十四章 传喜讯
    蔡女瞧着嫂子的样子,心里暗暗寻思道:“嫂子想必是安慰云儿,既然如此,云儿也不用过多担心了。”

    陆德夫与嫂子微笑道:“好啊,嫂子所赏何画?让德夫也瞧上一瞧。”

    李清照微笑与德夫兄弟指道:“就在这里,德夫兄弟快来看看。”

    蔡女一变脸色,便与相公笑道:“走,相公,我们过去瞧瞧去。”

    自此日之后,几个人再无谈论这个话题。谁人也没加注意,都只以为朝廷会就此和平,再无争斗。

    几个月过去,渐渐来到了盛夏时节,李清照和相公二人都是过了几个月的无忧无虑生活,内心闲适,也都有些惬意,倒将之前的分别痛苦时候给忘却了。

    这日要回家探亲去,李清照一大早便醒了过来,起床来梳妆打扮,又将相公叫了起来,与相公笑道:“相公,我们今日要回李家去,你可不能这么懒懒散散的,一点也不像一个样子。”

    赵明诚打了一个哈欠,随即与娘子笑道:“好,没有问题。”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赵明诚还是一脸的疲惫样子,说不出的难看。

    李清照瞧着相公那个样子,心里无奈,只有轻轻一笑,摇摇头,与相公道:“相公,你快起来,休再赖床了。”

    赵明诚点头,却还是懒懒散散的,一点也不想起来。

    二人都准备好了,又瞧见皓月和姝娈过来。姝娈微笑道:“嫂夫人这次回娘家,想必会令李大人格外高兴的。”

    李清照问道:“哦?为什么?”

    皓月微笑道:“小姐这么多日以来的闺中生活,将自己的气色恢复了不少。又仿佛是十七八岁的少女了。”

    李清照自谑一笑,不过心里还是暗暗欢喜的,皓月此话八分真诚,两分恭维,说到了自己的心坎里去了。

    赵明诚微笑道:“有明诚在此,娘子怎么能够消瘦下来呢?”

    李清照轻轻唾道:“就你能说。”

    随便准备了一下,李清照和相公二人在前。皓月和姝娈在后,阿福又过来,五个人一同向着李府走去。

    此时京城街道之上已经是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了。李清照和相公在人海之中来回穿梭。均觉得好似是像过节一般,再加上回家探亲,因此都是更加高兴了。

    渐渐来到李府门前,李清照与相公笑道:“家到了。”

    李府门前下人们都是欢喜,一个人上前说道:“小姐。老爷和夫人在家中等你和赵相公很久了,还请进来。”

    李清照伸手去揽住相公的腰,与相公欢喜道:“相公,我们走。”

    抬脚进到家门之中,李清照便听到了母亲的话。

    李清照随即便犹如豆蔻少女一般,忙欢喜舞蹈着放开相公,向前奔跑而去。

    赵明诚随即忙跟着娘子一同上前去。

    转了一个弯,李清照正见过来的母亲,欢喜地叫了一声“母亲”,便张开双臂来。直接扑到了母亲的怀中。

    李母伸手也是将女儿揽住,不禁热泪道:“多日不见,母亲好生牵挂你。快让母亲看看,清照现在怎么样了。”

    李清照抬起头来看向母亲,与母亲微笑道:“母亲,你看,清照是不是比过去要富胎了一些?”

    李母盯着女儿的脸庞看了又看,微笑起来点头道:“嗯,是,清照确实胖了一些。”

    李清照娇气道:“母亲怎么这么说我?清照可要不高兴了。”

    李母忙道:“清照若不高兴。母亲可就更加不高兴了。”

    李清照冲着母亲嘻嘻道:“爹爹怎么不过来接我?是不是嫌弃清照是别人家的人了,因此对清照疏远了?”

    李母忙道:“我的小姑奶奶,你可是你爹爹的宝贝,你爹爹怎么能够忘记你呢?只是你爹爹他身体不好。不能来见你了。”

    李清照脑袋空白了一下,随即便问道:“爹爹他怎么了?”

    李母摇头道:“没有什么,只是上了年纪,腿脚都不利索了。你爹爹如今身子不好,因此不出来接你,你不要怪他。”

    李清照内心很着急。忙摇头道:“不,清照不怪爹爹,我现在要过去瞧瞧去。”

    内心登时乱了,李清照忍不住眼角的泪水便是出来。

    赵明诚听闻岳母的话,登时也是向前冲了过去。也不辨别方向,更不询问恩师在何处。

    李清照问母亲道:“母亲,爹爹他在房间之中吗?”

    李母点头道:“你爹爹今日一天都没有下床。”

    李清照点头,忙与母亲道:“好,母亲带清照过去看看去。”

    李母伸手拉住清照道:“你随我来。”

    李清照跟着母亲过来之时,见相公已经到了屋子里面,正面对着爹爹哭泣。

    李清照叫了一声,道:“相公。”

    赵明诚好似根本就没有听到娘子在叫他,依然对着恩师哭泣。

    李格非劝了半晌,还是不管用,终于一拍床板,朗声叫道:“明诚。”

    赵明诚这才停止了哭泣,看着恩师,道:“恩师,你……”

    李格非无奈一笑,道:“你哭什么?我还没死呢!”

    赵明诚忙摇头道:“明诚不是这个意思,我实在是……”

    李格非轻轻笑了笑,摆手道:“行了,老夫知道你的意思,你不用多说。你坐下来。”

    李清照也在此时喊了一声:“爹爹。”

    李格非看向女儿,眼睛里热泪滚动,忙伸手过去与清照道:“清照吗?你终于来了,快过来,到明诚这里来,让爹爹好好看看你。”

    李清照点头,内心其实无比着急,不知道爹爹这是怎么了,一面盯着爹爹看,一面过来,到相公身旁坐了下来。

    李格非看看女儿和女婿。李清照和相公看看爹爹,三个人互相看过来瞧过去。看了半晌方才停下来。

    李格非微笑着点头道:“嗯,不错,你们二人这两天过得都不错。”

    李清照摇头道:“爹爹你却憔悴了不少。”

    李格非摇头道:“哎,这都没有什么的。皇上如今对爹爹可是恩爱有加。对爹爹照顾周全。我都多日没去早朝了。在家里让你母亲伺候过来伺候过去,舒服得很呢!”

    李清照听着爹爹美美的话,不禁笑了出来,可是瞧着爹爹那个憔悴的样子,还是忍不住要哭泣了出来。

    李格非摇头道:“哎呀。清照你看看你,怎么也哭泣上了?明诚他哭也就算了,你也哭。你们二人真是的,将老夫很好的兴致都给搅和了。”

    李母与清照道:“你爹爹他这不是正好着的吗?清照你不必如此担心了。”

    赵明诚忙问道:“岳母大人,岳父他如今身子怎么样?”

    李格非摇头道:“基本没有什么事情。老夫还是之前那个样子,能下地,能走路。一点碍不着活动,更碍不着上朝了。没事……”

    赵明诚听话,这才点头。

    李格非冲着明诚笑道:“如今与过去不同了,你岳父也是皇上重点照顾的人了。一日三餐都要过问一遍。皇上真的是对老夫很照顾了。嘿嘿。明诚,你已经当上了官,怎么样?”

    赵明诚点头道:“还可以。只不过不能天天在家里陪伴娘子了。”

    李格非摇头道:“你陪她做什么?一个妇道人家,好好呆在家里就行了。要你陪吗?你需要好好将你这个鸿胪寺少卿当好就行了。这个官可不小。你日后混好了,清照还要跟着你过好日子呢!”

    赵明诚点头,却是疑问道:“娘子现在生活也不错,怎么还等将来呢?”

    李格非正色道:“清照是你的老婆,在赵家里面与你的关系最近了。将来你们兄弟若要分家,你不是清照的依靠吗?你可不要说你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赵明诚摸摸脑袋,点头道:“懂。明诚懂这个道理。”

    李清照与爹爹微笑道:“爹爹多日不下床,腿脚就不灵活了。”

    李格非摇头道:“灵活得很,老夫没少下地来。只不过今日身子稍有些不舒服罢了。不碍事的。”

    李母与清照道:“你爹爹可是一直在家中盼着你回来。今日将你盼来了,心里还不知道有多么高兴。”

    李格非点头道:“嗯。高兴,老夫当然高兴了。清照,你那日在皇上面前的话,可让老夫吓了一跳。你可知道,老夫听到你那话,心里有多么紧张吗?”

    李清照回想起来。还暗暗庆喜,因此点头道:“清照明白,当时清照也没想着要被皇上叫起来。”

    李格非点头道:“嗯,清照随机应变,实在令老夫欣慰。皇上也是年轻气盛,正准备着要效仿太祖太宗,好好大干一场呢!”

    李母道:“皇上贤明,这是我们做百姓的福分。现在老身只想着清照能够和明诚将日子过好了就行了。”

    赵明诚与岳母道:“这个自然,明诚曾经让娘子多日痛苦不堪,明诚内心都记着呢,因此日后明诚要对娘子更加爱护,多加关心才可以。”

    李清照与母亲笑道:“嗯,清照在家中每日过得都很好,母亲从清照的面色还看不出来吗?”

    李母微笑道:“嗯,看得出来。很不错。”

    李清照道:“方才母亲说爹爹身子不舒服,可将清照给吓坏了。”

    李格非摇头道:“听你母亲吓唬你,老夫身子硬朗,哪里有事情?不但没有事情。老夫在皇上面前的地位那是越来越高了。”

    赵明诚认真起来,忙问道:“是吗?”

    李格非点头道:“自然是了。皇上将我们这些元佑旧臣重新召集了回来,那就是要重新重用我们的。因此老夫当然就又官复原位了。像你们苏伯伯,晁伯伯他们,都是重新回来了。现在我们守旧人士,可是在皇上面前风光了一把。”

    李清照微笑点头道:“好。”

    李格非又接着说道:“还有,老夫和其他守旧人士,又准备要好好考虑,再向皇上进谏,要皇上适当守护祖宗旧法。假如一味变法,也是不行的。”

    随即李格非又与清照和明诚说了一大堆关于变法和守旧的道理。李清照和赵明诚都是微笑着听着,却都是只顾着李格非的伤情。

    李清照和赵明诚二人心里都想着,只要爹爹的身子好了就行了。其他的什么新党旧党的,与自己都没有关系。

    李母与清照和明诚微笑道:“你爹爹现在又回来了,还重新获得官位,并且在皇上面前的地位更加高了。因此清照明诚,你们就不必为我们担心了。现在的家里面,不时就是张灯结彩,一片祥和的景象。”

    李清照放心了,暗暗寻思道:“多日没有回家来,清照还多次担心,现在清照倒是不担心了。只要家人过得好,清照就已经放心了。”

    李格非与女儿和女婿道:“今日老夫特地让他们准备了一桌子好酒菜。你们一会儿随老夫去,我们再好好聊聊。酒杯之下聊事情,那才聊得开嘛!”

    李清照与爹爹关心道:“爹爹身子不好,就不要多喝酒了。”

    李格非摆手道:“不妨事,喝点酒还精神呢!”

    赵明诚与恩师道:“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李格非指着明诚笑道:“对,对,明诚豪爽,老夫很高兴。今日是一个好日子,我们喝醉了正好。不醉了再喝。”

    话说着,李格非自床上起身下来,李清照赵明诚见状忙过去搀扶。

    李母此时已经过来了,看着老爷这个样子,无奈笑道:“见到女儿和女婿你就兴奋吗?”

    李格非点头道:“当然,什么事情也比不上女儿和女婿的事情。”

    李清照微笑道:“爹爹慢着些下床来。”

    李格非一面答应,一面慢慢将双腿放下来,这才站立起来,伸手冲着门外道:“今日女儿回娘家,要吩咐下去,挑好吃的做。”

    下人们点头,都下去准备了。

    李格非与清照道:“多日不见,爹爹不知道你的酒量如何呢!今日再见,也好再较量较量。”

    李清照关心道:“爹爹身子不适,还是少喝一些酒的好。”(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