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一十三章 乱猜疑
    待回到家中,李清照和相公一同被叫去了赵挺之和赵母房中。赵挺之指着明诚质问道:“明诚你今日怎么回事?险些出了乱子。像你这个样子,若是说了什么错话,想必惹怒了龙颜,我们可都是惨了。”

    赵母与老爷道:“老爷你也不必过多责备明诚了。明诚他不是没有说错吗?”

    赵挺之正色道:“今日没有说错,明日呢?后天呢?倘若有一日说错话了,我们可就麻烦了。”

    一个转身,赵挺之指着明诚道:“你呀你呀。你没有人家清照那样的口才,就不要站立起来说话。”

    李清照闻言,不禁稍稍起了虚荣之心,随即便与相公互相看了一看,见相公正冲着自己笑,自己也忍不住抿嘴了。

    赵挺之向明诚道:“明诚,你记住了吗?”

    赵明诚点头道:“是,明诚再不敢乱说了。”

    赵挺之点头道:“行了,你们回房去吧。”

    赵明诚与父母拜了一拜,随即转身,和娘子一同出了门,便立刻搀住了娘子的手,与娘子微笑道:“娘子今日表现上佳。比明诚可好了不知道多少了。”

    李清照娇气道:“相公胡说,清照不过是随便说了两句罢了,相公不可就此拿这个打趣了。”

    赵明诚正色道:“怎么是打趣呢?娘子你面对皇上的时候,一点紧张感觉都没有,而且你还说得头头是道。这让明诚很是钦佩啊。明诚以为,娘子遇事不慌,宠辱不惊,明诚需要向你学习。”

    李清照笑道:“学习什么?学习清照这个油嘴滑舌吗?算了,相公你还是接着做你的书呆子好了。你要是油嘴滑舌了,清照反倒不放心了。”

    赵明诚仰面大笑,与娘子笑道:“好好,明诚就做一个书呆子,对周围的事情充耳不闻。只对娘子的事情关心,怎么样?”

    李清照点头道:“嗯,这个还差不多。”

    赵明诚哈哈大笑道:“好,娘子爽快。明诚更愿意与娘子爽快了。”

    李清照想了一想,随即便问道:“怎么个爽快法?”

    赵明诚伸手过去,突然将娘子搂抱住,一下子向着房间之内冲了过去。

    时日过了一些,这一日。李清照和相公正在院子当中相互赏画看画,谈论诗歌,却听闻外面一声清脆声音道:“赵兄,嫂子。”

    李清照听得清楚,起身来欢笑道:“是云儿妹妹来了吗?”

    赵明诚点头道:“想必一定是了。娘子,走,我们出去看看去。”

    二人刚刚站立起来,却见自远处蹦跳着过来两个人。两个人追逐打闹,好似田间戏蝶一般。

    李清照突然内心大快,与相公说道:“相公你看。云儿妹妹正和陆兄弟在追逐呢!”

    赵明诚点头道:“正是。只不过德夫兄弟好似一直追不上蔡小姐啊。”

    李清照摇头道:“并非追不上,只是德夫兄弟不愿意去追而已。”

    赵明诚疑惑道:“是吗?明诚怎么瞧着德夫兄弟追得那么吃力?”

    赵明诚这话刚刚一完,蔡女便蹦跳着过来了。

    随即陆德夫也喘着气过来,指着娘子道:“娘子轻功好快,德夫追不上你。”

    李清照嘻嘻哈哈道:“德夫兄弟不说你自己笨拙,还说云儿妹妹快呢!”

    陆德夫闻言,当即摸摸自己的脑袋,随即便点头道:“哦,是了,德夫实在是笨拙。追不上娘子了。”

    蔡女一回头去看相公,突然伸手过去,一把将相公的衣袖抓住,笑语盈盈道:“你不光轻功比不上云儿。你的手也不及云儿的手快。”

    陆德夫低头一看,见娘子的手已经伸到了自己的衣袖之前,心里虽然奇怪,可是不得不承认,云儿现在果然很快了。因此大方点头道:“娘子浑身都比较快,德夫只能望你项背。却追不上你了。”

    蔡女一噘嘴,却是将自己的手一收,随即摇头道:“相公你这个奉承的话,云儿不愿意听。云儿只愿意听你的真心话。”

    陆德夫想了一想,说道:“哦,那你长得实在是太丑了。”

    蔡女冲着相公的肩膀上一拍,与相公说道:“相公你说什么呢?”

    李清照与相公互相一看,都是抿嘴轻笑。赵明诚道:“好了,蔡小姐和陆兄弟今日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蔡女转过头来看向赵兄道:“赵兄,你那一日的话真的够水平。云儿听了,都要对你竖起大拇指来了。”

    赵明诚闻言,很是欢喜,将头低下来,随即笑笑,道:“愚人千虑,必有一得嘛!明诚碰了运气了而已。”

    蔡女与嫂子一看,故意问道:“嫂子怎么教育赵兄的?何以让赵兄能有如此口才?”

    李清照忙羞愧道:“什么清照怎么教育的?相公他自己能有如此口才,是他自己的事情。”

    蔡女惊讶道:“哦?怎么云儿从来没有看出来呢?”

    陆德夫点头道:“嗯,对啊,德夫怎么也没有看出来呢?”

    赵明诚道:“你们夫妇一唱一和,实在不好。”

    蔡女正色道:“我们一唱一和,你们二人难道不能吗?嘴长在你们自己的脸上,你们不说,怪不得我们了。”

    李清照笑道:“云儿妹妹今日过来,就是来斗嘴的吗?”

    蔡女斜视了赵兄一眼,又与他吐吐舌头,随即道:“你瞧你那个傻样子,还是嫂子明白云儿过来的意图。”

    陆德夫正色道:“上次一聚,皇上可是对我们几个人刮目相看了。因此这几日来,皇上都是心情大好。想必我们可以借此机会,好让我们的长辈们互相凑合到一块儿去,也好避免党争之乱。”

    赵明诚一吐舌头,摇头道:“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们几个小毛孩子,又如何能够扭转乾坤呢?现在朝廷的样子可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

    蔡女微笑道:“赵兄他真的会说话了?讲起来一套一套的。”

    陆德夫与赵兄道:“赵兄,德夫知道你是一个安静的人,不愿意去与人家谁说话。可是这可涉及到大事了。”

    赵明诚道:“什么大事?明诚怎么看不出来?谁人该上台上台,该下台下台。都与明诚没有关系。”

    李清照笑了笑,却是接着说道:“那如果公公下台呢?”

    赵明诚想了一想。随即便道:“那,那只能是命了。明诚一个文弱书生,又怎么能够管这个呢?”

    一提这个,赵明诚倒是有些伤心了。不禁自语道:“还记得明诚和娘子还未成亲之前,我们赵家如何让人家欺负的。明诚一个书生,哪里能够管的了这个?”

    蔡女闻言,心里知道,当初就是自己爹爹对赵家和李家下的黑手。自己不免有些尴尬。

    陆德夫正色道:“所以说你应该再去说上一说。皇上如今正是朝气蓬勃的时候。难免需要他人帮助。倘若皇上亲近了小人了,日后我们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蔡女急道:“喂,姓陆的,你说谁是小人?”

    陆德夫正色道:“谁人是,便是了。德夫并未有意指谁人。因此娘子你不必过于担心了。”

    蔡女无奈,心里想道:“相公究竟还是和爹爹不和。不过没有关系,云儿不让他们二人再针锋相对就是了。”

    李清照忙道:“夫妻二人之间,要好好说话才行。你们二人怎么就吵了起来了?德夫,快与你娘子道歉。”

    陆德夫停顿了片刻,随即与娘子道:“德夫说话太过无礼。娘子你切莫放在心上了。”

    蔡女还是有些不开心,不过随即又是憋出一个笑容来,与相公道:“你不要乱说了。”

    赵明诚摇头道:“可是事情至于怎样,又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我们又怎么样去说?”

    蔡女道:“敢凭赵兄你和嫂子的三寸不烂之舌,能将皇上说动了。让皇上认清时局,切莫受到什么人的蛊惑。我们的父亲们,可都是身在其中的,倘若时局稍有变故,谁人父亲受了罢免,抑或吃其他的苦头。我们都是受不住的。”

    李清照点头道:“嗯,二位说的有道理。不过你们为何如此担心呢?”

    陆德夫道:“这个,不是担心,其实是……”

    蔡女接着道:“嫂子你还看不出来啊?那日在酒席之上。就我们几个年轻人在那里胡言乱语,人家谁人说话了?嫂子你不要说你不知道。”

    李清照轻轻点头,面色已经是严肃了起来,与云儿妹妹说道:“清照明白,人家不说话,那是说明人家才是真的熟成之人。我们几个小毛孩子。说了一些通俗的大道理,好似很明白事理了,哼哼,其实最无知的还是我们而已。”

    赵明诚疑惑道:“娘子你怎么能够这么说呢?明诚当时是鼓起来多大的勇气,才说了那样的话,你一句就给否定了吗?”

    蔡女与赵兄微笑道:“赵兄所言其实还是很有道理的。只不过那道理我们都懂。”

    赵明诚一正色,道:“怎么,你们怎么都懂?那我不是白说了吗?”

    蔡女正色道:“没有白说,你那么一说,倒是激起了皇上的雄心来了。因此你是功不可没啊。”

    赵明诚摇头道:“蔡小姐你切莫再安慰明诚了,明诚知道,明诚在与人交往这一件事情上,比你们可肤浅了不少。”

    蔡女微笑道:“行了,赵兄你又何必妄自菲薄呢?云儿又没有说你什么。”

    陆德夫道:“依德夫之见,我们还是继续与皇上说好话,提醒皇上。倘若真的有了什么小人了,我们好让皇上醒过来,不至于胡乱猜想了。”

    蔡女与相公道:“你还真的拿你当作魏征啦?瞧你那一点出息。人家魏征敢于以死进谏,你呢?”

    陆德夫点头道:“我也愿意的。只要德夫的分内之事。德夫一定尽力去办。”

    蔡女微微一笑,与相公道:“好,云儿相信你会这么做的。不过不是现在。”

    李清照与云儿妹妹点头道:“妹妹说的有道理。只不过清照又怎么能再与皇上相见呢?”

    赵明诚闻言,登时惊讶道:“怎么?娘子你还要与皇上相见吗?”

    李清照看看相公,心里便知道相公为何相问了,想必他又在吃自己的醋了。

    蔡女急道:“不是我们与皇上相见,只是云儿隐隐觉得,最近要出事情。只不过不知道要出什么事情。当时那里坐着的都是什么人?元佑旧臣,变法新人。他们哪里能够一同心呢?如若再生变故,想必又是贬谪人了。哎呀,云儿这几日里正是为此苦恼呢,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李清照与云儿妹妹微笑道:“妹妹心怀天下,心怀朝廷。清照很是钦佩。可是那毕竟是人家朝廷中人的事情,我们这些人又如何能够插手呢?”

    蔡女急道:“其实云儿就是担心,担心我们之间的人谁还会再次被贬谪。谁人的父亲再遭贬谪,都是不好受的。”

    赵明诚点头道:“是,我们几个人,也实在是太巧了。明诚父亲主张变法,恩师却主张守旧。蔡大人主张……那个……”

    蔡女急道:“你少说我爹爹。”

    赵明诚闭上嘴,不说话了。

    李清照看着云儿妹妹的样子,与云儿妹妹微笑道:“妹妹不必过于担心了。既然皇上要我们大团圆,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还分什么新旧之党?”

    蔡女摇头道:“嫂子你不要安慰我。云儿知道,事情不会这样就结束的。”

    赵明诚正色道:“那还要怎么样结束?既然我们都已经回到京城来了,就会恢复往日的生活的,因此蔡小姐你是有些过于担心了。”

    蔡女瞧着赵兄,无奈笑了笑,心里想道:“赵兄天真,总是这么想事情。哎,倘若事情真的会这么下去,倒也好了。朝廷之中众人齐心协力,共同报效朝廷。那该多么好啊。”

    李清照冲着云儿妹妹轻轻笑道:“妹妹今日是想得太多了。来,我们一同赏画,也好减减内心的猜疑之心,如何?”(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