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八十章 新郎新人
    李清照听闻云儿妹妹的话,内心倒是稍稍缓解了痛苦,当即便也放开了双臂,转头过去洗漱了一番,又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了,与皓月来,将屋子收拾了一下。

    蔡女与嫂子微笑着说道:“这便对了,嫂子你正身过来让云儿瞧瞧看。”

    李清照倒真的与她逗上了乐,便站立直了身子,双手一向下放,与云儿妹妹道:“如何?”

    蔡女伸手过去扶住嫂子的肩膀,看向嫂子,连连摇头,脸上却是洋溢着笑容,与嫂子说道:“真是那一首诗说绝了。那是什么诗来着?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想必李太白这首诗说的就是嫂子你了。”

    李清照突然听闻有人如此夸她,虽然是个女子,这话说出来也是让自己很是芳心窃喜,连忙摇摇头,李清照伸手去将脸蛋捂住,摇头道:“妹妹这样夸赞人,实在是太过了吧?”

    蔡女摇头道:“哎?怎么是过了?不过的,不过的。嫂子你让这话说得都有些亏欠了。”

    李清照心里自然知道云儿妹妹是故意说她的好话,却还是忍不住芳心大喜,嗤嗤作笑。

    蔡女伸出双手来在嫂子肩膀上一拍,与嫂子说道:“你看,嫂子你也会开心的是吗?不论什么事情,都不能将我们压倒的。”

    李清照点点头,还是嗤嗤笑语。

    蔡女轻轻捏了捏嫂子肩膀,看着嫂子的微笑,与嫂子说道:“是谁人昨夜还端着酒杯朗声吟诵,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的?”

    李清照摇头,内心突然欢喜了起来,与云儿妹妹道:“不说了,清照不说了。清照就是想着……”

    蔡女接着说道:“想着天地之下,唯我独尊才是。他若怜爱我,那便任由他怜爱了。他若不爱我。那便让他一边待着去吧。”

    蔡女说的话很是引人为乐,不禁又是让嫂子嗤嗤笑了出来。

    二人相互坐下来,都倒上一杯茶水,相互笑而谈论。好似相识恨晚。

    渐渐的日上三竿了,李清照正与云儿妹妹笑对诗词,却听母亲从门外进来道:“清照。”

    李清照一转身,看向母亲,突然嘻嘻一笑。与母亲说道:“母亲你来了,快请坐下。”

    李母当即疑惑起来,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女儿昨夜可不是这个样子,还是悲痛欲绝呢,怎么只过了一个晚上,便突然变了一个模样?

    李清照已经过来将母亲的胳膊挽住,与母亲说道:“母亲快请坐下来说话。”

    李母疑惑道:“清照你怎么了?你发烧了吗?”

    李清照一噘嘴,与母亲说道:“母亲你说什么呢?清照不痛不痒的,哪里会发烧?”

    李母疑惑看看女儿。又去看看蔡小姐,见蔡小姐也是微笑,实在不解,因此摸摸脑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却已经被女儿给轻轻推搡着坐了过去。

    蔡女看向伯母,微笑着与伯母说道:“伯母您今日雅兴,过来看看。”

    李母闻言,内心更是疑惑了,自己雅兴不雅兴的。来看看女儿也不应该吗?蔡小姐奈何如此说话?不过瞧她二人都在微笑,李母自然也不想打断,因此顺着蔡小姐的话往下说道:“是,老身今日闲来无事。便过来看看女儿。还有蔡小姐!”

    蔡女忙与嫂子微笑道:“嫂子你听到了吗?伯母都说了,她今日雅兴。你瞧,我们住在这里,岂不是天天都能雅兴吗?”

    李清照心知云儿妹妹还在劝慰自己,却是忍不住还是微笑了起来,点头说道:“是。”

    蔡女笑着端起茶壶来与伯母满上茶杯。说道:“伯母请用。”

    李母向来都是让下人干这样的活儿,哪里让蔡小姐如此动手的?当即便是不好意思,与蔡小姐说道:“不必客气,老身若是口渴了,自然会倒的。”

    蔡女便忙将水杯推了过来,与伯母娇气说道:“伯母怎么不给云儿一个面子?云儿好心孝心,伯母难道要推辞吗?”

    李母闻此言,更加觉得惊讶,人家与自己非亲非故,又如何说“孝心”一词?当即忙说道:“蔡小姐客气了,老身喝就是了。”

    低下头去喝了两口,李母倒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将茶杯放回到桌子上去,李母内心又是想道:“老身来这里是做什么来了?”

    左右想想,方才想明白,李母本以为自己过来时,清照会扑到自己怀中大哭一场呢,谁知道她二人一个比一个乐呵,倒将自己给难住了。

    李清照站立在母亲身后与母亲捶肩道:“母亲辛苦了。”

    李母微微笑道:“不幸苦。”

    李清照嘿嘿笑道:“母亲多日以来牵挂着清照,让清照好生感激。今日母亲过来,清照要好好照顾母亲才是。”

    李母当即轻轻一拍桌子,“呀”然一声,与清照说道:“你若不说,母亲倒还真就给忘记了。清照,今日有贵客登门,你去见不去?”

    李清照呆呆看向云儿妹妹一眼,倒是欢喜,真没想到云儿妹妹竟然一语说中了。说贵客,贵客就真的要来了?

    蔡女忙凑上前去,问伯母道:“何方贵客?长得什么模样?”

    李母伸手一指,准备好好说说,却是一停口,随即说道:“究竟如何,还需要清照去看看才行啊。”

    蔡女与嫂子小声说道:“嫂子你听到了吗?伯母说了,有贵客要来拜访。若非名门望族,谁人敢来这里拜访?还指名道姓的说要见嫂子你呢!”

    李清照本就内心悲伤,此时听闻有人来见自己,登时觉得浑身轻飘飘的,好似要飞起来了,忙克制情绪,暗暗想道:“清照,你需要小心为是,不可过度虚荣了。”

    当即点头,李清照与母亲说道:“那好,母亲带着清照去看看去。”

    李母点头,内心以为自己一进来。清照冲着自己哭哭啼啼,不愿意去见任何人呢!谁知道清照竟然一口答应,当即大喜起来,李母也是起身来。回头与清照笑道:“那好,我们快走,人家正等着呢!”

    李清照也是点头,与母亲说道:“快领清照去看看去。到底是谁人前来,要见清照的。”

    李母还未说话。却被女儿和蔡小姐搀扶着出了门去。

    来到大堂之上,蔡女首先看到了李大人,便与李大人微笑道:“大人您看,嫂子过来了。”

    李格非也以为女儿的柔肠寸断,会哭泣着死活不过来,却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里,女儿竟然过来了,还面带笑容,真就令得自己很是惊喜,便忙道:“清照你来了。快过来,爹爹与你介绍。”

    李清照将手松开母亲快步过去,直接来到了爹爹身旁,与爹爹微笑道:“爹爹要介绍谁人来给我?”

    李格非道:“女儿好不懂事,怎么如何不矜持?”

    说着话,李格非便伸手一指,与清照说道:“这是……”

    将人家介绍了一遍,李格非又将几个男子一一介绍了。

    李清照听闻着爹爹的话,只觉得自己内心很是欢喜,怎么有这么多人仰慕自己的名头?内心虚荣了。不禁飘飘然起来,至于谁人何名,倒是没能记住,只是随着爹爹一一介绍。自己一一谢过。

    待介绍完了,李格非与女儿微笑道:“女儿,人家可都是仰慕你的名头,又是与老夫交好,这才过来看看的。如若不然,谁人会来?”

    李格非的意思是自己已成元佑党人。是刻名于石碑上的,人人对自己可是鄙而远之的,这几人可是自己的故友,凭借着朋友的名义才过来看看的,如此情分,可是见得。

    李清照也懂得爹爹的意思,便是连连点头,与爹爹说道:“各位叔伯能够前来,已经是我们李家的福分,哪里还谈什么慕名不慕名的?这话说得倒是生分了。”

    一个公子点头道:“李小姐这话说得有理,不过在下可是仰慕李小姐的名头已经很久了。因此今日前来,欲求小姐一见。现在能够见面,已是福分了。”

    另外一个人点头道:“正是正是,李小姐尝言,斜飞宝鸭衬香腮。今日一看,果然看出来了。”

    李清照听闻人家如此说自己,便是羞红了脸,低下头去,不知如何回答了,只管说道:“公子过奖了。”

    李格非看着清照与诸位公子说得很好,便是内心大喜,暗暗想道:“真没想到清照只消得一日的功夫,便能够将赵明诚遗忘干净了。这样也好,少了思念,便少了伤痛。”

    一个公子道:“李小姐今日气色不错,想必近日必然有喜事。”

    李清照嘻嘻笑了一下,点头说道:“多谢公子的话。”

    李母过来,瞧着清照的面庞,心里想道:“清照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今日如此开心?是难道真的碰上了什么好事了?”

    回头去看看蔡小姐,李母还想再问问,却不知从何问起,也不知道如何去问,心里想了一想,还是将嘴闭上了。

    蔡女看着嫂子,自己内心高兴不已,暗暗寻思道:“云儿的嘴还真能够说,没有想到会是让嫂子说成这个样子。嫂子高兴,云儿内心也是高兴。”

    李清照双手互相一捏,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只顾瞧着自己眼前的众人,点头笑了又笑,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李格非瞧这场面,心里想道:“想必清照初次见生人,内心有些怯懦罢了。那好,老夫主动一些,让他们和清照好好说说,若能因此而促成好事,清照也不再伤心了。”

    于是一伸手,李格非与各人道:“各位不必拘谨,都坐下来,好说话。”

    各人尽皆还礼,都与李格非道:“李大人客气了。”

    众人都坐了下来,李格非和李清照相互一看,相互一笑,都坐了下来。

    李清照将头低下来,不知道如何说话,心里还在胡乱想着,根本就没有怎么去看人家各位公子,也不知道人家谁是谁。

    李格非与各位公子道:“今日各位赏光,能够过来相会,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清照是个老实孩子,不知道如何说话,还求各位见谅。”

    一个公子道:“李大人不必客气,晚辈今日来看,还妄自匪薄,不知如何和李小姐说上话呢!”

    李格非指了指清照,与清照小声说道:“清照,快去与人家说上一说,你心里如何想的。”

    李清照微微抬起头来,看向各位公子,只见他们都是满面笑容,便是与他们微微笑了笑,可是至于内心对他们的感觉如何,还真不知道。

    李格非伸手去轻轻推了推清照,与清照说道:“怎么样?”

    李清照内心里只顾着发笑了,至于如何,还真没想太多,只是微微点头。

    李母过来,忙与众人道:“清照实在是害羞得很,还望各位不要见谅。”

    一个人道:“伯母说的哪里话?我们能见上李小姐一面,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她今日就是只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又有什么关系?我们素知才气远远不如李小姐,因此并不敢高攀,只求一见。”

    李格非心里一沉,以为这是人家的暗示,想道:“你们若不高攀,清照又跟谁去?这莫不是这位公子是在暗示我们,他很不高兴了吗?”

    于是李格非忙站立起身子来,微微一笑,与清照说道:“清照,人家来见,已经是你的福分,你还愣着干什么?”

    蔡女见状,忙过来解围,与众人道:“大家都过来一起作诗作词如何?嫂子一向喜欢诗词,估计你们若谈起诗词来,她必然高兴。”

    李格非点头说道:“对对对,各位才子可以尽显才能,比拼诗词,也好较量一番。”

    李母点头道:“是啊,清照,你以为如何?”

    李清照内心一时高兴,便是点点头,说道:“好,清照愿意与各位论诗作词,以文会友,也好与各位公子认识一下。”

    蔡女点头道:“好,应该是如此的。各位还请开口如何?尽管开口,看谁人可以将嫂子难住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说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