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五十章 时不待我
    上一章:第三百四十九章 此子不留

    一手牵马,一手紧紧抓住相公的胳膊,李清照看了看相公,与他笑笑道:“走,相公,我们回家去。hua. -79-”

    赵明诚一路奔‘波’,也是累了,又瞧得娘子这样的面容,自然高兴,因此伸手去将娘子的手握住,点头道:“好,我们一起回去。”

    陆德夫在一旁看着,心里美滋滋的,瞧着赵兄和嫂子又一次重逢,真是不一样的感觉。

    陆德夫突然心里想道:“人家两口子回去,我在这里总也不好,因此还是自己回家去吧。”

    不过一想到自己回家,陆德夫便又想到了云儿,不禁心下怅然,低头沉闷,突然轻轻叹了一口气,冷哼一声,随即又想道:“算了,她爱来便来,不来也罢。”

    突然将双手紧握成拳,陆德夫叹息一声,随即转头离去了。

    李清照与相公漫步走在路上,嘴‘唇’一抿,微微笑出,将头在不经意之间靠在相公的肩膀上,闭上眼睛,又睁开眼睛,甜甜微笑始终挂在脸上。

    突然将头一抬,李清照回身看了看,惊讶道:“德夫兄弟呢?”

    赵明诚疑‘惑’道:“什么?德夫兄弟他也来了?”

    李清照点点头,神情却是慌张,再仔细看了看,还是没看到德夫兄弟。

    赵明诚环视一周,这里除了自己和娘子,也别无他人了,又回头来瞧着娘子,与她说道:“德夫兄弟呢?”

    李清照看看相公,轻轻摇头道:“没有。相公我们回去吧。”

    赵明诚稍加迟疑,却还是与娘子微笑道:“走。”

    一手过去抓住娘子的手,同时牵住了马缰。另外一只手在娘子肩膀处一搭,赵明诚‘挺’直了身子,朗声大笑,用力说道:“好,我们走,我们回家去。”

    满眼期待,赵明诚大步向前行去。

    一回到家中。李清照急奔向家里,与爹娘喊话道:“爹爹,母亲。你们看谁回来了。”

    赵明诚进到家中,下人们都惊讶叹道:“赵相公回来了。”

    话语之中,都带着惊喜。

    赵明诚看看他们,点头道:“嗯。”随即向里面看去。将马缰‘交’给一个下人。又大步迈了进去,直到跟随娘子一起来到了岳父岳母房前,也是朗声叫道:“岳父岳母,明诚回来了。”

    李清照快步迈进房‘门’,见爹爹和母亲也正起身来准备出来,当即大喜之后,忙张开双臂向着爹娘扑了过去,满脸笑容。眼睛里又溢出眼泪来,与爹娘道:“爹爹。母亲……”

    一句话未曾说罢,李清照已经扑倒在母亲怀抱之中,大声哭泣了起来,虽然哭泣,却是半分痛苦也没有,反而却还有些‘激’动,将双手紧紧抓着母亲的胳膊,李清照哭泣之中还哽咽着说道:“母亲,相公他……”

    李母忙问道:“明诚他怎么了?”

    李清照哭泣着,突然又大笑了起来,哭声笑声,互相掺杂,‘乱’作一团,真让人‘摸’不着头脑。

    李格非看向‘女’儿,与她认真问道:“你是说明诚他回来了吗?”

    眼泪将眼眶润湿,李清照瞧着爹爹连连点头。&65288;&26825;&33457;&31958;&23567;&35828;&32593;&32;&87;&119;&119;&46;&77;&105;&97;&110;&72;&117;&97;&84;&97;&110;&103;&46;&67;&99;&32;&25552;&20379;&84;&120;&116;&20813;&36153;&19979;&36733;&65289;

    此刻也听得‘门’外赵明诚的声音传来道:“岳父岳母,明诚回来了。”

    声音急切,还带着欢喜。让人听得便觉得高兴。李清照闻言,看着爹爹母亲,同时伸手向外一指,说道:“你们听到了吗?”

    随即李清照又忙起身来,向着外面快步跑去,将双手趴在‘门’边,探出脑袋去,说道:“相公你快进来。”

    赵明诚更加快步,几步之后便来到了‘门’口,一抬头,正与岳父相视,忙行礼道:“岳父。”

    李格非登时气来,伸手一拍桌子,便要指着明诚训斥,却见他满脸灰尘,憔悴模样,实在难看,因此心又软了下来,指着明诚道:“你……怎么才回来?”

    赵明诚认真道:“明诚是偷着回来的。”

    李格非和李母二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是惊讶,随即又才转过头去看他。李母忙问道:“你爹爹他没有被贬斥吗?”

    赵明诚摇头道:“事实并非如此。”

    忙跨步进得‘门’来,赵明诚便与岳父岳母将自己这几个月来的经历说了一遍。

    李清照在相公说话时忙让相公坐下来。

    李格非和李母二人听闻,都是目瞪口呆,都觉得这不可能。可是看着自己‘女’婿面‘色’正经,想必所言非虚,一定是真的。

    李格非摇头,一下子坐了下来,将胳膊在桌子上一放,叹息道:“这个赵‘挺’之,也不顾及我们儿‘女’亲家,也不顾我们同乡之谊,就要将我们家人给彻底隔绝吗?老夫不要他帮忙,也不用他给什么好处。奈何他还要将我们隔绝开来?一旦明诚令娶他人?那清照又算什么?这是莫大的侮辱。”

    李母也道:“赵‘挺’之他是‘混’仕途‘混’得糊涂了,我们可是亲上加亲的关系,不帮忙可以,怎么还落井下石?”

    李清照看看爹爹和母亲,心里觉得相公刚刚回来,你们就这样说人家的爹爹,还当着相公的面,多少也太不好了,因此咳嗽一声,看着爹娘与他们道:“爹娘。”

    一面说着话,李清照一面看看相公。

    李格非和李母二人看到‘女’儿的面‘色’,都知道自己方才所说的话有些不合适,因此都互相瞧了一瞧,不说话了。

    赵明诚点头道:“岳父所说的也是,明诚多次劝阻爹爹,让他适当收手,他却还将我训斥了一顿。明诚无奈,既然劝阻爹爹不行,那我便偷偷跑出来。他今后是荣华富贵,明诚便不再管。爹爹若有灾难,明诚再回去尽孝道。”

    话到这里。赵明诚吸了吸鼻子,满脸难看,很是难受。

    李格非听闻自己‘女’婿并未有责备自己的意思。当即也是大胆了起来,对着明诚道:“对,你爹爹他对我们家也实在是不好。”

    李母指着明诚道:“你是怎么回来的?”

    赵明诚道:“明诚出了京城,买了一匹快马,将身上的盘缠几乎用尽了,这才赶回来的。”

    李清照当即惊讶一声,忙伸手过去在相公脸上‘摸’来‘摸’去。与相公急道:“你饿吗?你多少天没吃东西了?”

    随即快步出‘门’去,李清照与下人吩咐做些吃的来。”

    赵明诚还是看着岳母,与她认真道:“明诚快马加鞭。路过一家客栈,实在人困马乏,便在那里歇息了一晚,腾出时间来与娘子写了书信。次日清晨才又快赶。”

    李格非深感其诚。点头道:“好‘女’婿,老夫没有看错人。”

    李清照进来噘嘴道:“那是清照没有看错人。”

    李格非点头笑道:“好,清照没有看错人。”

    李清照将身子俯下来,在相公身后双手紧紧搂抱着相公,哽咽了一声道:“相公,你今日回来,再也不要走了好不好?”

    赵明诚笑道:“就算明诚要走,娘子又让我向哪里去?此时明诚除了这里再无处可去了。”

    李清照嗤嗤笑道:“好。你没地方去了才好。”

    李格非与李清照道:“方才有人送来书信,说是要‘交’给你。老夫和夫人都没有看。以为是明诚的来信。”

    李母抹抹眼角的泪水,点头说道:“对了,老爷他不说,老身也都给忘记了,光顾着看着自己这个好‘女’婿。那书信呢?”

    李格非拿了出来,‘交’给夫人,李母又递给清照,让清照看。

    李清照疑‘惑’道:“相公已经回来,谁人还会给我来信?”

    将书信打开,李清照读了两句,突然惊讶念道:“云儿?这是云儿妹妹来的书信。她一定是要问德夫兄弟的。”

    念着念着,果然是关于德夫兄弟的,虽然话语冷淡,可是李清照却读出了云儿妹妹对德夫兄弟的关心,连声叫道:“好,好,云儿妹妹还是牵挂着德夫兄弟。”

    赵明诚摇头道:“蔡小姐并未在京城之中。”

    李清照疑‘惑’道:“什么?”

    赵明诚道:“明诚虽然在家中不出‘门’,却对外面还是有一些了解的。明诚知道,蔡小姐回京城之后几日,便又不见了踪影。却不知此时蔡小姐传来书信,是为了什么。”

    李清照在相公肩膀上一拍,与他笑道:“人家两口子要说问候的话,你还拦住吗?”

    赵明诚摇头笑道:“不拦,不拦。”

    李清照再向下念,却又突然变了脸‘色’,语速慢了下来,再到后来,竟然脸‘色’青了起来。

    赵明诚听闻,当即起身来,问娘子道:“什么?”

    李格非和李母二人也都听得真切,忙都凑过来道:“什么?”

    李清照眼泪不止,已经流满了脸面,忙摇头说道:“不,不,这怎么可能?”

    浑身只觉得虚弱不已,李清照念着,最后直接将手中的书信给松开了。

    赵明诚忙伸手去将娘子扶稳了,另外一只手去将书信接住,自己又看了一看,看到后来,果然也是脸‘色’大变。

    赵明诚摇头道:“果然是这样。明诚所言非虚,果然是这样。娘子,我们的孩子留不得了。”

    李格非惊讶道:“这怎么可能呢?”

    李母也是听得认真,浑身登时向后一退,摇头说道:“要将歇儿送到他人家去?这怎么可能?”

    李格非道:“朝廷又要下令,将京城之内的所有元佑后人尽皆赶出来。都过去一年多了,怎么还没有完?变法一派要做什么?”

    李清照道:“云儿妹妹说她来信,还望我们早日做出决断。”

    赵明诚也是忍不住又落了一遍泪水,一手拿着书信,手不断晃动,摇头道:“看来果然如此,歇儿是留不得了。”

    李清照摇头道:“不,十月怀胎,一朝分娩,那可是我身上的‘肉’,你让我将他送给别人去,我舍不得。”

    赵明诚急道:“我舍得吗?他也是我的孩子。这名字还是我起得呢!”

    话到此处,赵明诚眨眨眼睛,伸手将娘子向自己一搂,让娘子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同时也将自己的头轻轻靠在娘子的头上,与娘子道:“没事的,没事的。歇儿送与他人家里,也未尝不是好事。”

    李清照摇头,伸手将相公的胳膊一推,与相公吼道:“你说得容易,亲生骨‘肉’,又哪里是随便送人的?”

    赵明诚低头含泪,颤抖着身子道:“我也不愿意。那,再等等看吧,若朝廷真的下旨,要一切外人与元佑后人断绝关系,那明诚便带着娘子隐居去,我们一家三口,隐姓埋名,不让他人知道。这样我们也就不用分开了。”

    李清照眼前一亮,忙点点头,可是随即看向自己的父母,父母年迈,自己又哪里能撇下他们不管?

    赵明诚恨道:“既然皇上不让我们二人过日子,我们也不必再理会他,就去隐居了。爹爹也不让我们过日子,明诚便当没有他这个父亲,从此明诚再不姓赵了。”

    李清照上前去将相公的嘴给捂住了,摇头道:“相公满口胡言。改了姓氏,可是大大的不孝顺。”

    待娘子将手松开,赵明诚又接着说道:“爹爹落井下石,明诚也不愿意向着他。改个名字又怎样?他还有两个儿子呢!明诚的两个哥哥也足以孝顺他了。”

    李清照摇头道:“胡说。你不要胡来。这事情,还是再看看。清照不愿意将孩子送人。”

    李格非道:“此事不用慌张。赵‘挺’之不在乎我们,难道孩子他还不在乎吗?他定然如阻拦的。”

    李清照闻言,随即大喜,点头道:“血浓于水,公公定然会看在孩子的份上帮帮我们的。”

    赵明诚摇头道:“不见得。爹爹他又不是不知道明诚的孩子,可是这么多月过去了,他说了一句话了吗?他连孩子都没提一下,只顾着在皇上面前呼风唤雨。”

    李母向后退一步,都已退到座位前了,道:“难道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歇儿是个多好的孩子,就这样送给人家,老身也舍不得。”

    李清照伸手在鼻子处擦擦泪水,却又听得相公说道:“时不待我,还望你们早做决定。”

    李清照问道:“什么?”

    赵明诚道:“蔡小姐在书信之中所说的。”

    李清照念道:“时不待我,哼哼,别无退路了。”p

    ps:还请各位姐妹们多投票,多支持哈~

    ...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