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四十八章 望断西垂
    李清照神色自若,随即便是开始轻声微笑,脸上的笑容模样却是突然显现,真让人捉摸不透。微笑着,却又突然大笑。仰面洞张开嘴大笑几声,伸手去将嘴唇捂住,却也没能止住笑声。笑着笑着,却又突然流出眼泪来,随即整个脸却又成了哭泣样子。

    陆德夫看得入神,忙问道:“嫂子你怎么哭泣了?赵兄他是出了什么事情吗?德夫虽然拿到信件,却未曾看上一看呢”

    李清照摇头说道:“相公他并非有事。”

    陆德夫闻言,脸上露出微笑来道:“如此便好了,德夫很是高兴。那他说他在何处了吗?德夫还想知道知道。多日不见,怪担心赵兄的。”

    李清照摇头笑道:“相公说他并未出京城。”

    陆德夫伸过脑袋去,疑惑问道:“他不是一家人都被贬谪了吗?”

    李清照又是摇头道:“不是,公公他很好,他们一家人都还在京城。相公他也在京城。”

    话说罢后,李清照双手捧着书信,眼睛眨也不眨,直勾勾地盯着书信上看,流着热泪,却又开心笑了出来,自语道:“好,真好,相公他还在京城。”

    陆德夫忙好奇问道:“赵兄还说他怎么了吗?”

    李清照嗤嗤笑出,伸手去在脸蛋上轻轻擦拭眼泪,随即又说道:“相公他说,他要回来了。”

    陆德夫一怔,神色定住了,忙问道:“回哪里去?”

    李清照笑道:“自然是回青州来了。嘿嘿,这个笨蛋,居然还知道回来。”

    陆德夫当即大喜,瞧着嫂子,不免也跟着微笑了起来,道:“赵兄他要回来?那他还说什么没有?”

    李清照将书信向怀抱之中一搂,随即抿嘴甜蜜道:“他还说他想我。”

    陆德夫脸红了,随即向后退了身子。摆手道:“后面的话,德夫就不问了。只是赵兄他家人怎么没有被贬谪?赵兄他又怎么会回来的?这下好奇怪。”

    李清照抿嘴,还沉浸在甜蜜之中,却将德夫兄弟的话当作了耳畔东风。根本没加留意。抬眼看着外面的天空,李清照只觉得天空好蓝。深深呼吸一口,也是清凉,沁人心脾。

    陆德夫瞧着嫂子,显然已经是沉浸在她自己的喜悦之中了。对自己这个外人也无心顾及了,心里想道:“总之,赵兄不日将回来,这也的确是个大好事。德夫好生替嫂子高兴,真高兴。算了,德夫来这里就是为了要送书信的,现在书信也送到了,我也该走了。”

    于是起身来,陆德夫与嫂子道:“嫂子,德夫这就走了。”

    李清照微微点头。轻声说道:“哦,你要走啊……”

    突然将头一转,李清照看向德夫兄弟,认真问道:“你说什么?”

    陆德夫笑了一声,道:“嫂子无暇顾及德夫,德夫要回家了。”

    李清照尴尬着,满脸通红,当即起身来,忙道:“德夫兄弟说的哪里话,清照又怎么会撵走你呢?”

    陆德夫摇头笑道:“算了。德夫知道嫂子的意思,嫂子对德夫好,德夫心里都记着呢今日德夫祝贺嫂子,又能和赵兄在一起了。德夫就回家去了。”

    李清照瞧着德夫兄弟满脸真诚。心里知道他也是说的真话,也不再强留他,因此微笑示意道:“那好,清照不远送了。”

    陆德夫指着嫂子,哈哈大笑道:“嫂子终于说真话了。德夫要的就是嫂子的实话。今日就不多留了,改日再来。待到赵兄回来时候,德夫亲自登门祝贺。”

    李清照微笑道:“不送兄弟了。”

    陆德夫将胳膊一摆,随即大步摇晃着出了门,一面朗声大笑一面大步远去。

    李清照目送着德夫兄弟的身影远了以后,又将头低下来,将书信展开,又读了一遍,不禁喜上心头,默默想道:“相公,多少时日了?清照一直等着你回来,还算清照没有白等,终于将你等了回来。”

    突然之间,内心五味杂陈都已聚集,李清照又回想起昔日自己赶相公走的时候,那时一百个不愿意,却还是无奈将他赶走。后来几个月,自己每日盼望,站在院子里,遥望西边,等着盼着能有个信,却是匆匆数日音信皆无。自己多少日子在心里盘算着,相公会不会被贬谪之后,便到了哪一个破旧地方做起了庶民。抑或他做了一个什么地方小官,将自己抛弃了。自己虽知相公深爱自己,却也无奈世事沧桑。

    多少个日子,自己深夜之中伸手去摸着之前相公睡过的床头,只觉得冰凉无比,除此之外,再无他感。每每触摸到冰凉,自己内心便也冰凉了下来。夜里自己暗暗哭泣,哭泣过罢,瞧瞧熟睡的孩子,这才又稍稍安心了。

    那种痛苦滋味,现在回味起来,也是一种回忆。

    不过这都没有什么,重要的是,相公他要回来了不论怎样,他都要回来了。公公他们一家人并未被贬谪,太好了,相公可以安心回来了。

    李清照伸手捧着书信,大喜过望,不禁向着门外迈出一步去,一手拿着书信,另外一只手扶着门框,抬头仰望天空,排排大雁南行,此时却是自己再和相公相见的时候。

    真好,天凉秋至,自己却是很高兴

    李清照看着天空,突然嗤嗤笑了出来,不论自己昔日如何受苦的,今日看来,总也是值得的,相公只要回来,自己便和他再不分开了。

    双手又一次捧着书信,李清照看着信上的每一个字,微笑罢后,还是微笑。

    这日过后,又过几日,李清照每每都站立在门口,有时觉得不够,又走向街门处,向外看了看,只见路上匆匆行人,却也没有相公的身影。

    李格非和李母二人听闻,都是高兴,以为自己这个女婿也是忠诚。自己家里事情都弄好之后,便想着要回来陪着自己的娘子,这样的男人,才算是好男人。

    李格非也高兴叹道:“好。老夫并未看错他,赵德甫这个孩子,真是不错。”

    可是又过几日,还是没有消息,李清照每日都站立在门口。呆呆望着外面,望着来往行人,心里烦恼急切,却还是盼不来相公。

    李格非本也无事,便不时去门口看看,每每去时,总能见到自己女儿的身影,无奈之下,李格非都会上前去劝慰一番,却都无功而返。李清照已经坚定了内心。相公一定会回来的,只是回来的早晚问题。

    可是一个月过去了,相公还是杳无音讯。

    哪怕再来一封书信也好,告诉自己,相公什么时候能回来。

    可是却是没有。除了上一次的书信之外,相公再无别的音讯。李清照一手扶门,一手拿着书信,书信都已泛黄,信纸也已粗糙,可是李清照无奈。只得拿着书信,低头看一眼,又抬头去看一眼外面,行人匆匆。多次她都认错了人,见一个人自自己面前过去,便是大喜,叫人家相公,结果仔细一看,却发现是个陌生人。

    如此又一个月过去。李清照还是呆呆站立在门口仰望,终于内心急躁不已,暗暗寻思道:“难道清照想错了吗?抑或清照看错了,这书信上写明了日期?”

    可是再将书信翻开看看,却是找不到什么日期。李清照愁苦不已,心里又想道:“这便奇怪了,相公就算徒步回来,这会儿也该到了,怎么还没有到?难道这书信是有人代写的吗?”

    仔细瞧瞧书信,李清照却又摇头,心里嘀咕道:“不对不对,这信是相公亲笔书写,不会有错的。清照认得他的字。”

    可是既然是相公亲笔书写,想必一定是真,可是相公奈何还不回来?

    李清照急躁跺脚,依然无用。伸手扶住门边,有些心灰意冷了。

    西边日落,西边又月落。西边秋雨,西边又晴。如此反复,却还是不来相公。

    李清照等得心慌,有时竟然胡乱思想起来,暗暗猜测道:“若非相公绕道而走的吗?自东方而来?”

    可是这又怎么可能?

    李清照自我哂笑,无奈摇头。今日站立在门口,明日便将后背稍稍下垂,再至后来,便是蹲在地上了。只有双眼,依然瞧着外面西边天空,心里还在琢磨道:“自汴京城回来青州,也是自西边过来,如今都多少时日了,他怎么还不回来?想来是欺骗清照的吗?”

    愤怒之火自心底而出,李清照便想伸手将书信撕碎。可是刚一伸手,却又心软,忙将书信摸整齐了,将书信叠好了,慢慢放回口袋之中。又将手掌放在自己的下巴上,还是盯着外面看,只看得人来人往。渐渐日落,又是人愈稀少了。

    李格非和李母二人看着清照这个样子,又都叹息,只觉得这个好消息现在却成了坏消息。自己女儿接到书信之后多么高兴?可是现在呢?却只能叹息不断,涕泣连连。

    李格非愤怒道:“赵明诚这个小子怎么回事,如果看不上我女儿,他另娶他人便可,拿一封书信来糊弄谁?”

    李母还是叹息道:“并非如此,明诚这个孩子老实守信,既然说出话来,必然实现,不会有错的。”

    李格非摇头道:“人世难料,谁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京城歌舞升平,佳丽众多,他赵明诚会不会变心,谁又知道?”

    又将头转过来,李格非与女儿道:“清照,你不必伤心,没了他赵明诚,我们依然快活。你也不必等他了。”

    李清照哭泣摇头道:“不,清照相信,相公既然说出话来,必然实现。清照要在这门口等着他,等他回来。”

    李格非摇头道:“天长日久,谁知道他会不会回来?拿这书信糊弄人,他拿我们当作三岁孩童吗?”

    李清照摇头道:“爹爹,其他人你可以胡乱猜测,只是相公,你不可以乱猜测他。”

    李格非摇头道:“嫁出去的女儿,已不是老夫的人了,你便向着你的相公说话。爹爹也不管你,你受冷受饿,你自己做主吧。”

    李清照哭泣,却不回头,眼睛还是向前盯着看,等着相公回来。

    又过几日,渐渐已到九月末了,还是没等来相公,李清照时不时地低下头去,看已被自己摸了千万遍的书信,怔怔做傻,好似这书信是一个无法触及的梦,只在向着自己招手,却总归也看不到,摸不到。

    李清照在心里暗暗怀疑道:“相公,你真的不回来了吗?清照再等你一日,你若再不回来,清照便将此书信撕碎,丢到秋风之中,从此将你遗忘干净,再不去想你了。”

    秋风吹过,渐渐日落又是日起,已经是到了第二日了,却还是没有相公的音讯。李清照站立在门口,望断了西边的天空,却也还是望不来相公。

    人既如此,要书信还有何用?

    李清照心里终于黯然下来,彻底失去了希望了。

    相公,你真的是拿这书信来欺骗清照的吗?

    李清照泪眼望着外面,双手伸出,已经将书信展开了。

    李清照心里暗暗想道:“算了,将书信撕碎吧,相公他不会回来了。”

    可是双手一颤动,李清照却是下不去手。

    相公要是过两天回来呢?

    可是他要是不回来呢?自己一个人就在这里硬等下去吗?

    算了,既然已经做了决定,自己便不再退让了。相公今日还不来,想必是不会再来了。

    将书信撕碎吧。

    可是李清照却还是下不定决心,又将书信叠了起来。

    突然听闻远处德夫兄弟喊道:“嫂子停手。”

    李清照抬眼看去,心里抑郁无比,也无心再与德夫兄弟说话。

    陆德夫快步过来,朗声笑道:“嫂子,你哭什么?”

    李清照摇头道:“德夫兄弟不必多问。”

    陆德夫嘿嘿笑道:“是,德夫不多问了,德夫今日来,是有事情说的。”

    李清照突然抖擞精神,忙问道:“相公他回来了吗?”

    陆德夫连连摇头道:“不,赵兄他没有回来,可是他又来书信了。”

    李清照登时大喜,忙说道:“什么书信?快拿来与嫂子看看。”

    陆德夫瞧嫂子那个着急样子,也不再多说,从怀中抽出书信来,立刻又递给了嫂子。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