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四十二章 苦笑长叹
    陆德夫一扬手,与云儿说道:“走,你快走,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你拿人家开玩笑,将人家的心伤成这个样子,真是纨绔女人。”

    蔡女又一狠心,暗暗想道:“骂吧,你再怎么骂,云儿都不会还嘴的。只是你要记住,云儿会努力向父亲求情,让云儿回青州来的。”

    李清照听着人家两人的吵闹,却终究不好上前去劝,看着云儿妹妹冷冷的眼神,自己心里想道:“她怎么会突然变了模样?”

    可是登时又看到云儿妹妹眼中的一丝温柔,李清照心里又明白,想道:“云儿妹妹做事小心,她也是一个很好的姑娘。方才那么说,想必有她自己的道理。”

    蔡女又看看嫂子,与嫂子说道:“今日云儿让嫂子受惊了。”

    又转面看向李大人和伯母,蔡女说道:“还请伯父伯母原谅。赵公子的事情,云儿亲自回家去与爹爹求情去。这就与你们拜别了。”

    话一说罢,蔡女随即便一狠心,又看相公,与他冷冷说道:“相公,你这个样子实在窝囊,云儿不要理睬你了。”

    冷话说罢,蔡女便即转身离去。

    陆德夫呆在原地,还是傻样子,眨了眨眼睛,口中慢慢念道:“走了?”

    突然之间大哭起来,陆德夫冲着云儿喊叫道:“云儿你等等我,等我过来。”

    蔡女背对着相公,却是走得更加快了,两眼之间泪水肆意撒动,已然不能停止。蔡女心里想道:“我还是快走,免得让相公追上了我,看到我这个样子,他再心痛。”

    咬咬嘴唇,蔡女大步向前,双拳紧握,与相公冷冷说道:“相公你走。云儿不要理睬你。”

    待陆德夫追到门口去,却还是追赶不上云儿,心里想道:“她怀孕一月,怎么还行得这么快?”

    蔡女心里害怕相公追上来。忙与门口那个士兵道:“你快过来,将我搀扶走,不要看我身后。”

    命令的话,蔡女也是说得冷冰冰的,那个士兵哪里敢怠慢?忙上前去将蔡小姐搀扶走。

    陆德夫这下子还想着要追。蔡女故意加快了脚步,这样陆德夫怎么也追她不上了。

    蔡女疾步回到自己家门前,与士兵道:“你们关上门,不许陆德夫进来。”

    众人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却也都不敢违抗命令,因此待蔡小姐进门以后,便将房门关上。

    陆德夫随后到来,却是碰了壁,心里想道:“不会的,德夫不相信云儿她会抛弃我。我要问个明白。”

    他还未再敲门。却见门开了,随即从门内出来一个士兵,那士兵道:“姓陆的,我家小姐已经决定再不与你见面,你若识相,赶快滚开,免得兄弟动手。”

    陆德夫登时恼怒,与那士兵道:“动手便动手,德夫怕你不成?”

    他还未说完话,却听自己身后。嫂子追了上来。

    李清照心里想了想,终于明白了蔡小姐的意思,因此过来与陆兄弟喊道:“陆兄弟。”

    陆德夫听闻,便回身看去。见嫂子还在远远地方,自己心里焦急,哪里还管嫂子?又回头来,与那士兵道:“你给我滚开。”

    那士兵伸手一拦,就要与陆德夫动手。

    李清照又喊道:“德夫兄弟,你过来。嫂子与你有话要说。”

    陆德夫急躁,回头看向嫂子,与她急道:“嫂子你废什么话?”

    李清照这时才离陆德夫近了,伸手过来一把将陆德夫拉扯住,与他摇头说道:“德夫兄弟,你等我一等。”

    陆德夫急忙将嫂子的手挣脱开,说道:“嫂子有话,日后再说,德夫还要与云儿说话。”

    再次转身来,陆德夫却又不见了那个士兵的影子,忙上前去拍门,无论怎么拍打,就是没有人回应他。

    陆德夫几欲哭泣,终究还是没能将门拍开,自然没有人理会他。

    无奈悲痛,陆德夫连连摇头,心里想道:“不可能的,怎么可能?云儿她天性善良,怎么可能弃我于不顾?德夫怎么招惹她了?她要这样对待我?”

    冷笑了两声,陆德夫又冷冷一哼,随即哭泣了起来,伸手在自己嘴边一摸,眨眨眼睛,来回看看,再次拍门,还是没有人开。

    如此反复,陆德夫拍得手都发红发疼,依然没有人开。

    陆德夫心里几欲绝望,想道:“原来蔡小姐就是拿德夫当作一个玩物罢了,她根本就不拿我放在心上。她好狠心她好狠心”

    如此一想,陆德夫突然仰面大笑了起来,笑声却是阴森恐怖。

    李清照看着德夫兄弟,轻声叫他道:“德夫兄弟,你……”

    陆德夫双眼看向前方,哪里理会嫂子了?只顾自己说道:“云儿她不理睬我了,我也不要理睬她。哼哼,哈哈,嘿嘿,这便是人,无情的人。”

    李清照又叫道:“德夫兄弟,你怎么了?”

    陆德夫又是大笑两声,却还是不理睬嫂子,向前踉跄几步,双臂胡乱一摆,就要跌倒的样子,却还是向前走着,离开了蔡家门口。

    陆德夫一个人胡乱晃悠,来回乱走,走一步便笑一声,笑一声便停一下,心里乱想些话,又开始走。

    如此一来,他自己竟不知道走向何处去了,只觉得眼前有家酒铺,便从怀中拽出银子来,与店家道:“来一坛子好酒。”

    将酒接过,陆德夫抱着便要回家,一路上突然又笑,却又突然哭泣,如此往复,终究没有个头。

    待回到自己家中,陆德夫心里想道:“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哈哈,还是我这个房子好,小小屋子,无人争抢。谁又来管?德夫何必要去巴结那个姓蔡的,要去追她?让她走算了,谁人愿意理睬她?”

    将酒放在桌子前,陆德夫也不去取碗,直接将口一开,就将坛子举起来。仰面便是大饮,饮得痛快,同时酒也撒了他肩膀处,自肩膀脖颈处向下流。淋湿了全身。

    此时只听房门响动,陆德夫一怔,回头去看,轻轻叫道:“云儿?”

    仔细一看,却是嫂子进来了。

    陆德夫好似醉意熏熏。与嫂子说道:“嫂子你……来做什么?德夫现在正是忧愁时候,不能招待你……了。”

    李清照伸手在鼻子上一堵,心里想道:“好大的酒气。”

    再一看,李清照这才发现,德夫兄弟浑身都是酒,心下骇然,李清照也知道德夫兄弟方才做了什么,眨眨眼睛,便与德夫兄弟道:“好,你若饮酒。清照便陪你一次。只是你还在乎这酒钱吗?需要清照再去买自己的酒去。”

    陆德夫哈哈大笑,道:“男儿谁人在乎钱?嫂子你是客人,你要陪德夫喝酒,德夫哪里还要你掏钱去买?来来来,你坐下,我们二人豪饮几杯。”

    李清照看着德夫兄弟那个样子,实在狼狈,却是无法,点头叹气道:“好,清照陪你。”

    随即他二人坐下。陆德夫去取了两个大碗来,将酒满上,举杯与嫂子道:“嫂子你是客人,还请受德夫一敬。”

    李清照还没说话。却见德夫兄弟已经仰面将酒饮尽了,自己也不好不干杯,因此将酒也饮尽了。

    陆德夫朗声大笑道:“好,爽快,嫂子,我们再喝一杯。”

    李清照忙止住德夫兄弟。与他说道:“你还是要想开一些才好。”

    陆德夫一愣神,双眼眼圈已红,说道:“我想什么?”

    李清照抿了抿嘴,虽然不愿意说出来,却还是忍不住道:“德夫兄弟,世事无常,你需放平心态。”

    陆德夫疑惑说道:“嫂子你在说什么?你我现在在饮酒,说什么世事无常?来来来,我们再干一杯。”

    李清照看着德夫兄弟,心里直嘀咕,想道:“德夫兄弟是怎么了?他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

    可是眼看着德夫兄弟又将一碗酒饮下,自己却还不好意思,因此也跟着饮下酒,将嘴抹了抹,却又见德夫兄弟已经将酒满上了。

    李清照与德夫兄弟道:“云儿妹妹她是心里有你的。”

    陆德夫冷笑两声,道:“谁是云儿妹妹?是你的亲人吗?改日要介绍给德夫认识认识。”

    李清照急得哭泣起来,冲着德夫兄弟道:“陆德夫,你欺骗自己,这是做什么?”

    陆德夫抬起头来,红着脸蛋,却是淡淡说道:“德夫并未欺骗自己,那个叫蔡云儿的风流女子,实在是我所痛恨的,我不认识她。”

    李清照急道:“你胡乱说什么?怎么没有了分寸?谁人风流了?云儿妹妹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陆德夫急道:“她不是,谁又是?她只顾着自己回京城去,明明知道德夫无能,被人贬到这个地方来,却还要说回京城去,她是在侮辱我吗?”

    李清照连连摇头,哭泣着说道:“德夫兄弟,你说这样的话,好让人伤心。你可知道云儿妹妹她多么喜欢你吗?”

    陆德夫冷哼一声,道:“喜欢我?哼哼,喜欢我还在我伤口处撒盐,口口声声要长相厮守,却是自顾自地回她的京城去了。哼哼,哈哈,举杯消愁愁更愁,我愁,又有什么办法?让我愁死算了。”

    李清照斥道:“姓陆的,你怎么这样说人家云儿妹妹?人家要骗你,还会为你而做出出格的事情吗?”

    陆德夫眉头一皱,便咬牙说道:“她是水性扬花,却又怪谁?”

    李清照伸手将碗一端起,直接泼到陆德夫的脸上,哭泣着狠心急斥道:“姓陆的,清照看错了你,真没想到你会这样去想人家。云儿妹妹在你的心中就是这样一个人吗?她水性扬花,你又是什么?朝三暮四,畜生不如。”

    陆德夫仰面笑道:“哈哈,对,是,德夫朝三暮四,德夫畜生不如。既然连畜生都不如,我还活着有什么劲头?不如就醉死算了。哈哈,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李清照急道:“人家征战沙场醉了,那是英雄,你在这里醉了,又是什么?你起来,站起来。好好看着嫂子,你敢与我正视吗?”

    陆德夫眯缝着眼睛,看看嫂子,却又将目光躲开,又饮了一碗,作势很是痛快,朗声道:“今朝有酒今朝醉,管其他的事情又去……做什么?”

    李清照脸色已经红透了,急切之中,却也是无奈,看着德夫兄弟这个样子,她又想道:“老实巴交的人,竟然也是不堪一击,何以临朝面圣?又哪里有大将风度?”

    心里还是不忍,李清照与德夫兄弟道:“德夫兄弟,你可是习武之人,你拿着你的功夫当作什么?当作花拳绣腿吗?你需要去征战沙场,不能在这里萎靡不振。”

    陆德夫摆手道:“哪里有什么征战沙场,谁又让我去了?德夫连京城都去不了,只能在这里窝囊着度过一生了,哈哈,窝囊。姓蔡的她居然说我窝囊……”

    越说越生气,陆德夫便欲作势向前,却没有停住,一下子扑到前方,险些摔倒。

    李清照见状,本能之下便去搀扶德夫兄弟,将他搀扶起来,急道:“德夫兄弟,你这是做什么?为何要这么作践自己?你快起来。”

    陆德夫摆手道:“德夫还起来做什么?让我躺在地上,睡到什么时候便算什么时候了。”

    李清照急道:“姓陆的,你快起来。”

    这个时候,李清照无意之间看到门口处小晴妹妹正在站着。

    李清照疑惑道:“小晴妹妹,你怎么来了?”

    小晴惊讶之余,又说道:“小姐,蔡小姐她乘坐马车,已经走远了。”

    陆德夫闻言,笑了两声,学小晴说话,道:“哼哼,走远了。”

    突然双目一睁,陆德夫朗声道:“什么?走远了?云儿,你……等等我,我还有话没说,云儿,你等等我……”

    越说越是慌张,陆德夫将嫂子一撇而撇开,直接飞身向门外冲出。

    小晴急忙躲开,这才不致被撞上。

    陆德夫慌忙叫道:“云儿,你不要走,你等等我。”

    越喊越有力气,借着方才的酒劲,陆德夫奔跑得更加快了,双目洞张,直看着前方,就要去追赶上蔡女的马车。未完待续。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