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相侣相伴
    蔡女回身看看陆公子,见他茫然模样,心里偷偷嗤嗤作笑,想道:“姓陆的还是这个样子。”

    将床铺收拾好了,蔡女将手互相一拍打,又见床单上一片殷红,不禁羞涩,心里想道:“我该怎么弄掉它?让人家看到了,也确实不好。”

    陆德夫回身看看蔡小姐,微微笑道:“蔡小姐,你在想什么呢?”

    蔡女忙急道:“没什么。我赶快收拾……”

    陆德夫也没有太多注意,心里只是想道:“德夫真没想到,居然春日临近,昨日便成了好事。今生今世,我也有了依靠。从此也不再乱想了。”

    不过又挠挠头,陆德夫心里想道:“蔡京大人那里应该怎样?”

    心里琢磨了琢磨,陆德夫又释然叹气,心里想道:“反正蔡小姐已经说了,我们就在这里住上几年,离京城还很远,天王老子都管不到我们,我们还怕谁人?”

    二人随即便在这里又住了一天,蔡女随便找了一些吃的,便度过了一日。这一日,他二人相互之间,也已经更加熟悉,二人夜晚,躺在床上之时,相互之间挑逗话语非常时,多繁复杂,让人听了都会不禁春心萌动。

    次日清晨,蔡女早起,见陆公子正在呼呼大睡,心里喜道:“让我看看这个傻小子。”

    陆德夫转悠脑袋,突然之间将眼睛睁开,随即朗声叫道:“云儿。”

    蔡女忙说道:“我在这里呢!”

    陆德夫伸手在蔡小姐睡觉的地方摸来摸去,却终究摸不到人,心里着急,于是又叫了一声:“云儿。”

    蔡女忙伸手过去,将陆公子的手紧紧握住,安慰说道:“云儿在这里呢,我在,你看着我。”

    陆德夫这才将眼睛睁开,看了看蔡小姐,喘了一口粗气。头上大汗淋漓。

    蔡女急道:“怎么了?相公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陆德夫点头,咽了一口,随即说道:“德夫梦中与云儿相互倾诉衷肠,却又在突然之间。你我相互远离。德夫一心想要拉住你,却如何也拉不住。”

    蔡女心里也是有些黯然,不过随即她便微笑道:“是陆公子太想云儿了,因此才如此梦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嘛。你能这样想,云儿很高兴。”

    陆德夫却还不释然,依然满头大汗,喘着粗气,说道:“真实得很,德夫实在不敢回想。”

    蔡女心里想道:“我原本以为就我对相公有意思,却不曾想到他竟然将我看得这么重要。”

    一看到陆公子满脸慌张的样子,蔡女便忍不住要笑,不过又一想,自己心爱的人能够如此在乎自己。自己还有什么求的?当即将自己双手放在相公的肩膀上,蔡女微笑道:“相公,你相信我吗?”

    陆德夫看看云儿,点点头道:“多日相处,德夫自然相信你了。”

    蔡女微笑道:“就算你不相信我也不要紧,你都要了我的身子,我还要缠着你呢!相公,你可知道梦都是反的吗?”

    陆德夫点头,眼神迷离道:“应该是吧。”

    蔡女笑道:“那就好啦,你在梦中梦到云儿和你相互远离。那便说明,你和云儿从此比翼**,再不分开了。你相信我吗?”

    陆德夫好似发了疯一般,虽然点头。却还是神色慌张,忙伸手过去一把将云儿搂抱得紧,眼睛闭上又睁开,睁开又闭上,如此几次,方才缓解。

    清晨之后。已是日上三竿,蔡女和陆德夫二人整装之后,又将屋子收拾了收拾。

    蔡女无奈道:“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吧,若再耽搁,我的手下一定要找我的。”

    陆德夫点头道:“嫂子他们想必也是伤好得差不多了。”

    蔡女娇气道:“你都已经是我的了,怎么还嫂子长嫂子短的?我不许你再叫你嫂子,说你嫂子。”

    陆德夫点头轻笑道:“好,云儿说是什么,那便是什么了。”

    二人相互握手出门,陆德夫心里一急,忙将手抽了回去,摇头说道:“云儿,你我还是不要这样亲密。”

    蔡女眨眨眼睛,忙问道:“为什么?”

    陆德夫忙说道:“我们还是友人而已,如此亲密,让人家看到了,像什么样子?”

    蔡女一噘嘴,心里想道:“你也真的传统,一个大男人想这么多做什么?云儿都不怕,你还怕。”

    心里虽然如此不情愿,却见相公一脸的不情愿,想必他是真心如此想的,蔡女心里又道:“算了,云儿已和相公有了夫妻之实,还怕这些做什么?就听相公的,不亲密就不亲密了。”

    于是蔡女微微笑道:“好,德夫兄弟,我这么叫你还不行吗?”

    陆德夫点头道:“这样可以。”

    二人相互之间有一些距离,这才慢慢回到蔡家之中去。

    来到蔡府门口,蔡女正见士兵们过来。

    士兵们见到蔡小姐,都是惊讶万状,忙都过来,与蔡小姐问道:“蔡小姐,这两日你哪里去了?”

    蔡女一心想着相公,双眼直盯着相公看,哪里听到他们说话了?

    士兵们面面相觑,都在心里嘀咕道:“蔡小姐为何不理睬我们?”

    蔡女进门,左右随便看了看,见一个人,拍拍他的肩膀,嘻嘻说道:“你很不错,改日云儿嘉奖你。”

    那士兵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听闻要受嘉奖,登时满心欢喜,忙说谢意。

    蔡女也是随意说了两句高兴话而已,随即又忙追上去,与陆公子笑道:“陆公子,你要到哪里去?”

    陆德夫也微笑看她,却没露半分沉迷之色,忙说道:“兄嫂还在这里,德夫赶快过去看看他们去。”

    蔡女拍手笑道:“如此甚好了,云儿和你一起去怎么样?”

    陆德夫点点头,看着云儿,就想伸手去触摸她的脸蛋,刚一伸手,却又努力克制自己,心里想道:“这里大庭广众。还是不要胡乱来了吧。”

    蔡女见状,知道陆公子的意思,却是急了,伸手过去将陆公子的手掌放在自己脸庞之上。闭上眼睛美美说道:“真好。”

    陆德夫见状,满脸慌张,却不知为何,自己竟然不将手抽去,任由云儿将自己的手握在她的手中。

    众士兵见了。心里都感觉惊奇,心里均想道:“两日不见,发生了什么?”

    不过众人都知道他们只是士兵而已,无权多问话,因此都站立在一旁,不说一句话。

    蔡女又将眼睛睁开,与陆公子说道:“陆公子,你我二人就如此过去,让她们瞧瞧去。”

    陆德夫登时一怔,忙将自己的手抽了回去。摇头说道:“这样不好,还是离得远一些为好。”

    蔡女急道:“怎么不好啦?姓陆的,你是不是想抛弃我?”

    陆德夫看着蔡小姐那个样子,倒没有一点惧怕之意,相反的是,却觉得有些欢喜。

    蔡女睁大了眼睛盯着陆公子看,伸手过去一把将他衣领揪住,正色问道:“你是不是想将我抛弃了?”

    陆德夫摇摇头,说道:“你既然缠上我,我又怎么能将你抛弃了呢?”

    蔡女欢喜笑了。将手放下来,又拍了拍陆公子的衣领,与他柔声说道:“那好,我们一起过去。”

    伸手又将陆公子胳膊挽住。蔡女向前一看,见周围众士兵都在好奇,忙咳嗽了一声,道:“你们该做什么便做什么,不必管我。”

    众人都点头说道:“是。”

    蔡女挽住陆德夫的胳膊,嘻嘻说道:“我们走。”

    陆德夫心里想道:“反正生米做成熟饭了。我还怕什么?”

    当即将自己身子摆正了,陆德夫昂首与云儿说道:“走便走。”

    蔡女将头在陆公子肩膀上一靠,心里欢喜。二人快步向前走去。

    二人来到赵兄房前,只听的房间里面嘻嘻细语,好似在说悄悄情话,陆德夫闻言,忙将脸色羞红了,与蔡小姐说道:“人家正聊天呢,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了,我们回去吧。”

    蔡女急道:“你要回去?回哪里去?”

    陆德夫道:“各自回家算了,不用在这里打扰人家。”

    蔡女摇头道:“这里就是我的家,你又让我回到哪里去?我不,我要和相公一同进去呢!”

    陆德夫听闻“相公”这两个字,只觉得好别扭,不过在城边那房中听得也习惯了,陆德夫也不多想,大呼一口气,只不过还不知道如何去与赵兄和嫂子说这些事情。”

    蔡女却在这时冲着房内朗声喊道:“李小姐,赵公子,我们要进来了。”

    赵明诚刚恢复了一些,正与娘子微笑谈话,突然听到外面的声音,因此停住口来,听了听外面的声音,与娘子说道:“蔡小姐来了,我们快请。”

    李清照也是笑道:“几日没有看到她了,今日她怎么突然到了?”

    心里疑惑,李清照与相公道:“相公,你在床上躺着,我去开门。”

    转身慢慢过去将门开开,见蔡小姐和陆公子二人相互搀着手,不禁愕然,又是喜悦,心里首先想道:“他二人怎么了?”

    蔡女见了李小姐,与她嘻嘻说道:“李小姐,云儿和陆公子一起来看你们,你欢迎不欢迎?”

    李清照忙点头说道:“欢迎,自然欢迎了。二位快请进来说话。”

    蔡女冲着陆公子一挤弄眼睛,带着他进得门去。

    陆德夫一见赵兄,忙与赵兄说道:“赵兄,几日不见,你身子好些了吗?”

    赵明诚点头道:“有娘子陪伴,自然是好得快了。来,二位快坐下来说话。”

    待四人都坐了下来,李清照忙问道:“蔡小姐,这两日你去了哪里?清照觉得好奇怪,你怎么不回来?”

    蔡女听闻,转眼看看陆公子,又是满心欢喜地笑了出来,指着陆公子与李小家道:“你问他去。”

    李清照看出了什么来,心里想道:“难道那日我骗陆兄弟的话,竟然让她们走到一起了吗?”

    陆德夫伸手一指自己,疑惑道:“什么?我?”

    李清照点头道:“就是你,蔡小姐让你说,你一定要诚实说来。”

    陆德夫看看大家,实在是害羞,却也不能推脱了,因此想了又想,终于说道:“那日蔡小姐让我去见使者。”

    李清照疑惑道:“什么使者?”

    陆德夫将蔡小姐如何欺骗自己的经过一一说了。李清照听罢,当即大笑不止,说道:“陆兄弟啊,你怎么就是傻,我们这里哪会有使者?”

    陆德夫点头道:“德夫也是如此想的,后来的事……”

    一提及到此处,陆德夫也是满脸羞红了,将头低了下去。

    蔡女虽然也羞,却是强硬道:“喂,你说吧,害怕什么?”

    陆德夫低下头去红着脸,却是不开口了。

    蔡女说道:“你不说,便让云儿来说。云儿和陆公子到那屋子里之后,我们二人便相互倾诉衷肠,互相吐露爱慕之情,因此便是成了**之欢……”

    李清照听言,瞪大了眼睛,惊讶之色现于颜色,只道自己没有听清楚,因此忙又问道:“蔡小姐,还请你再说一遍。”

    蔡女嘻嘻说道:“君为巫山,妾为**。”

    李清照此时却是真真听得懂了,满脸惊愕之下,又觉得想笑。

    赵明诚忙道:“你们二人还不是夫妇,又怎能行鱼水之欢?蔡小姐,你……德夫兄弟,你……”

    蔡女一瞪眼睛,与赵公子道:“我怎么了?”

    李清照也是羞红了脸,还真没想到,他二人这两日是去郎情妾意去了。不过还是回身与相公道:“相公,你怎么这样说人家?人家的事,不用你管。”

    蔡女冲着赵公子又是一吐舌头,说道:“就是,云儿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李清照看看德夫兄弟,与他问道:“德夫兄弟,你觉得如何?”

    陆德夫疑惑道:“什么如何?”

    李清照道:“你觉得蔡小姐怎么样?”

    陆德夫点头道:“她为人一定是好的。”

    蔡女闻言,将头低下来,双手互相紧握着,忙说道:“就这一点吗?”

    陆德夫摸摸脑袋,随即又说道:“还有就是,她很会心疼人。”(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