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三十三章 笑唾檀郎(二)

第三百三十三章 笑唾檀郎(二)

作品:才女清照 作者:相思梦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 )陆德夫淡淡笑了两声,随即又说道:“原来蔡小姐也发觉了这一点。”

    蔡女点头,嘻嘻说道:“怎么,陆公子你也发觉了吗?”

    陆德夫叹了一口气,随即说道:“德夫曾与他有过口角,以为他这一点是最大的坏处,后来也就没有再如何去在乎他这一点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哼哼,墙头草,阿谀奉承,确实不好。”

    蔡女点头道:“与人和善自然没有错了,可是他这样却令我很不舒服。”

    陆德夫却并未再答话。

    蔡女一转眼珠,心里想道:“难不成陆公子不愿意听云儿说张汝舟吗?那好,我不说了。”

    突然又是温柔一笑,蔡女仰面看向陆公子,伸手在他脸上轻轻摸了一摸,与他说道:“陆公子,你看着我。”

    陆德夫显然还不适应,突然觉得自己脸上触及柔脂肌肤,浑身又是一个颤抖,向下一看,红着脸问道:“蔡小姐,你怎么?”

    蔡女微笑道:“我什么?”

    陆德夫摇头道:“没什么,你……还是不要将手放在我脸上……我好……不习惯。”

    蔡女微笑,却不回答他的话,反而轻轻说道:“陆公子,你不要叫我蔡小姐,叫得亲密一些如何?叫我云儿。”

    陆德夫呆呆看着蔡小姐,嘴唇微微张开,说道:“云儿……”

    蔡女欢心点头道:“哎!”

    陆德夫紧接着又说道:“姑娘。”

    蔡女噘嘴说道:“叫云儿便叫云儿,干什么要加‘姑娘’二字?你是以为我还是和你萍水相逢吗?你都已经幸得我的身子,我从今以后便是你的人了,你还叫得那么远干什么?”

    陆德夫点头道:“是,云儿,我叫错了。”

    蔡女冲着陆公子笑道:“这就对了。你叫我云儿,那我叫你陆郎好吗?”

    陆德夫还未开口,却又听蔡女说道:“不好不好,陆郎这个名字不好听,那我叫你相公好吗?”

    陆德夫神情慌张。忙说道:“你我未曾婚配,哪里能相互叫这个?”

    蔡女急道:“怎么不行了?你都已经得到了我的身子,还有什么不能叫的?我告诉你,本姑娘可是看你老实。如若不然,昨日别说你对我亲热了,就是动我一下都不行,我一脚将你踹飞了,你信不信?”

    陆德夫点头道:“信。我相信你的为人。”

    蔡女又笑道:“那不就结了吗?云儿喜欢你,爱上了你,因此才对你黏糊的,你又没有拒绝我,将我的身子给骗了去,现在闹成这个样子,我不叫你相公,又去叫谁相公?反正我已经嫁不出去了,就黏上你了,你看着办吧。”

    陆德夫挠挠头。却是微笑道:“云儿姑娘这话好似是逼迫,却让德夫听来,又觉得好是欢喜。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蔡女急道:“我不许你叫我‘姑娘’,只许你叫我‘云儿’,你听到了吗?”

    陆德夫点头道:“是。”

    蔡女又笑道:“天下之大,什么事情都有的,相公,如今好事就在你面前,你要不要抓住机会?”

    陆德夫憨厚一笑,说道:“当然要了。德夫愿意与蔡小姐终生陪伴。只不过你爹爹他同意吗?”

    蔡女低头道:“他又不管我,只管他的丞相位置,还有我哥哥的官位。我还不愿意理睬他们呢!他们在京城闹腾算了,云儿就在这里陪伴相公。直到几年以后,我们的孩子满地跑时,他们也就无权管我们了,你说是不是?”

    陆德夫惊愕不已,真没想到蔡小姐会这样说话,自己虽然知道蔡小姐一向爽朗大方。今日听她说话,还是觉得愕然。

    蔡女看看陆公子,与他亲密道:“相公,你怎么了?你不相信吗?”

    又是伸手将陆公子搂抱住,蔡女嘻嘻作笑,笑容之中却已满含荡意,只不过她自己发出声音,却未曾察觉。笑罢之后,蔡女又吟诵道:“妾身愿作巫山云,飞入仙郎梦魂里。相公,好不容易你答应了我,我们便在一起如何,再也不分开了,就在这青州之内度过余生算了。”

    陆德夫摸摸头道:“我们好像也没有分开过?”

    蔡女在陆公子怀中轻轻捶打了一拳,说道:“怎么没有?上次出京城,你随李大人来到青州,我却没有来,自京城一别,好久不见了。你不承认吗?若不是我牵挂李小姐,也不会来青州,自然也不会喜欢上你了。”

    陆德夫道:“如此说来,倒是嫂子的功劳了。”

    蔡女点点头道:“当然是了,李小姐是我们的牵线人。昨日她让你来追我,说我有重要事情和你说,其实也是撮合我们两个的。若没有李小姐那句话,云儿还真没想着要将你引到这里来。”

    陆德夫点头说道:“哦。”

    蔡女急道:“相公你什么意思?你是嫌弃我太主动了吗?”

    陆德夫摇头说道:“自然不是了,德夫是个嘴笨的人,我不会说话,云儿你千万不要多想了。”

    蔡女将头在陆公子怀中蹭了又蹭,点头说道:“嗯,你叫我‘云儿’,我很高兴,自然不会多想了,我现在只会想你一个人。不对,只会看你一个人。”

    陆德夫说道:“这里除了我以外,也没有别人。”

    蔡女娇嗔道:“你说什么呢?怎么老和我作对?”

    陆德夫嘻嘻笑道:“我逗云儿开心的,你还真的当作认真了?”

    蔡女听言,又好笑又好气,不过更加是欢喜,真没看出来,平日里只会正义礼教的书呆子,竟然也会挑逗别人,忙欢喜说道:“我没有认真。不过你叫我云儿,我很高兴。”

    陆德夫心里一松,想道:“能碰上自己喜欢的人也是十分不容易的,我也是凡人,为何还要装作矜持?德夫知道蔡小姐对我十分有意思,我也不用藏着掖着的。”

    当即哈哈大笑两声,陆德夫笑道:“一枝红艳露凝香,**巫山枉断肠。云儿。你与德夫昨日之事,德夫现在还在想着呢!”

    蔡女嘻嘻笑着,浑身也在乱动,双手在陆公子身上胡乱一模。眼波盈盈,泪如凝珠,呆呆说道:“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相公,我们今日就在这里如何?”

    陆德夫点头说道:“自然好了。反正嫂子赵兄他们还在你那里,我们就暂且在这里,也没人管。”

    蔡女欢喜说道:“是。陆公子,让云儿看看你的上半身子如何?”

    陆德夫闻言,心里想道:“对啊,我还光着身子呢!”

    不由得将双手放在被子处,陆德夫轻轻掀开一看,忙一脸红,刚掀开一个小口子又登时捂上了,脸已飞红道:“这个。我还没穿衣服呢!你还是不要看了,等一等,你先转过身去,让我换上衣服了再与你说话。”

    蔡女急道:“让我看看又怎么了?你已经是我的相公,我服侍你那也是应该的。”

    陆德夫还是摇头说道:“不,德夫还是不要你服侍了,我自由自在惯了。”

    蔡女面色由喜转为悲,急道:“怎么,你的意思是说我将你束缚了吗?”

    陆德夫摇头道:“不,我说错话了。云儿,你还是先转过身子算了,让我先穿上衣服再说好不好?”

    蔡女急切无法,心里想道:“迂腐呆滞。没有圆通之意,还想着男女有别呢!你我都已算是夫妻了,还怕什么?”

    不过还是拗不过陆公子,蔡女又微笑道:“好,相公,我说不过你。你是不想让我看到你的身子是不是?”

    陆德夫左右想了想,于是点头道:“是不习惯。”

    蔡女欢笑道:“那算啦,你就不要起来了,就躲在被窝里算了。”

    话一说罢,蔡女上前一跃身子,便将陆德夫扑倒。

    陆德夫心里还没想,却已经被蔡女给扑倒,忙说道:“你……你……”

    蔡女道:“我什么?我是你娘子,你是我相公,我扑倒你,也是正常不过了,你不愿意吗?”

    陆德夫摇头道:“德夫不是这个意思。”

    蔡女美美吟诵道:“晓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

    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陆德夫春心又起,不过也觉得惊奇,真没想到一个习武之人竟然也能念出这样的诗词来。

    蔡女吟诵罢,又是满含荡意一笑,随即说道:“相公,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你要我清歌一曲吗?”

    陆德夫已被云儿身上清香迷透了心,只得连连点头道:“好,你能唱来,德夫很是高兴的。”

    蔡女嘻嘻笑道:“那好。”

    随即立即起身来,蔡女心里想道:“能为郎君舞上一曲,云儿这舞算是没有白练习。”

    登时身子便如轻飘飘的,蔡女将双臂张开,便在原地转圈,翩翩如遇风一般,身上贴身衣袖也轻轻飘动起来,蔡女甜甜一笑,又如仙女下凡,登时将陆德夫迷得眼珠打转,直随着蔡小姐的身子看。

    蔡女咯咯笑着便吟咏道:“红日已高三丈透,金炉次第添香兽。”

    陆德夫闻言,登时大喜,随即也跟着说道:“佳人舞点金钗溜,酒恶时拈花蕊臭,别殿遥闻萧鼓奏。哈哈,这种花天酒地的生活,谁人又不想要?”

    蔡女欢喜将脸藏在双袖之后,面对陆公子,又慢慢将自己两只袖子拿开,双眼一与陆公子对视,登时芳心又喜,与陆公子嬉笑道:“我的舞跳得如何?”

    陆德夫连连鼓掌道:“正如仙女,嫦娥舞步,尚不及此。”

    蔡女点头笑道:“那我便再舞两下。”

    话一说罢,蔡女随即又一转身,双袖之上的轻衫随即又起,突然一唱,嘻嘻作笑,笑中带唱,唱中带笑,待得笑罢,还欲再唱,却听陆公子笑道:“你裙子坏了。”

    蔡女闻言,登时脸色一变,忙俯身去看,却见裙带完好,哪里有坏的地方?当即才明白过来,原来是陆公子欺骗自己,羞红了脸庞,抬起头来娇怒看陆公子,却又见陆公子脸色一变。

    陆德夫道:“蔡小姐,你脸上有个虫子。”

    蔡女原本还知道陆公子故意挑逗自己,可是此时已深深坠入情网,哪里去辨别?只觉自己容貌,在陆公子面前那必须是最美的,哪里容得什么虫子在自己脸上乱动?当即惊讶一声,一个转身还未完,伸手在脸上一摸,这才察觉到是陆公子欺骗自己的。忙一脸红,却是失去了控制,一下子摔落到床上,正巧到陆公子身旁去。

    陆德夫伸手便将蔡小姐一抱,向着自己这边一拉,登时拉入怀中,与蔡小姐嘻嘻说道:“笑向檀郎唾。”

    蔡女闻言,便即伸嘴,直接向着陆公子口唇处亲吻过去,亲吻罢后,又退回身子,嘻嘻说道:“是你让我向你唾去的。你也算是一个檀郎了。”

    陆德夫慌张道:“我面貌丑陋,哪里能比得上檀郎呢?”

    蔡女欢喜道:“你不是说你是檀郎吗?笑向檀郎唾,云儿便依照你的要求来做了。檀郎,此时你觉得如何?”

    陆德夫神情更加慌张,忙向后一退身子,摇头哆嗦着身子,倒没有了方才的主动。

    蔡女急道:“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姓陆的,我要你抱紧我,你听到了吗?”

    陆德夫又大方起来,嘻嘻笑道:“好,德夫将你抱紧了。”

    伸手过去,直接将蔡小姐一下压了下去,口中咯咯作笑声,久久未断。

    下午时候,陆德夫才将衣服穿上了,在地面上胡乱走动着,却不知道烦恼什么。

    蔡女从床上慢慢下来,将绣鞋穿上,抿嘴笑道:“相公,你在想什么呢?”

    陆德夫急道:“我,我也不知道。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应该如何与他人说?”

    蔡女笑道:“你我的事情,又和他人说什么?相公,只要你对我好便行了。这床铺我来收拾吧。”

    陆德夫也没说话,只是默默点头。(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