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一十九章 难受至极
    赵明诚回身瞧蔡小姐,神色慌张,疑惑问道:“蔡小姐所言何意?还请明示。”

    蔡女回头去,看向赵公子,登时不知应该如何回答,现下寻思道:“我本只想与姓陆的赌气,却并未想让赵公子怀疑。现在李小姐身子虚弱之时,身旁不能没有人在。赵公子若因此而气愤走脱,我想李小姐定然会身子日趋消瘦的。”

    一提及李小姐,蔡女还是不忍,微微转头过去看看李小姐,蔡女见她满脸憔悴模样,心里登时软了下来,寻思道:“李小姐,云儿真的不相信你会和姓陆的勾搭到一块儿去,可是事实如此,你教云儿再如何去想?你可伤透了云儿的心。”

    虽然在心里暗暗责备李小姐,蔡女终于还是难以忍受,瞧她身子虚弱的样子,便是一千个不忍心,终于还是流出了眼泪来。

    赵明诚其实已经问了蔡女多时了,蔡女怎么也不回答,赵明诚心下焦急,又是恼怒,登时双手一没控制,便推了蔡小姐一下,又是朗声问道:“蔡小姐,明诚问你话,你为何不回答我?”

    蔡女原本还在伤心处,却一下被赵公子给推得回了神,定神一看,这才明白过来,心里又想道:“这该怎么办?赵公子紧紧逼问,教云儿怎么说?”

    陆德夫急道:“赵兄,你怎么也怀疑我们?什么前几日的事情,全是子虚乌有之事,不足为谈。”

    赵明诚见娘子与陆兄弟相互搂抱,已经是着急之至,哪里还管陆兄弟的话?他对于陆兄弟此时已经是一千个失望,一万个不相信了。因此只是面对蔡小姐,对于陆兄弟的话压根儿就没理睬,依然问蔡小姐道:“蔡小姐,明诚着急,还望你老实告诉我。”

    蔡女看看赵公子,又看看李小姐,见她哭泣摇头。心里甚为不忍。寻思道:“李小姐如今都已经这个样子,我又怎么好告诉赵公子那日的事情?”

    陆德夫瞪眼看着赵兄,此刻内心的千愁万绪都已奔涌挤在一起。真不知道平日里老实巴交的赵兄今日竟然能够成为这样的人。

    陆德夫心里还道不可能,赵兄平日里都是笑呵呵的,哪里会不理睬自己?因此又是猛然一动赵兄,与他叫道:“赵兄。德夫与你说话,你怎么不回答我?”

    赵明诚转头看陆德夫。只觉得他十分废话,因而与他愤怒道:“你要问我什么?”

    也不等陆德夫回话,赵明诚又转回头来看向蔡小姐,与蔡小姐说道:“蔡小姐。还请你老实相告,你所说的‘前些日子的事情’是指所谓何事?”

    蔡女犹豫半晌,还是不说出话。又转头看向李小姐,见她哭泣摇头。实在可怜,登时心下彻底软了,与赵公子摇头道:“没有事情,云儿方才所说是气话。”

    赵明诚听得真实,哪里肯相信,现在听蔡小姐说她方才说气话,却不是消遣自己吗?因此登时一瞪眼睛,盯着蔡小姐道:“蔡小姐,还请你务必如实相告。明诚此番回来,应该对娘子的情况有个了解才行。”

    蔡女原本就是倔强脾气,听闻赵公子不依不饶,哪里又有心情还与他解释?当即冲着赵公子吼道:“我都说了我不知道,你这个书呆子怎么就不相信呢?”

    蔡女也是一时气极,说了气愤话来,又哪里知道,她这一句无心之话,倒说到了赵明诚的心坎上<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赵明诚闻言,登时头脑一懵,仰面叹息,连连向后退去,大叹一声,突然苦笑了出来,笑声凄凉恐怖,慢慢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哈哈,我这个人见人夸的腹有诗书之人,现在却才真正相信了,原来我只是一个书呆子而已!蔡小姐一语道醒梦众人呐!明诚受教了。”

    赵明诚原本便就是对娘子方才与陆兄弟的不雅动作十分不满,正是内心怅然之时,又是听闻蔡女说什么“前些日子”,当即便是头脑一震,以为真的前些日子娘子便和陆兄弟有了什么暧昧之情,登时便忍不住了,却还是嘴上疑问,要蔡女将真相说出来。

    可是蔡女不再说话,反倒将自己教训了一顿,说自己“书呆子”,赵明诚内心又是一震,寻思道:“是啊,我除了读书,还能做什么呢?爹爹在朝争斗,便是蔡京利用的棋子,我虽明白,却是帮不上爹爹的忙。为了逃避现实,我鼓舞自己,一人远涉,回到青州来,却是见了娘子已随他人。哼哼,我还真是一个书呆子,如今世上事情,我还能怎么做?我还能怎么办?现在家是回不去了,爹爹将我送出来,虽然与我写信,让我回去做官。可是,我却回去做什么?和爹爹一起与他人争斗吗?娘子都让人家夺了去,我还回去争哪门子官位?

    可是我不回去,在这里待着吗?在这里待着做什么?做人家的嘲笑者?”

    一寻思“嘲笑者”,赵明诚无意之间看看陆兄弟,突然又是向后一仰面,指着陆兄弟道:“你在嘲笑我吗?你敢嘲笑我……”

    陆德夫愣了愣神,自己一直不敢说话,哪里去嘲笑他了?突然一想,莫不是赵兄太过伤心,因此魔怔了吗?虽然对赵兄方才误解自己和嫂子十分不满,不过一想到赵兄魔怔了,他当即担心,忙上前去伸手将赵兄,关切道:“赵兄,你怎么了?”

    赵明诚扬手将陆德夫的胳膊挥掷而去,摇头道:“我不要你扶我,你扶我做什么?你去扶她吧,去啊!”

    一指娘子,赵明诚内心千万苦楚又自出来,昔日自己与娘子的种种恩爱再次浮现在脑海之中,可是昔日越是恩爱,自己便越是恨,恨现实为何如此,恨到极处,却还是没有办法。最后只得连连摇头,连连叹息。

    蔡女见状,已是落泪不禁,自己原本只是想气一气陆德夫的话,却让赵公子当成了心头琐事,自己真不会说话。情急之下,蔡女也是上前去扶住赵公子。与他说道:“赵公子。你要冷静一下,你不能这样。”

    赵明诚摇头道:“你让我怎么冷静?你不要管我,我自己回去。”

    李清照原本还是哭泣。此时一听,登时慌了,作势就要下床来,与相公叫道:“你要回哪里去?”

    赵明诚道:“我回哪里去。又与你有什么关系?你好一个才女,你不要再理财我。我赵明诚不认识你。”

    他原本还想说更为难听的话,却终于还是忍住了,摇头叹息,转头就准备要走。

    此时李母端着药过来。见此情况,登时大惊,忙问道:“怎么回事?”

    蔡女与李母道:“伯母快来。帮帮赵公子吧。”

    李母过来,将药递与小晴<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随即腾出手来,看看女婿如此情绪不稳,忙伸手将女婿的双肩膀狠狠扶住,盯着女婿看,道:“你怎么了?你快说话啊!明诚,你怎么了?”

    赵明诚盯着岳母看,无奈摇头,随即说道:“你是谁?”

    李母惊讶道:“你怎么了,怎么连我也不认识了?”

    赵明诚叹息苦笑道:“我认识你,你不就是那个京城有名才女的母亲吗?”

    李母瞪大眼睛盯着陆德夫,心下十分奇怪,这是怎么回事,明诚不就是称呼自己为“伯母”,或着“岳母”的吗?怎么现在突然如此称呼自己了?

    陆德夫急道:“赵兄他误会我们。”

    李母疑惑道:“他误会你什么?”

    陆德夫道:“方才我搀扶着嫂子,就要过来去看赵兄,可是……”

    李母忙道:“什么?你搀扶着你嫂子,你为何要动她?”

    陆德夫原本以为自己有理,却被伯母这么一问,又是不知道如何回答了,登时只觉得自己好是理亏。

    李清照急道:“母亲,相公他误会了,你快与他说,你快安慰安慰他,清照不要他走。”

    李母虽然不知怎么回事,却是听女儿的话,忙看向女婿,与女婿说道:“明诚,你冷静下来,你要冷静。”

    赵明诚摇头道:“伯母,你不要再说了,明诚看在眼中,记在心里了。”

    李母急道:“什么?你都不称呼我为‘岳母’,反而说我是‘伯母’了?”

    心下骇然,李母只觉得自己和赵明诚的关系又远了许多,当即便想问个明白,便道:“明诚,你要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赵明诚心里黯然至极,哪里还想说方才的事情?那不是网自己伤口处撒盐吗?登时内心急躁,又是摇头晃脑,心里想道:“我反正与你也没有关系了,在你面前胡乱动弹,也不算对你不敬。”

    陆德夫和蔡女二人都有功夫,二人一左一右,将赵明诚牢牢抓住,哪里还让他动弹?就算赵明诚用尽全身的力气,他也是徒劳无法动弹的,因此赵明诚只得急躁,却不能怎样。

    李母见状,先是向后一退,以为赵明诚要做什么呢,却突然看到蔡小姐和陆德夫二人将赵明诚擒住,这才放下心来,再次走近赵明诚,双手搀扶住赵明诚的肩膀,说道:“明诚你到底怎么了?”

    这时只听得门内李清照的无奈泪声道:“相公,你听我说……”

    话还未完,李清照已经被小晴搀扶着走了出来。

    赵明诚回身一看,登时又心疼了,忙与娘子道:“外面太冷,你出来做什么?”

    李清照听言,十分欢喜,与相公说道:“相公你还关心我吗?”

    赵明诚方才的关心话语全是下意识的话,现在一回神来,却又是悲怆不已,摇摇头,恶狠狠地与她道:“谁人关心你了?你快回去,我不要再见到你。”

    李清照急道:“相公你就是关心我,你还不承认吗?”

    李母忙与小晴道:“小晴,快将小姐扶回去,外面太冷<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小晴答应一声,作势便要向屋子里搀扶小姐,李清照哪里肯回去?只得努力向外伸手,好像要抓住相公,却是相聚太远,因此无法抓住。

    李清照哭泣着摇头道:“你快让我出去,我要找相公去。”

    小晴急道:“小姐快回去,外面太冷了。”

    李母此时也是进来将李清照搀扶进去,与李清照哭道:“女儿你先回去,你回去。”

    李清照嚷嚷着摇头道:“相公,你过来说话,你快过来说话,让清照与你解释。”

    赵明诚登时愤怒道:“你解释什么?我不听你解释。”

    蔡女苦脸,忙与赵公子道:“赵公子,你要相信云儿,云儿方才所说全是气话,你可不要放在心上啊,你回去与李小姐好好说说。”

    好好说说?蔡女回头一看李小姐,又想起了李小姐方才与陆公子的暧昧动作,又哪里能够释然?登时浑身一颤抖,话说到最后,都已是气若游丝了。

    赵明诚看看蔡小姐,苦恼笑道:“还让我回去,你说的话你自己都不相信了,你还让我回去。”

    赵明诚原本也就是想要闹上一闹,却是一听蔡小姐的话,登时又受了刺激,心里想道:“蔡小姐要我回去,还说她说的是气话,怎么可能是气话?明诚算是看出来了,这里的人都在针对我。明诚还在这里做什么?我还是赶快走了算了。”

    心下一狠,赵明诚便使出浑身解数,就要远走,无奈他一人之力无法挣脱开蔡小姐和陆兄弟的束缚,只得待在原地,无法动弹。

    陆德夫忙与赵兄道:“赵兄,你不相信我可以,你难道连嫂子都不相信了吗?”

    赵明诚摇头道:“我相信,我相信谁?我谁都不相信了,你放开我。我京城是回不去了,我去荒山野岭,让狼吃了,让虎啃了,全是我的命,我不用你们管我。”

    蔡女虽然也对方才陆公子和李小姐的动作十分不满,却也没有像赵公子这样极端,听闻赵公子的话,蔡女心下难受,又是着急,气愤这个书呆子怎么只会作践自己?

    将手在赵公子的肩膀处更加用力一按,蔡女与赵公子道:“姓赵的,你怎么回事?一点也不像个男子汉。你是赵明诚吗?你是我认识的那个赵明诚吗?”

    赵明诚摇头哭泣道:“不是,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你快将我放开。”

    蔡女急道:“你正经一点好不好?赵明诚,你娘子就在那里,你要撒手不管吗?”

    赵明诚急道:“姓陆的照顾李小姐就行了,还要明诚做什么?”

    陆德夫指着赵明诚道:“姓赵的,你混蛋!”

    双拳已经紧握,陆德夫作势就要打过去。蔡女忙瞪了陆德夫一眼,叫道:“住手!”(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收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