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章 议论纷声
    李清照内心急躁,此时若说出去自己与陆兄弟如何如何,那自己日后还如何面对相公?如何面对家人?如何面对世人?如此大的污垢,谁人也是难以承受得起。因此李清照想要追上去,一方面想真诚地与蔡小姐说清楚,另外一方面也想着不可让蔡小姐将这个子虚乌有的消息传漏出去。

    蔡女此时心灰意冷,向前猛然倾斜身子,整个人都有些难以控制身体地一抽搐,险些向前摔倒,听闻着身后李小姐对自己的呼喊之声,便仿佛是李小姐对自己的嘲笑之声。

    李清照明明喊叫道:“蔡小姐,你等等。”

    蔡女却听成了:“嘿嘿,你想与我抢陆公子吗?你真是天真愚昧,没有自知之明。”

    其实李清照话说极短,哪里会有蔡女想的那么长?只不过蔡女伤心至极,耳畔总觉得李小姐在对自己说话。说话声音粗俗不堪,难以入耳,并且伴带嘲笑声,令蔡女听了总是冲动着回身去与李小姐好生理论一番。

    可是人家正在瞧自己的笑话呢!自己看上了陆公子,陆公子却和李小家在此偷偷摸摸,被自己撞见了却还要理直气壮,十分无礼,无礼之极,可恶之极!

    蔡女大步走向外边,耳畔却还隐约听着李小姐对自己的谩骂之声,心下急躁不能沉稳,双手紧握成拳头,却又松开,松开之后却又握紧,终于难以忍受,将身子猛地一转回来,指着李小姐。

    她原本想十分气极道:“姓李的,我云儿尊重你为才女,现在看来,你名实不符,叫人失望,失望透顶。”

    可是她口中话还未出来,却见李小姐已经摔倒在地。身子紧紧贴着地面,却还是冲着自己招手。

    李清照猛然摔倒,已经很是疼痛,却是一心想着与蔡小姐解释清楚。因此脸色难看,还有飞雪,狼狈不堪,实不能入目。

    蔡女虽然还恨,却是惊讶一声。真没想到李小姐会摔倒下去,一见她如此狼狈模样,蔡女一颗狠心又是软了下拉,忙叫了一声:“李小姐。”便上前去扶。

    由于李清照并未走出几步来,陆德夫离李清照近一些,因此陆德夫慌忙上前,将嫂子给扶起来。

    李清照眼角之处,口唇之处,无不沾染上了雪花,雪花再配上地面的尘土。向着雪白脸蛋上一沾,那难看样子,实在难想。

    蔡女跑过去,闭上眼睛,实在不愿多看李小姐一眼了。

    此时远处过来几个下人,见此情况,忙都伸手去扶住小姐。陆德夫见状,只觉得自己的动作有些不合适,因此将手放开了。此时无意之间抬头,却是见蔡小姐正盯着自己看得认真。而且怒目之中燃烧怒火。

    陆德夫生性与他人较劲,你若顺从着他,与他一个微笑,他便对自己方才接触嫂子的动作而感觉羞愧。可是蔡女却是给他一个怒目。陆德夫登时便觉有些反感,哪里还觉得自己对嫂子的不敬之处?只觉得自己和这个蔡小姐十分合不来,讨厌她,因此自然也是对她怒目回应。

    蔡女看到陆德夫也冲着自己怒目,心里登时又是黯然,寻思道:“好你个姓陆的。你居然敢这样对我,这样看我,我真是讨厌死你啦!”

    陆德夫瞪着蔡女,心里想道;“就会胡搅蛮缠。”

    刚刚想罢,陆德夫抬眼,却见众人已经将嫂子给扶回屋子里去了,登时又是冲着蔡女瞪了一眼,怪她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而没能跟上嫂子,因此瞪眼之后,忙转身去追,叫道:“嫂子。”

    蔡女站立在原地直跺脚,心里恨道:“你这个蠢蛋傻瓜,你眼前站立的是谁,你却不理睬她,反而去理睬一个已嫁作人妇的女人。”

    心里恨意生,蔡女却还是没有办法,突然又想道:“不好,李小姐现在怎么样了,云儿可不能不管她啊。”

    因此蔡女登时也喊叫道:“李小姐。”

    喊罢之后,蔡女也是跟着追了上去。

    李清照被扶进屋子,脸上身上都是雪粒,些许雪粒已成水珠,将李清照脸冻得冰红。李清照却还是一心冲着门外喊道:“蔡小姐,你听清照解释。蔡小姐,你去哪里了?你走了吗?”

    陆德夫过来,看看嫂子的样子,急道:“嫂子你怎么样了?”几欲伸手去为嫂嫂擦拭脸上的雪迹,却又哆哆嗦嗦,眼看着嫂子周围的下人们忙活着,几个丫鬟正拿手绢与嫂子擦拭脸庞,心里想道:“算了,德夫上前,影响不好。”

    李清照胡乱摸了摸自己的脸,从脸上擦下雪水来,再次看向门外,满脸通红。这次通红除了被雪融冷水冻红之外,还有便是她脸上的羞红。

    李清照双手胡乱动着,眼睛眨了再眨,此时内心极度混乱,想要要去找蔡小姐解释解释,却又无奈自己摔倒,满脸全是积雪。如此狼狈之状,却让许多下人看到了,自己的脸面不都丢尽了吗?

    突然李清照眼前一亮,看向门外,忙说道:“蔡小姐,你等一下,等清照和你说一说。”

    此时蔡女为回来看看李小姐的情况,便随众人之后跟过来,来到门口处总是不知应不应该进去,心下想着方才自己看到的一切,头脑登时懵住了。真恨不得他二人一起在自己面前狠狠摔倒,那才痛快。

    可是又想到李小姐摔倒的狼狈模样,蔡女内心又是十分不忍,因此着急过来瞧瞧,正到门口处,见李小姐正看着自己,还说要和自己解释解释。

    事情都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蔡女摇摇头,奔涌着眼泪道:“我不要听。”

    此时从门口处进来李格非和李母,皓月随后也搂抱着孩子进来。

    李母忙道:“怎么了?”

    李格非见状,瞪大眼睛,心里一急,回头看看陆德夫,又看看门外的蔡小姐,在此一刻,千万个过程已在他脑中闪现而过:清照被谁推倒了?清照被谁给打了?谁人这么大胆?是姓蔡的小姐?还是这个陆德夫?不可能是陆德夫,那就一定是蔡小姐了……

    李格非想来想去。终究难以确定,便与周围人道:“这是怎么回事?小姐她怎么了?”

    下人们都不吭声,一来此事可是小姐与小姐朋友之间的,自己一个下人不便插手。二来这事自己好似多少也了解了一些。蔡小姐说小姐不要脸,这种狠话都已说出口了,那事情想必对小姐不利,自己一个下人不必多管这等事情,免得说错了话。

    李格非朗声问了一遍。却没有人说话。

    李母此时正在清照面前与她擦拭着脸庞,忙与下人道:“快打热水来。”

    又回身继续与女儿擦拭脸庞,李母看到女儿脸上满是雪水,心都快要碎了,自己这个女儿自小以来从未受到过什么大伤害,除了上次假山上失足摔落之外,再无大事。那次女儿失足昏迷便让李母担心了好几日,此时女儿又是满脸雪水,李母内心又是难受不已,一面与女儿擦脸一面哭泣着问女儿道:“清照。怎么回事啊?你怎么脸上都是雪呢?”

    李清照看着母亲,眼神之中却有几分躲避之意,又忙将目光转移开来,看向别处去,突然又看到蔡小姐,登时脸又红了,不禁低下头来。

    李母回头看看蔡小姐,愣了愣神,心里想道:“怎么回事?和蔡小姐有什么关系?”

    可是毕竟人家蔡小姐是外人,对自己来说那便是客。无论如何也不能对客人动怒,更不可污言秽语相向。因此李母纠结了片刻,终于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来,看着蔡小姐。温柔问道:“蔡小姐,你能说说方才怎么回事吗?怎么我们吃了饭,这才一会儿的功夫,便成了现在的样子?”

    蔡女看着陆德夫,又转头看看李小姐,哭丧着脸摇头道:“云儿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李格非急了,却还是忍住内心火气,对蔡小姐好言好语道:“蔡小姐方才可在场吗?”

    蔡女点头道:“我就在场,可是,我什么也不知道。”

    一面说着,蔡女一面转头过去,背对大伙儿,双手捂着面庞,依然摇头道:“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说着话,蔡女眼泪便又滚滚而出,心里想道:“你个臭姓陆的,坏姓陆的,你们姓陆的都不是好人。陆德夫,你竟然如此无耻,真是无耻之极。”

    心里越想,蔡女头脑之中便是越乱,终于忍不住,仰面大哭了起来。

    李格非一怔,自己还未发火,她蔡小姐怎么如此大哭起来?心里更加奇怪,李格非转头再次看向李清照,着急着问道:“清照,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啊,你想急死我们吗?”

    李清照也是滚滚泪落,连忙摇头。

    李格非看着女儿哭泣,心中不免十分阴暗,自己这几日正被那知州和通判折腾个够,内心已经是十分难受了,现在自己女儿怎么也成了哭鼻子的样子了?自己家怎么祸不单行?

    念及此处,李格非脸上皱眉突起,双手紧握拳头,向着自己的膝盖处猛然敲击,大声长叹。

    陆德夫心直口快,想道:“如此小事,折腾什么?”因此站直了身子,与恩师道:“恩师不必心急,本来也就没有什么事情。”

    李清照瞪眼看向陆德夫,心里想道:“你不要再说了,此事是你一句两句能说得清楚的吗?”

    陆德夫看看嫂子,原本很有自信却也突然成了理亏的模样,脸上神色尽失,低下头来,一语不发了。

    李格非急了,道:“德夫,你知道便说,怎么又低下头了?你方才的话是消遣老夫的吗?”

    陆德夫闻言又是抬头,双眼洞张,摇头道:“不,德夫确实知道实情。”

    李格非忙急道:“知道实情你就说啊,你怎么吞吞吐吐的,一点也不像个男人。”

    陆德夫看看嫂子,低头说道:“算了,德夫就不知道了。”

    李格非登时眉头都抖了三抖,盯着陆德夫道:“哎,德夫,你怎么这样说话?到底怎么回事?”

    陆德夫只管低下头去,却是不说话了。

    李格非内心十分急躁,却是无法,左右看看,都无人说话,实在着急,弄到现在,自己连怎么回事也不知道。

    此时门口处已经站满了下人,大伙儿一闻有消息,便都过来看看。

    蔡女心中正是急躁,见外面来人,便对他们怒声斥责道:“看什么看?没见过云儿吗?”

    一个下人心里寻思道:“我们来看小姐,谁看你了?”

    又一个想道:“蔡小姐如今大怒,想必是有事情吧。”

    还有人心里想道:“方才我老远听到蔡小姐说谁人不要脸,这话都说出口了,想必事情非同一般。不过这里除了小姐和陆公子以外,也别无他人,蔡小姐这个‘不要脸’又是说谁的?”

    还有人心里道:“小姐怎么啼哭不停?陆公子也没有了往日的昂首正色,却成了没有精神的人了?这其中必然有事情,还是等等看。”

    而外面的人越来越多,不多时几乎所有的下人都过来凑热闹了,大伙儿见状便想随意评价两句,抑或有人不明情况,便是随意问人。如此一来,门外的人登时拥挤,大伙儿你一句我一句,场面登时乱糟糟的。

    门内的人有的出门去,却被他人叫住小声问原因,他们便开口说情况。方才蔡女在门外踹门之时,远远便有几个人看到了,随后蔡女的落泪之话他们也几乎都听到了。因此他们出门之后,众人忙问他们,他们便有了话说,有的替小姐辟谣,有的便是乱说一气,有的劝慰大伙儿别着急,而有的干脆开始编造故事。

    场面纷繁复杂,李格非内心本来就着急,此时却听闻外面人声响动,内心自然更加难受了,于是出门去,对大家叫道:“嚷嚷什么?散了去,这里没有事情。”

    大伙儿一听,便都只觉无趣,因此摇头都要走,有的人欣慰,支持老爷这个做法,而有的人便是不高兴,以为热闹没有看成。

    李清照恍惚之后,忙起身快步到门口去,李母还与女儿说着宽慰的话,却没准备女儿突然起身,将自己的手都给撞到一旁去了。

    李清照快步到了门口,大声喊道:“大伙儿不要走,都回来。”

    李格非看着女儿,心里想道:“女儿这是怎么了?叫他们回来干什么?”

    李清照急着道:“爹爹你先别管,清照自有用意。”

    李格非听闻女儿的话,便也不说话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