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四章 风雨临儿
    忽然听得有人喊叫道:“车里的人有事吗?”

    皓月急忙欢笑一声,与小姐说道:“小姐,后面有人,有人。”

    连说了几声,皓月忙伸出脑袋,将头探出窗去,向后一看,正见一个风雨之中的士兵在骑马快行,看马奔腾的样子,便知这士兵想要急行,想必因为自己这个马车而放慢了速度。

    皓月心想真好,这里有人在,因此忙与那士兵大呼道:“小哥救救我们。”

    姝娈也听闻身后有人喊叫,只是自己在马车之内,又是探头向前看,掀开马车轻帘,却也只能看到前方而并不能看到后面,因此双手互相搓揉着,咬着牙看着皓月,希望她能喊来那个人来帮帮少夫人。

    果然,那马长啸一声,又向侧旁一过,再一用力向前,已和马车齐行。

    皓月只是心急,便与那人道:“小哥快救救我们。”

    只听那人说道:“你们怎么了?”

    皓月惊讶失色,摇晃脑袋,根本不相信自己方才所想,因为自己听到的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士兵怎么可能是女的?

    不过皓月也无心多想了,小姐肚子疼痛,急忙需要地方去救啊,因此皓月一晃悠脑袋,与那士兵说道:“我家小姐她要生产,不知可有住处?行个方便吧。”

    皓月心想,这个人虽然是士兵,不过她却是个女人,那就更好办了,一个女子定然有女子的住处,小姐借宿更加方便了。

    那士兵一怔,随即问道:“生产?”又是惊讶一声。道:“不好。”

    叫了一声,那人又催马快行,行到车前去,一下跃至马车前方,将马夫吓了一跳。

    那马夫惊讶道:“你,你想做什么?”

    不过他赶马多年,也知这深山之中还有这么厉害的人。打扮成士兵模样。多半就是山贼。因此情急之下,他只是问了一问,却不敢动。

    那士兵根本不理睬马夫。而是转身便已到马车之内。

    一进马车内,那士兵一怔,攥攥拳头,随即又一伸出双手来。将李清照接了过来。李清照此时身已无力,哪里还能反抗?

    姝娈也是害怕。不过见少夫人被人抱去,还是一个士兵,因此心里骇然,真不敢想这荒山之中会有什么样的人。一个念头闪了过去,却见少夫人已经被那士兵给抱出了马车去。

    姝娈也没多想,便上去争抢。一面抢一面喊叫道:“你放少夫人下来。”

    皓月见状,不知这个身为士兵的女子到底是什么人。也不敢贸然动手,不过见姝娈与那人挣扎纠缠,因此脑子一空白,也上前去与那人撕打了起来。

    马夫见状,也钻进来与士兵撕打。

    士兵无奈,忙道:“你们再不放手,她就会有事了。没有功夫了,你们快放手,我去救她。”

    皓月听闻那人声音,虽然严厉叫人无法抗拒,却也是透露着仁慈与急切,想必不是山贼,因此与姝娈道:“放手,我们都放手。”

    姝娈哪里肯放?她只知道,一方面少夫人名震京城,自己对她也是颇为佩服,另外一方面自己身当使命,需好好护送少夫人,因此她死死不肯放开。

    李清照肚子实在难受,又疼得叫了一声,她这一声叫,却让姝娈和马夫都吓了一跳,因此他二人都有些松手。

    那士兵就趁此时机,向外一走,躲开了那三个人。

    皓月忙道:“这位姑娘会接生。”

    那士兵一回头,腾出一只手来,一下向前将姝娈接过,向马车旁边一看,见自己的马依然还与这辆马车齐行,因此一笑,道:“好马,真听话。”

    于是又一用力,那士兵便将姝娈向上一扔,登时扔到了马上。又是用双手一手放在李清照脖颈处,一手放在李清照腿膝盖下,抱着李清照猛然一跳,也跳到了马上,然后与姝娈说道:“抱紧我。”

    姝娈本以为自己还在马车上,却不知晃悠了几下便到了另外一匹马上,而且马身乱动,自己抓不稳,情急之下,听一个让自己抱紧他,哪里还管其他的,便向前一看,正见一个人,便伸手去将他抱紧了。

    那士兵登时催马快行,并回身道:“你们去前方五里处的庄子上找我。”

    那马夫登时慌张道:“坏了,遇上贼了。”

    皓月与马夫道:“我们快走,追他们去。

    那马夫惊讶道:“你去送死吗?”

    皓月急道:“她不是贼,她是女的。相信我,快追去。”

    那马夫没有了主意,听皓月姑娘这么说,便是一定神,再次驾车快行,追了上去。

    待马车追到前方,但见几间房子,其他并无什么人烟。

    皓月心里想道:“此处就是她说的这里吗?”

    于是下车来,皓月快步向前而行。那马夫道:“喂,这里雨正下着呢”

    皓月冒雨前行,哪里管其他的,小姐现在不知怎么样子了,因此不与那马夫说话。那马夫不知应该怎么办,因此下车随皓月一起前行。

    皓月四处张望,却是只见周围有人擦刀装箭,好似要打仗了。

    再一细看,又见众多士兵都在屋子里坐立各异,就此情形,一般人见了都会哆嗦三下,然后偷偷跑走。可是皓月却不同他人了,她一心想找到小姐,现在小姐情况不明,她哪里管这些士兵不士兵的?

    虽然害怕,却也还是忍住了,皓月继续向前,突然脑子一片空白,伸手放在嘴边,向着四处大喊起来,喊叫道:“小姐你在哪里?”

    众多士兵却不躁动,更不恼怒,而是都向前一指,与皓月说道:“就在前方。”

    皓月突然欢喜起来,真不知道这里的人会这样对她。不过挂念小姐甚切。皓月连谢谢都没与他们说,却是径直向前跑去,跑了半天,见一个大房子,虽然破烂了些,却还是个房子。

    突然听到房子中有人喊叫,那喊叫之声显然是很痛苦。皓月忙叫道:“小姐。”

    她在小姐身旁多年。又哪里能分不清小姐的声音呢?因此快步向前,一把将房门推开,见门内左边。有两个人正站立,再一仔细看,小姐就在床上躺着。

    皓月快步进去,眼睛盯着小姐看。又见那二人之中,其中一个就是姝娈。再一转头看。又见另外一个人是那士兵。那士兵以草帽遮住半张脸,因此看不清楚她的脸。

    不过此时也不用再看了,皓月只想着小姐能够安然无事。

    那马夫听声音,不敢进来。只在门外候着。

    姝娈与那士兵看了一眼,虽然有些厌恶,却还是一直盯着她看。

    那士兵道:“我是女人。你不用在意。”

    姝娈稍稍平心静气,随即与那士兵道:“你去取东西来。”

    那士兵问了问。姝娈将东西一一与她说了,那士兵快速出了门去。

    皓月等得着急,便上前而去,与小姐正碰了一个照面,欢喜道:“小姐,皓月就在这里。”

    李清照面色苍白,青筋已起,显然用力过猛,却还是十分难受的样子。她睁开眼睛看了看皓月,也是突然觉得见到自己人,十分亲近,也不再拘束了,而是十分开心道:“皓月,你……你来了。我,我好难受。”

    姝娈急得满头大汗,与少夫人道:“少夫人放松,放松下来。”

    此时那士兵快步进来,将东西都准备好,急道:“还需要什么?”

    姝娈看那士兵的样子,好似十分紧张,因此她自己也放松了下来,心想眼前这个女子是个好人,于是微笑与她道:“不用了。”

    皓月就在小姐身旁等候着,要是有自己能做的事,自己一定要赶紧去做。

    李清照疼痛,双手紧紧抓住床边,咬着牙齿,摇晃着脑袋,又听皓月说道:“小姐,你感觉怎么样?皓月去给你倒水去。”

    还没等小姐说话,皓月便一转身,四处寻找水,却什么东西都没找到,更加不用说是水了。心里有气,登时与那士兵道:“你这里怎么什么都没有?”

    那士兵道:“我们有地方住就很好了,哪里还会有水?”

    皓月急道:“小姐她怎么办?”

    那女子也是慌张,却还是故作镇定道:“生孩子不喝水也没有关系。”

    姝娈忙与皓月说道:“妹妹别乱着急了,快来少夫人身旁,与她说着话,不要停。”

    皓月看看小姐,心里着急,又对那士兵道:“方才抱歉。”便登时又走到小姐身旁去看着小姐,也是咬了咬嘴唇,随即说道:“小姐,你怎么样?”

    李清照摇晃着脑袋,四下看看,心里想道:“这个士兵是谁?怎么还是一个女的?”

    又一闭眼,她突然猛然疼了一下,又与皓月道:“我现在十分难受。”

    姝娈急道:“小姐放松,千万别紧张。”

    皓月看看小姐,又看看姝娈,见她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做得很熟练,心里有些放心,想道:“想不到这位姐姐真的有些本事。”

    又看向小姐,皓月说道:“小姐你放心,姐姐在这里,你会顺利生产的。”

    李清照看向皓月,点点头,却突然之间又是皱起眉头来,紧紧一闭眼,又感觉疼痛了一下。

    门外人声嘈杂,都在外面哄在一起相互议论。

    那士兵站立在床边,眼睛紧紧盯着李清照,也是一面咬着嘴唇一面着急,自己真不知道在这个下雨天会遇上这样一个情况。事情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自己只有在心里暗暗为李小姐祈祷,希望她没事了。

    又转眼看向这个丫鬟,那士兵心里想道:“这个小丫头行吗?”

    皓月侍奉在小姐身旁,紧紧盯着小姐,与她说道:“小姐你放心,姐姐会帮你的。”

    李清照一咬牙,忍不住再次闭上眼睛,嘴巴哆嗦着张开,口中不自禁喊出来:“相公……相公……”

    皓月心里着急,赵相公此时还在千里之外,哪里会在这里?

    眉头皱了一皱,皓月又登时说道:“赵相公他正在京城等着小姐的消息呢他可不希望小姐你有什么事情啊。小姐你坚持住。”

    李清照的脸上已经满是水珠,左右摇晃着脑袋,用了一次又一次的力气……

    突然听得婴儿哭泣声,门外众人都又是起哄起来,有的惊讶,有的欣喜,有的奇怪,有的干脆大声问道:“怎么回事?”“真的生了吗?”

    士兵们都感觉奇怪和好奇,在这荒山之中,竟然会有孕妇。

    不过婴儿声啼哭不止,门吱呀又开,那个女士兵从门内出来,与大伙道:“你们都去将吃的拿来,要肉要汤,不要其他的。”

    士兵们都是一哄而散,都各自回去拿去了。不过多时便将东西拿来,那女士兵随意挑选了几个,将东西接过,进门之后将门关上,又在屋子里架锅做饭,煮了热汤与李清照喝。

    皓月自然没有闲着,跑出去从马车上拿来衣服与婴儿裹上身子,将婴儿抱住,看着他的样子,满心欢喜。

    李清照喘着粗气,看着皓月怀中的孩子,登时内心一松气,彻底躺倒,口干舌燥,难受至极,却也是高兴至极。

    那士兵过来将热汤递与姝娈,姝娈接过与少夫人一口一口喂下去,待少夫人都喝尽了,她才放心。

    李清照满头热汗,看着皓月怀中孩子,微笑不已。

    皓月见小姐正看孩子,因此抱着孩子过去,与小姐笑道:“小姐你看,这孩子多么像你。”

    李清照点头,又喘了一口粗气,轻声说道:“是,像我,像我。”

    姝娈道:“小姐身子虚弱,需要好好养一养才行。”

    李清照与皓月二人都转面看向那个士兵,那女士兵将脸一转,避开众人的眼光,说道:“你们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李清照眼睛一眨,眼波之中闪现出一丝好奇来,忙开口说道:“这位小哥……”

    感觉自己说错了话,李清照又改口道:“这位姑娘,不,这位官爷,也不对。”

    那女士兵笑道:“你不用恭维我,叫我什么都行。”

    李清照眼神一动,更加确信了,忙与她道:“你,你就是蔡小姐吗?”

    皓月脸色一变,看向那个女士兵,忙问道:“什么?她是蔡小姐?”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收藏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