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二章 远行相救
    李清照伸手拽开窗帘,将脑袋探出去,向着身后一直看,见相公停留在原地,十分不快,一来不愿离开相公,因此责备他没有再追过来。可是二来却又心疼相公,这么长的路,他一直追了过来,身子又怎能承受?

    一直向着身后看去,眼睛紧紧盯着越来越远的相公,李清照大声哭泣,一面哭泣一面朗声叫着“相公”二字。

    赵明诚还向前伸手,仿佛就要将眼前越来越小的马车抓到自己的手中。却还是伸手只觉浑身无力,又将双手放了下来。

    赵挺之与赵母快步上前去将赵明诚抓住,赵挺之还在劝慰赵明诚。

    李清照挥泪,只见身旁人人路过,都看向自己,却也不去管他们,只将他们当作是身旁随便走过的人罢了,他们的眼光怎样,又关自己什么事?

    待马车转了一个弯子,李清照彻底不见相公,却是将身子向在探得更加厉害了,真想将自己整个人都钻出去,跳下马车跑回去再与相公拥抱一下。

    皓月哭泣,见状忙拉住小姐道:“窗外风大,小姐别看了。”

    见小姐又将身子向在探了一探,皓月惊讶道:“小姐你做什么?”

    因此慌忙之下皓月与身旁那个女子一对视,二人上前将小姐给搀扶回马车内。皓月一面安抚小姐一面说道:“小姐你做什么?外面风多大,你想将身子彻底逃出去吗?”

    本来皓月是心急之下的关切,因此不禁说的语气有些过了,不符合主人仆人的关系,可是李清照也不恼,只是摇头晃脑。哭泣道:“我不要你管我,你,你还是让我出去。”

    皓月用力拉了小姐一下,急道:“你出去,去哪里去?”

    李清照道:“我要去见相公去。”

    皓月道:“我们这都快出城了,我们已经离赵相公很远了。”

    李清照连连摇头,心里不这样想。突然风吹过。将窗帘吹了轻轻飘起。将窗露出一个小缝隙来,李清照不觉间透过缝隙看到一个人。

    “相公,相公。”李清照挣脱而起。趴到窗户上去向外看。

    皓月心知此处已离赵府很远了,哪里会有什么赵相公?因此将头挤着凑过去,透过小缝隙向外看去,却是看到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却没有赵相公的身影。

    “小姐你快回来。把脑袋缩回来。”皓月拉扯着小姐,由于干粗活,因此力气还稍稍大过小姐,硬着将小姐拉了回来。

    李清照好似彻底疯狂了起来。挥舞着胳膊在皓月身上胡乱捶打着,一面捶打一面埋怨道:“你干什么?我要见我相公,你却把我拽回来。你好大胆子。”

    皓月哭泣,连声说道:“是我大胆。是我大胆。”

    说着话,皓月心里想道:“反正也是大胆,大胆一次也是大胆,索性到底。”

    于是躲着小姐的捶打,皓月将小姐向着自己怀中一拉,彻底将小姐拉到怀中,用力将小姐给抱住,哭泣着说道:“小姐你别这样。”

    李清照彻底没有了力气,将身子一松懈,瘫软在皓月的怀中,却还有哭泣的力气,大声哭泣不断。

    皓月在小姐胳膊上轻轻拍着,一面拍一面低头看着小姐,有时抚摸两下,有时更加用力将小姐抱住,还是任由小姐哭泣。

    李清照将心思收回来,与皓月互相一看,哭泣说道:“相公他怎么就离开我了?我们相约好的一同谈诗论画,怎么就分离了?”

    皓月心里想道:“小姐胡乱想什么呢?这可不是赵相公想要离开的。”

    李清照还是哭泣,一面抹着眼泪一面说道:“相公他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他是不是想要再娶一个,将我给忘记了?”

    皓月心里奇怪道:“小姐这话说得好无礼,赵相公方才多么舍不得你,你又不是没有看到。”

    李清照还接着说道:“相公他欺骗了我,他欺骗了我。”

    话说到此处,李清照伸手摔着手掌,任由手掌在自己身旁胡乱碰撞。

    皓月慌忙拉住小姐的手,哭泣说道:“小姐你做什么?你可别作弄自己的身体啊。”

    马夫听着里面的动静,真有些难以忍受,心里想道:“这个女子实在难缠,又实在无礼。方才还是一个娇滴滴的样子,这一转眼却成了这个样子,简直就是泼妇。”

    心里又想到自己拉的就是京城才女,那马夫心里又不禁叹道:“原来芳名远播的才女也就是这副德行。”

    无奈一摇头,马夫叹了一口气。

    李清照突然又将眼睛定住了,向外一看,透过缝隙好像看到一个什么人。

    皓月此时身体松懈,因此李清照又猛然一起身,便挣脱开皓月的束缚,又将身子向在一探,朗声叫道:“相公。”

    皓月无奈,再次起身来就要说话,却听小姐说道:“皓月你快看,相公就在那里。”

    皓月就依小姐的话向外看,却见一个陌生男子在小姐所指去处,因此忙劝慰道:“小姐,那人不是赵相公。”

    李清照摇头道:“不,他是的,他一定是的。哎,马夫你慢一些,相公不见了。相公……”

    那马夫也知道李清照说胡话,因此不予理睬。

    皓月又将小姐硬拽回来,忙着急劝道:“小姐你醒一醒,赵相公没有在这里。”

    李清照脑中一乱,听着皓月所说“没有在这里”五个字,登时情绪激动,难以忍住,忙摇头说道:“不,不,你胡说,你胡说……”

    越如此说,李清照越是猛烈摇晃身子,突然只觉得脑袋一疼,便是眼睛困了起来,随即浑身无力。

    李清照一瘫软在皓月怀中,皓月当即叫道:“小姐。小姐……”

    却不听小姐答话,皓月慌张了起来,那个随来的丫鬟忙上前一看,与皓月说道:“少夫人她心急过度,因此晕了过去。”

    皓月忙道:“有什么办法?”

    那丫鬟忙从身旁抽出一个袋子来,从袋子中拿出一些东西,又与李清照看了看。

    皓月眼睛盯着。一刻都不敢胡乱想。,也不敢胡乱看,只是盯着小姐的脸。见她面容憔悴,憔悴之中又布满着急之色,心中只能着急,还有关切。

    过了几天了。李清照这才悠然醒转,一醒过来却见自己躺在床上。摸摸脑袋,只觉得疼痛难忍,心里想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时听见一声清脆声响:“小姐你醒过来了?”

    转头一看,正见皓月端着碗过来。

    皓月过来将碗放了下来。蹲在小姐身旁,十分兴奋道:“小姐你怎么样?”

    李清照微笑,却是笑得很没有力气。说道:“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有些头痛。这是哪里?”

    皓月将碗又端了过来。与小姐说道:“这里是客栈。若小姐头痛,那你快将药喝了,喝了药就没有事情了。”

    说着,皓月便将汤勺递到小姐嘴边,说道:“小姐你可知道,这几天你昏睡过去,皓月如何担心吗?”

    李清照将药喝下,只觉满口苦涩,却还是闭眼皱眉,忍着喝下,喝下以后,又咳嗽了两声。

    皓月忙将碗放了下来,在小姐后背轻轻拍打着,关切道:“小姐你怎么样?”

    李清照咳嗽了几声,这才顺了气,忙摇头道:“我没有事。”又咳嗽一声,又说道:“怎么,我睡了几天?”

    皓月忙点头说道:“小姐你当时晕了过去,可把我们吓坏了。”

    说着说着,皓月竟然哭泣起来。

    李清照疑惑道:“我们?”

    皓月道:“是啊,就是随我们一起来的那个丫鬟,她将小姐给救了。”

    李清照忙道:“她在何处?清照该去感谢她。”

    一边说李清照一边起身,皓月却忙拦住小姐说道:“小姐别动,她一会儿就来。”

    李清照又躺下,“哦”了一声,仰面看上面,又不禁回想起自己在马车上的样子,又顺着这个场景向回想,又想起自己和相公离别时的场景,因此鼻子一酸,又哭泣了起来。哭泣两声,李清照又咳嗽了一下。

    皓月慌忙在小姐后背轻轻拍打着,忙问道:“小姐为何哭泣?”

    李清照自顾自地叹息道:“相公……”

    李清照声音越说越低,却是这两个字说个没完。

    皓月听了,又是将心沉了下来,想道:“说来说去,小姐你还是记着那日的情景。”

    李清照突然又一转头,看着皓月,问道:“我们走到了何处?”

    皓月道:“出了开封府,此时已向东行了数十里路了,我也不知是哪里,只是见这里有个客栈,就先住下。”

    李清照道:“哦,原来这几日我们一直没有走啊?”

    皓月忙道:“小姐你这个样子,还走什么?”

    李清照将眼睛眨了眨,心里想着相公,想了一想,又转念想自己的父母,不禁一笑,轻声说道:“还是回家去见爹爹和母亲去吧,相公他……”抿了抿嘴,李清照接着说道:“任由他去吧,他自己,他会做家务吗?”

    皓月听了,心里想道:“小姐说话好矛盾,一面是说任由赵相公去,一面又担心赵相公不会做家务。”

    不过她还是想着,小姐没有事情就好,因此和颜笑道:“赵相公他自己自然会做了,小姐你怎么连这一点都信不过赵相公啊?”

    李清照摇头说道:“不是我信不过他,他连鞋都找不到,又怎么会自己做家务?”

    皓月将眼睛一转,便故意转移话题,说道:“连鞋子都找不到?小姐你在夸张说吧?”

    李清照摇头道:“并非清照乱说,实在是,实在是我一直和他相处,我又怎么能不知道呢?”

    皓月微笑道:“还是小姐你了解他,赵相公他离开你不行,这个时候,他还不知躲在何处偷偷哭泣呢!”

    李清照将头转过来,看着皓月问道:“他哭泣什么?”

    皓月说道:“哭泣自己的娘子走了,没有人照顾他了。”

    皓月这两句话说得平常,却是故意模仿赵相公的声音来,又说得十分委屈。因此李清照看了不禁笑出声音来,盯着皓月看,只觉得她这个样子十分好笑。

    皓月见状,忙又学着赵相公的声音和语气说道:“娘子你在何处?明诚好生想你。”

    她话一说罢,却被小姐伸手搂抱住。李清照在皓月耳边急忙说道:“清照就在这里,,我就在这里。”

    皓月一瞪大了眼睛,忙说道:“小姐,我,我不是赵相公啊。”

    一手拿着碗,一面又被小姐紧紧搂抱,因此皓月只觉得浑身力气使不上去,险些将药给撒了,因此情急之下才说出那一句话来。

    李清照听闻皓月的话,忙也一瞪眼睛,又将皓月松开,满脸羞红了,低头愧疚道:“皓月,我,我方才失态了。”

    皓月轻笑道:“我是小姐的丫鬟,又不会嘲笑小姐。”

    将身子缩了回去,皓月与小姐说道:“来,小姐快把药喝了,喝了以后身子好了才行。”

    李清照看着皓月天真活泼的样子,微笑模样更加招人待见,因此不自禁地又笑出声音来,与皓月说道:“此时清照是被妹妹给逗乐了。”

    说完话,李清照将皓月递过来的药喝了一口,随即又一口一口将药全都喝了下去,只觉满脑子都是汗水。

    皓月取出手帕来在小姐额头上轻轻擦拭着,说道:“小姐你喝了药,想必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李清照点头,看着皓月微笑的样子,自己内心都忍不住地跟着高兴了起来,虽然不知自己为何欢喜,却还是欢喜。又想了想,李清照心里道:“是皓月让我高兴起来的。”

    就在此时,只听房门又响了一下,李清照和皓月二人都向门边看去,见那个丫鬟进来。

    那丫鬟一见,忙高兴说道:“少夫人醒过来了。”

    李清照微笑看她,与她说道:“多谢姑娘相救。”

    那丫鬟说道:“奴婢不敢,为少夫人看病,可是奴婢的本分,现在看少夫人醒过来,奴婢十分欢喜。”

    那丫鬟说着话便蹦跳着走过来,口中欣喜之意犹在。

    皓月与小姐道:“有了这个姐姐,小姐此行必然无事了。”

    李清照与皓月道:“怎么,她是你姐姐吗?”

    皓月点头,说道:“哦,我倒忘记了,还没有与小姐介绍一下她。”(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收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