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 > 才女清照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亲人已远
    赵挺之喊了几声,才有人来道:“老爷。”

    赵挺之怒与他们道:“你们怎么才来?我叫了几声了?”

    那几个下人都道:“老爷这边家事,我们不敢擅自偷听。”

    赵挺之无奈喘了一口粗气,便才与他们道:“好了好了。你们把这屋子收拾了,明日起,备轿子,少夫人何时想出府,你们一切都要听她的话,明白吗?”

    那几个下人都称是,随即赵挺之一摆手,他们便干活儿。赵挺之转身看儿媳,既有难堪又有同情,低头沉思,又再抬头,与夫人说道:“我们走。”

    赵母在明诚旁边关切道:“你若有事,就叫下人给你找大夫来。”

    赵明诚点头称是,与母亲互相看着,直到母亲出了家门,这才转眼看向娘子,见她站立在原地呆滞,便问道:“娘子,你怎么样?”

    李清照回身与相公微微笑了笑,随即又将嘴唇闭上,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内心还是郁郁难受,自己再努力,家父家母终究是要被贬的。

    不过自己做的还不够,还要等家父家母出城之时,再去相送,以表自己亲情。

    赵明诚顿了顿,接着说道:“娘子,你,我……”话没讲完,却又在心中想道:“这话让我怎么说呢?娘子一家人都受了醉,我这时再让她别放在心上。这不是在给她伤口上撒盐吗?”

    李清照内心既然已经这样想了,也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却又听相公话说得断断续续,好无论次,因此不由得抿嘴说道:“相公想说什么?”

    赵明诚惊讶一下。不知该如何说了,想了想,又摇头说道:“没事,我没有什么想说的。”

    李清照看相公那个呆滞模样,倒是突然觉得有一些欢喜了,不过欢喜短暂,之后她又想:“这些人我终究还是不放心。我得和皓月说一说。”

    于是李清照快步向门口走去。赵明诚在她身后道:“娘子你干什么去?”

    李清照也不理会相公的问话,到了门口,双手扶住门边。又觉相公上前来将自己扶住,也没理会,而是叫道:“皓月……”

    她一叫喊,便听急促脚步声。皓月快跑过来。

    李清照与皓月道:“家父何时出城,你得打听着些。我也好去送一送。”

    皓月听小姐的意思,显然是没有救成功,内心也登时悲观了起来,不过还是与小姐道:“我知道了。”

    将话说罢。李清照慢慢回房,赵明诚示意皓月先回去休息,随即又将房门关上。

    这夜之中。李清照久久难眠,内心一直想着自己小时候家父家母如何与自己玩耍。想到兴致时候。更是与现在的情况相对比,李清照就觉物是人非,实在太快,因此又是内心一酸,哭泣出来。

    连过几日,都没有什么消息。赵明诚想着娘子,念着娘子,内心实在难以平静下来,因此自然不愿意去太学,便干脆不去,而是留在家中陪着娘子。

    李清照见相公在家中陪伴自己,内心也觉得有了一个依靠,因此稍稍宽慰了一下。

    几日之后,李清照在房中正与相公一同玩赏手中名画,却突然听有急促脚步声传来,李清照内心“咯噔”想道:“皓月来报讯了吗?”

    果然如此,皓月气喘吁吁跑来,正一手扶住门边,看着屋子里喘气。

    李清照慌忙起身过去,赵明诚想要扶住娘子,却也没来得及,只好慌忙跟了上去。

    皓月与小姐道:“不,不好了,老爷的车马已经出了京城。”

    “什么?”李清照指着皓月说道:“我不是叫你看着点吗?你怎么就不来禀报,让爹娘的马车走远了。”

    皓月见小姐那个样子,连气也不敢喘了,忙说道:“皓月昨日上街去,来回走了一圈,见没有情况,又去李府打探消息,知道老爷和夫人都没有走。却没想到,今日我刚一去,便听说老爷和夫人的马车已经上路,此时说不定已经走远了。这才快步跑了回来,也不敢停留一步,忙来报给小姐。”

    话一说完,皓月登时跪倒,与小姐说道:“千错万错都是皓月的错,皓月来得晚了,小姐你切莫要生气了。”

    李清照只管着急,虽然也有些生气,不过也顾不上了,忙与皓月说道:“快去备马车去,我这就赶去看看。”

    皓月起身,答应了一声便朝着远处跑了过去。

    赵明诚疑惑问道:“娘子要向何处去追?”

    李清照呆滞自语道:“青州,我应该知道青州的路。”

    赵明诚忙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快走,或许还可以赶上恩师他们。”

    李清照看着相公,见他的样子比自己还要着急,内心暖暖,与相公一对视,点头说道:“我们快走。”

    此时快步到了赵府门前,李清照见皓月已备好马车,什么也不顾,什么也不说,向着马车上一指,赵明诚便明白了娘子的意思,忙扶着娘子快步前行,走到马车前,一步上去,便进到马车之内。

    李清照将头探了出来,与皓月说道:“你也上来,我们快些。”

    皓月也不争辩,听小姐的话快步上了马车去。

    李清照平日里力气小,今日不知为何,居然力大难想,伸手一把便将皓月给拉了起来,拉上马车之后,随即朗声说道:“快走。”

    马夫不敢停留,听少夫人的一句话,登时便挥起手中长鞭,向着马身一抽,马车立时快奔而去。

    李清照急切道:“皓月,你去问时,我爹爹和母亲走了多长时候?”

    皓月道:“我只听说,老爷和夫人趁着天还没亮便走了。”

    李清照登时向后一仰身子,不禁苦苦叹道:“那爹爹和母亲不已经走远了吗?”

    赵明诚一把扶住娘子,就想要安慰。却突然一想,恩师远去已久,这是事实,自己又如何安慰娘子?因此又闭口没说。

    李清照想着想着,又是啜泣了一声,鼻子酸了,伸手去一摸。再次啜泣了一声。说道:“这是怎么了?我救爹爹,救他不成。想爹爹回乡之时,我再送他一送。结果也是没能送成。这是为什么?”

    赵明诚道:“娘子你别再说了,恩师他早晨要走,那便有他走的意图。他临走之时,定然也是有心想要看你的。”

    李清照将脸转了过来。盯着相公,疑惑道:“是吗?那爹爹和母亲怎么不来看我?”

    赵明诚脸色也是阴沉。道:“想必岳父母他们知道你怀了久了,怕你见了他们伤心,因此悄悄远行了吧。”

    李清照低头,心里想着相公说的话也对。

    不过对是对。自己到底还是难以接受,一时内心一气愤悲伤,再次啜泣了起来。

    皓月慌忙递过去手帕与小姐道:“小姐。现在马车还在追,或许能够追上。”

    李清照连连摇头。说道:“爹娘的马车已远,哪里还能追得上?”

    突然又起身坐好,李清照问道:“那苏前辈,晁伯伯他们呢?”

    皓月道:“这个我却未曾多加主意,不过仔细想来,他们既然也是元佑党人,也自然避免不了要被贬官的命运了。”

    李清照哭泣着道:“我见不了父母,却还想见见他们。”

    马夫听着,心里想道:“既然已知追不上了,怎么还追?不过少夫人不说停,我就不能停下来。”

    赵明诚道:“那我们就去他们府上看看情况去。”

    声音甫歇,却听有人说道:“是赵家的马车。”

    李清照敏感,忙将窗帘伸手抬起,透过轿车窗口向外一看,见几个灰头土脸的人正朝着自己这里看。

    “是小姐,是小姐。”那几个人同时喊叫道。

    李清照也认得他们,便忙说道:“停车。”

    马车停下,那几个人都争拥上来。

    李清照哭泣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她认得那些人是自己府中的下人,因此熟悉,突然相见,很是亲切,忙问了一声。

    那些下人争相说道:“老爷夫人他们已经远离京城了,此刻向东远去,只怕已经走远了。”

    李清照虽已知道这个现实,不过再听人说,终究还是觉得悲伤,登时又哭泣了起来。

    那几个下人都见这个样子,忙争相安慰,一个说道:“小姐你别哭,老爷特别交待,希望你过得好。”

    又有人道:“小姐怀有身孕,不能动了怒,更不能过度悲伤了。”

    随后又有人说话,嘈嘈杂杂,声音混乱,不过听的意思,都是让小姐不要过度伤心。

    李清照听罢,感谢他们,不过随即又问道:“家父家母远行之前,可曾说了什么吗?”

    一个下人道:“这个我听说了,昨晚老爷在院中站立了半天,我正好路过,就听老爷在仰天叹息。”

    又有人说道:“我也听说了,我来之时,见老爷夫人站立在院中,他们都想小姐,不过却只因家道衰败,因而不见。”

    李清照道:“这是什么话?”

    虽是对爹娘这想法有些斥责之意,不过更多的还是李清照对家人的关切。

    低头想一想,李清照内心与自己说道:“爹爹和母亲终于还是回了老家。我却一个人在这里,想去送送他们,无奈也错过了时候。”

    想来想去,她竟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而起,愤怒自责之意上心头,想道:“我可是见过皇上的人,如今家中有了事情,我却不能去求皇上。不,我根本没去求皇上,真不知我去求了会怎么样。”

    不过怎么样也不知道了,如今家人都已回乡,这里也就自己了。还想什么如果?

    赵明诚在轿车之内听说了,心里想道:“物是人非,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此时李清照又说道:“那晁伯伯呢?你们可知他怎么样了?”

    一个下人道:“还能怎么样?出城的日子比老爷夫人还早。他们都去求皇上,无奈皇上心意已决,不答应。尔后他们便自己出城,也免得皇上来催。老爷夫人就是担心小姐你,这才等了又等,实在等不下去了。这才出城去的。”

    李清照道:“怎么就等不下去?要我回家一趟也不难。”

    又一个下人道:“不是要小姐回家,实在是家中状况,老爷和夫人都不忍心让小姐看到,自然也不忍心让小姐回去了。他们思念小姐,终于觉得再多呆也不是办法,因此走了。”

    李清照心里想道:“算了,晁伯伯他们去求情都不管用,我一个无名女子,更加不管用了。皇上这会儿说不定都不知我是谁了。”

    却又想到自己家中的情况,李清照不自禁闭眼挤出泪水来,心里想道:“往日已过,家中什么样子,就让它在那里吧。我若再回去,必定因景生情,再感物伤怀,对自己身子可是不好。”

    再向下一看,看着自己挺大的肚子,李清照又想道:“对孩子更加不好。”

    算了算了,天意难违,自己或许就是不能见爹爹和母亲了。

    李清照面前一片灰暗,双眼模糊,竟然觉得头晕了起来。

    下面的人都不知怎么回事,都关切道:“小姐……”

    他们一一叫喊,又将李清照给喊得回了神。李清照再次探出脑袋来看他们,见他们很不像个样子,因此内心酸楚道:“我们李家的人,却混成了这个样子。”

    伸手去摸自己的口袋,又回头道:“你们身上有多少钱,都拿来。”

    赵明诚伸手掏出一大包银子,李清照惊讶道:“你哪里弄来那么多钱?”

    赵明诚脸色没有了光彩,低头说道:“我去家母那里拿来的,准备去买书画,现在给你了。”

    李清照想斥责相公,却又一想,这钱就是现成的,因此拿过来,又拿皓月的钱,转身与下人道:“李家并未优待你们。这些钱你们分了回乡去吧。”

    那些下人都摇头,一个道:“我们在此虽然没有了生计,却可以去找活儿干,不能让小姐破费了。”

    李清照哭泣道:“家父家母都已远去,清照内心十分悲伤,你们再这个样子,让我怎么想?”

    众人看小姐伤心急切的样子,又都互相一看,都觉对方土里土气,实在不像样子,因此都虽然不好意思,也接过银子。(未完待续)

    ps:求推荐,求收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